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01. 第一章 【開幕】
2016/04/29 15:04
瀏覽165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如果今天就像是昨天,那一切是不是會有所不同?

從馬德里出發已經三天,佐思之三人順著官道一路行來,這群年輕人依舊在出遊歷練的新鮮感之中,對於周遭的警覺性稍有降低。再加上這三天來沒有見到一人,這讓初次歷練的三人逐漸放鬆了一開始的緊張情緒。

地平線那端一幢略顯破舊的木屋,門口向著官道上延伸的招牌一個陳舊的『歇』字,院子裡幾叢矮樹旁有著堆放的乾草和一組供水漕。

這是一所驛站。

「看來我們已經到達整段路程的中點了。艾爾方索,你的六足馱獸需要休息嗎?」

懸浮在空中的勁裝青年對坐騎上的金髮騎士說道。

「嗯,略作休息也好,卡絲蒂拉小姐也歇息歇息吧!」騎士如此說道。

另一邊在木甲獸上的少女將頭從座艙中伸出來,看了看前方,說道:「停下來伸展伸展手腳也不錯,連續三天都窩在這木甲獸裡,我早就悶壞了。」

從少女略顯蒼白的臉色上可以看出,這三天的旅程並不如預期中的舒適。

青年背後的翅翼一振,在空中留下了一串難以尋其軌跡的殘影,往前方那間不起眼的小院飄去。於此同時,地面上的一獸一器偶則是依舊盡責的馱負著其上的兩人緩步前進,身後揚起的塵土則被留在了遙遠的過往。

「嘎吱——」

木屋陳舊破損的入口發出令人牙酸的聲音,引得內裡的五人向門口看來。

吧檯後方的老者臉上那一簇灰白短鬚以及眼角的溝壑代表著他所經歷的滄桑,而手中正擦拭著的酒杯則顯示出,他就是此間的服務員了。

右側吧檯一頭黑色長髮的女子,全身墨綠色緊身衣與腰間那兩柄十手告訴別人他是帶刺鮮花,女子偏頭瞄了門口一眼便又低頭看著手中的那杯飲料了。

門邊小桌旁圍繞著的三個漢子,從打扮就可以看出平常應該幹的就是無本生意,見到佐思之三人進來,飄忽的目光毫不客氣在卡絲蒂拉身上游移著,從那幾對瞳孔裡透出的那股子味道,應該就是淫邪。

「咔咔!」金髮騎士一步向前,直接擋在了令人厭惡的目光與少女之間,鏗鏘有聲的銀色盔甲,嚴實的遮擋住少女的身影。

此時,從後方迅速跨步至吧檯前的青年,抬起的右手在腰際萬華筒輕輕一拂,手中便多出了兩枚晶幣,略為施力的拍擊在吧檯之上。

「店家,來點解渴的,還有在外面的乾草我們也要了!」

吧檯後方的老者看著青年,滄桑的眼神中有著莫名怪異的犀利一閃而逝,不發一語的從身後拿起手臂粗的琉璃瓶,在檯上放置了三支木杯,將琉璃瓶中不知名流質物倒了進去。

「一枚晶幣足夠了,外面的乾草不用錢。」低沉的嗓音從老者口中發出。

聞言,青年將一枚晶幣留在檯上,將兩支木杯遞給身後的兩人,向著無人的另一張小桌揚了揚頭,回身拿了最後一支木杯就向小桌走去。

「不必在意那邊的三個傢伙,他們沒甚麼威脅,需要注意的是那個老頭和那個女人。」

剛到小桌旁,青年向同伴提醒道。

「怎麼?你的小眼睛又看出甚麼了嗎?」騎士打趣道。

青年右眼上懸浮的天元陰陽鏡上,一組組奇特的標記閃爍著,看似不經意的打量著四周,突然青年身軀一震,盯著後院方向的那扇門。

少女見狀,將拿起的杯子再度放下,問道:「發現甚麼了?」

青年警示的話語還未出口,身旁的騎士已將將杯中的流質物體一口喝乾,道:「能有甚麼事,還不是大驚……小……」

騎士一句話還沒說完便直挺挺的向後倒去,發出了怦然巨響,青年見狀迅速將少女拉至身後,身上的木甲臂一抖,機關運轉的嘎吱聲中便將青年大半的身體給包裹進去。

「看著艾爾方索,這裡我來就行。」青年頭也不回的道。

少女急忙靠向倒地的騎士,看著那呆愣直視的雙目,僵直的身軀,嬌聲道:「應該是麻痺了,不知道還有沒有別種毒素。」

一邊說著,少女一邊施展出水系的淨化術,只看見一團略為偏白的半透明水元素聚集在少女手中,緩緩浸透騎士身體一側,而後從另一側滲出,如此來回數次,凍的騎士臉色泛青。

於此同時,吧檯邊的女子回身面向青年,那對青綠色的瞳孔中流露出濃濃的殺意,兩手一翻,腰間的十手便出現在手中。

吧檯後的老者同樣從吧檯下取出了一把狀似砲筒的器偶朝向青年。

另一側的三人也是立刻抽出馬刀,快速的堵在了門口,淫穢的冷笑著。

「你們是甚麼人?為什麼要對我們出手?」佐思之問道。

「這時候還問這麼蠢的問題,等你下地獄之後再問問閻王吧!」手持十手的女子說道,那飄忽的聲音,像是來自九幽。

「後面那兩具屍體才是這裡的主人吧?」

原來,剛剛青年無意間看到天元陰陽鏡中顯示後院方向有著兩具死屍,所以身體一僵,正打算要提醒同伴之時,艾爾方索已經將杯中之物飲盡,這才倒下。

說話的時候,青年手上也沒有閒著,空閒的右手輕撫腰間的萬華筒,一束束黑光閃爍。先是兩隻偵查蜂從兩旁繞著弧線後消失,又是兩隻木蜘蛛落地後便失去了蹤影,然後在青年身前出現的是一隻戰鬥公雞。

「嗯,怎麼就這點本事?看來小鬼有辱安倍家的名聲啊!」

老者一面說著,手中砲筒狀的物體突然向兩旁伸展開如同翅膀的東西,而在翅膀上則是無數的箭矢彷彿羽翼一般展開,說話的同時也準備好了攻擊。

「嗯?你知道安倍家,看來是夜行眾裡的百鬼眾了!可惜現在不是晚上,你們出來的早了。」青年從隻字片語中推斷出最接近事實的答案。

當然,對方不會如此輕易就承認身份的,而且來自那名女子的攻擊也到了青年面前。

身前戰鬥公雞一個跳躍便擋在了十手攻擊的方向,展翅一揮將十手撥開,同時地面一隻木蜘蛛突兀出現在女子腳邊,三枚短釘就直接打在了女子腳上。同一時刻,青年左手小臂上的連弩發出「咻咻」的聲響,目標正是攻擊線上的女子以及其身後的老者。

也就是這眨眼的瞬間,偵查蜂從老者後側襲來,意圖騷擾攻擊。

門口的三人這一刻看得是目不轉睛、眼花撩亂,空中有飛射的弩箭、展翅的公雞、體積嬌小的偵查蜂,還有女子手中漆黑如墨的十手。

說時遲那時快,女子的頭顱向後一仰,五支弩箭自女子下顎急掠而過,直射後方老者。老者立馬將手中長筒豎起,向兩側張開的箭矢羽翅頓時成為了一面堅實的盾牌,擋住了來襲的弩箭,但卻沒有擋住身後來犯的偵查蜂。

只見老者眼神一僵,後腦處一個黑幽幽的孔洞,只有進沒有出,老者還沒來得及感悟自己的一生,便就這麼僵直的向前方倒去。

不遠處的女子在閃過眼前的弩箭之後,卻沒注意到腳邊的木蜘蛛,冷不防的讓短釘固定在了原處,被擋下的十手還未來的及回防,一次揮擊後的戰鬥公雞又是向前一啄,情急下女子另外一支十手抬起格擋。

「噹!」

一聲脆響,驚的門口三人反應不及,看見領頭的老者已然斃命,而副首領也危在旦夕,匆忙間也舉刀向著青年殺來。

此時的佐思之藉由另外一側的偵查蜂已經清楚三人的動作,木甲臂的上臂甲銀光一閃,六枚帶著綠光的弩箭出現,連弩再一次的逞威。

場中綠色流星般的弩箭閃爍,兩枚弩箭繞著彎的射向那名無法動彈的女子,另外四枚則是兩兩相對飛馳左右兩名舉刀衝來的盜匪。此時地面上另外一隻木蜘蛛也同時現身,三枚短釘又將中央一名盜匪釘在了原處,最後的偵查蜂也在這一霎那出現在那名盜匪腦後,一閃即逝。

短短幾個呼吸的時間,佐思之只是向前跨了一步的距離,前後放倒了兩名敵人,牽制住了那名女子,同時攻擊剩餘的兩人。一旁正在施展淨化術的少女,看得是兩眼星光閃耀,只覺得這一刻的青年完全地掌握了戰局,雖然沒搞清楚為什麼會被襲擊,但似乎那已經不再重要了。

左側來襲的盜賊反應較差,一枚弩箭自眼窩進入,另一枚弩箭卻是在下腹部打出了一個對穿的孔洞後釘在了門邊。右側來襲的盜賊以手中長刀擋住了眼前的那枚弩箭,但是在下腹部卻同樣多了一個對穿的傷口,前衝的勁氣一洩,整個人直接撲街在青年腳邊。

而腳下被短釘打入的女子眼見兩枚弩箭一上一下的射來,身子向下一縮直接無視上方射來的弩箭,雙手交叉舉起手中的十手,擋住了下方的那枚弩箭,又是響亮的一聲。

也就在這聲音還沒傳播開來的瞬間,佐思之已經來到女子身後,木甲臂抵在女子蹲下的身軀後頸處,冷冷地開口道:「說吧,這次你們來了多少人?」

一陣混亂過後,女子發現自己已經落入目標手中,竟然毫不猶豫的就咬碎了口中那顆特殊的牙齒,也就一個呼吸的時間,女子便口吐白沫、兩眼翻白、臉色青紫的失去了呼吸。

正懊惱間,一個輕微的悶哼聲傳進青年耳中,低頭一看,原來是剛剛被洞穿小腹卻還有呼吸的那名盜賊裝扮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