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08. 第八章 【強大的皮諾丘】
2016/04/26 09:57
瀏覽137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小子,你眼睛瞎了嗎?說老夫是玩具,那就看我怎麼玩死你。」皮諾丘淡淡說道。

只見漂浮在半空的扶桑造型人偶雙手揮動,人偶上下各自虛空浮現一組法陣。

「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外道器鎧,唵。」

嬌小玲瓏的皮諾丘,就在眾目睽睽之下活動了起來。甚至,在施展著術法。這一下倒是驚的周圍群眾呼叫連連,就連那兩名傭兵也是詫異不已。畢竟,他們沒有見過能施展術法的傀儡。

飄浮在空中的皮諾丘,四周空間出現了不協調之感,模糊的影子慢慢浮現自虛無。待得眾人看清之時,只見上方出現了一尊約五呎高的器偶傀儡,下方也同時出現了一尊類似的器偶傀儡,然而在前後左右則是四樣看似平凡,卻隱隱帶有殺氣的器偶部品懸浮。

「著裝。」

皮諾丘的氣勢,在說完這兩個字的同時,似乎有些不同了,但是變化更大的是眾人正在看著的這一幕。

只見上下兩方的傀儡各自從兩側裂開一道從頭至腳的口子,而後緩緩上下錯開,剛巧就落在皮諾丘身形前後,踏在地面。

在一陣機關活動的聲響之後,前後兩片器偶連成一體,恰恰將皮諾丘包裹入內。機關縫隙間透出的耀目光芒閃爍,四方器偶部品隨之攀附而上,帶起更多的機關移動時發出的鼓譟之聲。

當光芒逐漸收斂,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是一尊十呎左右大小,擁有三張面孔的傀儡。傀儡的六條手臂各自端拿著不同的物品,左臉看似慍怒,右臉卻有祥和,令人匪夷的後方面孔卻是一張鬼臉。

「這是……」一旁觀戰的青年傭兵張口想說甚麼,卻又找不到可以形容的字眼。

本來譁然的圍觀群眾,在這個時候也是一片靜默,唯有還站在傀儡對面的艾爾方索驚恐之餘所發出的喃喃之音。

「這是……器偶?!怎麼可能有這種事情!不可能!不合理呀!」

傀儡祥和的右臉淡淡地說道:「姓馮的小子,這天下之大,沒有甚麼不可能的事。你不知道,只能說你……」慍怒的左臉接著一字一頓道:「孤,陋,寡,聞。」

「哇吼!」面向後方的鬼臉也出聲附和著。

「現在你要找的高人已經出現了,你還想說些甚麼?」

一時間,全場寂靜。除了此起彼伏的急促呼吸聲,就只剩下場上來自艾爾方索騎士鎧甲的碰撞聲,那是因為鎧甲內的人,止不住的顫抖著。

突然,一陣呻吟之聲自皮諾丘身後響起。

「嗚哇,好痛呀!皮諾丘你個死老鬼害死我啦!」從昏迷中醒轉的一瞬間,佐思之不自覺的就將心頭剛剛咒罵皮諾丘的話給喊了出來。

本來重傷昏迷倒在地上的佐思之突然醒來,而且醒來的頭一句話就是罵人,沒有人知道他在罵誰,只是這樣的一幕,卻是讓在場所有人的心頭一抽。

「誰踩在我的腿上呀!」又是一聲嘶吼。

這時,全場目光才聚焦於躺在地上那名少年的腿上。

原來,皮諾丘風光組合之際,沒有注意與躺在地上那人的距離,於是正好一腳踏在本就已經受傷的佐思之左腿上,而器偶本身的重量更是讓他突然醒來的原因。

這時場上的詭譎氣氛,讓四周圍觀的所有人都是隱隱感到壓力,因為似乎剛剛那個前輩高人,在最引人注目的時刻,被那個少年突然搞臭掉了。只見傀儡面向佐思之的那張鬼臉一抽,然後緩緩抬起了右腳,又狠狠地踏上了左腿上的傷口,然後才向前走了一步。

「啊!」慘烈的嚎叫聲從佐思之喉嚨發出,然後才感受到整場氣氛的僵硬,而眼前的那尊器偶傀儡又是那兒來的?

「臭小子,待會兒再找你算帳,一邊呆著去。」從鬼面口中發出皮諾丘的聲音,讓佐思之微微一愣。

「皮,皮諾丘先生?」直到這個時候,佐思之才驚覺剛剛似乎失言了。

此時還站在對面的艾爾方索才剛從驚嚇中醒悟,看著四周人群的表情與對面氣勢彭湃的器偶凌厲眼神,忽然瞄到剛剛還在一旁的騎士正向人群中隱去。他知道,有人去找救兵了。

「前輩別說笑了,就算現在組合器偶在場,你本人還是沒有現身。前輩是瞧不起我們馬德里城嗎?」冷靜下來的艾爾方索,一個大帽子先扣在對方頭上,打著拖延時間的目的緩緩說道。

「就說你小子孤陋寡聞了,組合器偶都沒見過,就不用說我這個有自我意識的人形傀儡了。看在你叫了幾聲前輩的份上,也讓你長了見識了,就滾吧!今天這事就這樣算了,省得以後有人說我以大欺小。」

「有意識的傀儡……」一旁觀戰的傭兵大叔喃喃,「難道,難道是……源自東大陸扶桑之國的秘傳,陰陽傀儡?」


傭兵大叔旁的青年傭兵聞言開口道:「陰陽傀儡?真的假的?大叔你可別亂說。」

這句話,聲音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恰恰傳遍全場。

「呦,你小子不錯,居然還有聽說過陰陽傀儡。」傀儡祥和的右臉看著那名青年傭兵說道。
出聲的青年傭兵頓時一愣,還真的是陰陽傀儡,一拱手,道:「前輩,我也只是剛剛聽身旁這位大叔提及,並不是真的知曉陰陽傀儡。」

「陰陽傀儡,源自扶桑之國出身的安倍家族。由初代家主安倍晴明所創,結合了眾所周知的大陰陽術與東方機關術各自的優點,所誕生出的特殊傀儡。」傭兵大叔見到全場目光焦點都落在自己身上,不得不說道。

「大陰陽術……」

「原來如此啊……」

「……」

經過了傭兵大叔的解釋,圍觀的人群中譁然之聲再起,紛紛開始議論這個特殊的話題。

一旁被冷落的艾爾方索心中雖是不悅,但是又打著拖延時間的目的,眼下不能夾著尾巴就這麼走了,救兵到底甚麼時候才會到也說不準,看著面前的這具傀儡,感受到的壓力絕對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

「好了,能知道這麼多也算令老夫訝異了,都說是秘傳,怎麼還是有不少人知道。」傀儡帶有慍怒的臉孔不耐的說道。

霎時間,三張不同的臉孔開始了快速的換位移動,彼此位置旋轉調換,最後在正面留下了本在後方的鬼面,而另兩張臉孔則是換到了後方。

代表毀滅的鬼面開口道:「姓馮的小子,你怎麼還在這兒啊!剛剛不是叫你趕緊滾!」

話才出口,帶著炁息的衝擊波就隨著話語掃向對面的艾爾方索。

措手不及的艾爾方索,匆忙間雙臂抬起護住臉龐,一桿騎士長槍打橫在身前,馬步微蹲,重心壓低,在一陣疾風刮體之後,穩穩站住。顯然,警告意味多於攻擊意味。

「看不出來,前輩實力不低,手段倒是卑鄙。」

「你小子說甚麼呢?」毀滅的鬼面更是猙獰幾分,血紅的三隻眼睛更是讓人觸目心驚。

「如果前輩不是卑鄙,又怎會偷襲於晚輩?」

「倒是個牙尖嘴利的小子,還是收起你那些小心思,等老夫真的發火,怕你承擔不起。」

「哈哈哈,既然犬子尊駕看不上眼,就讓老頭子我來會會尊駕如何?」

就在這個時刻,遠遠傳來一個蒼勁有力的聲音,起初聽來還尚在遠方,當最後幾字落下之時,已經近在耳邊。

短短一瞬,場中便多出了個白髮蒼蒼、滿臉鬚鬍的老者。老者一身藏青色長衫,披著黑色滾金邊的小掛,濃眉大眼,看似豪邁爽朗,正是現今馮家大長老,安德烈.馮。

「艾爾方索,你先退後。」老者大手一揮,便將艾爾方索撥到身後方向,兩眼盯著筆直挺立在那兒的皮諾丘。

「你又是那兒來的小子?」鬼面皮諾丘本就盤根糾結的面孔上又更多出了幾道紋理,不悅道。

安德烈聞言一怔,心道:這人好大口氣,老頭子我多少年沒被人喊做小子了?

但是臉上依舊帶笑,開口說道:「老頭子不才,是馬德里馮家的大長老,敢問尊駕又哪位?」

「接近七級的實力也算不錯了,不過小子,你還不夠資格知道老夫是誰。」鬼面皮諾丘如此說道。

此言一出,全場震驚,馬德里家族首位馮家的大長老都不夠資格,那誰才有資格?人人心中都是浮現同樣的兩個字,狂妄。

怒顏皮諾丘不耐說道:「鬼面,你跟他廢話甚麼?換你上就是沒打算講道理了,開打!」
突然傀儡六隻手臂之一就揮舞起來,手上的那如玉方石光芒乍現,映射出一道同樣玉石形狀的光影正好出現在安德烈頭上幾呎位置。

安德烈眉頭一皺,身形便要向後退去。這玉石般的物體之中,霎那間噴射出無數道金色光線籠罩了安德烈的周身範圍,令他無法動彈。

緊隨而來的一個劈砍,立刻讓安德烈吐血負傷,一道深深的傷痕自左肩延伸向右側腰部,那巨大的力道,將安德烈的身軀猛地拋飛向後,狠狠砸在後方艾爾方索身上。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不敢置信的看向倒地不起的馮家父子,又看了看場中無意張揚卻又囂張無比的那尊傀儡和倒在傀儡身後的那名少年,張口無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