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清風明月一起流浪
2014/03/07 11:44
瀏覽145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身體愈發的倦怠,戀床也日傾頻繁,懼恐一躺下,便不知了明天。

陽臺的翡翠鸚鵡,腹部羽毛居然有小塊寶藍,在鳥籠來回的跳躍,“嘰嘰喳喳”的叫喚聲,像似在宣誓著什麼,不禁讓心生憐!

吃罷藥躺在床上,盯著鋼筋混泥澆灌的天花板。突然,娘家的大山千姿百態的變幻,在眼前浮現。還有些許形形色色的面孔,似近似遠,似陌生似熟悉。

鬱鬱蔥蔥的樹林,巍峨聳立的山群,連綿逶迤的山間小道,仿佛走了很久,遠方的風景,明明觸手可及,卻遲遲難以止步。

奇怪的是,呼嘯的山風竟伴有各種聲音從山谷傳來:“我以我手寫我心”、“我會把那淚水變成文中的花朵,讓它散發出馨香”,“我會堅強,讓大家看到這份情誼堅不可摧”、“無論今生多遠,彼此都不離不棄”、“秋兒,認定便是一生,相守永遠”……聲音層層跌伏,側耳聆聽,仿佛還有爸爸的叮嚀和女兒稚嫩的童音,好模糊,好悠遠……

“媽媽,媽媽”,聲音愈見清晰,努力睜開雙眼,發現女兒正拽住我的胳膊使勁叫喚。見我醒來,女兒晃著小腦袋,斜著手指指向陽臺,說“鳥兒飛了,媽媽,我打開籠子,它就飛了”!

聽罷,心有些許突兀,些許酸澀,也有些許不舍。

一直想給予其自由,卻驚怵那一雙冷峻的眼睛。如今,浩瀚天際,任其翱翔,對它,我終還是留下了幾分眷念、落寞與感傷,因為習慣養成了自然,因為習慣了彼此的陪伴!

不由喟歎:習慣真是一種最具有殺傷力的武器,讓自己的情感剝離得體無全膚!



昨夜,本是姐姐的生日喜慶,卻酣醉酩酊,尋不著歸路。

酒桌的酣暢聲,在親情的流動下,演繹出一幅別樣的場景。不知為何,這樣歡愉的畫面,竟然懷念起香煙的味道,還有當年的特質紅酒!

過客太多,卻還是想真心的銘記。儘管不知哪一處風景會讓自己駐足,哪一處才是棲息地。

時間很長,天涯很短。往後的一山一水,一朝一夕,都會逐漸與夢想隔離。或許腦海仍會殘留曾經的章章節節,片片段段,但終與現實無關。安靜走完餘生旅程,不再傾訴,也不再學會聆聽。那些汲汲奔走,來去如風的人,珍重便好!

世界風景萬千,但在這一晚他寬厚溫暖的臂彎中,尋覓到了家的方向。當觸摸到那暖暖的大手拿著毛巾在額頭輕輕熱敷時,我決心已矣,儘管臉上還有熱淚流淌。

白落梅曾言“倘若不慎走失迷途,跌入水中,也應該記得,有一條河流,叫重生。這世上,任何地方,都可以生長;任何去處,都是歸宿。那麼,別來找我,我亦不去尋你。守著剩下的流年,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今日的我沒有更多念想,只是寫些迷迷糊糊的感受,曾酒精還能夠給予我幾分所謂的靈感。於深秋的日子,在冬即將帶走最後那一抹湛藍的時候,抱著白落梅的文字,梳理著內心真實的情懷,輕聲細語,碎碎念。The church Informer Was pursued by hounds wounded to death To protest the Corrib gas pipeline I'm with you umbrella? Spice New York cockfighting The cold season Nanke dream, love and resentment The aloes Obama's uncl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