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檳城
2008/10/10 23:20
瀏覽6,670
迴響0
推薦8
引用0

今天去吃肉骨茶,明日吃印度菜,晚一點吃廣東腸粉,再來吃海南雞飯,檳城的小店多不可勝數,廣東人本來也就以吃聞名,檳城的老廣自然也不例外,再者檳城的廣東菜與福建菜都加入了南洋的情調,吃起來也就格外的新鮮。


了哥打巴魯之後,我們便開始往檳城移動,那是一段翻山越嶺的旅程,旅途雖然不至於艱辛,但是長達五小時的汽車之旅在馬來西亞境內也算是少有的了,那五小時
的旅程會越過一些山嶺,也會有一些彎道,路途不似之前的平坦,但是我們也因此平白了看了一些美麗的山間風景,馬來西亞的東西兩岸之間並無快捷的交通相連,
這也因此造成了東西兩岸的不均衡,這種不均衡體現在經濟上、交通上等等,西岸是馬來西亞的經濟命脈,絕大多數的華人也分布於西岸,檳城便是西岸的重鎮,那
裡也是華人落地生根的所在。

我們去檳城的旅行是有一段插曲的,去檳城之前我們已經先去打聽車班的狀況,馬來西亞的官方語言雖然也包含英
語,但實際上會講英語的人卻不多,在車站買票時經常必須手腳並用的使用肢體語言,我們問明了車班資訊之後便離去了,當時我們並沒有預先購買車票,沒想到隔
天一早我們準時到達車站之後,卻發現車班已經客滿,這倒是出乎我們的想像之外,因為當天並非假期,沒想到一早九點的車子卻已經沒了座位,眼看著下一班車是
下午的四點,正在躊躇之際,當地人告訴我們可以到另一個車站試看看有無車班,「另一個車站?」難道哥打巴魯有兩個車站不成?答案的確是這樣,這點我們卻是
真的沒想過,因為哥打巴魯的規模不算是大的,有兩個車站倒是之前沒想過的假設,於是我們只好搭計程車前往另一個車站碰運氣,那個計程車司機當時還試圖唬我
們想訛詐更多的車資,只是他大概也沒想過我們也是老江湖了,那一次計程車經驗倒是少數不愉快的馬來西亞經驗。

我們到達車站之後才發現原來
從那個車站發車的巴士也很多,馬來西亞的公路運輸整體而言非常發達,道路系統也很健全,馬國的道路規劃也類似於英國,這應該是源自於英國統治期間的影響
吧!仔細觀察馬來西亞的文化,你會發現馬來西亞可謂多元文化及種族的國家,首先她的人口組成裡有大約百分之三十的華人,因此中華文化在馬來西亞隨處可見,
華人一如在其他東南亞各國一樣掌握著馬國的經濟命脈,再者她有大約百分之五的印度人口,因此在馬國境內也會看見印度餐館與商店,許多兌換外幣的商家就是由
印度人所開設,而佔人口多數的馬來人則佔有政治大權,不過馬來西亞的原住民卻非馬來人,真正的馬來西亞主人是住在雨林裡的土著,而現今的馬來人是從印尼遷
居而來的,那也就是馬來西亞的第一個王朝──馬六甲王朝,所以馬來語與印尼語實為同一種語言,我在英國讀碩士時也發現,原來我的馬來同學與我的印尼同學竟
然可以使用一樣的語言溝通著,馬來西亞的多元不僅體現在民族組成上,同時也在宗教上表露無遺,馬來西亞的宗教依其民族不同有很大的變化,馬來人多半信奉回
教,因為馬來西亞是回教國家,所以境內也有許多中東人士定居,我們在檳城認識的一個老伯便說,在911之後歐美人士到馬來西亞旅行的數量便銳減,取而代之
的是中東人,這是因為歐美在911之後普遍排斥伊斯蘭國家的關係,但是整體而言,馬來西亞的觀光業已經大不如前,那位老伯說以前他的網咖門庭若市,但是在
911之後幾乎成了門可羅雀,馬來西亞的華人則信奉道教、佛教、基督教等等宗教,印度人則信奉印度教,在檳城的街上你也可以看見各種不同的廟宇林立著,馬
國雖然在宗教政策上有些不合理之處,但是大體而言各種宗教相互之間還能保持著和諧。

我們一路從哥打巴魯到達北海
(Butterworth),北海就是通往檳城的口岸,從那裡搭船到檳城二十四小時都有船班,在馬來西亞獨立之前的檳城是馬國第一大城,也是馬來西亞的經
濟重鎮,但是當馬國建都吉隆坡之後便對檳城設下諸多限制,這當中也牽涉到許多政治及經濟利益,也牽涉到馬來政府對於華人的制肘,因為檳城人口主要為華人,
而華人向來在馬來西亞的社會中就是屬於財富的擁有者。

從北海到檳城的接駁船很便宜,感覺倒有點像是香港的交通船,坐起來搖搖晃晃的,但感
覺卻是興趣盎然,從船上也可以遠眺遠方的跨海大橋,那一座長虹連接著檳城與內陸,遠遠望去的大橋似乎也在晃動,我們在那個午后踏上了檳城,住進了一家百年
老店Olive Spring Hotel,地址是302
Lh.Chulia電話是2614641,原籍廣東的店家老闆也兼營餐廳的生意,最特別的是他們的麵包是自己烘烤的,所以每天我們總會從居住的二樓聞到一
股麥香,那一股麥香是沿著樓梯爬上二樓的,因此偌大的廳堂佈滿了麵包的味道,我們在那裡盤桓了數日,一大早總會被麵包的味道輕輕喚醒,接著梳洗之後便到外
頭閒晃,檳城的主要行政區域叫做Georgetown(喬治城),喬治城也是檳城的古老市區,遊客遊檳城主要也是在喬治城裡晃,喬治城有許多特色值得一
提,其一是那裡可能是亞洲最富異國風味建築物的區域,其二是那裡的教堂、清真寺、媽祖廟等等宗教建築可能也是亞洲最密的,這是因為昔日英國殖民期間的東印
度公司因為考慮到民族問題,而允許各種宗教在喬治城的街道上興建屬於自己的教堂語廟宇,於是各種宗教在喬治城內融為一爐,有人也把那條街Jl.
Masjid Kapitan Keling稱之為和諧之街。

走在喬治城的大街小巷裡,你會發現好像是在做一場歷史古蹟的巡禮,從華人落
腳的南洋風走到英國殖民的維多利亞,再到印度人聚集的小印度區,每一幢建築都訴說著檳城過往的絕代風華,一條上有著五種宗教,小巷裡的市集賣著各種口味的
小吃,吃在檳城是一大享受,因為檳城既有廣東口味的腸粉,也有福建口味的蝦麵,有馬來的沙爹,聽說沙爹其實是華人的食物,沙爹一詞最早源自於閩南語的「三
塊」,那是因為沙爹多半都是三塊串在一起燒烤的。檳城也有印度的烤餅,印度菜在檳城十分的常見,入夜之後的檳城街肆是老饕的最愛,我們也愛在日暮時分出去
閒晃,每天都去品嚐不同的料理,今天去吃肉骨茶,明日吃印度菜,晚一點吃廣東腸粉,再來吃海南雞飯,檳城的小店多不可勝數,廣東人本來也就以吃聞名,檳城
的老廣自然也不例外,再者檳城的廣東菜與福建菜都加入了南洋的情調,吃起來也就格外的新鮮。

檳城實在是馬來西亞最有趣的城市,比起吉隆
坡,她的異國情調很明顯,比起東岸的城市,她的繁華就像是水晶比上銅鐵,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小印度那一區,因為那裡的異國情調最有趣,走在那裡,震耳
欲聾的印度歌舞把人的思緒往上拋,周圍的濃厚的印度香料味道和著吵雜的叫賣聲飛散,印度教神廟前的賣花小販有著黝黑的膚色,恰恰與他手中的白花成強烈對
比,這或許也是印度區的特色吧!自從十八世紀以來印度的移民不斷湧入此一區域,不過他們仍舊保存著傳統的文化。

檳城的歷史可以上溯至
Fort Cornwallis(康華麗斯古堡)的年代,那是檳城開始活躍於歷史舞台的濫觴,古堡的始建者為Sir Francis
Light法蘭西斯萊特,當年登陸檳城的英國人為了抵禦泰國海盜入侵而建的古堡呈星形,古堡迄今也有兩百多年歷史。古堡原是利用檳城的一種椰子樹建成的,
那種檳城獨有的椰子樹無獨有偶的也叫做Penang,後來城堡逐漸擴充才以夯土為材加以強化,這座城堡因為地處要塞,所以歷來都是各個殖民國所覬覦的目
標,這是因為古堡的砲台可以有效箝制馬六甲海峽的船隻,所以當年欲取得馬六甲海峽的制海權必要先將此一古堡納為囊中物,如今登堡一看,風景早已經異於過
往,海岸線也與當年不同了,古堡內的大砲仍舊望著海峽,不過早已沒了煙硝味了,沉沉的歷史映在瀏亮的銅炮上,

藍屋
檳城的舊建築多
不可勝數,不過最吸引人的莫過於藍屋,藍屋坐落在檳城的蓮花河街(Leith
Street),其周圍有十幾棟英國維多利亞女王時代的百年老屋,那一帶的殖民風情非常顯著,漫遊在那附近的巷弄,好似時光倒回了百多年前的大英帝國榮光
裡,感覺上檳城的居民不僅活在當下,也活在古老的懷舊氛圍裡,他們的日常生活宛如百年前的模樣,不過是電器現代化了、交通工具現代化了,接著一幢幢新的建
築物平地崛起,不過老神依舊悠閒的維多利亞倒不是那樣的慌張,他們就像老式的煙囪一般吞吐著往日的調調,這就是檳城迷人之處。

藍屋這座雋永的建築
物曾經在幾年前榮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所頒發的最佳古蹟維護獎(Winner of UNESCO Conservation Award 2000
)與馬來西亞文化部門所頒發的獎狀 (National Architecture Award for Conservation
1995),現在每天的中午十一點與下午三點都有導覽向參訪者講解藍屋內的建築風格與藝術細節,其門票是馬幣十元。
著名的法國電影「印度支那
(Indochine)」以藍屋這幢大宅第作為拍攝場景,之後許多新加坡電視劇也以藍屋為景拍攝了許多南洋華僑奮鬥史劇集,現在當地華人也經常以藍屋為結
婚宴客的第一首選,藍屋集許多榮耀於一身其實絕非偶然,因為她是東南亞一帶保存狀況最好的古宅,除此之外她還有一個獨特之處是其他宅院所不曾有過的,那即
是藍屋融東西方建築美學為一爐,在藍屋裡你不但可以看見典型的中國風水哲學體現在宅第的每一個角落,有趣的是你也可以看見許多中西合併的巧思,只可惜藍屋
的導覽做的並不好,對於一個老外來說那樣的導覽著實新奇,但是對於一個華人來說那樣的導覽恐怕稍嫌單薄,況且藍屋的服務態度其實不佳,其門票是十元馬幣,
以馬來西亞的生活水平而言是貴的,只是你買了門票進屋參觀卻得處處受制於對方,那個下午我就是在綁手綁腳的情況下進屋參觀,賣票的人不僅無禮,連負責導覽
的小姐也不算是客氣,只能操英語的她似乎也不盡然懂中國建築的風格與特色,在藍屋參觀時你無法離開導覽人員的視線,他們會懷疑你從事不法的勾當,但是只要
你花個至少馬幣二百元住在藍屋裡,你卻可以行動自如而且可以在屋內到處取景拍攝,這不禁讓人懷疑起藍屋官方的邏輯。

藍屋的主人翁名叫張弼士
(Cheong Fatt
Tze),百多年之前的清季,他被英國人與荷蘭人稱之為中國清朝的最後一位官吏,他的一生充滿了傳奇,藍屋其實只是他諸多宅第的一座,不過他的其他宅第多
半都已經毀損或是早已轉賣,留下來的藍屋也算是歷史上的禮物了,藍屋的佔地達五萬三千平方英尺,建築物本身的面積達三萬四千平方英尺,藍屋內共有三十八個
房間、五個天井、七座樓梯、二百二十扇窗,藍屋是按傳統的中國式建築佈局並結合五行風水的設計,當年的張弼士為了藍屋的興建還特地從廣東請來一位風水先生
幫他看看堪輿,如果你仔細觀察會發現藍屋的大廳採坐山觀海的前低後高之姿,對外的門窗上還有元寶圖案的設計,藍屋不但建材為一時之選,例如選用昂貴的英國
的地磚、蘇格蘭生鐵鑄造的圓柱、廣東潮汕一帶的瓷器、琉璃花窗,由於中西合璧藍屋亦巧妙的採用木製百頁窗,藍屋屋內當然有數不完的古翫與珍藏的工藝品,但
是以上種種可能都比不上藍屋最著名的標記,那就是藍屋一身印度藍的燦爛顏色,這樣的藍色也就成了她的正字標記。

藍屋始建於一八九七年,共耗時七年
才落成,時當中國清光緒年間,當時的滿清國勢日蹙幾已覆亡,但是在東南亞的華人勢力卻與日俱增,張弼士當年被任命為清政府駐新加坡總領事,並總理檳城與馬
六甲及其附近英國殖民地的華人事務,當藍屋竣工之時他已經升任商務考察大臣,清光緒皇帝曾親自接見他,並授予他二品太仆寺正卿銜,張弼士經商致富後積極運
作回中國大陸發展商業事宜,一八九八年清廷北洋大臣李鴻章電召他回國,委以粵漢鐵路幫辦,並在次年升其為總辦,一九零零年張弼士負責督辦粵漢鐵路之興築,
一九零四年張弼士第三次被光緒召見,此時他上書提出了振興經濟的十二條建議,光緒察納雅言的採納了他的建議,並賞給他頭品頂戴,補授二品太仆寺正卿並任命
他爲考察外埠商務大臣,兼檳城管學大臣,並兼辦閩廣農工路礦開發事宜。從此可以看出張弼士在當時南洋華人社會的地位,張弼士發跡的歷程活脫脫是一頁自古到
今一直不斷上演的金錢與權利共生的戲碼。綜觀張弼士的一生,是十九世紀末華人在南洋發跡致富後亦官亦商的一個典型,張弼士的本名叫做振勳,弼士則是他的
字,他的號曰肇燮,自從他在南洋成名之後便一直以張弼士這個字號行走。

張弼士生於一八四一年(清道光二十一年),其故鄉在今廣東省大埔縣,張弼士
的父親張蘭軒是鄉村私塾教師兼中醫師。張弼士在一八五八年下南洋至印尼的雅加達,初時他在一家華人紙行充當雜工,之後逐步升做主管,他的雇主因為欣賞他最
後將其女兒嫁給了他,他後來自立了門戶,深諳權利與金錢共生關係的他,當時極力結交印尼的荷蘭殖民政府,於是張弼士一帆風順的從殖民政府那裡獲取許多專賣
權,張弼士的生財致富之道便從印尼開始,一八八六年,張弼士在印尼創辦裕和墾殖公司,一八七五年年,他在蘇門答臘開辦了亞齊墾殖公司,一八七七年他創辦了
裕興墾殖公司,一八七八年他則是在爪哇日惹與另一位華僑張耀軒合資創辦了笠旺墾殖公司,這些公司的業務都是墾荒種植咖啡、茶葉、煙草等等高經濟價值農作
物,此時為張弼士工作的員工已經多達數千人。除了墾殖葉之外,張弼士並將觸角伸進了銀行界,他與人合資創設了日裏銀行,於是他的商業版圖正式進入了垂直的
聯合,張弼士為了經商方便於一八八六年在檳城創辦了萬裕興輪船公司,初期他購買了三艘輪船航行於新加坡、馬來西亞檳城與印尼亞齊之間,從此他的商業帝國又
跨入了運輸業,之後張弼士又在雅加達創設裕昌遠洋航運公司,並在印尼亞齊開辦廣福遠洋輪船公司,往返於新加坡、香港等地,幾乎南洋一帶的重要商埠全在他經
營的範圍內。一九零五年張弼士在新加坡同濟醫院內籌組了中華商務總會,這個組織基本上就是當時華僑在南洋的連絡網,一九一一年辛亥革命成功,清廷正式遜
位,百廢待舉的中國恰恰與他如日中天的商業帝國不堪比擬,一九一二年他在檳城開辦了萬裕興墾殖公司,並組設了萬裕興總公司以接應各分公司匯兌財貨事宜。除
此之外,他還經營中藥材業,其藥行在新加坡、雅加達、香港和廣州等埠均有辦事處,在當時是南洋首屈一指的藥材集團。在張弼士龐大的產業中有一項至今仍享有
盛名,那就是張裕葡萄酒;一八九四年,張弼士在山東煙臺創辦了張裕釀酒公司,由於張弼士精通數種語言,平常行走南洋時也經常穿洋人服飾,他的飲食習慣也是
中西合璧,可以說張弼士是中國歷史上第一位的跨國公司經營者,他因為常飲西方的葡萄酒,因此也興起自釀葡萄酒的念頭,他在中國大陸擇地自種了葡萄七百餘畝
試釀葡萄酒,經過了十年的經營,張裕的葡萄酒風行了全國,並遠銷歐美,至今張裕葡萄酒早已經成爲中國八大名酒之一。

張弼士一生好施仁義並且熱
心華僑社會的福利與教育事業,在他任海外商務大臣兼辦檳城管學大臣期間,曾捐款八萬銀元創辦檳城的中華學校,其後又在新加坡開辦應新學校,他還捐資十萬銀
元給香港大學,辛亥革命後,他義助福建民軍七萬銀元,之後又在廣東汕頭創立育善堂,在其晚年還捐助廣州中山大學與嶺南大學興建校舍,現在廣東中山大學內便
有一座張弼士樓紀念他的善行義舉。
一九一六年九月十二日張弼士病逝於印尼雅加達,他的遺體經檳城、新加坡、香港,最後到達他的故鄉廣東大埔安
葬。沿途英國與荷蘭殖民政府部門下令降半旗致哀,當其遺體運抵廣東大埔時,當時的國民政府特派廣東省省長朱慶潤親赴致哀,可說是極盡哀榮,比之紅頂商人胡
雪巖,張弼士可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即使是今時今日的印尼華僑首富都難以其匹敵。

張弼士的後代親屬在一九九一年準備將藍屋賣出,之後由四名檳城富商合資買下。一九九五年新屋主們進行全面重修,維修工程完成後,這座百年老宅搖身一變成為一座氣派不凡的展覽館,每天的早上九點到下午五點對外開放。


城不僅有氣派非凡的藍屋,也有內容豐富的博物館(Penang Museum and Art
Gallery),博物館就在聖喬治教堂附近,在那裡你可以領略到檳城的昔日風華與馬來西亞多元的文化,原來從前在檳城落腳的不僅僅有華人,遠道而來的阿
拉伯人也曾經在檳城綻放過光芒,印度人、緬甸人、泰國人與日本人也都先後在檳城有過繁華的移民夢,至今檳城的城郊還有一座規模頗大的緬甸佛寺,更不用說喬
治城內的清真寺與印度廟了,博物館內詳細的介紹了檳城的歷史與文化,其中對於馬來西亞的娘惹人也多所著墨,所謂的娘惹人是當地馬來人與華僑聯姻之後所誕生
的後代,當年華僑挾其有利的經濟條件與當地馬來土豪的女兒結婚,這樣的婚姻造就了特殊的娘惹文化,娘惹人不僅保留了中國的文化也兼容並蓄移植了馬來文化,
博物館內保留了許多娘惹人的日常起居器物與儀式所用的衣裳等等,後來我們到了馬六甲之後,對於風格特殊的娘惹文化又有了另一番的見解,而當年移居檳城的華
人有許多其實便是從馬六甲遷徙過去的。

檳城的文化豐富多變,即使一個不起眼的小角落都有許多繁華若夢的歷史沉沉地堆積在那裡,我們習慣在午後漫步
在檳城的小巷弄內,有一家網路小店我們經常光顧,馬來西亞的資訊科技不若台灣發達,有時候往往為了上網而繞上大半個城市一無所獲,或者是網路速度過於緩
慢,雖然我們在旅行途中刻意與外界保持疏遠,但是有些情況又不得不與人連絡,檳城的網路商店少得可憐,不過我們幸運的在小巷子裡找到了一家,店家也是華
人,原藉廣東的他們自然與小高攀談了起來,他們說911之前的生意好得不得了,到檳城的西方人如過江之鯽,往往要拿號碼牌才能上網,但是911之後生意便
一落千丈,「馬來西亞的觀光最近幾年一直很差,你如果仔細觀察會發現最近來馬來西亞觀光的外國人大多數都是中東人,因為宗教的關係,官方歡迎回教徒到馬來
一亞來旅遊,因為現在歐美國家對於回教國家的旅客管制比較嚴苛,那些回教徒於是轉往馬來西亞或是印尼旅行。」店家緩緩的說著近幾年檳城觀光的趨勢,檳城的
午後陽光依舊刺眼,我們往往在那家小店消磨一些時光之後才甘願沿著巷弄在城裡打轉,然後漫游到日暮時分,接著去街肆旁的小店打打牙祭,接著去喝一杯的涼
茶,那涼茶的小攤也有五十年的歷史,我們那幾天裡也與店家認識了,說是喝涼茶其實也算是找機會與當地人閒聊,當這一切都緩慢的完成後,我們最後才會踏著心
滿意足的腳步漫步回投宿的旅店。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Hanmer Springs溫泉
下一則: Tasmania 塔斯馬尼亞 澳洲奇幻之旅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