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水猿傳說(01)
2011/07/04 00:09
瀏覽535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你知道嗎?除了人類和海豚,鯨魚擁有最複雜的語言。」

  雖然卡勒德博士一邊盯著電腦螢幕一邊耐心講解,我還是沈浸在不時噴起的水柱與嗚嗚聲中,對自然的崇敬之意,以及壯觀的鯨群景象,不禁讓人升起卑微感,儘管海水如此藍,彷彿站在無邊無際的藍色水晶上,靈與肉在這短暫時間裡,進入形而上境地,所有世俗價值完全歸零。

  兩週前還對研討會充滿期待,幾個小時前才發現過程乏味到令人欲睡,甚至高亢偷偷遞來的紙條裡滿是後悔,其實這場研討會並非全無可取之處,許多人對現今海洋生物提出新發現與見解,只是我和高亢野蕩慣了,很難忍受正經八百的禮儀與詞彙,尤其海洋生物學對我們來說比外星人還陌生,如果不是弗蘭茨博士熱情且堅持邀約,我絕對不可能為這種研討會搭幾個小時飛機來到英國。弗蘭茨博士是現代頂尖海洋生物學者之一,研究範圍早已跳脫一般的物種發現與研究,而是以「魚語」為主要目標,他認為世界上的動物都有族群間的溝通語言,例如猴子與黑猩猩的吶喊,鳥類的啼叫聲,螞蟻互碰觸鬚,狗的汪汪叫,貓的喵喵音,每一種音頻與動作都隱藏物種間的意義,人類狹隘又高傲的自尊忽略其價值性,但若以大自然作為衡量標準,人類卻孱弱的不堪一擊。雖然我認同弗蘭茨博士的部份理論,卻對他的研究目標抱持高度懷疑,海豚會唧唧叫,鯨魚會發出嗡鳴聲,這兩種屬於海洋中的哺乳類,但是諸如章魚鱈魚鮪魚和鯊魚,甚至外表鮮豔常被捕捉成為觀賞用的魚都不會發出聲音,而且很多並不具有群居性,怎能認定彼此間有共通的「魚語」。這些質疑如所預料得到很用力的反駁,並且夾帶幾分譏嘲口吻,弗蘭茨博士幾乎是從鼻孔發出聲音說,你的質疑是典型人類狹隘視界與高傲自尊作祟,誰說那些魚類不會發出聲音,在極精密儀器探測下,幾乎每種生物都會發出各式音頻,雖然大部份聲音微弱到引起爭論,但人類耳朵聽不到不代表這個世界完全無聲。鏗鏘的反駁的確讓我啞口無言,也因為那雙堅毅眼神改變乏味欲睡的氣氛,所以當研討會後弗蘭茨博士邀請我和高亢搭乘他的研究船,一起到直布陀羅海域西側親身體驗時,我們毫不猶豫就來到這裡。

  「這些鯨魚平常都生活在附近海域?」噗噗地,鯨魚此起彼落的從氣孔噴出強烈水柱,高亢帶著讚嘆與疑惑問。

  「不,鯨魚會因為獵時或繁殖迴游,此處是牠們的迴游路徑。」

  「海豚也是?牠們會跟著鯨群迴游?」鯨群中夾雜了一群海豚,牠們比鯨魚活潑,不時躍出海面展露完美曲線,雖然我不能分辨屬於何種類別,但是那種跳躍的力量很能深植人心。

  「海豚也會迴游,雖然不見得會跟隨鯨群,但根據我們的研究,有些海豚的確和鯨群存有密切互動的跡象。」

  卡勒德博士和弗蘭茨博士共同主持研究計畫,卡勒德博士同樣是現代海洋生物學的佼佼者,對鯨豚的痴迷程度近乎瘋狂,認同弗蘭茨博士的魚語理論而加入團隊,具他透露,研究經費由美國海軍全額資助,但當聽到這項訊息時高亢就立刻喊出陰謀論,因為就算認同弗蘭茨博士的魚語理論,照理也應該是美國海洋大氣局比較有興趣,軍方插手此事難免讓人和武器產生聯想,卡勒德博士卻很無奈的說,他們幾次向美國海洋大氣局申請經費均遭駁回,最後是海國海軍主動表明願意全額負擔,理由是想深入瞭解鯨豚的生物聲納系統,作為現今海軍聲納系統的研究參考,條件是所有研究內容必須交付給美國海軍,未得同意不准任意公開,但他們相信美國海軍的單純理由,完全不認同高亢的陰謀論,因為就算能完全解讀鯨豚的語言,頂多瞭解牠們在說些什麼,無法和武器系統扯上關聯。

  「鯨豚群在四周游來游去,你確定下水不會有危險?」在龐然大物旁潛水的確需要相當大的勇氣,以及能確保自身安全的理由,所以高亢的疑問也是我的疑問。

  「說來你不相信,鯨豚幾乎不會主動攻擊人類,甚至和人類有某種程度的互信與互動。在南非,西非和東南亞一些漁村,早晨時漁夫會在岸邊眺望海洋,當發現海豚時,他們會呼叫全村有所漁夫拿著漁網在淺灘上等候,等海豚將魚群趕到淺灘時開始撒網捕魚,過程中海豚不會驚慌,牠們知道被漁民誤補也會被放生,漁民豐收魚獲後會將一部份丟給海豚吃。漁民經由世襲相傳知道海豚會與人類合作捕魚,並且共享魚獲,這種合作關係歷代相傳延續很久,至今也還在發生中。」

  「從古至今的確有很多鯨豚和人類善意互動的故事,故事中大多把鯨豚描述成人類的朋友,加上現有科學研究顯示鯨豚至少對人類不具敵意,所以我相信你說此時下水不會有危險,但是令我好奇的是,野生海豚懂得和人類合作捕魚,而且人與海豚歷代相傳,顯然不是漁民教導,那是誰教導海豚可以和人類合作與共享?」

  「很抱歉,我無法解釋這個問題,甚至無法解釋鯨豚為何會對人類充滿善意,但這卻是不爭的事實。」

  現今科學確實無法為這件事提出答案,縱然卡勒德博士和弗蘭茨博士身為海洋生物界的頂尖人物,面對自然界無法解釋的奧妙顯露困窘表情可以理解,我雖然可以提出十種以上科學以外的假說,而且每一種都能同時挑逗人類想像和科學上的反駁,但是我知道卡勒德博士和弗蘭茨博士身為科學家,必須堅信科學證據,不應該相信沒有科學根據的假說與事物,所以不想與他進行辯論,不過卡勒德博士的困窘的表情中,我卻感受到更多迷惑,一種難以言喻的迷惑,彷彿我的疑問與他的回答之間,連結著某種他自己也困惑的關聯性。

  穿戴潛水裝備的同時,弗蘭茨博士顯然也正進行研究工作,他拿出一根長竿,竿上有條線路連結到身旁幾具精密儀器,線的另一端垂吊長條形物體,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演唱會時垂掛在上頭的麥克風。弗蘭茨博士證實了我的聯想,長條形物體是收音器,目的是收集鯨豚發出的聲音,回去後再用科學方式解讀聲音是否具備任何意義,也是此次航行的主要目的之一,目的之二是當我和高亢在海裡欣賞鯨豚時,兩名助理也會攜帶水底攝影機一同下海,紀錄鯨群的行動以及對附近海域的影響,但為了安全起見,他強烈建議我和高亢以及助理不可過於接近鯨群,必須保持一定距離,絕對不能有嘗試碰觸鯨豚的企圖。我和高亢對鯨豚的習性完全無知,能夠下海近距離欣賞鯨豚生態,突破一般賞鯨人站在船上驚呼讚嘆已是難得經驗,所以弗蘭茨博士的強烈建議我當然完全認同。

  由於我和高亢有過多次潛水經驗,瞭解潛水時應有的基本觀念與準則,所以穿戴完畢確認無誤後便依序進入水中。一般人的印像是高山峻嶺美麗壯觀,幾度風雨幾度雪,平添高山峻嶺的變化莫測,其實海底世界不惶多讓,世界最深的海溝裝下世界最高的山綽綽有餘,隨便列舉幾處海底斷堐,都能比世界最大的峽谷壯觀,加上板塊運動與海底火山,都會隨時間慢慢改變海底地貌,但我不需要也沒時間瞭解地殼地貌的高深理論,因為眼前景象已經讓我只能用震懾形容,從沒想過鯨魚在水中觀看是如此巨大,大到令人產生恐懼,而且是一條接一條在不遠處魚貫通過,海豚在鯨群中穿梭,並不時脫離隊伍以非常快的速度靠近,然後再忽然轉身離開,雖然我的位置在高亢與助理之間,但我相信高亢同樣會為如此景象感動,因為景象完全超越平時習慣的感官刺激,並深刻體認人類竟是如此渺小。雖然答應過弗蘭茨博士必須與鯨豚保持一定距離,但強烈的刺激感伴隨一股莫名拉力,讓我們不自覺的朝鯨群靠近,而且心中升起匪夷所思的念頭,想更靠近觀察,甚至有伸手撫摸鯨豚的慾望,但當我如癡如醉,彷彿被某種力量催眠時,忽然感到左手臂被撞了一下,然後看到一個物體迅速由身後往前衝,速度快的無法看清是物體形態,只見模糊影子雷霆般消失在黑暗中,當下直覺是某條魚通過時剛好碰觸到手臂,而高亢顯然有瞥見事件發生的剎那,因為我望向他時,他正對著我比手劃腳。我低頭看了一下被碰觸的手臂,對高亢比了個一切安好的手勢,兩名助理托著攝影機從身後超越,他們的視覺角度保持向前不變,我重整姿態準備追趕,剎那間又覺得左腳傳來碰觸感,而且力量更為強烈,緊接著又是一團模糊影像快速向前衝,以迅雷不及耳的速度穿越攝影機消失在黑暗裡,同樣無法分辨物體形態,但以姿勢來說,高亢完全愣在原處幾乎忘了擺動雙腿,我甚至可以看到他臉部驚恐的表情。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水猿傳說
上一則: 水猿傳說(02)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