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文學遊藝場.第32彈 水果短文╱詩駐站觀察】鍾文音/豐饒與侘寂之美
2020/09/23 09:53
瀏覽470
迴響0
推薦7
引用0
每回說起水果,我首先想起的竟非關吃,腦海瞬間閃過的卻是非常精神面的修行。

許多茹素修行人閉關時常以山間野地纍結的水果果腹,酸澀苦味都能滋養色身,餽贈悟性的可能。著名的廣欽老和尚就有「水果師」的稱譽,據說有人問老和尚為何只吃水果呢?老和尚說因為在山上沒有東西吃,只好找野果子來充飢,就這樣度過了寒盡不知年的修行歲月。

小時候吃到的水果大多口感偏酸,青芒果青木瓜青香蕉青芭樂青楊桃青柚子青葡萄,它們還掛在樹梢青著臉,果子還藏在綠葉裡,小孩們就在樹下找著盼著果子,野一點的男孩忍不住一躍而上,摘了,吃了,舌頭被青澀刮得紅豔。

想等到庭院的果子轉紅,要耐心守候,且要時時提防放學路過的男孩偷摘。

阿嬤就說,守著楊桃樹,與其怕被偷摘,還不如摘了來賣。

好主意,但沒人願意掏錢買,最後還是學著阿嬤醃漬,楊桃切片變星星,楊桃汁加熱,解喉痛。葡萄入甕,發酵成酒,待秋日賞月與玉兔微醺。

近幾年流行「在欉紅」,青果在樹欉裡慢慢隨時間轉紅,這樣的水果最為好吃,自然甜,自然酸,自自然然,可可口口。

現在的水果都太偏甜了,且都在比賽誰大似的,許多小粒果子竟演變成大果子。我最初吃火龍果是在紐約,第一次還不認識這個水果呢,這種外皮如金剛武士張牙舞爪,內裡卻柔軟得一塌糊塗的水果,讓我十分驚豔。第一次吃酪梨也是在紐約留學時,青酪梨放到皮轉黑才能吃,配沙拉淋橄欖油十分爽口美味。後來在台灣看見酪梨,從驚豔變驚嚇,怎麼大得像小青西瓜,就連芒果也是大如天上半黃月了。

所以想到水果,我還會想到油畫課,一節又一節的油畫課,經常是臨摹著水果靜物,不過那些水果都是假的,取的是水果造型與顏色。塞尚的水果靜物,都像生命的晚景,淡鬱色的水果,彷彿走過滄桑的哀歌。常讓我想起夏日濁水溪兩岸的西瓜,剖開的西瓜襯著落日餘暉,那豔紅與夕霞,是我童年的詠嘆調。

此回聯副文學遊藝場徵選十二種水果詩與短文,選出了五篇短文,七篇短詩,各種水果彷彿就是油畫上的靜物,顏色繁滋,讀著讀著就會跑進來畫面,滲透進舌尖,讓人分泌思念的滋味。

有些水果因特色鮮明於詩較易從形色入手,但若寫成短文,就得完全靠敘述描寫。因此寫成短文並不容易,但這回的短文是個豐收,路人甲的〈解橘說〉以擬仿的古文寫出現代的剝橘,各種剝解彷彿是告別的手勢,「再順著細小的縫隙拼回,失去靈魂的橘殼,轉瞬在巧手中找回前生。」竟是隱藏如何分離而皮肉無傷的哲學意涵。

〈外婆的火龍果〉敘述樸實,一點也不文藝腔,卻道出了水果大量生產後的無奈:「叫賣也是枉然,不如送給女兒,至少願意吃。」惜物之情,讓我想起外婆。這一篇和〈庭院的楊桃樹〉有異曲同工之妙:「隔年又滿庭花簇簇,沒套袋,所以都送給白頭翁當午餐。」送給白頭翁吃,一樣的慈悲好心呢。難怪當年廣欽老和尚到處可以有野果子可果腹。李可的〈棗樹〉也寫滿地野果子的樣貌,但以反面來寫:「落地的棗子很快變成絳色,然後腐爛,連雞也不吃。」竟連雞都不吃啊,以此帶出棗子之酸澀。三篇如野地遍長的水果組曲,給女兒吃,給白頭翁吃,連雞都不吃,非常有意思。

以水果比擬愛情滋味,比如樂樂白的〈即使妳變了,我依然喜歡妳〉以芒果比擬愛情滋味:「我依然看著她金黃外衣,一口口含著渾水把她吃個精光,因為我知道她的內心沒有變,而我也是。」簡單而直白,藉果表情,一派天真,就像青春偶像劇,回到了芒果本色。于中的〈草莓〉:「心/紅起來的時候/也管不住/臉上那些呼之/欲出的/雀斑」是一種可愛的短詩,將草莓的形貌完全貼合一個少男(少女)心,如詩如歌,輕快又具象。

在短詩方面,周子婷〈鳳梨的窗台植法〉寫鳳梨也兼寫了桃子與玉荷包,「生病吃桃子罐頭,失戀吃鳳梨罐頭/夏天他拿烤過的玉荷包做磅蛋糕」「有時把上一次戀情留下的二三葉/擱進土裡。」重新解構了水果,死亡與新生,展現一種哀傷卻又極度往根部想要重生的隱形力量。

安垣〈還俗‧釋迦果〉以釋迦的出家寫成還俗,將釋迦果子轉成人間,更能對映水果的生活性。「頭皮冒出的新髮/是她裙襬的顏色」「盛夏中一捧崑崙山頂的雪/出家 在家/永遠坐成寶蓮的姿態」,精采結尾,在家也是出家,人是未來佛,佛是過去人,有意思的迴圈。

謝祥昇〈柿餅〉:「他說/青春風乾個幾年,歲月/自然就不用調味/皺紋/結出的霜,是甜的」,由柿餅聯想起父親,風乾的皺紋原來是智慧,不用甜味也甜,青春需要「乾個幾年」,乾縮也就是回到自我,生命的內核,詩意簡白,可琅琅上口。同一個作者的詩〈柚帽〉如童詩,最後一句是亮點,戴上柚帽的童年喊了一聲「哇!童年變得好遠」,童年變得好遠而非好近,如口白,獨幕劇,一種快樂中的哀傷感瀰漫。

這是一個水果詩文的豐收季,可口的盤中飧,給了我們滿滿繽紛的水果大餐,彷彿夏日走進擺滿各種水果切片的冰果室,瞬間開心,無比雀躍。一種透心涼瞬間傳遞快感神經,水果就是這麼宜人,如此豐饒的饗宴。

一首首可吃的短文,眼睛讀著,心裡也甜著。一篇篇可回憶的詩,如納芥子於須彌,小小的水果宇宙於焉成形。


文學遊藝場.第32彈


水果短文╱詩 徵文金榜

駐站作家:

鍾文音、蕭詒徽




路人甲〈解橘說〉

于中〈草莓〉

李可〈棗樹〉

荷塘詩韻〈庭院的楊桃樹〉

周子婷〈鳳梨的窗台植法〉

覓〈良枝〉

樂樂白〈即使妳變了,我依然喜歡妳〉 

謝祥昇〈柚帽〉

安垣〈還俗·釋迦果〉

謝祥昇〈柿餅〉

蕭詒徽〈蛋蕉〉(按:因「蛋蕉」優勝作品從缺,本刊向駐站作家邀稿)

黃婕綾〈外婆的火龍果〉

評審推薦發表:

路人甲〈楊桃聯想〉

路人甲〈火龍果〉


●聯副文學遊藝場:http://blog.udn.com/lianfuplay/article

●以上作品將陸續刊於聯副,並刊印至聯合報製作「2021台灣豐水果月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其他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下一則: 【文學遊藝場.第32彈】水果短文╱詩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