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塞納河與西子灣
2007/09/03 11:58
瀏覽2,385
迴響3
推薦20
引用1

也許幾曾花開葉落

縱然天涯已難回首

僅將此文獻給

HY

    

《塞納河與西子灣》

    

HY

    

  如果沒有妳的引導

  從來不知道沿中山大學校區旁的山路可到柴山山腳

  不知道那裡有間廟

  不知道廟前有寬闊平台

  不知道平台邊緣有略嫌歪斜的欄杆

  也不知道站在欄杆前可呼吸一望無際的海

  

午餐

  妳點了份香草寬麵

  我獃看妳輕撥額前瀏海

  一根髮掉下來

  從肩膀斜垂到胸口

  隱約有款款芳馨傳來

  

紫羅蘭在窗櫺外

  是妳纖巧,靈氣以及不能描寫的優雅

  我低頭看十指不安交纏

  忽然瞥見一朵小野菊在手掌間努力想綻放

而且

  有點孤單

  

  妳的笑是靜靜吐蕊的茉莉

  在每次呼吸時傳遞花與花之間的消息

  荒瘠的靈魂開始騷動

  盪入紫羅蘭與茉莉的陷阱

  

是的

  是陷阱

  

  想望曾是海市蜃樓

  夜裡想妳如何梳妝

  黎明想我手指如何穿過輕柔髮鬘

  黃昏想斑斕霓彩如何碎裂在妳我身旁

驟雨過後

  想牽妳的手走在有彩虹欄杆的橋

  

  所有想望在四目偶然交接時羅織成網

  引誘我變成自願爬入陷阱的雄蛛

  寧願被吞噬也要讓海市蜃樓變成綠洲

  

可惜

  雄蛛是淒美的悲劇

  現實環境也總是故意的

            勾引沈重

  

  妳說了問了很多過去與未來

  從高雄女中到巴黎大學

  從一條麵包吃三天到博士學位

  從餐廳到停車場

  從吵雜到靜謐車廂

  一路上我盡力掩飾不斷竄起的卑微情愫

  假裝告訴妳這條路已經可以通到天際

  那條路遠遠的

        可到夢裡

  但是我知道再遠再長也通不到妳深邃的眼底

  那是我今生無法到達的距離

  雖然它離我的嘴唇只有五朵玫瑰花那麼近

  

妳說

  香榭大道可以散步看流行

  塞納河上有落葉有花瓣

  船上可以品酒唱情歌看夕陽

我說

  城市光廊可以漫步看街頭藝人

  愛河上有柳有風浪板

  西子灣可以抽菸嘆息看雨霧蒼茫

  我們相視微笑

眼波中

  我瞥見巴黎的詩情與浪漫

  轉頭望向車窗外

        竟然發現高雄的天空正有陰風蕩蕩

  

在書局

 妳為找不到原文書而腕惜

 我不敢抽閱愛看的翻譯書籍

 妳一本本翻閱羅馬,希臘,畫本和藝術評論

 我跟在後面悄悄看阿特美,普西凱,阿普洛迪和那朵鮮血化成的薔薇

聽說

  阿普洛迪的眼淚會長出牡丹

  我用力摩挲也只能揉出野薑

  沒有阿普洛迪的眼淚滋養

  野薑雖香

      被歌頌的還是牡丹

  

  妳欣賞羅浮宮的蒙娜麗莎和勝利女神像

  我只知道故宮有清明上河圖和翡翠白菜

  艾菲爾鐵塔是巴黎的地標與景觀

  我努力努力想終於想起高屏溪上的斜張橋

  

聽說

  夜晚的斜張橋上有月下老人為人繫紅線

我想

  妳應該比較相信丘比特的箭所以不敢邀妳同去夜遊

  但是丘比特的箭會射傷

  兩根手指上的紅線卻能纏繞到地老天荒

  

  路上看見賣荔枝的攤販

  妳興奮的要我掉頭

  再一起將一大籠紅色果實放到後車廂

  然後開始告訴我怎樣愛吃台灣荔枝

  怎樣剝皮,怎麼將它放到冰箱冷凍變成冰淇淋

  紅色果皮在妳臉頰暈染

  車內散發微微芬芳

  氣氛蠱惑我提起膽量握住妳的手

  但我卻發現妳忽然沈默

  撐著下頦看烏雲在大樓頂端緩緩飄移

  

  我找不到話題

  胡亂說些故鄉泥土和異地月亮

  以及用心音呢喃故鄉的血液裡有記憶一直在流淌

  妳像提拉米蘇般軟軟的囁嚅唇語

  雙眸像掉進陷阱的兔子閃顫紅光

那一刻

  我終於看到麥當勞叔叔的笑容從妳右邊耳環經過

  珍珠奶茶一顆顆從我心臟的方向滑落

  美術館的雕塑在很遠很遠那頭等不到妳我

  

  妳說要帶我去神秘的地方

  所以我們繞過大學校區

  走過廟前平台站在欄杆前看海

  但是妳靠我太近

  近的讓我聞到淡淡氣息

  那不是海味

  是妳瞳底忽隱忽現的迷離

我想

  遠古的記憶正被挑起

  宛如前世的網套在今生滿是縐折的心膜上

  

  於是我故意將礦泉水遞給妳

  藉此打亂妳眼眶裡的衝動以及隱藏在我手裡微微顫抖的情感

  因為我讀不到妳的心音

  測不到彼此的距離是否已如銀河

  所以不想讓西子灣的海變成另一次悸顫

  不想讓冬蟄的心緒在此刻甦醒

過去

  它緊緊鎖住最甜蜜的哀愁

  現在只能繼續釀製新的芬芳的美麗傳說

  好讓我在未來某日醉入胸口熾燙的夜晚

  

  我發現廟庭旁有條小徑可以通到海底

  妳說走下去再爬上來很累

  因為階梯又陡又長彷彿沒有末端

  我說沒關係可以背妳

  既然來過就不該讓記憶留有遺憾

  於是我們離開欄杆

  繞過攤販

  再通過老榕樹的氣鬚走下階梯到底下的小漁港

  

  階梯果然又陡又長

  小漁港卻又淺又短

  連那條防波堤也比不上流星劃過天空時留下的餘光

  

  浪潮轟轟作響

  偶爾撲過礁岩在堤岸邊緣留下深綠青苔

  我牽著妳的手離開階梯

  跨過礁岩

  小心翼翼爬上堤防

  溫度在手心醞釀

  溫柔從手指宣染到心臟

  我有點不想放

  想一直纏綿這種心悸的滋味到宇宙洪荒

可惜

  防波堤真的很短

  

  海面上有貨船和漁船

  左邊方向有白色燈塔孤立海中央

  天空滿佈厚重烏雲宛如女媧遺忘的窟隆

  妳說喜歡在晴朗海岸邊看點點漁船

  呼吸陽光蒸騰的鹹味

  傾聽細浪輕拍堤防的聲響

  平時還敢站到更靠海的礁岩上

  我說山林早晨潮濕的芬多精比鹹腥味道香

  蔥龍蒼鬱的小徑旁有百花落葉和夏蟬

  清涼的雨能洗滌情緒激發詩句

  太陽很燙

      容易流汗

  

  妳指著海平線上端說那裡正在下雨

  我說雨勢滂沱像幕

  一條條垂到滾滾紅塵裡

  我們併肩凝視廣裘世界無語

  但我卻不知道妳眼中是巴黎還是從前的海岸

  一陣浪打過來激起水霧飄漫

  飄到妳的臉頰肩膀和頭髮上

  我攬妳過來伸手想拭去臉頰上的晶瑩水珠

  卻想起妳看到的應該是塞納河上的花瓣

  

  雨幕越來越近

  妳也貼我越來越近

  近到我又聞到那股清香

  這次我確定不是巴黎的誘惑魔水

  是某種令人心悸的情愫不小心讓我嗅覺

海風很囂張

  舞亂妳的頭髮讓夢想在我眼前恣意飄盪

海浪更瘋狂

  張起兇相頻頻將妳嚇到我胸膛

  但我心裡卻悄悄升起惆悵

  像日暮的向日葵縮起身子垂在孤梗上

  

  妳說天地昏暗雨霧茫茫催促幽靈離開有味道有溫度的堤岸

  我掛著哀傷嫠婦的臉龐再望一眼有點遠有點昏的燈塔發現它沒有光

  然後再度握著妳的手走向堤防的另一頭

  但我卻已經分不清楚那裡倒底是開始還是末端

  

  看看往上延伸的階梯妳轉身將背包交給我

  我安慰妳爬到上面至少可以減重一公斤

  妳笑著挺起胸脯吸入最後一口西子灣的鹹風開始往上走

  我走在後面護著妳

  卻希望妳踩空跌入我懷裡

  可惜妳腳步穩健沒有給我任何機會

  

海風斧斧

  頻頻撩動輕柔髮絲

  天空開始飄起霏霏細雨

  看妳撩起褲管汗流浹背

  我努力吸取更多妳的氣味

  看妳爬得氣喘吁吁

  我盡力記住妳所有舉止和身形

  因為我知道眼前景象馬上就會變成回憶

  夾在日記本裡直到蒼老泛黃

  妳邊爬邊對我說階梯好長

  可能會通到天堂

  我卻覺得好短

        大約只有兩顆眼淚或一聲嘆息那麼短

  

  離開西子灣時開始下起滂沱大雨

  冷雨擊窗讓我們都忘了該用什麼情緒為今天作下註語

  也許再多言詞都無法詮釋彼此心中的懸結

  也許感覺早已像糾纏不清的野蒺藜未曾釐清過

更也許

  從渾沌創天前世的前世就沒有重疊過夢境

  各自醃漬的情愫只在脈搏偶然相連時接契

  所以沈默是最佳的連接詞

  過多話語容易攪亂那條若有似無的絲

  

  雨刷很匆忙

  車頂怦怦聲很慌亂

  妳靜靜的看樹看人看一切從身後退去

  我無意識的聽風聽雨聽所有高低起伏

最後

  還是在幽閉空間裡聽到渺遠蒼穹傳來的細細呢喃

  

  知道妳即將再度離開

  飛越太平洋到巴黎擁抱未來

  熱情的高雄突然凜冽

  七月更陰霾

  找不到適合的言語和表情

  只能祝福妳

       與自己

  我知道久居巴黎的妳可以將很多事平凡看待

  也知道織女與牛郎的差距不只是銀河

  明天過後所有曾經都會變成夜半夢醒時的囈語

  併肩遠眺雨幕

        牽手走過堤防

              一起爬長長階梯

  前世今生天地洪荒嘆口氣後都會變成昏矇眼翳裡的美麗傳說

  

因為

  西子灣連不到塞納河

  城市光廊通不到香榭大道

  我廝守愛河畔

        妳終究要飛過太平洋

  

  發出最後一通簡訊感謝曾經有妳相伴

  飛機在天空某處隱隱作響

  今晚沒有月亮

  只有潮濕的烏雲和雨滴黏在玻璃上

  佇立窗前想阿普洛迪的薔薇和牡丹

  想西子灣的雨幕和堤防

  

妳呢?

  

  塞納河畔是否有柳輕輕搖晃………

  

                    李文義 2006/07 夜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紅塵,化蝶
上一則: 夢妳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3) :
3樓. 墨痕
2008/03/09 01:46
驚艷
美得令人讚嘆。
昨夜夢入冬雲冉冉,微霜映月閒愁淡淡
2樓.
2007/09/05 20:06
真的太美
這篇真的太棒了,請多加油寫出更好的作品!
謝謝妳的鼓勵和認同,我會盡量努力........ 紅塵,化蝶,李文義2007/09/05 21:45回覆
1樓. 蚊人-曾元耀
2007/09/04 01:20
我會再回來好好讀的...夜太深,詩太好...不願就此草草熄了夜...

謝謝鼓勵和留言

其實這篇本來是散文,只是在張貼時忽然想要將它拆成一句一句,沒想到卻變成詩了

紅塵,化蝶,李文義2007/09/04 20:5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