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Selected poems:解昆樺的《寵你的靈魂》
2021/10/27 06:50
瀏覽319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Selected poems:解昆樺的《寵你的靈魂》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88608
寵你的靈魂
作者:解昆樺
出版社:聯經出版公司 
出版日期:2021/04/15
語言:繁體中文

《寵你的靈魂》是詩人學者解昆樺寫詩逾二十年所集結的第一部詩集,他自比為靈魂的遊吟者,拾掇時光遞嬗的花葉,占花為卜;年輕時的紫荊樹,校園宿舍讀寫對望的群樹,有時僅僅是眷念簡單的家居,有時浪遊吾島,留下菊島、諸羅城、北高二都、阿里山、磺溪的人文記憶。詩人說:「詩就是言語的寺廟。」解昆樺以感情造字、藉音聲賦形,用全部的靈魂,造一間房,寵愛所愛。

作者簡介
解昆樺
國立中興大學中文系副教授。
現代詩曾獲文建會台灣文學獎首獎、教育部文藝獎、高雄鳳邑文學獎首獎等。
小說曾獲林榮三文學獎、新北市文學獎等。
散文曾獲教育部文藝創作獎、全球華文星雲獎、台北文學獎等。
電影劇本曾獲磺溪文學獎。
評論專著《繆斯與酒神的饗宴:戰後臺灣現代詩劇文本的複合與延異》曾獲科技部人社中心出版人文學及社會科學專書獎助。
著有小說集《螯角頭》,評論專書《臺灣現代詩典律與知識地層的推移》、《轉譯現代性》、《青春構詩》等。
經營文學藝術頻道「聽見你的好」。


〈不青澀,也不特別懷舊〉

霧洗瀲黃昏,冷卻的光芒之翼
遭受夜悲愴地襲擊。

期待在防風林徬徨的螢火蟲
寫下種種警醒句子,為夏日的漫長作結
精巧小禮盒包裝日記:
一粒稻穗緊裹著
秋稼女神的體香 

我撿拾窗外落葉
作句點。那些愛恨選擇題
終將隨沒有花瓣的綠莖
壓住用情書折成的小紙船

埋藏著的一顆想念的心,不青澀
也不特別懷舊


〈眷城〉

致往日:

我在人群中進行回憶,不怎麼熟練地。很多話說了,其實等於沒說,在聲音裡,記憶仍在消亡,在衰老。不因為我如何把情節用各種詞彙,做種種華麗的雕飾,就能青春如昔。我在公眾的笑聲中,從記憶之井裡,一次次將裸露的你拱現,如此恬不知恥。

雨與冷眷顧這城。我撐傘跨越學校操場時,有人隻身穿著墨綠色的雨衣,對一大片牆,揮拍追擊網球。他堅決只用右手揮拍,左手插在口袋裡,身體頗不協調地在濕潤的場地移動。勉力將網球打回他手上的球拍……雨聲大了些,我離他遠了些,我聽不見他的呼喊。但他在大雨裡一點也不模糊,場地上無數隨意分佈的水漬,重複投映他的動作。他每揮一次拍,同時也揮了無數次拍。不用失戀也能淋雨,那一刻,我凝視他,以昆蟲奇幻的複眼。

孤獨的他,淋雨的他,擊球的他,竟擁有如此華麗鏡像。而我對你的追述,是否也能像他如此熟能生巧,甚且篤定不疑?

我知道,我不該對那明明在高速公路上只有四個小時車程的遠方,那樣痴迷,甚且過度懷想。或者以更快的方式,搖著滑鼠跳上網路,回到年少沈迷過的BBS站,一個人對著螢幕,看朋友在精華區被儲留下的搞笑故事,看那流金歲月如何在我臉頰滂沱而下。

我知道,我不該如此。

擁擠在這城裡的人,也有他們難以修葺的故鄉記憶,也有他們視城為鄉的真摯情愛,唱「台北的天空」的歌者的哽咽,我也曾在入夜的廣播電台中,被她對台北的告白深深感動過。我只是不適應,任性地讓在你中飛奔的我重複在那裡,即使我的身體已悄悄地在記憶,以及適應城市人快樂的方式。

往日,你在我破了洞的運動外套掉了出來,當我莫可奈何地在城裡也要奔跑時,像被放在城中水泥地,找不到泥土的種子那般,無力且沈默。

你又像一絲絲火光在沒窗的屋子裡苟延殘喘,在雨與冷眷顧的這座城,撤落夜幕覆蓋在我的身上,厚重如像一陣嘆息,輕薄如情人的謊言。

我該把你放在一座鋼琴裡
黑色與白色的階梯之間
我凝視指尖上的漣漪
也許在未來某日雨夜
能從蕭邦琴譜裡
以莫能意會的哀傷
將你帶回


〈在囚獄中獲致潔淨的光〉

莽莽乾坤舉目非,此生拼與世相違。
——
懶雲〈出獄歸家〉

鋼與燈撐起夜,我在子時暗室
與重新穿戴好本島衫與八字鬍的你
一同衝破那個在獄中日記裡
被蚊蝨、下痢與典獄長無度摧殘的自己
你曾被迫在衛生紙屑上將恐懼潦草而倉皇地
無盡小寫,只因你是在單向通行的殖民史中
唯一逆向飛行的雲朵
違背著風勢,在趕醫途中的人力車上
危危顫顫地
用文字描摹和平的風景

你一度將年少的自己養豢在總督府醫學校
聽從持武士刀的軍醫在教室練習
繪畫自己一副副殘缺的器官
碧色的血都忘了流,島嶼的歷史下游沒有記憶
沒有根,在太平洋中甚至沒有自己的鰭
被迫囚禁在帝國主義的水族館
政治的風  不左
不右
一昧向北,虎虎摧殘
我那被卸卻防風林的家園
島嶼吹散如拼圖,被殖民者強拼在軍靴下

你與所有人  都曾摀著嘴、駝著背走過
日本軍警到處罰站的街頭
在你自己的彰化媽祖宮用聽診器
像順風耳般,聽竊所有在病人心房裡
住滿秦得參、林先生、添福、阿金、莫那魯道……
癱瘓的故事與詩歌
你堅決帶他們走出情節與格律
到軍刀與警棍林立的廣場大膽遊行
在文藝欄一遍遍排版複刻中
把他們供奉在文壇

而殖民者自然也把你供奉入瘖啞的囚室
讓你學會像藤蔓自己尋找光與水
你摸索陰濕的囚室,如同摸索殖民者另一個
不堪的下體。你隔牆聽見幼稚園孩童
純潔的歌聲像精靈般地飛過,開始無端想起幼年
小逸堂朗朗明亮讀書聲——
木質窗櫺篩選潔淨的光  鋪撒
你平敞的宣紙,彷彿早已為你寫下了什麼
腦後髮辮如馬尾押韻般地馳騁過
古典詩裡那遍地的江湖,你如此尾隨
感性而豪邁的蹤跡,像無法被熨平的雲朵
在用一張又一張黑名單黏貼延續的殖民時代
逆向找到血液中的主流

有一天你終於攀爬到獄外
逐漸獲致某種覺悟,擦拭心中明滅的燭火
以更壯盛的火炬隱喻堅貞意志
與一群土生的勇敢靈魂
在趕往「無力者大會」的火車
不斷用力把頭顱伸向窗外
對準那只為你們訣別的照相機,儘管
風勢如秋天中明晃扣動的利剪……
鋼與燈撐起夜,此刻因你,我想起一座島嶼的
骨骼與意志。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