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Excerpt:皮科‧艾爾的《靜思的藝術》
2021/01/27 04:52
瀏覽298
迴響0
推薦10
引用0
Excerpt:皮科‧艾爾的《靜思的藝術》

如前所述,無往無來的概念,像萬有引力一樣普遍存在,每一個傳統的智者都談過它。十七世紀法國數學家和哲學家帕斯卡 (Blaise Pascal) 的名言說:「人類所有的不幸,起因於一個簡單的事實——他們不能安靜地坐在自己的房間裡。」
——
皮科‧艾爾,〈最需要靜定的地方〉

…jai dit souvent que tout le malheur des hommes vient dune seule chose, qui est de ne savoir pas demeurer en repos dans une chambre. 
(I have discovered that all the unhappiness of men arises from one single fact, that they cannot stay quietly in their own chamber.)
——Blaise Pascal, Pensées

看完這本書,你會想要嘗試靜坐嗎?如果沒有,那麼閱讀的意義是什麼?甚或書摘的意義是什麼?

類此問題一直是自己不斷遭遇的窘境,然而關於這些問題的答案,我是否已經了然於胸?

抄寫一段詩論,但我不寫詩;抄寫一段翻譯理論,但我不懂翻譯;抄寫一段喝酒、美食、旅遊的文章,但我不懂吃喝玩樂……

對我而言,這些就只是閱讀的樂趣吧!我的書摘人生純然就只是書摘。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01236
靜思的藝術(TED Books系列)
The Art of Stillness
作者:皮科.艾爾
原文作者:Pico Iyer
譯者:蘇采禾
出版社: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2016/01/01
語言:繁體中文

作者簡介
皮科.艾爾Pico Iyer

一位於英國出生的作家和小說家,自1986年開始,為許多知名報章雜誌與媒體撰寫文章,包括《時代雜誌》(Time)、《哈潑》(Harper’s)、《紐約書評》(New York Review of Books)與《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等。也因為常年居住在加州和日本,因此所撰寫的書籍主題橫跨許多文化,其中包括《加德滿都錄影夜》(Video Night in Kathmandu)、《淑女與僧侶》(The Lady and the Monk)和《地球人》(Global Soul)等。

Excerpt
無往無來

十二月底某一天清晨四點,柯恩從靜坐中抽空走到我的小屋,解釋他在山裡做什麼。
「靜坐 (sitting still),是真正深刻強烈的享樂,」柯恩以出人意外的熱情說,他在地球上活了六十一個年頭才發現,「這真正深刻的、性感的、美味的享樂。靜坐讓人享受到真正的盛宴。」
……


柯恩向我保證,到這個遙遠的靜地方生活,完全無關虔誠或淨化心靈,那只是他找到的最實際的方法,解決長久以來夜夜困擾他的疑惑和恐懼。他與年邁的日本友人一同靜坐,啜飲拿破崙干邑,靜聽蟋蟀唱歌直到深夜,他發現是最接近持久幸福的時刻,即使碰上生命不時逆襲的挑戰和破壞也不會改變的那種幸福。
當曙光照進小屋時,柯恩說:「沒有任何事能跟它相比……」他講的是靜坐,然後他突然想起一件事,露出了狡黠的笑容,鼻子眼睛擠成一團,接著補充說:「除了追求戀愛。年輕時候荷爾蒙衝動本身就是一種刺激享樂。」
柯恩形容,無往無來 (going nowhere) 是偉大的探索,讓你參透四方萬物。


無往的路徑

無往無來,選擇定靜安坐一段時間,一段長到能夠內觀自我的時間,這個概念本質上很簡單。如果你的車子拋錨,你不會想辦法重漆底盤。我們大部分的問題,以及解決問題的方法、心靈的平靜,皆存於內在。忙亂奔波,企圖在自身以外尋找幸福,就如同伊斯蘭寓言裡的滑稽人物,他在客廳掉了鑰匙,卻走到街上尋找,只因為街上比較明亮。希臘哲學家愛比克泰德 (Epictetus) 和羅馬哲學家皇帝馬可‧奧理略 (Marcus Aurelius) 兩千多年前就提醒我們,形塑我們的不是經驗,而是我們回應經驗的方式。一場颶風掃過小鎮,把全鎮化為瓦礫,有人會把它當成解脫釋放、重新開始的機會,而另一個人,甚至就是他一起長大的手足,卻覺得是重大創傷,一生揮之不去。

如莎士比亞在《哈姆雷特》寫的:「世上之事本無善惡之分,思想使然。」
我們生活的很大部分是源自於腦中的想法,或因記憶、或在想像、或因揣測、或在詮釋,所以我有時覺得,我要改變生活最好的方法,就是改變看待生活的方式。美國最睿智的心理學家威廉‧詹姆士 (William James) 告訴我們:「對付壓力最好的武器,就是轉念,選擇轉換成另一個想法的能力。」決定我們所處位置的,並非我們去到了哪裡,而是我們選擇的觀點。每次我去旅行,要等回到家後,靜定坐著,將眼見景象轉化成洞見,經驗才獲得意義,愈來愈深入心底。
這並不表示旅行無用,我發現自己常是在衣索比亞或哈瓦那陽光照耀的角落靜定,最有收獲。這只是提醒我們,幫助我們提升的不是身體移動,而是旅行時所懷抱的心情。偉大的探險家亨利‧大衛‧梭羅 (Henry David Thoreau) 在日記裡提醒自己:「到哪裡、或走多遠並不重要,走愈遠通常愈糟糕,重要的是認真活過。」


最需要靜定的地方

資料持續流入,湧入愈多,我們處理其中任何一件的時間就愈少。科技唯一不能提供我們的,就是如何善用科技。換句話說,以前收集訊息能力的重要性,遠不如現在篩選訊息的能力。
我們很容易感覺好像站在距離一幅巨大畫布兩吋近的地方,看著吵雜、擁擠的畫面,微秒變化。只有往後多退幾步,站著不動,我們才能開始看出整幅畫 (就是我們的生命) 真正的意義,也才能看清全貌。
我旅行世界遇到最驚訝的事情之一,是那些似乎最明白要對最新科技設限的人,他們往往正是鏟除了非常多舊限制、開發出最新科技的人。簡言之,努力讓世界加速運轉的那批人,最敏感了解放慢速度的優點。


〈歸途〉

每重回無往無來一次,我們就更清楚它的特色、和這些特色帶來的可能性。那個地方也有情緒和四季,豐富似澳洲內陸起伏的紅土大地,變幻多端,有如在詹姆士‧特瑞爾 (James Turrell) 作品《天光空間》(Skyspace) 裡看到的浮雲。我經常坐上好幾星期構思,像構思這篇文章,擬定大綱,A-B-C直線性的大綱。但我靜坐愈久,就愈顛覆原來的結構邏輯,直到有一股超越我的力量把我推出無往無來之境,落在完全意想不到的Q-C-A邏輯上。我想到有次在太平洋的一艘船上,一位生物學家放了一種裝置,讓我們聽海底的動靜。結果,平靜湛藍的海面下,刺耳吵雜聲喧鬧得像尖峰時刻的紐約中央車站。靜定與不動或靜止完全是兩回事。
「沉思生活有一條奇怪的法則,」沉思領域數一數二的權威探索者默頓指出,「沉思時,你不是坐下來解決問題,你只是帶著問題,耐心等它們自己解決,或等人生幫你解決。」或是,如在汀克溪和在許多地方長期靜坐的安妮‧迪拉德 (Annie Dillard) 所說的:「我寫書不會去絞盡腦汁,我只是陪著它,像陪伴一個垂死的朋友。」
唯有從喧囂和分心抽身,才能聽到耳際以外的聲音,也才記得傾聽比表達意見、偏見更令人興奮,反正意見和偏見一天二十四小時都跟著我們。唯有藉著無往無來、靜坐或放下意念,我才發現,不請自來的念頭更新穎也更有創意,遠超過我苦思得來的想法。我在跑步機上會設定自動回覆電子郵件,關掉電視,設法在擁擠的一天裡、或城市裡找一片清靜,一下子就能打開一個意想不到的空間。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