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孫中山的原配夫人-盧慕貞 (1/2)
2008/07/28 14:13
瀏覽3,026
迴響2
推薦5
引用0

孫中山的原配夫人
作者:沈飛德

                第一章

    奉父母之命結婚(一)

    當我們懷著無比崇敬的心情深切緬懷20世紀中國大偉人孫中山先生時,
自然而然想到一個偉大人物的背後,必有一位偉大的女性為之支持。孫中山也不例
外,而且在他為中國革命鞠躬盡瘁的奮鬥一生中,所獲得不平凡的女性的支持者,
絕不止于志同道合的夫人宋慶齡一位。他的原配夫人盧慕貞,就是一位曾與他同甘
苦共患難,值得為世人傳頌的不平凡的女性。

    1949年後,盧慕貞的名字就很少被人提及,她的照片長期未能懸掛於廣東翠亨
村孫中山故居,以致若干年後,許多人不知孫中山還有一位原配夫人,也搞不清孫
中山獨子孫科的生母是何許人。

    孫中山光輝的革命一生,與他的大哥孫眉密不可分,有人將孫眉譽為“創建民
國的幕後英雄”。盧慕貞與孫中山的婚姻,也是在大哥孫眉的關心和督促下建立的。

    1883年秋,孫中山因在故鄉毀壞北極殿神像,擔驚受怕的父母面對鄉親的眾怒,
為息事寧人,萬般無奈之下只好把兒子送往香港讀書,後又到檀香山的長子孫眉那
裏,可孫中山不滿大哥的嚴厲斥責和管束,竟然負氣不辭而別,於1885年4 月,回
到了故鄉翠亨村。

    當時,愛弟心切的孫眉看到弟弟性格倔強,實在難以管教,思來想去,想到婚
姻是羈絆弟弟的一種良策。於是,他匯了一筆錢回家,除了供弟弟讀書之外,希望
父母儘快為弟弟成婚,使其安於家庭生活,免得再因年輕氣盛而惹出難以收拾的麻
煩,讓父母受辱。

    孫眉的提議促使父母迅速為孫中山物色對象。孫中山母親楊太夫人恰巧有一姐
妹嫁在香山縣上恭都外塋鄉(今屬珠海市金鼎區外沙鄉),她認為同鄉盧耀顯之女
盧慕貞與孫中山很相配,從雙方的家世、年齡、經濟狀況等看,算得上門當戶對,
便極力撮合這樁婚姻。

    盧慕貞生於1867年7 月30日,其父盧耀顯承先祖業讀書,後漂洋過海到檀香山
謀生,與孫眉同為檀香山華僑。

    盧耀顯雖經商而致家境漸富,卻很早因病而逝,家境又漸轉衰。盧慕貞是盧耀
顯長女,雖家距孫中山家鄉翠亨村僅有數里,但以往盧、孫兩家素無往來。那時,
年輕人結合全憑“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盧慕貞與孫中山根本無緣相見。對孫中
山來說,他有志於從事反清革命,生活勢必飄忽不定,所以起先並不願結婚。再加
上他少年時就到檀香山,深受西方婚姻自由思想的影響,對封建禮教一向深惡痛絕,
他的想法與父母傳統習慣大相徑庭。

    在那個講究“郎才女貌”的時代,孫中山儀錶堂堂,一表人才,所受的教育更
是盧慕貞無法相比。盧慕貞身材矮小,自幼纏足,是一個相貌平平、性格內向的舊
式女子。然而,由於孫中山一向敬重父母,同時他也根本沒有把婚姻視為像反清革
命那麼重大,所以,他當時在婚姻問題上隨波逐流,沒有違抗父母和大哥之命。1885
年5 月26日,盧慕貞在與年方20歲的孫中山定親後不久就結婚了。

    孫家家境富裕,所以,婚禮辦得相當熱鬧。結婚地點在孫家老宅左邊的一間新
建平房裏,按當地的風俗,在家中正廳立了字架,立字為德明(按:孫中山幼名帝
象,字德明,號日新),兩旁對聯為“長髮其祥,五世其昌”,特別醒目,給賀喜
的人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孫中山當時在香港英國殖民當局辦的中等學校中央書院(1889年改名域多利書
院,1894年改名皇仁書院)就讀,他志向遠大,沒有像他大哥孫眉所希望的那樣把
結婚變成生活的藩籬,所以,與盧慕貞結婚三個月後,孫中山便於同年8 月,離開
家鄉再赴香港中央書院複學。

    孫中山在1886年夏抱著“醫亦救人之術”,放棄仕途和當傳教士等職業,毅然
進入了美基督教長老會所辦的廣州博濟醫院附屬南華醫學堂(今廣州中山醫學院附
屬第二醫院舊址)。1887年,他又進入香港雅麗氏醫院開設的西醫書院(即香港大
學醫學院前身)。他埋首書海,只有在假期才回故鄉與盧慕貞團聚,對過門後才認
識的夫人,開始時夫妻的感情並不深厚。但孫中山知書達禮,每逢回鄉,對言語不
多的盧慕貞相敬如賓。隨著時光的流逝,孫中山對盧慕貞加深了瞭解,漸為她孝順、
勤勞和賢慧的行為所感動。

    盧慕貞自幼喪父,與寡母相依為命。由於家庭環境,作為長女,盧慕貞自小勤
快,素以孝敬長輩而聞名鄉裏,尤擅女紅。在婚後的數年中,儘管孫中山回鄉並不
多,但每次回家,盧慕貞總為他縫製一套新衣服和鞋襪,婆婆楊太夫人身上的穿戴
也多出自盧慕貞之手。

                 第二章

    奉父母之命結婚(二)

    有一件事使孫中山因盧慕貞的通情達理而深受感動,從而對妻子的感情由尊重
轉為敬重。據唐仕進在《孫中山元配盧慕貞的故事》一文中所記,有一次孫中山返
鄉,基督教一位牧師到翠亨村傳教,作為基督徒的孫中山為盡地主之誼,熱情地把
他接到家中居住。

    和孫中山的大哥孫眉一樣,他們父母也是一向極力反對兒子信奉基督教的,只
是當年兒子遠在香港,自作主張入教,實在是奈何不得他。

    如今,見兒子把基督教牧師接到家中居住,馬上流露出不滿之情。讀書不多、
恪守傳統的盧慕貞,雖然對基督教談不上瞭解,更無好感可言,但她知道丈夫是個
信教的人,早在她結婚時,與孫中山過從甚密的牧師喜嘉理,曾到翠亨村道賀,居
數日而去。

    這回,盧慕貞見公婆面有慍色,想到牧師是丈夫請來的客人,就應以禮相待,
就百般勸慰公婆,對牧師熱情招待。

    最令孫中山感動的是,1888年春,父親孫達成病重至逝世的那段日子裏,他和
大哥返鄉探望父親,親眼看到盧慕貞在父親病榻前,寸步不離,親奉湯藥。應當說,
盧慕貞與孫中山經過長時期的相互瞭解,夫妻感情漸生,日見和睦。

    1891年10月20日,盧慕貞與孫中山結婚七年後,兒子孫科在翠亨村誕生。

    1892年7 月,孫中山以全校之冠的優秀成績從香港西醫書院畢業。同年,由他
設計的新居落成(即現在的孫中山故居),盧慕貞搬入大門左邊的房間居住。這段
時期,孫中山在澳門、石岐、廣州行醫,經常回家。據孫科在《八十述略》中說:
“我出生的第二年,國父在澳門開了一家中西藥局,執業行醫,所以我就跟母親搬
到澳門與父親同住。不久之後,又遷居香港。”

    1894年,長女孫蜒在翠亨村出生。

    盧慕貞是一個舊式女子,雖受過教育,但文化不高,並不懂得孫中山所從事的
反清革命,也就不能和丈夫夫唱婦隨,但她從不阻撓丈夫的革命言行,以另外一種
方式默默支援丈夫去實現偉大的革命抱負。李伯新先生在《默默支持孫中山革命的
盧慕貞》一文中,給予盧慕貞很高的評價:

    盧氏是一位具有中國傳統女性優良美德的母親,一手承擔養育兒女的責任,又
孝順侍奉家翁家姑,照料嬸母程氏生活。一個小腳女人,承擔這麼多的繁重家務,
還為孫中山的革命活動擔風險。她使孫中山減少了家庭的後顧之憂,把精神集中到
革命事業上。

    孫中山和盧慕貞結婚後,長期在香港讀書,其間他熱切地關心祖國命運,宣傳
革命,宣導改良,課餘或節假日和週末,經常往來於廣州、澳門等地,和一批有救
國願望的朋友共同研究學問,尋找救國真理,探索中國的出路。而當他從西醫書院
畢業後,在行醫中積極結識一批對清政府不滿的愛國青年和會黨分子,一起議論時
政,開始了挽救民族危機的政治活動。

    1894年1 月底,孫中山專程返鄉,閉門十多天,草擬出建議改良政治、謀求民
富國強的一封長達八千多字的信———《上李鴻章書》,又和陳少白商討修改定稿。
他在翠亨村期間,潛心謀求救國之道,根本顧不上夫妻間的兒女情長。

    盧慕貞從不埋怨,在生活上給予他悉心照顧,在感情上又以妻子獨有的溫柔去
體貼關心。每次孫中山匆匆離別家鄉,盧慕貞總是默默為他打點行裝,望著丈夫遠
去的身影,她總是把惆悵和思念深深地埋在心中。

    1894年10月,孫中山在檀香山創建興中會,樹起反清革命的大旗,昂首踏上了
民主革命的征程。在漫長的革命歲月中,盧慕貞默默地支持,對孫中山革命思想的
演變,無疑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可以想見,孫中山長年累月在海內外奔走革命,根本難以顧及家庭,而他的大
哥孫眉又遠在檀香山,姐姐也已出嫁,年邁的母親楊太夫人身邊只有大媳婦譚氏和
盧慕貞為伴。在這種情況下,盧慕貞默默地承受著家庭生活的巨大壓力。每當漂泊
在外的孫中山向來自家鄉的人打聽家況時,他們一致稱讚盧慕貞的美德。在當時,
鄉人謂盧慕貞“孝敬賢淑,聞於鄉黨”,這使孫中山沒有了後顧之憂,從而更加全
力以赴地投身革命。

    --------


                第三章

    攜兒帶女亡命檀香山

    1895年,孫中山和陸皓東先後在家鄉石門、南朗招募勇士,策劃在廣州武裝起
義。同年10月26日,孫中山領導的第一次武裝起義———廣州起義沒有正式發動就
被清政府鎮壓了。反清義士陸皓東、朱貴全等被捕後,慷慨就義。

    廣州起義失敗後,清政府瘋狂緝捕革命黨人,廣州城內外及南海、番禺等各縣,
遍貼兩廣總督譚鐘麟緝捕革命黨人的告示,並分別懸賞花紅銀數百至一千元,通緝
孫中山、楊衢雲、鄭士良等革命黨首領。其中廣東按察使兼管全省驛傳事務衙門懸
賞逃犯的告示雲:“孫文即逸仙,香山縣東鄉翠微人,額角不寬,年約29歲。花紅
銀一千元。” 孫中山已於10月27日深夜乘船逃出廣州,經香山唐家灣到澳門,來
不及返家向老母、妻兒道別,並於29日抵香港,次日晨離開香港,前往日本。從此,
直到辛亥革命成功,前後有16年之久,孫中山一直流亡在海外,為反清革命進行著
艱苦卓絕的鬥爭。

    孫中山被清政府列為叛逆的要犯,家屬自然受到株連,香山知縣史繼澤迅即派
人到翠亨村捕拿他的家人。當時孫中山領導的廣州起義失敗的消息很快傳到了翠亨
村,盧慕貞和婆婆楊太夫人聞訊手足無措,立即收拾細軟,準備逃難,但一家老少
究竟逃到哪里去呢?幾位婦道人家一時沒了主意。或許是蒼天保佑,清政府官署書
吏將孫中山家鄉翠亨村誤寫為翠微村。翠微村是個大村,在翠亨村之南30公里。官
署書吏的一字之差,使得盧慕貞一家有時間逃過一場大劫難。

    當大批清政府官兵兇神惡煞般的趕到翠微村抓人時,該村村民說村裏根本沒有
姓孫的,翠亨村才有姓孫的。於是,他們又急忙趕到翠亨村,果然找到了孫家。盧
慕貞和楊太夫人聞知情況危急,趕緊四處張羅,終於借了數十金,拱手奉送給那幫
貪婪的官兵,並說了無數的好話,結果他們在拿到錢後就吆喝一番走了,回報翠微
村查無孫姓,交差了事。

    後來得知,翠亨村與翠微村的一字之差,其實並非官署書吏誤寫,臺灣學者莊
政教授認為:“廣州事敗,陸皓東等被捕,在所書供狀中,訛稱家居翠微村,實則
其與中山先生為翠亨村鄰居,但為避免連累孫、陸兩府家人,故行‘權宜之計’,
清吏可能根據陸之供狀出此。”

    盧慕貞一家雖然僥倖逃過劫難,但清政府把孫中山視作叛逆要犯,如果不遠走
高飛,勢必凶多吉少,不知哪一天會災禍臨頭。正當她們整日為逃難的事犯愁時,
正巧陸皓東的侄兒、興中會會員陸燦從檀香山返鄉結婚,當他瞭解到險情後,自告
奮勇,幫助護送盧慕貞攜帶5 歲的兒子孫科和繈褓中的長女孫蜒,與楊太夫人、孫
眉妻子譚氏,先逃到香港,再乘輪船遠涉重洋前往檀香山,投奔在茂宜島經商的孫
眉。

    再說孫中山流亡日本後,1895年12月中旬,他隻身從日本橫濱到檀香山,立即
前往茂宜島,與盧慕貞和兒女團聚。盧慕貞對孫中山奔走革命,遭受挫折,無一言
責備。雖然她不懂政治,在反清革命的宏業上與丈夫沒有共同的語言,更不會用動
聽的話語去安慰,但她懂得如何讓丈夫拋卻家累,毫無顧忌地投身革命。

    1896年6 月,孫中山因革命工作不能久留檀香山,毅然辭別家人赴歐洲進行革
命宣傳。1896年10月,孫中山在英國倫敦被清廷駐英公使囚禁,九死一生,獲釋後
不久的11月12日,他在倫敦度過了而立之年的生日。就在這一天,他和盧慕貞短暫
團聚的結晶———次女孫婉在檀香山降臨人世。女兒與父同月同日出生,富有意趣。

    孫婉的出生,給孫家帶來了吉祥和喜慶的氣氛。可遠在英國倫敦的孫中山,為
了國家和民族,卻無法享受喜得千金的無窮快樂。

    外人不知的是,盧慕貞在分娩之際曾經歷了一次生死考驗。那是孫中山在倫敦
蒙難的消息傳來,盧慕貞為丈夫的生死擔憂,寢食難安,差點以身相殉。此事足見
盧慕貞對孫中山情深義長,把丈夫的生命視為比自己的更加寶貴。

    盧慕貞一家在檀香山的生活全賴大伯孫眉。她除了照顧婆婆,盡可能以勤快的
雙手承攬家務外,還悉心撫育兒女。在孫科6 歲那年,文化水準不高的盧慕貞為兒
子啟蒙,教以《三字經》、《千字文》、《幼學詩》等,還延請老師到家中講授國
學。後來,廣東新會人黃瑞祥到茂宜島設塾授課,盧慕貞讓兒子拜在黃瑞祥門下。
孫科紮實的國文基礎,就是這段時期在母親督教下獲得的。此外,盧慕貞閒時不忘
臨摹字帖,以排遣對丈夫的思念之情。

    --------
 
                第四章

    從香港赴南洋

    盧慕貞在檀香山一住就是12年,其間孫中山僅三次赴檀香山與盧慕貞團聚,時
間總計不超過一年半。

    1906年,孫眉因傾力支持孫中山革命,終致經營的農場宣告破產,無奈之際,
只得於次年舉家遷居香港九龍,在牛池灣開辦小型農場維持生活。盧慕貞攜兩女孫
蜒、孫婉和楊太夫人,後隨孫眉到香港九龍。孫科因求學之故,暫留檀香山,寄居
在興中會會員鄭金家中。臨別,盧慕貞想到當年為逃避清政府的捕拿亡命檀香山,
現在卻迫於生計,又要與愛子分離,而丈夫又遠在天涯,不禁悲從中來,但她以不
同尋常的毅力強忍骨肉離別的悲傷。

    盧慕貞母女在香港同大伯孫眉、婆婆楊太夫人定居九龍城東頭村,生活十分艱
難。盧慕貞悉心侍奉婆婆,撫育兩女。對當時的生活狀況,孫眉好友羅延年的回憶
中有所反映:

    1910年前,孫總理之母楊太夫人,及總理之兄孫眉先生,系母子與侄女,即總
理之兩女及家人,同住九龍城東頭村二十四號。此屋系一樓一底,楊太夫人居樓上,
時年逾八十,雙眼失明。當時弟(按:指羅延年)在九龍警署為通譯,有暇時常去
探望孫眉先生……孫眉先生在九龍城宋皇台左右,有一罾棚,每日到棚,拗魚奉母。

    1910年7 月19日,楊太夫人逝世,享年83歲。盧慕貞作為一個丈夫遠離身邊的
婦道人家,在經濟困頓中,與大伯孫眉一起全力為婆婆料理後事,其中的艱辛是可
想而知的。

    當楊太夫人去世之際,孫中山正在從日本橫濱前往南洋檳榔嶼途中。孫中山此
行是為了策劃第二次廣州起義,募集革命經費。盧慕貞聞悉丈夫在檳榔嶼,因婆婆
去世後已無家累,故立即攜兩女由九龍赴南洋,全家得以別後重逢。然而,同年12
月,南洋英殖民當局配合清政府對孫中山的通緝,聲稱孫中山在當地組織華僑進行
反清革命是“妨礙地方治安”,將他驅逐出境。這樣,孫中山只得惜別妻女,前往
歐美籌集革命活動經費。盧慕貞母女三人的生活沒有著落,由當地華僑集資供給每
月生活費一百元。當時她們的生活窘況,可從1911年7 月18日孫中山在美國三藩市
寫給南洋革命黨人鄧澤如的信中得以反映,信中說:

    自弟離榔之後,兩女讀書,家人多病,醫藥之費常有不給,故前後兩次向港部
請撥公款,然此殊屬非宜,實不得已也。……雖曰為天下者不顧家,然弟于萬裏奔
馳之中,每見家書一至,亦不能置之度外,常以此縈擾心神,紛亂志氣,於進取前
途殊多窒礙。敢請兄于榔城外之各埠,邀合著實同志十余二十餘人,每月每人任五
元或十元,按月協助家屬,以紓弟內顧之憂,而減榔城同志之擔任。……倘若與他
埠同志能分擔,實為至感。

    1911年10月10日,辛亥革命爆發。次日,正在美國進行籌募革命經費的孫中山,
從報紙上看到了武昌為革命軍佔領的消息,心情異常興奮和激動,立即中止了在美
國務埠繼續演說籌款的計畫。當他在為共和國的成立,四處奔走呼籲列強的同情和
支援無效的情況下,決定回國親自領導轟轟烈烈的辛亥革命和組建共和國。

    孫中山從海外返國,途經南洋檳榔嶼時,與盧慕貞、女兒相聚,前後只有三天
時間,就匆匆啟程,並於12月25日上午抵達上海。12月29日,孫中山被推選為臨時
大總統。1912年1 月1 日,他在南京就職臨時大總統,他在典禮上莊嚴地宣讀了大
總統誓詞:

    傾覆滿洲專制政府,鞏固中華民國,圖謀民生幸福,此國民之公意,文實遵之,
以忠於國,為民服務。至專制政府既倒,國內無變亂,民國卓立於世界,為列邦公
認,斯時文當解臨時大總統之職,謹以此誓於國民。


    1912年1 月21日,孫中山致電南洋革命黨人鄧澤如,請他回南京商量國事,並
說:“已電家人來,能同行,更妙。” 鄧澤如接孫中山電報後,第二天就致電在檳
榔嶼的盧慕貞,詢問回國行期。鄧澤如很快接到革命党人黃金髮的回電,說盧慕貞
及家人因旅資問題,尚未定行期,正由革命黨人集資資助。鄧澤如獲悉即往吉隆玻
告知陸秋霞,得到他慷慨捐助一千元。鄧澤如到檳榔嶼,把募捐之款交給盧慕貞。

    1912年2 月9 日,盧慕貞攜兩女孫蜒、孫婉,侄女孫順霞,傭人阿清,搭乘英
國郵船“亞舍”號啟程,10日途經新加坡,鄧澤如搭船同行護送,15日到上海,受
到滬軍都督陳其美和長子孫科的迎接,下榻滄州別墅。下午,孫科迎接母親和妹妹
等。同年2 月20日,盧慕貞母女在鄧澤如和孫科的護送下抵達南京,與孫中山團聚。

    --------
                第五章

    隨孫中山顛沛流離

    盧慕貞在南京與孫中山共同生活了20多天,住在原清王朝的兩江總督署內。中
華民國成立,臨時大總統府也設在這裏。臨時大總統辦公室和起居室,都設在大院
的西花園內,臥室在西花園東北角的小院內,是一幢坐北朝南的兩層小樓房,樓上
為臥室,樓下是會議室和衛士室。

    盧慕貞在南京的日子裏,悉心照顧孫中山的生活,從不拋頭露面,人們難見她
的容顏,以致人們把她和孫中山的另一位革命伴侶陳粹芬相混。此時雖說夫妻團聚,
其實也是離多聚少。因為從臨時政府誕生起就面臨重重困難,既有帝國主義列強的
逼迫,又有袁世凱北方勢力的壓力,孫中山日理萬機,許多時光都是在大總統辦公
室度過的。而對盧慕貞來說,她的許多時光常常是在牽掛忙於國事的丈夫中度過的,
幸好兩個女兒時常陪伴左右,也結識了一些新朋友。黃興的夫人徐宗漢與盧慕貞是
香山縣同鄉,兩人結下了深厚的姐妹之情。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3 月25日,盧慕貞把兩個女兒留在孫中山身邊,自己卻離
開南京返鄉了。對此,臺灣學者莊政教授有過十分精闢的分析:

    革命建國後,妻以夫貴,尊為國家元首第一夫人,大眾莫不投以向慕、傾羨的
眼光,總認為大總統的眷屬會有享受不盡的榮華富貴!無奈盧夫人生性好靜,且較
孤僻,她是一個舊式婦女,做一個典型的賢妻良母綽綽有餘,但對政治性的應酬則
毫無興趣。在冠蓋京華的政治中心石頭城,面對中外貴賓如雲似海的各種政治場合,
對自幼纏足梳髻的她來說,與其說是一種無尚的尊榮,倒不如說反而是種精神上的
累贅,她很想擺脫了它,而重溫一向平靜、淡泊、與世無爭的自我生活。她頗有自
知之明,既然不能配合夫君,協同領導諸種政治活動,乃逐漸萌生知難而退的念頭。

    這也就是後來她為什麼慨然同意跟先生分手的重要因素之一。

    1912年4 月1 日,孫中山辭去臨時大總統職務,接著率領胡漢民等人,並攜兩
女考察湖北、廣東等地。同年5 月27日,孫中山攜兩女和秘書宋靄齡回到闊別17年
的故鄉翠亨村,和大哥、大嫂及妻子等親人團聚。他在故鄉逗留三天,即攜盧慕貞
母女到各地考察。6 月18日,孫中山一行乘高麗輪經臺灣基隆赴上海。

    袁世凱以會商發展鐵路計畫為由,邀請孫中山北上。8 月18日,盧慕貞母女隨
孫中山從上海啟程赴北京,受到隆重的接待。孫中山全家暢遊名勝及前清宮殿名園,
度過了一段難得的美好時光。

    1913年2 月,袁世凱為了籠絡孫中山,特授他“籌畫全國鐵路全權督辦”,2
月11日,孫中山從上海抵日本考察實業、鐵路狀況和進行築路借款活動,3 月初,
盧慕貞也攜女前往日本。

    孫中山在日本是受人矚目的新聞人物。3 月12日,《大阪每日新聞》刊登了一
張3 月10日他抵大阪與歡迎者的合影,報導“孫逸仙氏來大阪訪問”。同時還發表
了一篇題為《孫逸仙的夫人來訪》的報導,詳細記述了盧慕貞抵日後的活動及在大
阪與孫中山會面的詳細情景———

    1913年3 月8 日,孫逸仙的夫人帶女兒來神戶,住在東洋飯店,同孫逸仙聯繫
上。當時孫逸仙先生下榻京都帝國飯店。孫說,我們在大阪見面。

    孫夫人8 日晚到大阪。孫逸仙在10日抵大阪,與相隔很久的夫人見面了。孫夫
人帶侍女隨同,每天早上8 時起床,10點鐘左右同女兒、侍女到外邊散步,在附近
的中國菜館食早點。晚上六七點左右在中國菜館食飯。從不出去看市容。

    孫夫人當時四十多歲,穿黑色中國服裝,頭髮整理得很好,不愛說話,是一位
非常貞淑的夫人。


    3 月16日晚,盧慕貞與兩女及宋靄齡乘坐的汽車不慎誤撞電線杆,盧慕貞和宋
靄齡受傷。孫中山在次日下午2 時,在由八幡前往福岡途中得悉盧慕貞遭車禍,當
隨從人員徵求他是否趕往東京探望妻子時,他認為不必更改考察日程,而請宋耀如
前往東京處理。所幸盧慕貞傷勢不重,經及時醫治,很快脫離了危險。

    3 月20日晚,國民黨代理理事長宋教仁,因主張成立責任內閣,制定民主憲法,
反對袁世凱專權,被袁世凱派人刺殺於滬寧車站,22日身亡。孫中山聞訊,馬上中
止了日本的考察活動,於23日下午乘船返上海,從事反袁鬥爭。

    孫中山在日本考察期間,留下了許多照片,可惜沒有一張與盧慕貞的合影。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歷史
下一則: 孫中山的原配夫人-盧慕貞 (2/2)
迴響(2) :
2樓. 三角龍
2011/03/26 20:41
引用

版主您好:

冒昧引用您的文章(已發出引用通知),
若有不妥請讓我知道,我將移除自己部落格內連結,謝謝。

ps
也很謝謝您的文章讓我長了很多知識!

1樓. Ricardo
2008/07/28 14:28
孫中山的原配夫人-盧慕貞 (1/2)

俺與孫中山的曾孫是好友,

如果有照片, 俺會寄給兄台.

盧慕貞的外甥盧致德,協和醫學院畢業,曾任國防醫學院院長. Tetsege2008/07/28 14:39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