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武俠小小說起始文本】陰陽刺 ◎黃麗群
2010/04/07 19:13
瀏覽5,415
迴響68
推薦10
引用0

●【文學遊藝場‧第八彈】武俠小小說結局競寫

 

徵求武俠小小說結局,以駐站作家許榮哲、施百俊、黃麗群撰寫之起始文本,另以500字內完成小說結局,完稿後另訂標題。投稿篇數不限。請在聯副部落格「武俠小小說結局競寫」許榮哲、施百俊或黃麗群起始文本下,以「回應」的方式貼文投稿,貼文主旨即為標題,文末請附上e-mail信箱。徵稿期間為99年4月8日至5月10日24:00止,此後貼出的稿件不列入評選。6月下旬公布優勝名單,作品將刊於聯副。

 

投稿作品切勿抄襲,優勝名單揭曉前不得於其他媒體(含聯副部落格以外之網路平台)發表。聯副部落格保有刪除回應文章之權力。本辦法如有未竟事宜得隨時修訂公布。

 

聯副部落格網址http://blog.udn.com/lianfuplay

 

明日工作室.聯合副刊/主辦

 

●【武俠小小說起始文本】

 

 

●文本三、陰陽刺

 

◎黃麗群

 

睡夢裡,鐵支離心子一震,一雙凸眼猛然迸睜,只見兩道熟悉的精光撩亂交錯,如飛梭往眼珠強遞而來;之後卻是對方眸裡數點冷清清、洞醒醒的星芒,相識又不識。

 

「如願?」鐵支離覺迷不辨,只得低聲一喊。

 

而夜深不見底。

 

鐵支離單傳弟子如願,年方十八,十餘年前落入曹河口走方人牙之手,兩人同舟相逢。鐵支離見其年齒尚小,面目卻有天然顏色,且是神態安閒、舉止不驚,尤其引人憐愛。

 

「小孩,」見人牙子微盹,他取出一枚熟李遞過,「來,給你。」童子接著,一雙小掌竟能將李子兜入手心,合十稱謝時嚴絲合縫,鐵支離心中一動,右手從僧袍大袖探出,使個「探花式」,看似作勢撫慰、實則是拈秤根器地極快輕拍孩子腦門、肩背,與最緊要的從腕至指一截細韌筋骨。

 

鐵支離以十兩紋銀自人牙子手上贖得此童,名之「如願」,授以兵器「陰陽刺」與一套「差錯訣」,口傳心授天涯相依。兩年前,如願學藝初成,鐵支離放他出手殺人,縱收支使,百不失一。

 

原來這「陰陽刺」表為兵器,裡為一套祕傳鎖魂法,鐵支離遂能操縱如願如心使臂,卻何曾料到有此一變?眼見如願雙手亂飛,一雙招子要壞在陰陽刺下,鐵支離背上使力,硬生生崩穿木床,身子隨木渣飛灰往下一墮,反手抽出床板底下一條鎖喉鍊。

 

十餘年來,這條鍊子他夜夜藏在床底,如願自然不知道,亦自然從沒見過。

有誰推薦more
迴響(68) :
68樓. Michaelia.Liu
2010/05/11 00:00
在差錯間如願
鐵支離翻身騰跳兩開步,出手欲縛如願。如願頓失目標,眼看頸子要落入鎖喉鍊中,但聞屋頂一聲劇響,鐵支離暗忖來者不善:「什麼人!」

來人隨著月光灑落飄下,順勢斜推如願,袍袖一牽二引,半條鍊子便勾繞了如願左手,鐵支離只得鎖縛右手,兩人以如願為中心分立光影之中,各牽引著遠方那手。

鐵支離急而怒,拉動右手刀輪劈掃,灰袍者旋即拖動左手格壓,兩人快速扣、推、翻、擺、挑、帶、撩、挂,如願身不由己,雙眼翻白,痛苦難當!

「你偽成僧人,實是妖道!我已破你茅山陰法地壇,快解他制神蠱!」
「一介道姑何來胡攪?」

鐵支離看準來人身形,再動鋼鍊引鐵輪,百密一疏併穿井撈月!女子亦拉動鋼鍊,使招飛渡崑崙、剪枯離榮:「雖不能全解我兒之苦,當殺你這禽獸!」

「胡說甚麼?」鐵支離反手便是倒行逆施,勢走白跳凌江。
「你以鎖魂攝元法將之魂魄封入雙刺,操縱他殺盡師父家小還不夠嗎?」
「師妹?哼!叫妳色誘盜物卻假戲真做,莫非這小子是老鬼的?難怪比我還合陰陽刺!父子相殘真精彩!制神失心,惟父母之血能消,老鬼死了,他這輩子都是我的棋子!」
「我盜物是因為先有了如願,怕師父以門規逼殺我們呀!我一心懺罪而在他襁褓便送下山,天可憐我同他大街相遇,復有耳後胎記為證,我豈不認?他是我兒,亦真是你兒!」
「是麼?」鐵支離冷笑出聲,「誰又知妳所言不假?」反手折斷如願左手推併右手雙輪砍將去,道姑閉目而笑,月光照映淒寒。

「妳……何時……」

月光下,只見如願全身浴血、雙手交叉,雙輪刃牙被鍊孔絞死,不偏不倚,三人被鋼鍊綁在一起,左右交抱如願,兩個咽喉鮮血泉湧,如願雙眸恢復神色,猶如大夢初醒……

mikogaminerika@gmail.com
67樓. Azure
2010/05/10 23:59
鏽覺

數千夜寐宿興,鐵之意志震裂床魂,指念延伸,觸摸那條沉睡精魂,纏繞熟識成鋼。

如果鍊子沒鏽,如果射向喉間沒偏了那一線生死,如果指尖那一點軟肉,沒有敏感善覺。

如果鍊端的繫魂鈴記得歌唱。

「何時動念?」

「......剛才。」


「何時醒覺?」

「今晚。」

一日於渡口,如願與下舟女客照面,脖筋有絲微紅氣。抵岸,一男子迎面待上,清俊似書生,而頸肩極粗,鐵支離察覺如願勃筋浮起,再現紅氣,臉酡。

「怎醒的?」

如願道:「就醒了。」

十一歲,如願輕如騰雲坐蓮,柔指拈雲成鐵,拂鐵成雲。鐵支離始終在下方,在他與床板之間,沒有任何。

「你要用『身』體會。」那人,授成鐵支離鎖魂法時,鐵當年仍率直意氣,問:「人心不變?」那老人只是盯著鐵看,雙瞳似斑駁褐玉。鐵支離真想伸手揭了,看後頭是什。

還是要問。

「因何想殺?」

「就殺了。」

終不揭。

何其不祥,如墜地底棺中,嗅出霉的氣息。矇黯無邊,如願眸子如澄潭黑月。

「後天的事為你完成。」


URPF.AS虎gmail.com

66樓. Michaelia.Liu
2010/05/10 23:54
在差錯間如願 (前半)

鐵支離翻身騰跳兩開步,出手欲縛如願。如願頓失目標,眼看頸子要落入鎖喉鍊中,但聞屋頂一聲劇響,鐵支離暗忖來者不善:「什麼人!」

來人隨著月光灑落飄下,順勢斜推如願,袍袖一牽二引,半條鍊子便勾繞了如願左手,鐵支離只得鎖縛右手,兩人以如願為中心分立光影之中,各牽引著遠方那手。

鐵支離急而怒,拉動右手刀輪劈掃,灰袍者旋即拖動左手格壓,兩人快速扣、推、翻、擺、挑、帶、撩、挂,如願身不由己,雙眼翻白,痛苦難當!

「你偽成僧人,實是妖道!我已破你茅山陰法地壇,快解他制神蠱!」

「一介道姑何來胡攪?」

鐵支離看準來人身形,再動鋼鍊引鐵輪,百密一疏併穿井撈月!女子亦拉動鋼鍊,使招飛渡崑崙、剪枯離榮:「雖不能全解我兒之苦,當殺你這禽獸!」


65樓. Lia
2010/05/10 23:50
元寶

liberty_2918@hotmail.com

如願心頭震了一下。

鎖魂法陰陽刺,要鎖其魂,必得其心;失其心,紅色十字一出,瘋魔再世。
鐵支離瞧見如願掌上的鮮紅十字,使出鍊子連續攻擊,如願發瘋似的亂鑽,眼神透露出兇惡。
「師父,你不信任我。」如願勉強克制魔性,吐出話來。
如願吼叫一聲,桌子被震得粉碎。
鐵支離騰空一躍,往他的背上一打,如願身子往前仆,隨即反身抓傷鐵支離的臉。

如願本名阿元,有雙生兄弟,阿寶,不久前找上如願;起初如願不願相認,可那雙生模樣讓人如何不認?他倆分別多年,整夜談話,說到離別之情,掩面痛哭。

阿寶帶阿元到一座宅院,那院金碧輝煌,教人看得目瞪口呆。
 
「你瞧那人是誰?」阿寶指向屋內。
「我師父。」
「右邊那個?」
「張員外的小妾。」
「左邊呢?」
「張夫人。」

敬愛的師父竟是好色之徒,阿元驀然倒地,叫喚不醒。
鮮血從阿元掌上汩汩流出,血流乾後成十字狀。
阿寶三日三夜,運氣療傷,未料阿元醒來雙手不斷揮舞,直奔鐵支離房。

鐵支離臉上冒出鮮血,阿元稱勝打他幾掌;鐵支離發了狠,使出鍊子勾住阿元脖子,將他拖過來,點了穴;阿寶見狀衝出,竟也不敵鐵支離。

四十九天後,鎖喉鍊吸盡他們元神,兄弟倆皆成活死人。

「看來多了對元寶可差譴。」鐵支離笑得詭異。

64樓.
2010/05/10 23:46
逆陰陽
如願退了兩步雙眼微瞇,鎖住鐵支離的一舉一動,開口竟是在笑!「可終於讓我找到了這該死的鍊子。」從窗戶透進的月光照在著白袍的如願身上,竟像是遺世仙人,讓鐵支離一時愣神兒。

然而,生死之間容不下剎那失神。

「差錯訣,若出了差錯,該改什麼名字才好,師父,教我吧!」語畢,鐵支離不及回神已被刺中左臂。鐵支離咬牙一忍,立時拋出鎖喉鍊,欲挽回劣勢,卻硬生生被陰陽刺給擋下。「哈,陰陽刺,陰刺賜死,陽刺賜生呢!」雖脫離鐵支離的鎖魂控制,如願武藝卻更上一層!

鐵支離鬆了腿跪倒在地。陰陽刺之所以無敵乃因其上抹毒,方才一搏已讓毒液隨氣行全脈,再想抵抗也是白費。而鐵支離幾次開口,卻不知該從何問起。為什麼笑?為什麼鎖魂法無用?為什麼眼前的如願就像找著了獵物的白蛇,妖媚而張狂?

「夜夜,總是聽見那女人的哭泣聲。自從那日,我將差錯訣倒著唸之後。」如願笑著走向鐵支離。

「原來,原來是真的!」鐵支離這才發現自個早已顫抖不停。陰陽刺輔以差錯訣能將鎖魂發揮至極,倘若受控制的「人偶」,將差錯訣倒著唸,則顛倒陰陽,喚出鍊入陰陽刺的人魂。

如願,就是她的名字。

「這鍊子纏著她了,我可得葬了才能安眠吶!」如願留下鐵支離,拾起鎖喉鍊便轉身離去。
63樓. 辛蕪
2010/05/10 23:32
師徒
鐵支離雙手發力,鎖鍊立刻像活物一般動了起來,緊緊鎖住如願的喉嚨。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如願來不及反應,待欲反擊時已手腳失力無法動彈,只如猛獸一般奮力掙扎。

鐵支離將他壓制住,冷聲道:「孽徒!此番大逆不道,意欲何為?」

如願臉色忽明忽暗,厲聲道:「徒兒這麼多年來一直謹遵師傅的教晦,得到什麼?終究不過是你的殺人工具罷了。」

鐵支離臉上變色,怒極反笑道:「好!好!原來我養了隻恩將仇報的白眼狼。」

單手使鍊將如願拖曳向前,手一抬就要自腦門拍下,千鈞一髮之際,只見掌力輕而易舉轉換了方向,朝左近屏風後方射去,掌風過處木片碎裂紛飛,同一瞬間,鐵支離不知何時放開了鍊條,如願一手陰陽刺直迸射入那人心窩下方三寸,眼看重傷難治。

「你們……沒想到……你們師徒倆竟合力演了這齣戲,還真把我給騙過了。」

鐵支離嘆道:「申老七,你錯在太過自作聰明,以為人與人俱是相互利用,卻不知我師徒二人多年情誼,哪裡是外人三言兩語挑撥得動!我所施鎖魂法豈是為控制徒兒,不過是助其武功進境,日後差錯訣修練有成便不受鎖魂束縛矣。」

申老七悵然若失,原來其與鐵支離師出同門,長久以來疑心師父偏袒,致生仇怨。如今得知真相,終於放下多年心事,然所犯過錯已無法彌補。

popowe@xuite.net
62樓. Rosy
2010/05/10 23:18
如願支離

鐵支離抽出鎖喉練,足下一點,向外竄出;如願雙手陰陽刺倏地揚起,欲撲將過去拚命。

夜色中,鐵支離拉開距離,如願卻揉身攻來,師徒兩人近身對招。

如願呼地使起「差錯訣」絕學劈去,他本身武功雖較鐵支離略遜,沒幾招便讓鎖喉鍊給捲住了頸項,俊美蒼白的臉脹紅,根本就喘不過氣來。

「孽徒!」鐵支離叱道:「竟大膽犯上?」

如願要害受制,手上無多大勁力,鐵支離扯起鎖喉鍊,在他胸口補上一掌,旋即點住諸多要穴。

如願罵道:「惡人,竟然藏了這一著!」

鐵支離廢了弟子武功,心下有些歉仄,卻冷起面來,問道:「誰指使你的?」

如願卻道:「這兩年你利用鎖魂法,支使我殺人換酬,是也不是?」

鐵支離冷笑:「我道你怎地對為師忽起殺心,原來如此!鎖魂法可控制心念,卻能以血脈喚起神智,難不成你遇上了當年失散的家人?」

「沒錯!」如願悲聲啜泣:「多次殺人都出自你的授意,怎料我竟手刃親生爹娘,自要殺你償命……」說到後來,悶哼一聲,身子慢慢軟垂下去。

鐵支離歎了口氣,想起自己當年弒師,更勒緊鎖喉鍊,斷了徒兒生路。

處置了屍塊,鐵支離孤獨地回房,再度將鎖喉鍊藏在床底。 看來今晚沒得睡了,他搖了搖頭,思考著訓練下一個徒弟的計畫。就不知,這回又得花上多少時間呢?

rosymissesyou@hotmail.com

61樓. 簡單
2010/05/10 22:07
設局
只見鐵支離手腕一抖,鎖喉鍊立即順勢纏繞頭部,只空出嘴巴下顎;就在同一時間,如願陰陽刺已攻向鐵支離雙眼,只聽「鏗!」的巨響,正是陰陽刺猛擊在鎖喉鍊上。
如願一擊不中,運氣直接掠向半空,準備施展差錯訣的「天高地遠」遁逃;仍是同一時間,鐵支離藉陰陽刺擊交之力,激發自身內力,猛地張口一吼,聲響如雷,卻是佛家正宗絕學:獅子吼!
只見如願藉勢自半空中竄升,破頂而出;同時一人卻自房外簷下摔落,七孔流血。
「人牙子,你還是難逃劫數!」
「為什麼…」
「我知道你要問什麼?天下唯有『獅子吼』才能破你的罩門,而我因苦練『陰陽刺』,內力反衝任督二脈,根本無法以自身內力使出『獅子吼』。所以我日夜苦思,悟得並懂得運用陰陽刺罡力來激發內力,終能施展『獅子吼』!」
「可是…」
就在此時,如願已自外走進,手上拿著一顆人頭。
「人牙子,你的副手狗腿子已經被誅!你為虛名浮利,不惜投靠東廠,殘殺無辜,若不是我無法悟得『獅子吼』要訣,豈能讓你如此橫暴!陰陽刺根本沒有鎖魂法,所謂鎖魂法只是要引你上彀。你自以為聰明用『移魂大法』反制如願,那是如願假意中計,目的在於引你入局。」
「我…」
「善惡終有報,人牙子,劉謹最慢明天就會到地獄陪你了!」
「…」

rayx1975@yahoo.com.tw
60樓.
2010/05/10 20:50
無情路

說遲也快,就在鐵支離抽起鎖喉練時,如願卻像早料到似的往側邊一閃順勢往他左肩點了個穴

「哼!真是久違了呢!」如願意一把拿下鎖喉練輕椅著牆角,似笑非笑,眼神愈發冰冷

「久違?少耍把戲,你要的不就是自由?」

「忘了?這老先生記性可就這麼不好是麼?」目光緩緩地從鎖喉練移向鐵支離「十六年前曹家莊酒鋪的滅門血案...」

一愣,眼中泛著驚訝及慍怒「為師不記得有教過你道聽塗說這事。」

「呵...」笑的一付天真「但怎麼辦呢?我可是親眼見到你殺死我爹娘」刻意忽略鐵支離驚荒失措的面孔繼續道「殺手無情。這句話是師傅你教的,但十六年前你卻一時心軟放了他們三歲的小兒子...所以,你也怨不得我。」

「是嗎...」語氣倒也淡然

「可不是?當年你老糊塗把我贖了回來,真不知我當時多開心!可省下我不少時間找江湖上稱的『一縷煙』」如願拿起陰陽刺抵住鐵支離的喉頭「這鎖魂陣我破了,也懶的和你耗下去,就讓我送你入黃泉吧」奮力一刺

「如願...櫃...子...信...為師對不起...」

       鐵支離,夢雪早是我的人了,和你不過玩玩罷了。掌門位子和錢財我就收下,費你武功非我本意,留你賤命一條,去過後半輩子吧。

                                                                                         曹德璋

如願望著鐵支離的屍首發楞著

走向黑夜,分不清是淚水還是雨水溽濕了臉

殺手走的是,一條無盡的無情路。

dreamer_skylife@yahoo.com.tw

59樓. clark
2010/05/10 17:14
因果
「鏘」一聲,鎖喉鍊偏打「陰陽刺」,併出火花,銀光一閃,飛鍊借力刁出,靈動成蛇,直取如願咽喉。

如願使這「陰陽刺」早入化境,腕力輕使,一股陰勁,「刷」的一聲,延著飛鍊,將鎖喉鍊撩了出去,同時陽剛之力併發,鎖喉鍊鍊頭深深扎入屋樑,木屑紛飛鎖入木心,這下鐵支離收力不及,只好棄鍊。

鐵支離料準如願必然封住床側,雙腳一蹬,已然垂直由下方飛出床底。果不其然,如願「陰陽刺」床側打空,看見鐵支離擺出專門對付「陰陽刺」的「顛陰倒陽」招式,面上突然現出一抹詭笑,退立門口,竟不出招。

「如願,為師待你不薄,你竟敢…」鐵支離大喝,表面斥責,實則驅動內力啟動「陰陽刺」祕傳鎖魂法,欲圖一音破魂,震散如願心魂,卻聽得門外一語 :
「鐵支離,你利用如願殺人,還敢妄言為師」

鐵支離一聽聲音,心中大白,來人正是師妹,這「陰陽刺」鎖魂心法皆是師父所授,師妹自然識得破得。
「鐵支離,你污我清白,反出師門,今日有何話說」
「哈哈哈,就慿你們兩…」鐵支離正得意間,突覺背心刺痛,隨手一撈,手心竟有一枚蓮針,鐵支離大驚,莫非這枚蓮針早在床底,自己崩落床底時自是難防。
「這針有…有…毒……」 一語未畢,鐵支離軟跪在地。

clark1014@kimo.com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