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20200909(黃色蝶翼)異種競爭
2020/09/09 13:33
瀏覽260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既然說到老鼠,
那咱就聊聊打鼠。

我家旁邊有大片閒置農空地,
老鼠進我家的歷史真的悠久到
可能比我們更早入住我們的房子。

人鼠到底能不能和平相處,
以我們目前的抗鼠經歷來看,
怕是很難,
因為牠不只要有地兒生崽,
還想要有無限的糧食供應,
如果這環境好,
牠們的數量就會增長到隨時隨地可開PA。

捕鼠的方式有很多種,
試過幾種方法後,
確定籠捕誤失率太高,
且因為我們家有老毛孩子,
怕老毛孩子們誤食毒餌,
所以我們後來都只用粘鼠板,
放在牠們常出沒的位置其實命中率不低,
唯一為難之處便是粘到之後的後續。

你可以有N種做法,但不外乎歸為兩種:
1。不要理牠,讓牠自然死去
2。看是要浸豬籠還是斬立決,總之讓牠長痛不如短痛。

以我的看法,我選擇後者。
不管是以己度鼠,還是用虐待的觀點考量,
最痛苦的不外乎是由未死到死的過程,
在最短的時間之內讓牠終止或許是我唯一能為牠做的事。

寫這段,
是因為我把粘鼠板裝袋拎到路邊,
讓板朝上鼠在下,
企圖奮力打板讓那隻身長18公分含尾超過30公分的巨鼠
能在最短時間趕去下一輪迴報到時,
鄰居站遠遠地在我身後說了一句:
「啊牠都被粘鼠板粘住就好了,還要打牠幹什麼?」

我回頭看了鄰居一眼,
確認過鄰居鄙視的眼神,
決定不回應。

這輩子,
只要你還是生物,
誰也逃不過任何形式的弱肉強食命運。

鼠不入侵我的地盤我當然就不會動牠,
但牠既然入侵,
那打鼠就是人類和異種生物間的競爭行為,
我辛苦賺來的糧就輕易地被鼠給啃嚙糟蹋,
我不捍衛我自己的地盤誰會來幫我驅鼠?

我打死一隻鼠自有我必須付出的代價,
至於鄰居,
有他信的神領著他走,
他求他的心安,我要我的平和,
真要我說些什麼,
我會說
「你,跪安吧。」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