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Selected poem:愛倫‧坡的《烏鴉》
2022/01/17 04:23
瀏覽343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Selected poem愛倫‧坡《烏鴉》

我認為《烏鴉》一詩是我最廣為人知的作品。我意欲讓它來證明其創作過程同機遇和直覺毫不沾邊——這篇作品是用解決數學問題所需的精確和嚴謹一步步完成的。
——
愛倫‧坡,創作哲學

意外翻出《波德萊爾美學論文選》,重讀了〈一八五九年的沙龍〉一文,正想要摘要波德萊爾有關「攝影」的論述,沒想到突然之間又開始閱讀他的另一篇文章〈一首詩的緣起〉,原來這篇文章是波德萊爾在1859年翻譯愛倫·坡的《烏鴉》一詩所寫的一篇前言,反倒是讓自己分神,順勢再找出《愛倫‧坡詩集》,重讀《烏鴉》這首長詩。

就是這般摸索,於是〈烏鴉〉的創作過程、馬拉美及波德萊爾的翻譯、古斯塔夫多雷 (Gustave Doré)
及馬奈 (Édouard Manet) 的插圖……

最終,這就是閱讀一首詩的緣起。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CN10408995
波德萊爾美學論文選
作者:波德萊爾
譯者:郭宏安
出版社:人民文學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8/10/01
語言:簡體中文

〈一首詩的緣起〉

有人對我們說,詩學是根據詩形成和定型的。可這裡有一位詩人,他聲稱他的詩是根據他的詩學寫出來的。他肯定擁有巨大的天才和比任何人都多的靈感,如果靈感指的是毅力、精神上的熱情,一種使能力始終保持警覺、呼之即來的能力的話。但他也比任何人都喜歡錘煉,他是個十足的怪人,可他常說獨創性是練習的結果,這並不是說獨創性可以教授。偶然性和不可理解是他的兩大敵人。他是否出於一種奇怪而有趣的虛榮顯得遠遠不像實際上那麼有靈感?他是否為了賦予意志更大的作用而減弱了他身上的非理性的能力?我相當傾向於這種看法,但是,不應忘記,他的天才不論多麼熱烈多麼敏捷,卻仍然滿懷激情地喜歡分析、組合和計算。他喜歡的一句格言仍然是:在一首詩中和一部小說中,在一首十四行詩中和一篇中短篇小說中,一切都應該為了達到結局。一個好的作者,當他寫下第一行時,就已經看見最後一行了。由於這種奇妙的方法,作者可以從他的作品的結尾處開始寫,可以隨意從任何部分開始工作。迷狂的愛好者們可能會被這種厚臉皮的格言激怒,但是,人人可各取所需。向他們指出藝術可以從深思中得到什麼好處,這總是有用的;讓上等人看看人們稱為詩的這種奢侈品需要怎樣的勞動,也總是有用的。
無論如何,對天才來說,些許的騙術總是允許的,儘管這對他並不適合。這彷彿是天生麗質的女人臉蛋上的脂粉,是精神的一種新的調味品。
總之,這是一首奇特的詩。全詩以一個神秘、深刻、可怕如無限的詞為中心,千萬張緊繃著的嘴從歲月之初就重複著這個詞,不止一位夢幻者出於絕望的積習為了試筆在桌子的角上寫過這個詞,這個詞就是:永遠不再!蘊涵著毀滅的無限從上到下充滿了這種觀念,尚屬清醒的人類為了擺脫這句話所包含的不可救藥的絕望而情願接受地獄。
用詩來適應散文的模子,必然有可怕的缺陷,但是加上韻腳的模仿,毛病更大。讀者會理解我不可能就這些詩句的深沉而陰森的音響和強有力的單調給它們一個準確的概念,這些詩句的渾厚的三重韻像憂鬱的喪鐘一樣響亮。這正是一首描寫因絕望而失眠的詩,一應俱全:觀念的狂熱,色彩的強烈,病態的推理,顛三倒四的恐怖,還有那種怪異的快活,因痛苦而更加可怕。聽聽你們記憶中拉馬丁的最憂傷的詩節和維克多·雨果的最華麗最複雜的節奏吧;再加上對泰奧菲爾·戈蒂耶的最精微、最富內涵的三行詩節的回憶,例如,《黑夜》這首充滿關於死亡和虛無的驚人奇思的詩,其三重韻與擺脫不掉的憂鬱結合得天衣無縫,你們也許會對善用韻者愛倫·坡的才能有個近似的概念。我說他是個善用韻者,因為我認為談他的想像力是多餘的。
不過,我聽見讀者像阿爾賽斯特 (Alceste, 莫里哀的劇作主角) 那樣嘟噥了:走著瞧吧!下面就是這首詩。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CN10948778
愛倫‧坡詩集
作者:愛倫‧坡
譯者:曹明倫
出版社:湖南文藝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2/11/01
語言:簡體中文

〈烏鴉〉

從前一個陰鬱的子夜,我獨自沉思,慵懶疲竭,
面對許多古怪而離奇,並早已被人遺忘的書卷;
當我開始打盹,幾乎入睡,突然傳來一陣輕擂,
彷彿有人在輕輕叩擊——輕輕叩擊我房間的門環。
有客來也,我輕聲嘟囔,正在叩擊我的門環,
        唯此而已,別無他般。

哦,我清楚地記得那是在風淒雨冷的十二月,
一團奄奄一息的餘燼都形成陰影伏在地板。
我當時真盼望翌日——因為我已經枉費心機
想用書來消除傷悲,消除因失去麗諾爾的傷感;
因那位被天使叫做麗諾爾的少女,她美麗嬌豔,
        在此已抹去芳名,直至永遠。

那柔軟、暗淡、颯颯飄動的每一塊紫色窗布
使我心中充滿前所未有的恐懼,我毛骨悚然;
為平息我心兒的悸跳,我站起身反覆唸叨:
這是有客人想進屋,正在扣我的房間的門環,
更深夜半有客人想進屋,在扣我的房間的門環,
        唯此而已,別無他般。

於是我的心變得堅強;不再猶疑,不再彷徨,
先生,我説,或夫人,我求你多多包涵;
剛才我正睡意昏昏,而你敲門又敲得那麼輕,
你敲門又敲得那麼輕,輕輕叩我房間的門環,
我差點以為沒聽見你,説着我打開門扇——
       
唯有黑夜,別無他般。

凝視着夜色幽幽,我站在門邊驚懼良久,
疑惑中似乎夢見從前沒人敢夢見的夢幻;
可那未被打破的寂靜,沒顯示任何象徵,
麗諾爾?便是我囁嚅唸叨的唯一字眼,
我念叨麗諾爾,回聲把這名字輕輕送還;
        唯此而已,別無他般。

我轉身回到房中,我的整個心燒灼般疼痛,
很快我又聽到叩擊聲,比剛才聽起來明顯。
肯定,我説,肯定有什麼在我的窗櫺;
讓我瞧瞧是什麼在那兒,去把那祕密發現,
讓我的心先鎮靜一會兒,去把那祕密發現;
        那不過是風,別無他般!

然後我推開了窗户,隨着翅膀的一陣猛撲,
一隻神聖往昔的烏鴉莊重地走進我房間;
它既沒向我致意問候,也沒有片刻的停留,
而是以紳士淑女的風度棲到我房門的上面,
棲在我房門上方一尊帕拉斯半身雕像上面;
        棲息在那兒,僅如此這般。

於是這隻黑鳥把我悲傷的幻覺哄騙成微笑,
以它那老成持重一本正經温文爾雅的容顏,
冠毛雖被剪除,我説,但你顯然不是懦夫,
你這幽靈般可怕的古鴉,漂泊來自夜的彼岸,
請吿訴我你尊姓大名,在黑沉沉的夜之彼岸!
        烏鴉答曰永不復焉

聽見如此直率的回答,我對這醜鳥感到驚訝,
儘管它的回答不着邊際——與提問幾乎無關;
因為我們不得不承認,從來沒有活着的世人
曾如此有幸地看見一隻鳥棲在他房門的上面,
看見鳥或獸棲在他房門上方的半身雕像上面,
        而且名叫永不復焉

但那隻棲於肅穆的半身雕像上的烏鴉只説了
這一句話,彷彿它傾瀉靈魂就用那一個字眼。
然後它便一聲不吭——也不把它的羽毛拍動,
直到我幾乎在喃喃自語其他朋友早已離散,
明晨它也將離我而去,如同我的希望已消散。
        這時烏鴉説永不復焉

驚異於屋裏的寂靜被如此恰當的回話打破,
肯定,我説,此話是它唯一會説的人言,
從它不幸的主人口中學來。一連串橫禍飛災
曾接踵而至,直到它主人的歌中有了這字眼,
直到他希望的輓歌中有了這個憂鬱的字眼——
       
永不復焉,永不復焉。

但那隻烏鴉仍然在騙我悲傷的靈魂露出微笑,
我即刻拖了張軟椅到門邊雕像下那烏鴉跟前;
然後坐在天鵝絨椅墊上,我開始產生聯想,
浮想連着浮想,猜度這不祥的古鳥何出此言,
這隻猙獰醜陋可怕不吉不祥的古鳥何出此言,
        為何對我説永不復焉

我坐着猜想那意思,但沒對烏鴉説片語隻言,
此時,它炯炯發光的眼睛已燃燒進我的心坎;
我依然坐在那兒猜度,把我的頭靠得很舒服,
舒舒服服地靠着在燈光凝視下的天鵝絨椅墊,
但在這燈光凝視着的紫色的天鵝絨椅墊上面,
        她還會靠嗎?啊,永不復焉!

接着我覺得空氣變得稠密,被無形香爐薰香,
提香爐的撒拉弗的腳步聲響在有簇飾的地板。
可憐的人,我歎道,是上帝派天使為你送藥,
這忘憂藥能終止你對失去的麗諾爾的思念;
喝吧,喝吧,忘掉你對失去的麗諾爾的思念!
        這時烏鴉説永不復焉

先知!我説惡魔!還是先知,不管是鳥是魔!
是不是撒旦派你,或是暴風雨拋你,來到此岸,
來到這片妖惑鬼祟但卻不懼怕魔鬼的荒原——
來到這恐怖的小屋——吿訴我真話,求你可憐!
基列有香膏嗎?吿訴我,吿訴我,求你可憐!
        烏鴉答曰永不復焉

先知!我説惡魔!還是先知,不管是鳥是魔!
憑着我們都崇拜的上帝——憑着我們頭頂的蒼天,
請吿訴這充滿悲傷的靈魂,它能否在遙遠的仙境
擁抱一位被天使叫做麗諾爾的少女,她纖塵不染,
擁抱一位被天使叫做麗諾爾的少女,她美麗嬌豔。
        烏鴉答曰永不復焉

讓這話做我們的道別辭,鳥或魔!我起身吼道,
回你的暴風雨中去吧,回你黑沉沉的夜之彼岸!
別留下你黑色的羽毛作為你靈魂撒過謊的象徵!
留給我完整的孤獨!快從我門上的雕像上滾蛋!
讓你的嘴離開我的心;讓你的身子離開我房間!
        烏鴉答曰永不復焉

那烏鴉並沒飛走,它仍然棲息,仍然棲息
在房門上方那蒼白的帕拉斯半身雕像上面;
它的眼光與正在做夢的魔鬼的眼光一模一樣,
照在它身上的燈光把它的陰影投射在地板;
而我的靈魂,會從那團在地板上漂浮的陰影中

       
解脱嗎——永不復焉!

[
原文參考資料]
https://www.eapoe.org/works/reading/pp073r1.htm
Text: Edgar Allan Poe,
The Raven
[Reading Text]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知識學習 隨堂筆記
自訂分類:Selected & Extracts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