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隨亡魂一起共鳴
2011/03/03 12:33
瀏覽454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人生如夢,逝水無情,待到花開春易逝。

傲世情懷,坦蕩山水,早生華髮亦可悲。

自古以來,文人雅士都有寄情山水的品性。伯牙作為當時名士,貴為晉國上大夫,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但是當他奉晉王之命出使楚國(又有歷史記載說是遊玩),到今漢陽江口的時候遇風浪,停泊在一座小山下。晚上,因為雲開月出,景色迷人,望著空中的一輪明月,伯牙琴興大發,拿出隨身帶來的琴,專心致志地彈了起來。興起而作樂是古人常有的事,然而,在當時月明星稀的情況下,伯牙為什麼要一個人在寂夜裡獨奏呢?我們都知道《水仙操》是伯牙的成名之作,仔細體味一下,伯牙作《水仙操》是在當時他的老師成連把他帶到東海蓬萊山去聽海水澎湃、群鳥悲鳴之音,有感而作,可想而知,即使是功成名就,高高在上的伯牙也是寂寞難耐的。

寂寞一直是文人墨客的悲哀,因為他們有寂寞可一解讀,不懂寂寞的人是看不到明天的,因為寂寞是成就一切的起點,也是毀滅一切的終點。伯牙是寂寞的,不是因為他有太多的不甘,而是因為缺少知音。人最怕的不是懷才不遇,而是找不到一個懂你的人。沒有懂你的人,就如飛蛾撲火,即使飛蛾萬千,也不敵麻雀一隻。伯牙是幸運的,不是因為他有驚世的才華,也不是他有高高在上的權位,而是等待千年,終於等到了一個能夠解讀自己寂寞的人,那個人,既不是達官貴人,也不是市井無賴,他只是一個山野樵夫。他沒有“伯牙鼓琴六馬仰科”的才情,也沒有《水仙操》這等高雅的成名之作作進入仕途的敲鑽石,他有的只是佇立江邊的平庸,還有深山老林里數不盡的柴薪,然而,他終究他的過人之處,即使只是路過,作為一個過客,他聽懂了琴聲裡的那些無奈,悠揚的不是音樂,而是那寂寞已久的靈魂。

顏回是孔子最得意的門生之一,孔子是聖人,就像晉國的晉王,而顏回又是誰呢?為什麼作為士大夫的伯牙要彈奏那些凡夫俗子呢?不是僅僅是因為孔子及其門人是當時的聖人名士,更因為伯牙覺得自己就像那個值得為孔子稱讚的顏回圍巾

當伯牙發現有人在岸邊偷聽的時候,竟然將琴弦撥斷,不是僅僅是因為伯牙驚訝,更多的是奇怪。因為能夠聽懂伯牙琴聲的人竟然是一介樵夫,而非書生,而且岸邊的人還站在那一動不動,彷彿沉醉在其間一般。沒有寂寞過的人是不懂等待的價值的,更不能體會他鄉遇故知的那種澎湃激動。伯牙斷弦,是一種暗示,似乎在冥冥中已經註定,那個為琴而生為琴而死的人,就是眼前的這個人,今日的像是只是為了日後的再續。因為寂寞,所以寄情山水,也只有山水才真正懂得自己的寂寞,即使皓月當空,也難以掩蓋伯牙心中那份難言的寂寞,即使身居高位,也難免會陷入人生的困惑。萬丈高山,不過是心頭的一點哀愁,浩瀚大海,猶豫冷月孤舟,無論是鏗鏘激越還是柔情似水,始終難逃寂寞的魔爪。

酒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雖不同是天涯淪落人,卻是他鄉遇知音,然而,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即使是千年難遇的知己,伯牙也難逃世俗的慾望,難以擺脫功名的執著。離開不是為了更好地遺忘,重逢卻是為了成全那些記憶。伯牙並不因為子期的知遇而対仕途望而止步,預約只是為了平復那些失落的回憶,所謂的相見恨晚就是等到你伊人倩影的出現,我已魂歸漓澗。鍾子期始終沒有因為有了伯牙這個異姓兄弟而改變自己的初衷,步入仕途,伯牙也不會為了一介山野村夫而棄官歸隱,笑傲山林。因為他們知道,高山有路,流水無痕,“可以處則處,可以仕則仕”

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即使是歲月也會悄然如風,更何況物是人非。即使子期猶在,伯牙難留。自不同不相為謀,伯牙雖然很風光,但是伴君如伴虎,在那個烽火連天的戰亂年代,就算國泰民安也難免小人當道,更何況當時人才輩出,諸侯爭霸,時刻都有生命危險,能夠苟活下來的人也難免青絲變白髮,老年遲暮瑤琴是伯牙的心愛之物,也是他的衣食父母,之所以摔碎瑤琴不是因為仕途無望,而是知音難尋,這個世上終於沒有了懂自己的人,不是不悲涼,而是悲涼背後更多的是心寒。春風得意馬蹄疾,高朋滿座是在所難免的,但是又有誰能像子期那樣,不為功名利率,只為一曲高歌而真心對待自己呢?如果這個世上沒有了可以讓你快樂的人,那么生與死又有什麼區別呢?與其在悲歌中尋覓失落,哀悼寂寞,不如索性將一切淹沒,讓一切寄託化為烏有,隨那個亡魂一起共鳴roller screen


黑菜的營養價值 聽雨 午後私語 生活中關於親情 回憶也很幸福 貪婪獲得不屬於自己的 陷入無窮盡的思愁 用盡畢生追求的答案 我愛的人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這個春天
下一則: 而今被遺忘的夢境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