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Excerpt:史作檉的《尋找山中的塞尚》
2021/10/22 05:39
瀏覽320
迴響0
推薦8
引用0

Excerpt史作檉的尋找山中的塞尚

吾誓以繪事而亡。
我們仍舊有更多的要求,更多的企望,
更多的貪圖與對生命覬覦般的窺探。
於是,更多的不可能出現了,更多的不可解出現了,
蒼茫的〈聖維克多山〉又出現了,
它似不可解又可解,它似可解又不可解……
——
史作檉,〈結束〉(Ending)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329970
尋找山中的塞尚
Looking for Paul Cezanne in the Mountain

原點:詩人思想者史作檉訪談錄
作者:史作檉
出版社:典藏藝術家庭
出版日期:2006/05/01

十九世紀末,法國南方普羅旺斯蔥蒼的鄉間,隱居著一位畫家,他不善與人來往,經常背著畫架獨自在山林間穿梭寫生,創作出一幅又一幅現代繪畫中深刻而偉大的作品。
他是塞尚。一位孤獨、深思而又情感真摯的藝術大師,畢生窮究永恆的自然,追求藝術上真實的感覺,他向我們揭示出,藝術真正要展現的,並非是我們眼睛所見的世界,而是我們眼睛所看不見的,即自然世界背後的永恆性,也是一種人的永恆性。

Excerpt
〈感覺的實現

……
其實,塞尚終其一生所追求的,無非是一種感覺的真實。當然,假如我們要真實而徹底地瞭解塞尚所謂的感覺 (sensation),和感覺真實的再現於畫面上的方法,就不能不先從他所謂的 realization談起。所謂 realization,即實現,或具實地呈現出來的意思。塞尚所要具實呈現之物,即他所謂的感覺。假如我們再就 realize本身的意思說,即「成為事物其本身」(to become the thing itself) 的意思。換句話說,所謂實現,就是照它本來的樣子,把它自己展現出來。但這樣一來,有一個非常複雜的哲學問題出現了,那就是塞尚真正要實現的,到底是他的感覺呢?還是以此一感覺所代表的他所面對現象的本質?因爲假如塞尚所謂的感覺,只是他自身内的感覺,而不涉及他卅歲以後的繪畫中,所涉及的自然物象的本質,那麼實際上,他大可以從他早期强烈動機的繪畫中一直發展下去,未嘗不能形成一和現代繪畫完全相同的純觀念或抽象的繪畫。但是,像這種純自我風格觀念的繪畫,在當時並未達其成熟階段,而且如以印象繪畫所代表的近代風格來說,近代繪畫剛從以神或宗教為主題的風格中解放出來,而使人逐渐趣向以「人」的純粹個體所面對「自然」的繪畫。這樣從荷蘭早期的風景畫,一直到印象繪畫,雖然在描述自然實質的成就上,印象繪畫所採取的外光描述法,在觀念上已達到了比康斯塔伯,乃至泰納、庫爾貝以前的風景畫更深刻的程度,當然其中以莫内為最;不過如以塞尚來說,印象派的外光法並未成人對於自然的描述,或人與自然間關係的最佳描述,於是從此也就逼現出塞尚所謂實現的理論。但是,等到塞尚用他特有超越印象的方法來描述自然的時候,實際上,他所獲得的,並不是一種單純的主觀感覺的描述,更不是一種外在現象的描述;相反地,而是此兩者的統合。而現代繪畫也正是以此方法,將人的感覺更進一步地從塞尚所採取的自然物象中解放而來,這樣很自然地,也就形成了一種比過去一切繪畫都更自由的純主觀性的現代主義。
由此可知,整個現代風潮的意義在於,假如外在事物只是一種物象,那根本就不值得在藝術中加以描述;相反地,假如在此物象的背後,果有一實質的世界或意義存在,那更只有在人完全從物象的世界中解放出來,才能獲得其中真實意義的表達於萬一。但是這一來,一切現象之物不爲藝術所取,本體或實質者,卻只在尋求的「可能」之中。於是從這裡,整個藝術風潮便形成了一徹底自由的一切主觀可能方法性的探索。所以就我來說,整個現代風潮,在其根本存在的意義上,就是一種人類表達在繪畫上的「方法探討」。這是一種真正屬於人的真實的可能與必然,其中從杜象的非藝術,一直到純空間哲學的蒙德里安,無論如何,都只是一種繪畫中某一方法的可能與探索,至它是否可以在將來產生出真正屬於現代人、現代人性和現代靈魂的偉大藝術,實在仍在不可知之數。不過在此,我們探其產生的方法與觀念上的根本淵源,塞尚的繪畫無論如何是一個真正的關鍵。
……


〈感覺與自體

現在我們先撇開有關塞尚和現代繪畫之間的關係,再回到塞尚所謂感實現的理論上。
塞尙說:

「自然的深度,遠比它外在所呈現的,要深刻得多。」

由此可知,塞尚所要實現的感覺,當然不是屬於自然現象的事物,而是一種比自然的外在呈現更深刻的事物。但如以嚴格的哲學意義來說,自然的呈展,在人來說,只有兩個最根本的層次,一個是現象,另一個就是本體。那麼,假如塞尚所要實現的感覺不是現象的,那便是本體的,甚至由此我們也可以說,塞尚的整個繪畫或生命過程,實際上就是他要實現此一本體性感覺的方法過程。
……

其實如以形上學的觀點來看,一個眞正的藝術家或哲學家,窮其畢生的努力,所不能描摹的内在感覺,就是生命自體。而那一個以此生命自體的感覺,所正要描摹的自然如神明般的對象,就是宇宙自體。這就是哲學中,自體對自體,或自體本身真正的發生與創造,同時,亦即生命與宇宙間,一種真正内在的相遇與合一,但它卻是以人窮盡了一切屬於人的可能,才得以真實而逼現的。此一使自體能得以出現的過程,即塞尚所謂感覺實現的過程。塞尙說:

「自然是藝術家之神明。」

感覺就是他向神明追求、祈願,並在神明的面前戰慄的真實記錄。
所以塞尙說:

「人在自然的面前,永逮不會於謙恭。藝術家所能加於自然者,無非是以其變幻的過程,在人心中所形成的不休止的戰慄之情罷了。」


甚至在他去世之前,仍舊寫道:

「我终生從事於對『自然』的研究,雖然我時有所進,但實際上,我實在進步太慢了。」

這就是塞尙真正的藝術,真正的感覺,真正的追求,與真正逼向於本體世界的窮究的不朽精神。即真正的藝術,真正的藝術生命與精神,亦即他所謂百年不一見之現代藝術的創造奠基者。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