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2017第十四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短篇小說獎決審紀要
2017/07/28 19:02
瀏覽1,435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世代的切片

2017第十四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短篇小說獎決審紀要

【詹佳鑫/記錄整理】

時間:2017626 下午1時至下午3

地點:聯合報大樓104會議室

決審委員:郝譽翔、陳雪、楊照、蔡逸君、駱以軍(按姓氏筆劃序)

列席:宇文正、許峻郎

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邁入第十四屆,本屆小說組來稿共136件,扣除參賽資格不符者,為133件。六位初複審委員由朱宥勳、朱國珍、何致和、柯裕棻、胡淑雯、鍾文音擔任,共選出二十篇作品進入決審。評審們表示,或許是社群網路的發展,過往的「文字好」轉變為對白的運用,視覺元素增加。另外是抒情大於敘事的現象。作品中大量出現自殺、霸凌、同志等議題,只是下筆過重,或太迂迴造成張力不足,難以撐持到結尾。

 

決審委員整體感言

委員們推舉楊照主持決審會議,要大家發表此次決審作品之綜觀。

郝譽翔很欣賞這批作品,佩服這群年輕創作者在高中年紀就可說出真話,超乎預期。她認為複審委員提到的「抒情大於敘事」,或許不是缺點,而是一個世代特徵慢慢成形。這批作品的視覺感與音樂性都很強烈,可能是影像世代的特質。題材多集中在個人經驗及情慾書寫,有其突出之處。她透過評審觀察到年輕世代新的敘事方法,前幾名其實都不分軒輊,只是小說結尾多數偏弱,可能還需要一些功力累積。

 

蔡逸君感嘆,作品中多呈現受創的心靈,他反思自己這一代養出的孩子們,承受了扭曲與破碎的青春,閱讀時心情沉重。只是讀這批作品彷彿也讓他再成長一次,不管是純真、陰暗、虛無或暴力都是生命的一部分,藉由書寫的凝聚而更顯珍貴。小說中動用的元素來自四面八方,可看出新世代文學養料的不同。他也表示,短篇小說要寫到多少或隱藏多少,作者應更有意識地拿捏,有時留白也能增添思考趣味。

 

陳雪認為,文學其實就是反映這個世代的現狀,作品中寫到霸凌、自殺、家暴等議題,都間接反映了年輕學子的處境。雖然作品主題並不新穎,技巧上也有些瑕疵,但她發現作者們會企圖穿越這些陳套,而非呆板地重述。她表示,自己閱讀時會特別注重年輕人究竟想表達什麼,因主題類似,挑選作品也會和其他篇比較,看小說情節的發展能否打中人心。

 

駱以軍笑說,自己高中時可能連作文都寫不好,而他們現在就要操縱這個更精微複雜的小說機器,覺得很佩服。只是在以前的評審會上,可能會看到小白先勇或小馬奎斯,或是張愛玲、陳映真、莒哈絲等小說語言。但這一批風格感覺很近,有點像近親繁殖。對於練字、風格化的自我感受比較缺乏,往往用白描的方式敘述。只是有能力者可以在白描之中做出迴旋或縱深,做不到的可能就變成抒情。

 

楊照則反思,自己跟他們差四十年,過去幾屆有許多小駱以軍,但現在不見了,我們似乎沒有足夠的資源去辨識,這些作品到底是他們自己的,還是模仿來的?有時候看到很棒的作品,但作者可能承襲了新的典範,因此自己在評審時會心虛。很多作品寫受傷,但似乎集中在受傷的感覺,而非受傷的理由。楊照也認為,上一代創作者寫小說有「連音」,會思考如何承轉到下一段;這一代的小說節奏感比較斷裂,希望這些是他們思考過、控制過的節奏,而不只是順應環境的習慣。

 

第一輪投票

每位委員以不計分的方式勾選心目中的前五名。共十一篇作品得票:

〈女生廁所〉(陳、蔡、駱)

〈夏蛻〉(郝、蔡)

〈初戀〉(郝、陳、蔡)

〈求嘔〉(郝)

〈佛卡夏〉(蔡)

〈最後十五分之一的人生〉(郝、楊)

〈鬼〉(陳、楊、蔡、駱)

〈養蜘蛛〉(陳、楊、駱)

〈祭蛙〉(郝、陳、楊、駱)

〈對鏡〉(駱)

〈魚缸〉(楊)

 

◎一票作品討論

〈求嘔〉

郝譽翔表示,此篇寫得簡單,一個少女真實赤裸的懷孕經驗。雖然內容單純,但她看中作者書寫身體的力道,以及對於一個未出生孩子的生死辯證。她也補充,創傷書寫可能會有一些閃躲的策略,不一定要貼上同志標籤。

駱以軍感覺這篇是用想像的,劇情看不太懂,作者可能故意寫得隱晦,只是有些部分頗為真實。

楊照說此篇是刻意拿掉男性角色的懷孕經驗,寫出了兩個女生之間、聯繫著孩子的情感。

蔡逸君也不太理解,後面到底隱藏什麼,被抽掉了。另外他也誇獎作者的影像處理得很好。

 

〈佛卡夏〉

蔡逸君認為,這篇完成度較高,沒有特別的激情或憤怒,是一段寧靜的觀察。情感保持得很穩,節奏也不錯。寫廚房餐廳很逼真,感覺作者貼心地在觀察中年人的生活經驗。

郝譽翔說,作品裡中年男子的狀態,在這個年紀可能較難感受到,所以描寫仍有些失準。

楊照附議,小說中對中年的想像較難跨越,還不夠貼切。

 

〈對鏡〉

駱以軍說,作者描寫媽媽的斯德哥爾摩症候與爸爸的情緒不可測,陰暗面有烘托出來,只是寫頭去撞鏡子是敗筆。

陳雪也同意敗筆之處,只是媽媽用膠帶把破鏡貼起來的情景很動人。

郝譽翔欣賞作者處理對話的寫實功力,精準地呈現了角色自私自利的嘴臉。卑微的母親忍氣吞聲,對女兒又愛又恨,人性糾結處觀察細膩。

蔡逸君表示,作者文字不花俏,但感覺全部都寫出來,太滿了。

楊照建議作者可參看王文興的《家變》。敘事上若再成熟些,震撼度會更好。這次很多篇都寫受傷,但這篇的傷害最真實,雖然有些重,但不造作。只是開頭彷彿就把話講完了,某些段落可再簡潔。

 

〈魚缸〉

楊照指出,此篇不是寫受虐的當下,而是寫受虐的後遺症。作者相對是以節制的文字來呈現,欣賞其小說結構,只是第一段寫太白了。作者在三個段落呈現不同的節奏感,掌握度高,結尾收得恰到好處。

蔡逸君表示,若〈魚缸〉和〈對鏡〉來選,他會選擇〈魚缸〉。敘事者反思家庭與同儕間的暴力,想要反霸凌,但又戴著面具活著。

陳雪喜歡小說中角色位置的轉換,只是結尾不太清楚。

駱以軍點出,作者有試著朝小說的難度深入,但掌握得並不完整。敘事者有意識地變成丑角,操弄自己的臉部表情,與外在世界產生隔閡,可多從此角度再發揮。

郝譽翔直言,作者有太多說明性的語句,沖淡了閱讀的氛圍。

 

◎兩票作品討論

〈夏蛻〉

蔡逸君欣賞黑煙蔓延的意象,把自我的問題擴大到外在世界,但指涉的對象不清楚。

郝譽翔讚許作者對於畫面、音樂感的掌握度高,文字美麗,造景能力強,像一部超現實電影。

陳雪原本也想選此篇,有許多象徵,文字成熟。只是寫到全身赤裸太重了。

楊照持反對意見,認為此篇有些造作,文勝於質,他雖欣賞作者的文字能力,只是質疑這究竟要承載怎樣的情感或經驗?用兩段文字把爸爸殺了,似乎過重了些,難以生發出更多餘韻。

 

〈最後十五分之一的人生〉

郝譽翔讚賞作者想像力十足,以夢境開出一個新的世界,融入科幻,指涉到現實生活的批判。最後一段其實不太新穎,但仍是相當大膽的意識流書寫。

楊照表示,此篇以傳統的反烏托邦主題,呈現一位要考醫科的高中生的反感。小說指出了十五分之十四的人生都是被限制的,甚至連十五分之一的人生都將不保。

蔡逸君認為作者想法不錯,但組織破碎,應該再多一點線索,還沒有進入到2050的世界。

陳雪建議作者可以去掉這個時間設定,直接以科幻手法來寫,依然可以指涉現在,不需要把時間放到2050年。

駱以軍覺得題目設定很漂亮,但小說的建構比較潦草。

 

◎三票作品討論

〈女生廁所〉

陳雪說這篇讓她想到葉永鋕,廁所其實是一個充滿傷害的地方。小說講女生世界的霸凌,內在與外在兼顧,描寫短襪的細節很棒,只是寫廁所裡的衛生紙一段有些造作。

蔡逸君指出,作者用對比與反差寫被霸凌者的心境,十分細緻。

駱以軍讚賞此篇的布局,細節動作很疏朗,小說的故障處較少,只是整體讀來較單薄。

郝譽翔也喜歡這篇,她同意小說的單薄,且寫銷假單一段有些冗長。

楊照附議,5000字應可發展出更多情節,如為什麼被霸凌?霸凌的是誰?動機是什麼?作者沒有寫出來,就變成很簡單的惡,層次和複雜度不足。整篇只有敘事者自己跟廁所的關係,其他彷彿都只是沒有發揮效果的道具。他建議作者把小說格局放大,跳脫個人情緒的耽溺。

 

〈初戀〉

陳雪說這篇很短,也很淡,講自殺和家庭問題,但沒有刻意地描述悲慘狀態,不多餘不鋪張,很精巧、細膩地述說憂傷,十分動人。

蔡逸君說閱讀這篇很放鬆,平靜之中有一種甜味。

郝譽翔欣賞作者的切片選擇點很好,兩男兩女中又有複雜關係,互相較勁,但沒有深切的恨,就是初戀。短篇幅中用幾個簡單的句子,就把人物形象描述得躍然紙上。他也喜歡作者寫的屏東,民代、觀光業、吸毒,有其複雜面但不鋪張。唯一不太喜歡的是自殺情節。

駱以軍笑說,這種初戀故事好像變成一種典型,應該還有別種寫法。

楊照表示,作者好像不知道怎麼結束小說,自殺的設定可再斟酌,有些部分方便了些,但細節描寫得不錯。

 

〈養蜘蛛〉

駱以軍首先提出疑問,第一段出現的Y應該是X?角色似乎錯置了。作者的講述很縝密,透過一點點變態的養蜘蛛細節,呈現情感細微的窒悶與絕望,有點像日本內向世代的小說。作者有意識地把人的感情型態寫出一個凹轉,但不強烈,最後也是一個淡而孤單的結尾,收得很好。

陳雪附議,她沒辦法很清楚地去解析這篇小說。作者用很隱喻的方式寫內在的矛盾與拉扯,他選擇了一個好的對角「養蜘蛛」,側過來寫自己的失落與孤獨。

楊照喜歡作者細膩寫出難以捉摸卻又真切的感情,面對喜歡的人,主角心中有許多顧忌,蔓延著無力與無奈,甚至有些絕望。敘事者知道X和Y的關係,但只能在旁觀察,文中提到的預感其實滿清楚的。

郝譽翔也表示,一開始讀被Y困住了,角色模糊,或許這是含蓄的美感?只是「恐怖的預感模糊襲來」,作者欲言又止,她斟酌有必要寫得如此隱晦嗎?

蔡逸君猜測,作者是否想用被蜘蛛反咬一口來比喻愛情關係,駱以軍和陳雪則認為那不是對準的比喻。蔡逸君指出,作者若有連結兩者的企圖,應再多鋪陳線索,另外「鳳蝶結蛹」一處有錯誤。

 

◎四票作品討論

〈鬼〉

蔡逸君讚賞此篇,寫出一個年輕人的徬徨、不安、虛無等感受,以鬼作為回憶,夢魘般的惡擾很深刻。此篇頗具當代青年的性格,看不到典範,或許這一代的知識來源已不是文字,而是音樂或影視。作者以此結合他想表達的情境,這篇也可對應到這個世代的許多主題,層次豐富。

陳雪指出,此篇在情節與敘事上有些問題,但整個素材和氛圍掌握得恰到好處。雖然對小說中使用的曲子不太清楚,但作者把被困住的狀態寫得很深刻。

駱以軍說此篇是他的前兩名,作者統攝知識的能力很厲害,清楚知道在小說中要調度動員的是什麼。在這麼短的篇幅裡就可以啟動療癒育和救贖,過程十分精采。只是對於文中類似村上春樹的部份有些保留。

 

楊照讚賞此篇是非常漂亮的愛情故事,小說隱喻豐厚,很不容易。

郝譽翔認為文中的女孩形象太村上了,講話都有語助詞。文末的「情緒勒索」四字打斷了閱讀感,因這詞彙太流行、太方便了,或許可換個方式來說。

 

〈祭蛙〉

駱以軍表明可放棄此篇。小說算完整,處理青蛙的場景也很到位,但用這個橋段比附弟弟被虐殺,仍可斟酌。結尾則平庸了些。

陳雪贊同駱以軍,解剖青蛙和弟弟被虐殺的連結不太能說服她。

郝譽翔當初看中此篇小說的對比和隱喻,精彩的是寫的兄弟之間的霸凌,只是弟弟的死亡有點刻意。

楊照直言,這篇有太多理所當然了,他可以放棄。

 

第二輪投票

楊照請評審們再次圈選五篇,依心目中名次高低,分別給54321分。

投票結果:

〈女生廁所〉1分(蔡1

〈初戀〉17分(郝4、陳3、楊4、蔡4、駱2

〈最後十五分之一的人生〉6分(郝5、楊1

〈鬼〉23分(郝3、陳5、楊5、蔡5、駱5

〈養蜘蛛〉16分(郝2、陳4、楊3、蔡3、駱4

〈對鏡〉6分(郝1、陳2、楊2、駱1

〈魚缸〉6分(陳1、蔡2、駱3

最高票的〈鬼〉總計23分,評審一致同意給予首獎。〈初戀〉為二獎,〈養蜘蛛〉則為三獎。因另外要取五名優勝,評審投票表決,最後由〈女生廁所〉、〈最後十五分之一的人生〉、〈對鏡〉、〈魚缸〉、〈祭蛙〉不分名次並列優勝獎。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