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04. 第四章 【有自我意識的木傀】
2016/04/23 20:39
瀏覽68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父親佐守放肆的狂吼與快捷的動作,在黑暗中來去呼嘯,身處於這片陌生中的佐思之有著數不盡的疑惑,看著眼前那既熟悉又陌生的父母,躊躇著該不該說話。

「思之,我們時間不多,有機會娘會跟你解釋,先跟娘走。」一把抓著佐思之手臂的珞薇絲說道。

正猶豫該如何反應的佐思之很直覺的點了點頭,跟隨左臂上傳來的拉力方向在黑暗中前進。不知前進了多久,隱隱見到前方有著一點亮光,而母親珞薇絲的目標似乎就是那亮光存在的位置。

那是一個有張樸實的木制方桌的通道終點,在其上是一尊小巧精緻有著扶桑裝扮的人偶,而人偶兩旁則是閃耀著淡淡光芒的幾塊精元礦石。

「轟!轟!」

身後傳來聲聲巨大的轟鳴,佐思之可以感覺到地面也在震顫著,不知還身在那裏的父親現今如何了?

打破這般寂靜的是珞薇絲,只聽她道:「皮諾丘先生,他們終於還是找上門來了。」

正當佐思之疑惑母親在跟甚麼人說話的同時,桌上那小巧精緻的人偶就在佐思之下巴幾乎掉到地上的目光中,緩緩地舉起右手,輕輕拂過頭上的髮髻,並開口說道:「不是早跟你們說過了嗎?找上門是遲早的事情,我還覺得他們來的有些遲了呢!」

「皮諾丘先生,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身為安倍家最後的繼承人,吾,珞薇絲.安倍.佐,請求先生作為安倍家傳承的見證人。」

只見桌上的人偶揮了揮手,輕聲道:「行了,行了,就這樣吧!也不是第一次做你們安倍家的見證守護了,丫頭你是打算傳給這個小鬼吧!」

「是的,皮諾丘先生。」珞薇絲堅定的聲音突然音調轉變,「吾之鬼侍皮諾丘,吾命汝帶領並守護吾子,思之.佐。並在吾子成長之前,給與他力所能及的幫助。吾,珞薇絲.安倍.佐,以吾安倍之名,在式鬼皮諾丘完成此事之後,予以其自由,唵。」

珞薇絲虔誠的半跪於木桌之前,雙手掐出印決,舌尖噴出一縷鮮血,牽動了人偶身邊的幾顆精元。頓時桌面上綻放出耀目的亮光,形成了一個不知名的法陣,而在法陣之中的則是充滿驚訝神情的人偶皮諾丘。

「你,你,丫頭,這不是以往的傳承咒印……」

在這句話尚未說完之前,法陣已經成形,迅速的刻畫在人偶核心中的咒印之上,而一旁呆若木雞的佐思之,則是半點反應皆無,或者該說,這短短時間內已經發生了太多他不能理解的事情了。

當光芒漸漸散去之時,珞薇絲開口道:「皮諾丘先生已服侍吾族太久,早在家族沒落之時就該將咒印解除,放先生自由,只是我還是存了一點私心。」

「珞薇絲丫頭……」桌上精巧的人偶微顫著的身軀,向著珞薇絲行了一個九十度的大禮,低聲喃喃。

一旁傻眼的佐思之這時突然回神,輕輕呼喚了一聲:「娘……」

「思之,這位是守護娘親家族多年的皮諾丘先生,他會告訴你所有的事情。記得,要聽他的話,知道嗎?另外……」

時間飛速的經過了一刻鐘,珞薇絲的嘮叼還未結束,只聽得通道內傳來更為接近的聲響,同時整個通道有著要坍塌般的搖晃。

「哈哈!受死吧!」在接近的轟鳴之中,也傳來佐守模糊的呼喊,「你又是誰?啊!」

最後傳來帶著恐懼的嘶吼,令人不由心中一顫。

「是爹!」佐思之回頭看向了那延伸進黑暗之中的通道。

珞薇絲看向皮諾丘,臉上帶著一股堅毅,點點頭道:「皮諾丘先生,思之就要麻煩您了。」

「丫頭,那你呢?」

「守哥伴我多年,我不會留下他一個人的。」珞薇絲眼神突然充滿了溫柔,又道:「只是希望在最後的時刻,能給思之多爭取一些時間。」

「我懂了,丫頭,你放心吧,我會照顧那小子的。」皮諾丘一個縱身,就從木桌跳到佐思之肩上,繼續說道:「小子!我們就先走吧,別辜負了丫頭的心意。」

聽聞這些話,已經半大不小的佐思之心中隱隱感覺到了甚麼,一邊用手緊緊抓著母親的手腕,一邊急忙說道:「娘,我不走,我跟你一起回去找爹!」

「思之,聽話,先跟皮諾丘先生走,娘過會兒就會跟爹一起追上你的。」珞薇絲輕輕撫過自己兒子的臉頰,用溫柔的聲音這樣說著,彷彿這樣可以留住這一刻的永恆。

看著母親溫柔的眼神,感受著珞薇絲手上熱度的佐思之突然頭上被皮諾丘狠狠敲了一記,只聽皮諾丘的聲音傳來。

「小子,趕緊轉動左側的那條桌腿,然後拍擊一下前方的牆壁!」

頭上的疼痛還未退去,身旁的母親已經撥開自己緊抓的手,頭也不回的消失在那延伸進黑暗的通道,佐思之只能傻傻的照著皮諾丘的指示,打開了另外一道在木桌下的暗門。進入暗道前,轉頭又望了一眼漆黑的通道,母親的身影已經消失,就如同被那片黑暗吞噬了一般,再也不會回來。

許久,才縱身一躍進了那道暗門。

就在佐思之進入後不久,暗門上方的桌板緩緩向下合攏,將原本存在的暗門入口遮掩,隨之而來的是通道上方土石的坍塌,將這本就不大的空間盡數填滿,彷彿此處從一開始就沒有過這樣的空間似的。

轟鳴不斷的通道中,佐守正和眼前戴著銀色惡鬼面具的黑衣人纏鬥著,一旁躺臥著幾具失去呼吸的黑衣人。在這名銀色鬼面出現之前,佐守被數名黑衣人一路追殺,雖然佐守也殺了幾個,但是追殺的黑衣人不斷的有著後援前來,人數始終不減。

就在不久前剛剛抵達此處之時,佐守開啟了位於此處的阻敵陷阱,將來犯的黑衣人又一次的盡數滅殺。然,佐守尚未獲得喘息的機會,在黑暗中出現的銀色面具卻讓佐守陷入危境之中。

雖然銀色面具的功力遠遠高過於佐守,但是在這狹小的通道空間內,和全身上下都裝備著貼身器偶的佐守戰鬥,卻不見上風。時不時的就會被佐守使用出奇不意的方式從奇怪的角度逼退,但那也只是因為許多傷敵的大招不能在這樣狹小的通道中隨意展開,就怕將通道弄垮,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又一次的從佐守那不可思議的攻擊中抽身的同時,一顆從佐守頭頂飛掠的火球撲擊而來,銀色鬼面一征,但是信手一揮就將火球擊散而去,毫髮無傷的退了開來。

「百鬼夜行眾中的銀鬼將,看來你們這次是勢在必得了!」珞薇絲的聲音隨著火球的出現而從黑暗之中傳來。

退開來的銀鬼將看見了在佐守身後出現的珞薇絲,發出了輕輕地哼聲,不鹹不淡的開口說道:「本來只是到這附近辦點事情,剛好碰上了追捕你們的小隊,恰巧他們的中隊長是我同期,也就順便來看看。不過沒想到的是,你們倒也挺能幹,將他旗下的幾個小隊給殺個七七八八,要是這次沒能給他個說法,我怕是也難逃其咎。」

「你們百鬼夜行眾究竟是屬於哪個家族的?為什麼對我們安倍家這麼有興趣?」珞薇絲忿忿道。

只見銀鬼將搖了搖頭,卻沒有回答這番問話,目光微閃的向黑暗中緩緩退去。早已疲憊的佐守一見此狀,全身又再度緊繃起來,一把將珞薇絲拉到身後。

「珞薇絲,小心點,接下來不知道他會從哪裡攻擊過來,別離我太遠。」

看向佐守的目光中充滿了溫柔,趨身靠近的珞薇絲輕嗯了一句,「知道了。」

「暗影,流光。」

就在銀鬼將身影在黑暗中消失的瞬間,一個幽幽的聲音傳出,而後從狹長的通道四周陰影處猛然爆射出數之不盡的黑色流光,黑光所觸及的地方盡皆如同碰到烙鐵的雪一般消失融化。

佐守見狀大驚,立刻轉身將珞薇絲抱在自己懷中,同時啟動了所有的隨身器偶,將兩人團團包裹而進。

只見不斷延伸的木質背甲連接了四肢上的長桿,擠壓出更多的擋板向著前後伸展,將佐守兩人身後狹小的空間近乎填滿。然而來襲的黑光在木質器偶上爆發出陣陣鏗鏘,每一次的撞擊,連帶著的是還鑲嵌在器偶中的佐守悶哼聲。

在一陣密集的轟鳴之後,煙塵中一聲破開寂靜的驚呼。

然而在銀鬼將看清眼前的狀況之前,伴隨著驚呼而來的卻是更為可怕的轟鳴,那震天動地的轟鳴尾隨著更多的砂土煙塵嚇得後方增援的黑衣人停步前望。

也就在此時,眼前閃過一道黑光,那熟悉的銀色鬼面讓驚慌的幾名黑衣人眼神一喜,卻是聽見銀鬼將一聲罵語:「該死的,通道塌陷,也不知道他們死乾淨了沒。」

話罷,銀鬼將揚長而去,剩下通道內的幾名黑衣人互視幾眼,收起臉上的喜色,迅速地鑽進了煙塵密佈的黑暗之中。想來,挖掘並確認生死的工作就是他們的目的了,只是不知他們心中是否有著對這銀鬼將的腹誹。畢竟,已經死了這麼多兄弟,他奶奶的就說了句不知道他們死了沒,那咱們的任務究竟算是達成,還是回去就得切腹以示負責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