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Excerpt:《史作檉講藝:藝術的終極關懷》之〈綜觀哲學、藝術與生命〉
2021/10/26 04:48
瀏覽269
迴響0
推薦8
引用0
Excerpt:《史作檉講藝:藝術的終極關懷》之〈綜觀哲學、藝術與生命〉

我們到底要怎去遭遇一個真的藝術家呢?
它像是一種自證,一種指引,一種鼓勵,一種同情,一種人類感,一種自然之歸復,一種屬人本位之還原,實際上,亦即一種人類文明之根源性再建之可能。或,亦即一種「人」的尋求與呈現,亦一「人」與其對象間不休止掙扎般之體驗過程、還原或超越之可能。
——
史作檉,〈關於「藝術家」〉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45940
史作檉講藝:藝術的終極關懷
作者:史作檉
出版社:典藏藝術家庭
出版日期:2014/09/05

本書為史作檉談論藝術美學文章集結,強調人人都有藝術家的眼睛,只在於人們失去了觀看的方式與純粹的初衷。
共分四大篇九章節,從藝術本質談起,援引賈克梅第、康丁斯基、蒙德里安、李德等藝術家創作,從繪畫、雕塑、音樂,旁述及顏氏篆書中的圖形特性,進臻至哲學美學、形上美學,淺明清晰,在一本書的閱讀時間裡就可在繁多的藝術理論中找到自己的「眼睛」與觀看角度。

Excerpt
〈綜觀哲學、藝術與生命〉

1
藝術是一種喚醒,也是一種解脫。

5
藝術的層次就是你内心的層次,你的内心就是再混亂不安,都不要放棄那潛在之層次、可能與要求。否則,外在的層次就是做得再好,也必不會是一種「活」的層次。

10
在繪畫中,不論我們怎樣設計我們所要表達之物,永遠都要以一看不見的背景為背景,才能使我們的畫面呈現出生命與力量。否則,不論我們在畫面上處理的如何完善,都難免一種死滯之可能。

16
賈克梅第终於消除並越過了一切屬人外在的過程、事物與糾紛,而回到了屬人本身之面對。這種屬人本身的面對,就是真正「人類」之面對。然後他又把人類塑造成,他四周之幾個具體而少數之「人」,如 DiegoAnnetteMother等。藉著這些在他來說「具體之人類」,並向真屬於人之自我的内在而探索,於是就在他經過了這樣複雜之過程,而找到了真正屬人之自然内在之尋索中,製造出了他晚期之屬人的藝術傑作,並向我們深刻而真實地傅遞了他所真知之屬人的感覺與訊息。

26
直覺、夢幻……而無自體,都談不上什麼存在性之方法表達。而夢幻加自體之方法,即賈克梅第的方法,非超現實主義可比也。自體,難之事也,它在一切方法背後,如:你必須要保持一種「你自己」和你所講的話,所寫的文章,所主張之理論,所應用之文字間,存在性之反省能力與關係才行。
否則,即只有方法而無「人」。

27
真正自然的「人」加夢幻,就是好的藝術,如神話、原始圖形等。如以文字而做的夢,就無何真藝術可言。如自然之「人」與文字混淆而做的夢,仍有一點藝術可言,但這要碰機會了。
都市,以文字而混淆之地也。
藝術,何所真來,思之可也。

28
都市當然也可以有都市之藝術,如未主義、達達主義等。但究非真「人」之藝術。

29
真「人」真「藝術」即人立於自然宇宙間,無所混淆之地也。
其他,即文字混淆之地而已。

46
人活著,就是一種遭遇。如果人在文明以前,其遭遇全屬自然物,那是一種造化。若在文明以後,所謂人文,往好處說,是一種自然之延伸,往不好處說,就是一種背叛自然。
既然如此遭遇了,這也就形成了屬人於人文世界中,艱苦的學習過程。
若你不學習它,但它就是你的遭遇。
如你學習而無所突破,你的「人」照舊要被它所淹沒。
如你學習、突破,但未徹底,到頭來仍舊是被它所反控而模稜終生,聊無是處。
若學習、突破、又果能徹底之,才知其艱苦的歷程,無非是求得一種屬「人」原本之還原,而不是一種文字性之理想或精神目的。
所有這些分辨,文字之中未嘗沒有,甚至自古人皆「知」之,但「知」與「真實存有」之間,差之毫釐,失之千里萬里,也只有冷暖自知了。

54
真正的夢幻,就是那看到也看盡了所有人生所遭遇之方法與情感的一切可能者,而不是在夢幻中面對某一種方法或情感之情境而游離。
看看賈克梅第六十四歲時,布列松所拍下的他的眼睛吧!
當那眼睛就是夢幻本身時,他還需要什麼夢幻嗎?

86
人擺脫不掉過分孤立而突兀的個别事物,就找不到真正的虛空。找不到真正的虚空,就無法把真虚空中的實體或真正具有質量的東西找出來。找不到真虚空中之具有質量的東西,就無法把此質量之物以某原創性的形式,予以正確而真實地表現出。此事於宗教、道德、哲學與藝術為一然。

103
真正的藝術幻想是沒有目的,正因為它沒有任何目的,乃自由地產生各種形式或對象,並向自我的「存在」本身而回歸。

137
假如你是一個真正的人,並夠大,那麼你就叫自己頂立在大自然的宇宙中吧!社會只是人工具性操作的成果,它很小,很表面化,或只有人人之間之平均數的存在,卻不能完全代表人本身的存在。所以你有一念要依靠社會並期望有所得於它,本質上,你就是一個屬「人」的自棄者。因為假如你是人,並夠大,且頂立在大自然的宇宙中,那麼,當你面對那工具性操作之社會之小物時,你當付出並為它工作或服務而不是有所得之於它。
到底你是一個付出者,或是一個自棄者,或依附者,那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本文刊於《文明探索叢刊》八、九卷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