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02. 第二章 【陰陽師的考驗】
2016/05/16 14:32
瀏覽174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這日,佐思之三人帶著飛揚的塵土來到了官道盡頭,那裏有著簡單的圍籬示意著森林入口,左右兩旁有著幾幢草屋,那是駐守兵士休憩的地方,也提供往來旅客一個歇腳之地。

回想幾天前,在驛站的那一場戰鬥,佐思之又再次地沉浸在失去家園的悲傷之中。篝火對面的卡絲蒂拉正和一旁的金髮騎士艾爾方索繞著圈說話,盤坐在腰間的皮諾丘也在沉默裡思索著,眾人中央那堆燃燒熱烈的篝火為這初夏的傍晚帶來飆汗的溫度之外,便是所謂的旅途氣氛了。

遠處小屋旁三三兩兩的兵士交頭接耳,目光時不時的向著這裡瞄來,不至於令人心生不滿,卻也是難得一見的風景。

「思之,你是不是在想夜行眾尋上門來的事?」突兀的,皮諾丘開口道。

沉默片刻後,佐思之回道:「其實該說是意料之中吧,倒是經過了兩年他們才找到我,這點反而令我感到意外。而且,這次也是剛好碰上對方正在附近辦事,如果從這個角度來說,夜行眾似乎一直以來都是無意間遇見我們而已。」

「你這麼說也有道理,這裡畢竟是西大陸而不是東大陸,夜行眾想要在這裡紮根還得花些時間。」

篝火另一邊的兩人聽見了佐思之的談話,抬頭看了這邊一眼,表情帶著疑惑。

「好了,不說這些,接下來就要正式進入田園之森了。在進入之前,我還有一件事情要你完成。」皮諾丘轉開話題的說道。

傳說中,世上萬物皆有靈。而大陰陽術,便是與這些萬物之元靈接觸、操控、並且利用的一種法門。

元靈,一說為元炁之靈,乃天生萬物之靈;一說為元神之靈,是為世間活物之靈。

當然,現代人並不瞭解這些元靈究竟如何而來,又為何從沒有人發現,但是,安倍晴明做到了。

安倍晴明利用各種契印將屬性不同的元靈從遙遠的時空中召喚前來,然後封印並且操控,這就是式鬼召喚之術最原始的由來。

由於這些元靈也分為許多種類與等級,其中最常使用的便是木靈、土靈、水靈……等單純的元炁之靈。他們沒有智慧、無法思考,不懂反抗並且操控容易,使得其沒有反噬主人的危險,以此交換而來的缺點便是,這些元靈僅能執行簡單的命令,需要宿主不時給予指令方可正常行動,而且沒有自我成長的可能性,此類元靈寄身於如木蜘蛛、偵查蜂等器偶之中。

然而,並非沒有元神之靈寄身器偶之中,最好的例子就是皮諾丘本身,至少現今沒有人知曉皮諾丘這個元神之靈的真實來歷,或許就連召喚他的安倍家先祖也不知道其來歷。

具有智慧的元神之靈,按照安倍家族古卷上所記載,只有熟諳生魂禁錮之契、死靈喚醒之契兩術者,方能習得式鬼召喚術,才得以召喚元神之靈前來驅策。

佐思之身上雖然有不少藉由死靈喚醒之契與時空間之印結合所製的器偶,如戰鬥公雞一類,但卻尚還無法正式使用式鬼召喚之術來製作高級戰鬥機關傀儡。

此刻,皮諾丘正是打算讓佐思之修習生魂禁錮之契,令其在大陰陽術上前進一步。

「前幾天我不讓你將那名男子滅口而是禁錮,便是為了這一件事情。」皮諾丘緩緩道。

「先生是打算……」青年不解道,而篝火旁側的兩人已經靠了上來,顯然現在這件事情很為令人好奇。

皮諾丘一躍上了青年的肩膀,抬手朝青年眉心一點,一道隱晦的藍色光芒消失在額頭。此時的佐思之閉目感悟,過了將近一刻鐘才緩緩張開眼眸,臉上的喜悅之情溢於言表。

「可理解為何我讓你留那男子的命了。」皮諾丘語氣冷冽的說道。

「原來先生是想拿他來做為我學習生魂禁錮的實驗品,如此安排甚好。」佐思之臉上露出一抹邪異的笑容,左手木甲臂手套上一個特殊的印契上黑光一閃,篝火旁便多出一道人影。

微顫的肩頭表明了此人尚還存有呼吸,而僵直的身板則是由於多日禁錮所造成,扭曲的臉龐和眼神中的恐懼則是因為這些天來沒有少被青年折磨。

此人正是數日前在驛站一役,最終唯一生還的那名男子。

「生魂禁錮之契,其重點的有三,第一,如何將生魂自體內勾出;第二,如何捕捉游離的生魂;第三,也是最為緊要的一點,那便是如何清除生魂的意識。只要能把握住這三個重點,想來你也就離真正的大陰陽師更進一步了。」

皮諾丘穩重而又和緩的聲音,娓娓道出了此術法的緊要之處,讓本來有些興奮緊張的青年情緒也慢慢平和了下來。

夜幕自天際的邊緣鋪展開來,黑暗中篝火的搖曳多姿,映照出周圍數道拉長的黑影也晃動不休。森林裡的夜晚並不如想像那般寧靜,簡陋的圍籬外那片叢林裡傳來響亮的蟲豸之音,提醒著眾人現在是夏天。

篝火中燃木的霹啪聲,一旁眾人的呼吸聲,甚至青年自己的心跳聲,這一刻全都如同慢動作般,清晰而又響亮的在青年耳畔徘徊。

青年緩緩闔上眼睛,感受著這一刻周遭精元粒子的分布狀況,隨著呼吸時間的延長,青年對周遭的感應更加清晰。

聚集在那名男子額頭處的陰屬性精元粒子逐漸增多,漸漸的刻劃成了一個看不見的詭異印契,隨著那印契的出現,男子臉上的驚恐之色更濃。雖然他無法看見那個神秘的印契,但是在炎熱的夏季又身處篝火旁的他,卻能感覺到額頭上逐漸累積的冰涼陰森。

不多時,男子額頭上的印契已經刻劃完成,但是左思之並沒有停止匯聚精元粒子的動作,反而更加大力度,在男子周圍繼續凝聚出大大小小一百零八組陰陽交雜的時空間之印,為了捕捉抽離的元神使用。

當這一切都準備完善時,時間已經過去小半個時辰了,一旁的兩名旁觀者完全無法猜測青年的行為,少女甚至已經無聊的呵欠連連了。

就在最後的時空間之印完成的霎那,佐思之原本緊閉的雙眸突然睜開,目光中隱含著的興奮不是甚麼人都看得出來的,但是臉上邪異的表情卻在無法動彈的男子心頭補上了最後一刀,或許這就是最後了吧!

青年右手微微抬起,在男子額頭前的契印上方迅速一抓,只見本該無法動彈的男子全身一陣抖動,本來驚恐的雙目突然失去神采,一股看不見摸不著的神秘能量體自額頭前契印上透射而出,緊接著便撞擊在周圍那一百零八組時空間之印所佈下的結界上。

青年此時口中喃喃著旁人無法理解的咒語,兩手交握結出一個個印結,那一百零八組時空間之印所產生的結界空間逐漸縮小,直至將神秘的能量體拘禁成了一個拳頭般大小。

本來等待的有些無聊的卡絲蒂拉一見青年有所動作,注意力馬上又回到了這裡,只看見虛空之中一團透明但卻能清晰看出輪廓的詭異能量團左突右竄,但卻怎麼也無法逃離青年身周三尺。

而後在青年口中模糊不清的喃喃之聲中,能量團移動的範圍逐漸收縮,直到最後停留在青年面前時,少女才看清那個輪廓,不正是一旁已經沒有呼吸了的男子模樣麼。

「啊!」卡絲蒂拉一聲驚呼,幾乎打斷了青年的專注。

佐思之這時的雙手成捧心狀,兩掌之間的便是那有著男子輪廓的神秘能量團,這一時刻,如潮的精神力自左思之腦中的精神之海狂湧而出,瞬間裹覆了那個能量團,雙方碰觸的瞬間幾乎可以看見閃電霹靂流竄,本來無色無相的能量團都開始展現出灰白之色。

時間在這一刻如同老牛拉車般停滯不前,雖然只是短短幾個呼吸的時間,但是施術的青年卻感覺到彷彿度過了三天三夜般疲累。

突然,青年的動作停下,輕拍腰際的萬華筒後取出一張符草所製畫有複雜法印的符紙,將手心中又再度恢復為無色無相的能量團往符紙上一拍。

「好!第一次就能做到沒有滯疑,做得不錯!」皮諾丘的聲音恰到好處的出現。

只見本來死氣沉沉的符紙此時帶著如同呼吸般閃爍的淡淡螢光,那螢光正好如同剛剛的那能量團一般無色無相卻又詭異的令人看出輪廓。

佐思之這時才一抹額頭上出現的汗水,回頭對著圍攏過來的二人說道:「成功禁錮了這個生魂,那我便可以開始製造新的傀儡了。」

少女看向青年的眼神出賣了心中的愛慕,卻沒有在這個時候接話,倒是一旁的金髮騎士說道:「這是甚麼邪術?居然可以將活人的靈魂抽出禁錮,你怎麼可以修練這種可怕的邪術。」

沒有理會騎士的質問,青年繼續說道:「一般生魂禁錮之契是不需要前面抽取生魂的步驟的,此術法乃是由東大陸扶桑國的降鬼方術進化而來,主要目的是為淨化盤據一方做惡的兇靈。只是此時練習無暇尋找惡靈,便以這個該死的傢伙作為目標罷了。」

短暫一宿,就這麼在講解與練習中飛快的度過,直到夜幕被那一抹來自東方的光明撕開,這三人才發現又過了一夜。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下一則: 01. 第一章 【開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