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Excerpt:芭芭拉‧艾倫瑞克的《老到可以死:對生命,你是要順其自然,還是控制到死?》
2021/01/25 04:49
瀏覽263
迴響0
推薦7
引用0
Excerpt:芭芭拉‧艾倫瑞克的《老到可以死:對生命,你是要順其自然,還是控制到死?》

我們出生之前在哪裡呢?答案再簡單不過:不在任何地方。我們死亡之後會在哪裡呢?答案再明白不過:在靜寂與永恆的平靜裡。而那裡也是我們出生之前所在的地方。也就是說,我們再一次地,不在任何地方。
——
讓.端木松,《無盡的讚歌》

為什麼會找到芭芭拉‧艾倫瑞克的《老到可以死》來讀?
雖然不太願意承認以現在這把年紀閱讀這本書沒什麼好奇怪的,但事實上,關於這本書的印象其實是來自浮光書店的讀書會活動訊息 (當時Jc店長也寫了一篇精彩的貼文,請詳以下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jc.chen.374/posts/10214880980252748)


既然《老到可以死》可以符合Jc店長的脾胃,當然這本書是不意外地可讀性極高,光是顛覆健康檢查、健身、健康飲食之類的這些健康觀念,就足以驚世駭俗。

雖然個人還是半信半疑地反覆看著「心智」該不該控制「身體」的這些論述,但事實上,一、二十年來我的「身體」不受「心智」控制的情形顯而易見 (目測即知,體重計都用不上啊!),究竟我還在糾結什麼呢?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63892
老到可以死對生命你是要順其自然還是控制到死
Natural Causes: An Epidemic of Wellness, the Certainty of Dying, and Killing Ourselves to Live Longer
作者:芭芭拉‧艾倫瑞克
原文作者:Barbara Ehrenreich
譯者:葉品岑
出版社:左岸文化
出版日期:2020/07/22
語言:繁體中文

從預防醫學檢查的重要性,到所謂「正確」的養生概念,艾倫瑞克從個人經驗、社會趨勢,到通俗文化及最新的科學文獻,引用各方說法,一步步推翻那些「指導」現代人健康長壽的關鍵字,進一步從細胞角度進行研究,說明我們所做的一切其實只是白做工。對於衰老,我們無能為力,身體的每個細胞會做出自己的「決定」。而這決定並不總是對我們有利。
人人都想活得更長壽、更健康;問題在於,我們究竟該投注多少心力到這項任務之中。書中並沒有提出任何「怎麼做」的忠告(當然也沒有提出另一種「正向思考」派的新興信仰),但艾倫瑞克探究我們對死亡、身體以及健康的種種迷思,她提醒我們,可以如何思考關於「控制」這回事,以及如何更切實地看待生命。
芭芭拉:「變得老到可以死了,是一項成就,不是挫敗,而這份死不足惜的自由,值得大肆慶祝。」

作者簡介
芭芭拉‧艾倫瑞克(Barbara Ehrenreich, 1941~)
洛克菲勒大學細胞生物學博士,曾任《時代雜誌》專欄作家,作品也常出現在《哈潑》、《國家》、《新共和》等刊物,是相當活躍的女性主義者與民主社會主義者。她出身礦工家庭,讀大學時受到反戰運動啟蒙,拿到博士學位後決定放棄教職,投入寫作與社會運動;也因為前夫是卡車司機,特別關注美國社會底層(M型另一邊)的生活。《我在底層的生活》出版後,她被診斷罹患乳癌,在治療過程中以此個人經驗探討美國的醫藥產業問題。艾倫瑞克至今已出版二十餘本著作,包括暢銷作品《我在底層的生活》、《失業白領的職場漂流》、《失控的正向思考》、《嘉年華的誕生》,以及自傳作品《我的失序人生》。


Excerpt
〈前言〉
......
本書無法以三言兩語概括歸結,但內容的粗略路線大致如下:前半部著重描述人們透過醫療照護、運動和飲食領域的「生活方式」調整,以及定義模糊但越來越龐大的身心「保健產業」,實現對控制的追尋。上述一切介入都引發關於人類控制極限的疑問,這些疑問使我們轉而向生物學領域探究——人的身體裡到底有什麼?人體的各個部件和元素是否真能受有意識的人類控制?人體構造究竟是屬於一個和諧的整體,抑或彼此間存在著永無止盡的衝突?
我將提出支持反烏托邦式身體觀點的新興科學案例——身體不是秩序井然的機器,而是細胞持續發生衝突的場地,這些衝突的終點,至少就我們所知,是死亡。最後,在本書尾聲,乃至我們每個人的生命終點,都得面對一個不可避免的問題:「我是什麼」,或者該說;你是什麼?如果沒有扎根在和諧的身體內,「自我」算什麼?我們到底需要自我做什麼?
讀者不會從本書獲得任何「怎麼做」的忠告,不會獲得如何延長壽命的小撇步,或如何升級你的飲食和運動養生之道,或該如何朝更健康的方向調整生活態度。若有任何期待!我希望本書能鼓勵讀者重新思考個人對自己身心的控制。
……

我們可以對死亡滿腹牢騷或逆來順受,將死亡視為生命的悲劇性中斷,然後竭盡一切所能地延遲死亡的腳步。又或者,我們可以更切實地看待生命,將其視為個人虛無永恆性的暫停,然後好好把握這個短暫機會,觀察並與我們身邊生氣勃勃、令人驚奇不斷的世界互動。


〈第一章 中年叛逆〉

我對老化有不同的反應:我逐漸看清,我老到可以死了,這話的意思不是說每個人都有有效期限。當然沒有一個固定的年紀,是人不再值得任何進一步的醫療投資,無論其目的是預防或治療。
……

自從意識到自己老到可以死了,我決定,我也老到可以不用再承受為求長壽所帶來的那些疼痛、麻煩或厭倦。我吃得好,意思是我選擇嚐起來美味,而且可以盡可能暫時緩解飢餓的食物;像是蛋白質、纖維和脂肪。我運動,不是因為運動會讓我活得更久,而是因為做運動給我的感覺很好。至於醫療行為,我會為急迫的問題尋求幫助,但不再對尋找自己本身感覺不到的問題感興趣。
理想上;人老到可以死的年紀當屬個人決定,判斷根據是醫療可能給予的助益 (若真有助益的話),以及到了特定年紀後,還有一項與前者同樣重要的——根據我們選擇怎樣度過餘生。
……

在放棄預防醫學上,我不過是把這想法再向前推進一步:我不僅拒絕接受醫療化的死亡折磨,還拒絕接受醫療化的人生,而且隨著年紀增長,我的決心只有益發堅決。當剩餘壽命越來越少,每個月每一天都彌足珍貴,不該花在沒有窗戶的候診間,以及接受機器的冰冷檢查。變得老到可以死是一項成就,不是挫敗,而這份死不足惜的自由,值得大肆慶祝。


〈第四章 練爆身體〉

若說女人在某種程度上被健身文化「陽剛化」,我們也可以說,男人被健身文化「陰柔化」。在一九七年代以前,只有女人才會著迷於自己的身體,不過是病態的、厭食的那種著迷。但在燈光明亮的健身房,牆面往往貼了整排鏡子,男性和女性都被邀請檢視身體形象,看看有沒有任何不受歡迎的贅肉或鬆垮脂肪,並據此規畫他們的健身訓練。男同志成群地上健身房,創造一種高度線條分明的男性美標準。不過,最大的改變是異性戀男也被健身文化「物化」,被鼓勵把自己當作讓其他人賞心悅目 (或可能是輕視) 的對象。對隸屬瀕危的白領階級的男性與女性而言,身體變成自我呈現的一項重要元素,不只是尺寸和形狀,還有肩膀多方、肚子多扁,以及捲起袖子時精心雕塑的肌肉輪廓。
……

鍛鍊身體和工作非常類似,也像是身體勞動和辦公室工作的奇妙混合。譬如會員不僅舉重,他們通常還帶著寫字板,在上面記錄訓練的次數和組數;以及每個訓練動作的重量,好像一名主管監督工廠工人的表現。就連社交也很罕見,因為健身房會員越來越專注在自己的iPod,唯有瘋狂地揮手和打手勢才能讓他們發現有人試圖對話 (譬如「我可以用嗎?」或「你用完了嗎?」)
健身房最主要的互動不是發生在會員彼此、或會員和員工之間,而是發生在健身者和他或她的身體之間。身體一定要受訓練、受規範,並且度過越來越困難的考驗,這一切都由健身迷有意識的心智進行管理與評估。和心智相比,身體可以被當作一個動物,通常是經過馴化或部分馴化的動物——能夠培養出反射動作和習慣,不過當然不會做有意識的決策。
……
西方哲學家長期以來將身體和心智一分為二;健身文化進一步發揚這個二元性——把它變成-種敵對關係,心智奮力控制懶惰、難馴服的身體。我今天打算練一下,但我不會明說確切的內容,以免被我的身體發現了。
為什麼心智應該想要系統性地、反覆地征服身體,日復一日?很多健身客會興高采烈地告訴你,那讓他們感覺比較好,至少在運動結束後。但專注健身有個比較黑暗、險惡的一面,而且這個看法十分普遍,也就是認為一個人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就不夠格控制任何人,而典型健身客的工作有很大一部分就是在控制別人。這裡談的是一群相對菁英的人,他們比較可能是發號施令的經理人和專業人士,而不是聽令的那些。在這個階級,過重或任何明顯的不健康會帶來嚴峻的懲罰。肥胖者被僱用或升官的可能性比較小;他們甚至可能被訓斥,而且必須接受公司的「保健」課程,內容可能包括 (工作場所內或外的) 運動、促進減重的營養輔導,若有表明的話,還可能包括戒菸課程。
……

健身文化變得比我最初接觸時更好鬥了。像是健身房櫃檯人員每天都會說的「鍛鍊愉快」還不夠;你應該「鍛鍊到爆」。相較於我的健身房宣傳的新主題「激爆力」,健康和力量是無聊的目標 (在我看來,激爆力是透過反覆以全身甩動壺鈴來實現)。若你的健身房不夠有挑戰性,你也許可以嘗試「超極限戰士鍛鍊」(ultra-extreme warrior workout),或向P90X粉專購買一個「家庭體適能系統」,該粉專最近發了一篇推文,海報中有個線條極度分明的男性上身,而他正低著頭彷彿在禱告。下方寫著「請靜默片刻,因為我的身體不知道我接下來要對它幹嘛」。或者你可以加入CrossFit,這是世上成長最快速的健身房種類,據稱也是最操體能的健身方式。「我們致力打造一套最能幫助受訓者面對任何身體意外的健身課程,」CrossFit公司自豪地說,「不僅是對未知的意外,還有不可知的意外。」後面這個分類包括了活屍末日。心智主宰身體的奮鬥,已成為了一種致命的奮鬥。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