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20181011(戊戌日記)鴻雁來賓夜露重
2018/10/11 00:18
瀏覽206
迴響0
推薦17
引用0

仍然要工作的國慶日,
早班如常,
但晚班在上週緊急調補課之後卻又得知今天仍有班級如常上課,
其實我有點不悅,
可也隨即能夠說服自己至少多了一個晚上可以稍事休息。

休息是很重要的,
老妹九月份起重回學校當學生,
每天都在工作與功課之間奔波,
雖然這都是自己選的,
不過,
如果得以休息當然是非常好的一件事,
照理來說學校放假的國慶日她應該可以休息,
偏偏員工又幫她接了Case,
她無奈之餘也只能笑笑地做完這些,
但我卻很清楚
這種想休又沒得休,
或者反過來
明明正在趕工作卻又硬被壓縮工作時間的無奈。

很多人都說,
當一個人學會接受現實並妥協於事實時就表示這個人長大了,
雖然我對這種定義的"長大了"十分不能認同,
但將屆知天命之年的我卻沒有更好的說法去破解這種壓迫感。

那天上小五的課後,
我把兩個"憤童"留下來懇談,
這兩個孩子對於所有他們不能接受的事都極力地大聲反對並攻擊,
而這些行為已嚴重影響其他孩子的觀感與判斷標準,
進而使某些孩子受到不公平的對待。

我問他倆:「今天怎麼了?在生誰的氣嗎?」
他倆倒是毫不猶豫地異口同聲告訴我是在生他們班導的氣,
當然其中諸多細節錯綜複雜,
但追究起來最大的一個原因就是
老師要求他們下課要訂正功課又要打掃責任區,
致使他們從開學至今沒享有過任何一個下課時光。

當然,
站在老師的立場我絕對理解,
導師要求他們訂正功課是有必要的,
而責任區的打掃不能馬虎也是必然的,
這兩個上課不怎麼認真的學生如果有功課要訂正數量的確不會太少也在預期,
但開學至今一個多月沒享受過任何一個下課時光,
這換做是我,也會爆炸。

我問他倆是否和導師談過其他的解決方法?
他倆已完全不信任該師,
於是不肯面對,
問他倆有沒有和其他老師談過?
他倆也覺得除了校長沒有一個人足夠有力能改變現況,
問他倆想不想把現在的情緒告訴家長?
一個說有說過,
而且媽媽有想來找校長談談但被他阻止,
他擔心的是
萬一校長嘴上說好好好,私底下又讓導師自行處理,
那他的日子會更難過。
一個說說了也沒用,
他老北怎麼可能會為了這種小事來學校找老師?

我說
「那如果由我去找主任們談談呢?」
他們說
「不會有用的啦,
反正我們自始至終都會是老師眼中的黑名單,
如果撐不下去我們兩個說好了要一起去跳樓啦!」
我看著這兩個絕望的孩子時,
「去跳樓...去跳樓...去跳樓...去跳樓...去跳樓...」就在我的腦子裡做直線加速衝撞且不斷反彈....

當然我沒讓這件事就這樣過去,
我去找了協同我的教學組長商量這事,
把孩子們說要去跳樓的念頭轉述給他聽,
教學組長其實也隱約看出兩個孩子情緒問題很大,
只是沒想到已嚴重到這種程度。
找導師談,再找輔導室介入是固定程序,
不管最後會有什麼結果我都希望孩子的童年不要留下這種不快樂的回憶。

你以為只是短短十到十五分鐘的時間究竟有什麼好玩?
或許你真的不記得小學時的下課十分鐘正是讓自己對下一堂課還能有所期待的關鍵。
休息真的很重要,
即使那短短的休息時間就只是和好朋友打屁聊天,
即使那短短的休息時間就只是放空發呆上個廁所喝幾口水,
任誰也不能剝奪我該享有的一切。

國慶日早班沒休,
我心疼我老妹,
而國慶日收到停課通知於是提前調補課卻發現別班照常上課的我,
即使不悅但還是過完了這一天.....

寒露初候鴻雁來賓,
鴻雁真真把寒氣帶來了哩~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