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孫多慈女士
2012/06/03 15:07
瀏覽1,175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李常生  6/3/2012  台北
※孫多慈女士也是在南京東南大學(原中央大學)讀過書的,算是我的學姐吧!僅以此文紀念孫多慈女士。

 

被譽為民國四大女畫家的包括潘玉良、孫多慈、陸小曼、關紫蘭四位女士。

孫多慈(又名孫韻君),安徽省壽縣人,1912年出生。其父孫傳瑗原是孫傳芳的秘書,後曾任大學教授、教務長等職,孫多慈從小就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十七歲畢業于安慶女中。

1930年,孫多慈報考了南京中央大學文學院,沒有考取,於是到藝術系旁聽並隨徐悲鴻學畫,徐悲鴻很讚賞她的畫,有時徐悲鴻還邀請孫多慈到其家中為她畫像,兩人慢慢地產生了感情,時徐悲鴻三十五歲,已有一雙兒女。
   
1931年夏天,孫多慈再次報考中央大學藝術系,畫圖考滿分。孫多慈隨徐悲鴻學素描,同時選修了宗白華的美學課、胡小石的古詩選。孫多慈成績出眾,徐悲鴻對其更加賞識憐惜,當時由於徐悲鴻毫不隱諱,當時的南京的各種報紙經常刊登這樁戀愛故事。
   
在校期間,孫多慈原住在中央大學女生宿舍,徐悲鴻卻經常到宿舍去找孫多慈,遭來閒言碎語甚至詆毀,後來孫多慈只好搬出女生宿舍,在石婆婆巷(現東南大學本校區西側,離我當時讀博士時所住的留學生宿舍一街之隔)租了一間房子,由她的母親從安慶搬來與其同住。
   
孫多慈與徐悲鴻之間的事讓夫人蔣碧微女士得知,蔣碧微原來就是一個強橫的女人,曾跑去找孫多慈痛罵,也曾經到徐悲鴻的畫室中撕毀所有與孫多慈相關的畫像。
   
由於蔣碧微的吵鬧以及學校中的議論,孫多慈未及畢業,便匆匆離校,回到安慶女中教書。1937年開始抗戰後,1938年,孫多慈一家就被徐悲鴻接到了桂林。後來徐悲鴻又設法為孫多慈在廣西省府找了一個差事。
   
孫多慈與徐悲鴻相戀,但是徐悲鴻因與蔣碧微之間的感情糾葛,卻遲遲沒有決心與其離婚。直到此時(1938年)孫多慈隨父母避難至桂林,徐悲鴻欲與蔣碧微分手(事實上徐悲鴻從未與蔣碧微結過婚),並托其友去面見孫父提親。孫父不准並攜家離開了桂林,到浙江麗水定居。不久孫多慈便與當時的浙江省教育廳長許紹棣結婚,之後孫多慈在浙江藝專等校任教。

孫多慈嫁給許紹棣之後便十分後悔,許紹棣比孫多慈大二三十歲,沒什麼學問,也是個好色之徒。1939年8月,孫多慈還在給徐悲鴻的信中說明後悔嫁給許紹棣之以及對徐悲鴻的思念。其中有一句大意是:“我後悔當日因為父母的反對,沒有勇氣和你結婚,但我相信今生今世總會再看到我的,悲鴻。”
   
但是孫多慈終歸是個傳統的女性,所謂“嫁雞隨雞,嫁狗隨狗”。1948年,孫多慈便隨許紹棣到了台灣,在台灣藝術學院、師範大學等任教,1963年任台灣藝術學院院長。孫多慈的—生是痛苦、矛盾、後悔的,為了尋求解脫便經常借故去美國。在美期間孫多慈大多住在吳健雄家裡(吳建雄也是中央大學畢業,兩人也算是同學吧!)。孫多慈每次去美國也必會到王少陵家。王少陵從大陸去美國時去向徐悲鴻告別,當時徐悲鴻在一幅本來寫給孫多慈的詩作上落下了他的款,王少陵帶到了美國。這幅徐悲鴻手書的詩幅也一直挂在王少陵位於紐約的家中,

其內容是:
    急雨狂風勢不禁,放舟棄棹遷亭陰。
    剝蓮認識中心苦,獨自沉沉味苦心。

孫多慈自然熟悉這首詩,這是徐悲鴻寫給她的。徐悲鴻曾以《紅豆》為題賦詩給她。徐悲鴻寫給王少陵的是第三首。

之前兩首如下:
其一:燦爛朝霞血染紅,關山間隔此心同;千言萬語從何說,付與靈犀一點通。
其二:耿耿星河月在天,光芒北鬥自高懸;幾回凝望相思地,風送淒涼到客邊。詩句還在,錦書難托,已經是天地相隔,只有無盡的遺恨。
   
孫多慈每次到紐約王少陵家中見到徐悲鴻的這首詩都會傷心欲絕。1953年9月,孫多慈又到紐約參加一個藝術研討會,此時,傳來了徐悲鴻逝世的消息。據說孫多慈聽了當場就昏厥過去。

孫多慈一生只愛徐悲鴻,回台後當著許紹棣的面為徐悲鴻戴了三年孝。孫多慈於1975年3月因患癌症病逝於美國洛杉磯,享年六十四歲。
   
孫多慈對藝術天分很高。早在1936年中華書局就出版了《孫多慈素描集》,宗白華序曰:“線條雄秀,真氣逼人,觀察敏銳,筆法實實,清新之氣撲人眉宇。”同年在南京第二次全國美術展覽會上,她的油畫《石子工》被選入展,並收入《第二次全國美展畫選》。

1937年11月,在當時的安徽省會安慶舉辦了“孫多慈畫展”。

1948年又在上海慈淑大樓舉辦個人畫展。

1951年又在臺北舉辦個人畫展。
   
孫多慈也是多才多藝的,在書法、文學上也具有相當功力。每次畫展都有書法作品同展。她的詩文雖鮮為人知,但從贈徐悲鴻的兩首詩中可窺其貌:
      
其一:
極目孤帆遠,無言上小樓。    寒江沉落日,黃葉不知秋。
    風厲防侵體,雲行亂入眸。    不知天地外,更有幾人愁。
   
其二:
    一片殘陽柳萬絲,秋風江上挂帆時。
    傷心家國無窮恨,紅樹青山總不知。

後記:
徐悲鴻後來再娶了廖靜文,孫多慈死後多年,廖靜文曾對來訪的人感慨的說過:「接觸過孫多慈的人,都說她人品好,她一直希望有生之年能和悲鴻再見一面。人家告訴我,她聽說悲鴻死了,關了門哭了三天,後來還為悲鴻戴了三年孝。這是一個悲慘的故事,就是有情人未成眷屬。」

蔣碧微在1949年後也到了台灣,與張道藩公開同居,因張道藩已有法國妻子蘇珊,張道藩與蘇珊沒有感情,但蘇珊一直愛戀著張道藩,並自己一人孤獨得住在法國,一生都不同意與張道藩離婚。最後蔣碧微只好一人獨居至終,臨終前也寫了回憶錄在台出版。蔣碧微1978年過世。

1994年6月,徐悲鴻畫展在臺灣歷史博物館開幕,徐悲鴻夫人廖靜文、長子徐伯陽、次子徐慶平以及女兒徐芳芳都應邀出席,轟動一時。

傅寧軍在《吞吐大荒:徐悲鴻尋蹤》一書中寫過:不知是否天意,孫多慈、蔣碧微、廖靜文,這三個不凡女性,都曾在臺北街頭走過。有先有後,有笑有淚。她們以各自的方式,記下與徐悲鴻的感情聯係。無疑,她們選擇的方式,都能給我們提供一個認識徐悲鴻的真實角度。這三位美麗女性之所以有悲歡與痛苦,因為她們面對著不同時段的徐悲鴻。而徐悲鴻之所以有痛苦與歡樂,因為他面對著不同的女人。

參考文獻:
1.《徐悲鴻摯愛的女人—孫多慈的愛情和藝術》,《書畫資訊》,責任編輯:袁思陶
2.《吞吐大荒:徐悲鴻尋蹤》,人民文學出版社2006年10月版。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人物傳記
上一則: 關於蘇軾是否反對王安石變法的問題
下一則: 我的朋友翁朝安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