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第六十五卦:地天轉
2010/12/23 00:08
瀏覽381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初六:殞,悔亡。

  乍然夢醒,發現自己處於黑暗。點根菸,走到陽台,踩到薔薇掉落的花瓣。偶有風,自遠方吹來,勾引夜來香,挑逗野薑,冰冷的親吻臉龐。

  伸頸眺望,企圖尋找青春遺留的殘影,喧囂城市卻靜得像墓地,而且碰不到交集的幽靈,久未宣洩的慾望只能隨貓狗去流浪。

  西南方有星殞落,猝然一道閃光,來不及許願,期盼下一道希望,可惜來世的光始終未曾閃亮。仰望蒼穹,蒼穹是黑的,沒有皎潔的月亮,只好放棄對光的迷戀,讓夢的漣漪盪到更遠方。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時間寶盒,珍藏各式顏色馨香,我試著讓自己相信頭上那片雲是年少時的那片雲,也試著讓自己相信自己是三十年前的自己,可惜人事大致一樣,記憶已然虛弱,僅存一口氣。

  原來,星辰可以隕落,英雄也可以敗亡,變成古老魂魅,歲月的殉難者。


六二:無攸遂,進退難。

  剛下過雨的空氣更為凜冽,雙頰泛著潮紅,嘴唇乾裂,指尖冰凍,只有吐出的煙霧飄著餘溫。桌面零散的記憶宛如黑色憂鬱,恣意的朝無邊際蔓延,將前生來世推擠至真空地帶,縮到寒冷的冥王星。我想用文字填補所有空洞,再用驚奇的眼睛衡量今生,可惜文字盡是蒼白與無奈。

  在那鬼魅甦醒的時辰,惡魔沿街推銷願望,引誘空寂生命,賦予永恆幻想,我不信人世間有亙古不變的情盟,毅然婉拒鐮刀上的蜜糖,最後卻只能吃別人剩下的情感,才能餵飽長久飢餓的胸膛。於是愛情於焉老去,老的只剩下皮,顫微微的依附在蘆葦莖,枯萎的蘆葦卻在寒冬裡痙攣。

  鐮刀與飢餓,進退難,只好斟杯烈酒,酩酊酊的醉夢一場。


六三:晚來風,貞凶,勿用。

  冬季的沙灘正在分娩,不斷誕生新的戀人,像蝸牛一樣,慢慢吸吮夕陽。我獨坐看海浪,體驗經年不變的浪漫,臉頰先是一陣潮紅,然後轉成滿面滄桑。

  滄海無垠,蒼穹無盡,海風述說遠古的荒誕,在那天地洪荒的世紀裡,慫恿夏娃的姨母蛇正嘶嘶吐信,驕傲的爬行在天堂與地獄的交隔,世間永不衰老的情愫從此沈重,點綴著數不清的喜怒哀樂,再也無法傳送美麗的傳說,化成千古的漂泊。

  冬風猖狂時,浪潮變得騷擾難堪,只好在浪與浪之間尋找沈思的片段。過去錯過很多事,未來可能有更多來不及參與,無奈人生只有一次機會,錯過了就不會重來;生命中很多事也只有做一次的勇氣,第二次,往往會變成悲劇,瞬間的美豔而已。

  唉,哭泣的晚風,貞凶,勿用。


六四:先憂三日,後憂三日,來反。

  一隻瘸了腿的老狗在岸邊走,暮晚的霓虹在河面閃爍,不知名的樹葉輕輕摩挲,我像個又疲又病的遊民,從朦朧的薄光中走來,眼底中滿疑惑。

  前世未了的冤仇,宛如未成熟的果實般苦澀,今生未完的片段,像被桅桿擊中的海鳥,從出海口顛躑回巢穴,深怕再受傷。曾在虛構空間建築虛構的夢,到頭來終究只是一場遊戲,奇幻故事裡的奇幻劇情,在兩鬢班白時,讓嘴角揚起的記憶。

  雖然愛一個人總比恨一個人容易,但我知道,我不會是妳的唯一;儘管忘記一個人比牢記一個人困難,但我也知道,妳不能解我的憂鬱。

  唉,先憂三日,後憂三日,來來反反。


六五:嗃嗃風雲,不利涉大川。

  躁鬱的蹀踱在蠻荒天地,乞求一地青蔥翠綠,貧瘠的土壤卻只能涵養頹廢情緒,我只好穿起蓑衣,四處尋找綿綿春雨,可惜世路浩渺,望眼望去盡是嗃嗃風雲。這世界如此極端,不是漠旱就是冰天雪地,憂鬱可憐得像條蟲,盼不到春日親吻的溫暖。

  但每個漫漫長夜,思緒依舊如舟如船,不安的晃蕩在滔滔塵浪,雖然也曾想冷漠的將一切變成路過小站,卻橫不過春寒料峭的星光。

  也許我該駕馭波西頓的馬車遠征,途中或許會遇到跳七莎舞的莎樂美,我想,我會給她一顆頭顱,好終止纏綿千萬年的淒美樂曲。

  可惜,波西頓的馬車只駛向地獄,不利涉大川。


上六:過涉滅頂,凶。

  愛,很容易煽動軟弱的心,讓人沈迷斑斕絢麗的夢境,忘記四周滿是為愛犧牲的幽靈,那些幽靈哀傷太深,深到變成透明。

  人因記憶而痛苦,再把痛苦延伸到未來,在放蕩的夜晚,檢視多災多難的軀殼。每個人都有過偉大的夢,卻常忘記青春是最完美的時段,老了,只剩喋喋不休的焦慮,如同毛毛蟲可以變成蝴蝶,蝴蝶卻無法變回毛毛蟲,只會不斷衰老,變成乾癟的標本。

  磨合多年腳步依舊凌亂,前方的路卻還很長,長到對生與死,前世與今生提不起興趣。我想,放下懵懂的任性,嘟著嘴回憶過往,縱然是瞬間的青春印記也能很美麗,而且嬌嫩的如夕陽下的菖蒲花,頑強任性終究難敵風雨斂戢。

  任何事都有盡頭,太過,凶,包括毛毛蟲。


用六:地天轉,無妄,利見大人。

  自從看過玫瑰綻開紅色花朵後,現在想到麥穗凋落也會難過,深怕美麗的屍體,變成泡沫,溶解在永無止盡的沈默,因為墮落凡間的天使已經背負亞當原罪,恐懼接近另一種死亡,不能再與惡魔狂歡,盲目的對未來執拗呼喚。

  也許,我該學古希臘人把名字寫在貝殼,沿著情絲纏繞的坎坷路去流浪,不讓沸騰的情感產生妄想,不使過多的夢境導致失眠,然後冰冷的,佔據我的心我的肝;或者,我該靜靜仰臥河岸,過濾所有紛擾,摒棄所有夢幻,在蟲鳴淒切未止的草原,等待天地反轉,黎明乍亮的那道光。

  地天轉,宇宙拓荒,利見大人,吉。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短篇創作
上一則: 河邊春夢
下一則: 風 箏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