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天上人間——《會飛的花》出版因緣
2020/12/31 09:31
瀏覽343
迴響0
推薦10
引用0

阿諾•羅貝兒離開這個世界時,在紐約時報登了一則啟事,大意是說:如果你想念我,請不要設立什麼基金會、獎學金、紀念碑之類的,請你讀我的書,因為我就在裡面。」

我對這段話印象深刻。就一個編輯來說,懷念一個作家最好的方式,就是讓他的作品得以流傳,讓讀者有機會繼讀他的作品。

林良老師在國語日報的專欄「看圖說話」一寫60年,雖然有些作品先前已經結集出版,但有更多的詩還沒出版過。

因此,從今年初林良老師的告別式之後,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有機會再推出一本他的童詩選集?但因為一直不知道要用什麼樣的形式,讓這一本新作品跟以往的選集有所不同,所以沒有付諸行動。

今年五月時,有機會看到黃妍熙的畫——大家可能會很好奇:這個小朋友哪裡來的?怎麼會找上她?

事情是這樣的:五月初,黃妍熙的外公帶著她的作品找上小天下,詢問有沒有可能出一本繪本?黃妍熙平常很喜歡畫畫,會根據畫出來的人物和媽媽一起編上對話,創作出故事情節。大概也是因為這樣,讓外公認為她的畫作可以當繪本來出版。

但這個11歲的小女孩畢竟年紀還小,雖然愛畫畫,作品也不錯,可是離繪本要求的技巧和構圖,真的還有好大一段距離。

就在要狠心婉拒時,我忽然想到,林良老師的作品有許多名家擔綱插圖,但好像還沒有小朋友用孩童的眼睛,將讀詩的體會和心得畫出來。這樣的嘗試是否可行?如果可以,我希望可以在12月出版,當作林老師逝世周年的紀念。

我將構思告訴林瑋,她也贊成。我便將這個計畫請同事轉告小女孩,她和家人也很高興有機會幫林良老師的作品插圖,因為這樣的機會真的是千載難逢。

於是請小朋友先試畫了兩三首詩,我也將文圖搭配的效果寄給林瑋過目,她跟林師母分享,都說很可愛,於是計畫就此定了下來。林瑋繼續選詩,黃妍熙則利用暑假完成插畫作品。

對一個孩子來說,隨筆畫畫是一件有趣的事,但是當興趣變成每天都要有進度的工作,就可能變得有壓力。黃妍熙也有這樣的情形,幫我們盯進度的是她媽媽,據說插畫過程中兩人不時發生衝突,還要爸爸樓上樓下奔波,排解兩人的情緒。

不過,妍熙畢竟沒有受過正規的繪畫訓練,許多畫還保留稚嫩的童趣,這是一般畫家畫不出來的,像「快樂的牛」這一幅,牛雖然看起來心寬體胖,但好像快樂到可以隨風飛起來。而睡貓這幅更有趣,貓咪怕吵,所以蝴蝶和蝸牛都不敢動,圖中蝴蝶棲身的地方竟然是貓咪身上。餵魚這一幅圖如果仔細看,會發現每條魚都表情十足。這些從兒童觀點來作畫的構圖,提供了很特別的閱讀趣味。

過去這一年對林瑋來說,心情自然是感傷,但透過整理爸爸的故居和作品,她覺得自己一直和爸爸在一起,感傷的心情也慢慢淡去。

最後編輯在做書稿統整時,突然發現一件有趣的事:林良老師和黃妍熙整整相差了85歲。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會飛的花》足足是跨了三代的對話。

《會飛的花》如期在1223日林良老師逝世周年前出版,在新書發表會上大家都對這一本書讚譽有加,而林師母也首次出席林老師的新書發表會,意義特別重大。

希望在天上的林良老師看到這本書,臉上綻放的是他一貫的滿意微笑。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童書房
上一則: 《漢妲的驚喜》的驚喜
下一則: 《食物大發現》的編前編後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