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Excerpt:小川洋子的《迫降的流星》
2021/10/28 00:54
瀏覽482
迴響1
推薦10
引用0
Excerpt:小川洋子的《迫降的流星》

散步令我神清氣爽,予我寬慰,給我帶來無限樂趣,最重要的是,它時刻鞭策著我進行創作,因為它為我雙手奉上了一個寶貴的巨大素材庫,供我在家寫作時不致言之無物,無病呻吟。一場散步彙集了無數鮮活的場景,賦予我詩的想像,看似無足輕重,實則無比珍貴。散步過程裡,自然與城市的迷人本質與優雅內核活生生地在散步者的眼前與心裡逐一展露,因此,散步者若想飛舞想像的翅膀,在無盡思緒裡騰飛,那麼他就必須保持心清目明。……
——羅伯特.瓦爾澤 (Robert Walser),〈散步〉

小川洋子的書自己讀得不多,大概只有《博士熱愛的算式》、《米娜的行進》、《總之,去散步吧》這幾本

在這本《迫降的流星》的第二話巧遇最近曾經讀過的 Robert Otto Walser,對於這一位喜歡散步並以散步聞名的文學家,
小川洋子要如何詮釋呢?

希望讀完書摘之後,大家也有興趣找到這本書來看看吧!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88555
迫降的流星
不時着する流星たち
作者:小川洋子
譯者:莊仲豪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8/06/12

作者簡介
小川洋子 Yoko Ogawa
1962
年出生於日本岡山縣,早稻田大學第一文學院文藝系畢業。1988年,以《毀滅黃粉蝶的時候》獲第七屆海燕新人文學獎;1991年,以〈妊娠月曆〉獲得第104屆芥川獎;2004年,以《博士熱愛的算式》獲得讀賣文學獎及本屋大獎,同年以《婆羅門的埋葬》獲得泉鏡花文學獎;2006年,以《米娜的行進》獲得谷崎潤一郎獎;2012年,以《小鳥》獲得藝術選獎文部科學大臣獎;2013年,榮獲早稻田大學坪內逍遙大獎
早期作品多以人性的陰暗面為主題,後文風轉變。曾經前往德國奧茲維斯集中營採訪,此行影響了其寫作風格。主要著作有《人質朗讀會》、《沉默博物館》、《博士熱愛的算式》、《祕密結晶》、《無名指的標本》、《抱著貓,與大象一起游泳》、《米娜的行進》、《總之,去散步吧》等多部作品。


Excerpt
第二話  致散步同盟會長的信
A Letter to the Chairperson of Walking Association
In the memory of Robert Otto Walser

……
當然,我沒有打算在這裡說明正確的散步方式。因為散步本來就沒有所謂的正確和錯誤。散步同盟的優點,就是沒有規章、誓約書等任何不通情理的形式。人生中散步是不可或缺的,只要滿足這一個條件,誰都可以是會員。如此簡單明瞭真是讓人心情愉快。
我順著花壇旁的小路前進了一會兒,繞著菜園迂迴,跨過小河上的拱橋。路線隨著心情,每天都不同。隨處可見同樣是在散步的人們。頂多是以眼神交會,但多半只是沉默地擦身而過。沒有特別確認的必要,我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同一個同盟的會員。我不是那種可以輕鬆地和不太熟的人聊天的類型,而這裡的人們也應該幾乎全部有著同樣的傾向。

……

兩天前下的雨使小河的水量增加、水流撞擊岩石、到處捲起白色的漩渦。往下走到水的邊際,天空看起來就更高也更開闊。眺望了一下天空、深呼吸之後,沿著靴子再差一點就被水浸濕的地方往上游走去。為了尋找小石頭。這是除了說話之外,另一個重要的散步的樂趣。
 
某天,偶然發現了有趣的小石頭。形狀像是「て」這個字。不自覺地撿起來、放在掌心上盯著看。究竟是什麼樣的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呢,曲線和凹陷以完美的方式結合、儘管不完美卻形成了「て」的輪廓。圓潤飽滿的觸感,有種訴說著「一直試著拚命努力到現在」的可愛。怎麼會有人可以捨棄它呢。我把小石頭放進長褲的口袋,帶回房間裡。
如果小石頭長得像星星或是花朵,大概也只會覺得可愛而已吧。那些是同樣誕生於大自然的同類。可是,人類所創造的文字,與大自然的事物秘密相通。我被那神秘所依附。是不是我偶然發現了原本不該被任何人知道的眼神交流呢。那種誇大的想法束縛著我。
在那之後,散步的途中,只要發現長得像文字的小石頭就會加以收集。無論是如何完美地做出文字的形狀,只要是人工的金屬我完全不感興趣。一定要是自然的石頭。這一點相當重要。
散落在地面的小石頭、樣式多到令人吃驚。只要想到在我的鞋底下竟然潛藏著此等複雜,散步時的每一步都帶著尊敬的聲響。小河的河畔、雜木林的深處、停車門廊的石子路、延伸至觀景台的樓梯、草皮的廣場。有的有稜有角且粗糙、有的乾燥且多餘的部分被除去、有的光滑到不行,根據各種環境,小石頭的個性也不同。它們的形狀之中,一定藏著我們想像不到的深遠含意吧。可惜的是我能識別的,只有斷續的文字而已。

……

一整天被關在連窗戶也沒有的狹小地下室裡,不知道自己手上的物品的寄件者是誰、收件者又是什麼樣的人,不被任何人感謝,只是一味地捆包。到了中午,在作業台的角落吃著自己做的便當,下班鈴聲響起後回到公寓,把放不進便當裡的剩菜吃掉。休假時就讀從圖書館借來以及用員工折扣購買的書。還有散步。
睡不著的夜晚,我經常抄寫您的小說。以小刀仔細削尖的鉛筆、一字一字、把印刷在書本上的文字化作手寫字。您以鉛筆在草稿用、手掌大小的紙片上寫下的文字,最終變成活字而成為書本。我想倒轉時間的進行。只要這麼做,雖然只有一點點,我便能沉浸於身處在您身旁的錯覺。那種感覺,就像是站在散步途中停下腳步,以鉛筆在紙片上書寫的您的身旁,聽著鉛筆在紙上滑過的聲音一樣。
只要抄寫著文字,我的心情也會平靜下來。如果是敬愛的作家的小說,就更是如此。我覺得比起用眼睛閱讀,手寫的時候更能親密地與小說交會。說真的,如果我自己可以寫出小說就再好不過了,不過我非常清楚那是個奢求。這個世界上已經有偉大的小說了,像我這樣的人沒有不知好歹的必要。
直線、曲線、點、圓,儘管只是簡單的符號之間的排列組合,這些文字一個一個有著獨自的形狀,我覺得可愛極了。獨自一個躺在那裡的話,幾乎無法發揮任何功用,但是兩個三個相互靠近、手牽手的話,彷彿就能聽見潛藏在文字背後的某個人的聲音。雖然說,那的確是聲音,但是絕對無法從喉嚨發出來、而總是在沉默之中作響,因此輕易地便超越了傳達意思等不起眼的角色。孤立的碎片集結、誕生出新的形狀。它們也和這裡的圍牆,以及菜園中蝴蝶的卵一樣,圍起世界構築出另一個世界。
我之所以抄寫小說,絕非想要假裝成作家,也不是想要安慰沒有才能的自己。是為了不讓文字與文字、碎片與碎片之間的連結,被某個粗暴的人打散,而用自己的手將它們再次牢牢綁好。

……

我要寫給她的信,內容我已經想好了可是,小石頭一直沒有收集齊全。要到何時才能找到所有小石頭,把想說的話傳達給她,我也不曉得紅茶的罐子裡,是被捨棄和遺忘的、言語的碎片。
光影在不知不覺中變化,黃昏好像已近在眼前馬上就是點名的時間了。回房問去吧。萬一錯過了吃藥時間,因此被禁止散步的話就不好了。不,要真的是這樣的話,我只要一整天讀您的小說就好那樣做的話就和散步一樣了。
今天也沒有找到小石頭。雖然有些遺憾,散步到此結束。
那麼,再見了。


羅伯特瓦爾澤
Robert Otto Walser (1878-1956)

生於瑞士比爾。從事著律師事務所的專員、發明家的助手、銀行的實習生、達姆布勞城 (Dambrau) 的僱員等各種職業,同時發表著散文小品和小說。一生喜愛散步,總是從散步者的角度觀察著世界。作家生涯的晚年,在裁切成手掌大小的紙張上,以鉛筆寫下幾乎無法辨識的微小文字進行創作。50歲時住進精神療養機構。聖誕節的早晨,被人發現於散步途中倒臥在雪地上且已經死亡。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醫楊曉萍
2021/10/28 09:22
我在想著,散步先是有錢人的玩意,而後變成中產階級或讀書人的玩意,直到今天都還不可能是所有人的玩意兒。所以散步這個話題,挺有趣的。忠勝只懂得工作的螞蟻,就不可能存在散步這個議題。😅
走到這個時代,我們確實還是得走路啊,無論是為了身體或是心靈的健康,美其名也是散步。 le14nov2021/10/29 05:1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