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Selected poems:劉曉頤的《靈魂藍:在我愛過你的廢墟》
2021/01/24 06:02
瀏覽290
迴響0
推薦11
引用0
Selected poems:劉曉頤的《靈魂藍:在我愛過你的廢墟》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52035
靈魂藍在我愛過你的廢墟
作者:劉曉頤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20/03/24
語言:繁體中文

作者簡介
劉曉頤

詩人,特約記者。天秤座A型,無可救藥的愛與美信仰者,愛好和平,但反骨因子不時蠢動。東吳大學中文系畢,現任中華民國新詩學會及中國文藝協會理事,藝文雜誌特約主編及採訪主任,詩刊編委工作。
得過中國文藝獎章新詩類,新北市文學獎新詩首獎,飲冰室徵文首獎,葉紅女性詩獎等多項詩獎。入選《2018臺灣詩選》、《2017臺灣詩選》、《創世紀65年詩選》等多本國內詩選集,大陸《臺灣當代詩選》。詩獲中華民國筆會英譯。著有詩集《春天人質》、《來我裙子裡點菸》、《劉曉頤截句》。《來我裙子裡點菸》獲選臺灣文學館107年度「文學好書推廣專案」。


〈我動脈裡的里爾克〉
 

客棧流動,即使異鄉也會滑翔
一滴眼淚
就能使我們宿醉
就能溼透你詩行間的白球絮
 

一點挑逗一點勾黏,都被吹拂都被浸溼
忽然我們周身酒釀味
漫卷的飄浮是不是你
沒有房屋沒有大地的仰臉?
 

凌晨的手指把鋼琴敲響而我
仍在勺你眼睛裡的藍——
我動脈裡的里爾克,棲居在脈動著的秋天
孩子般依戀微涼中的溫
提著燈籠照映玻璃
 

小木屋。藍眼睛。窗花噙著亮度變幻顏色
傾城紫,水裡的翡翠
火鏡裡的纏絲瑪瑙
流轉不定是起初,抑或僅止於瞬間?
 

我動脈裡的里爾克,你是微微,你每一根
睫毛上的水氣
都能照亮宿命論的窗
 

古老的陽光穿透我
綿質的罅隙,穿透我的骨瓷杯,穿透我們
同等古老的驚惶
還能探索作品與生活間的敵意嗎?
你有雙無辜的眼睛穿透了時間
我的孩氣早已逾期,不足掛齒
 

而我只能
聽自己
動脈裡的你
 

親愛的里爾克請你入夜
住進我動脈。那裡簇閃著鬼雨,神性的花粉
植物精子奔馳的香
去別人的書桌前,先來到我刮傷的耳根
歡唱你的原始林


〈介系詞的你〉
 

狐狸白——
你放空時的眼神,閃黠於我們之間
心靈的地輿學
 

如果整片天地是一大株
會抄經的落葉喬木
銀杏,水杉,飄飛的抑揚格
懸腕撇捺零蕪的甜筆畫
就連習於覆雪的多肉植物
都會要我
把碎月亮潑灑你——
 

滿枝椏的金桂香,以綿羊背脊形狀
溢出你始終漿白的棉襯衫
你從不降格,不會從主詞變成副詞
沒有翅膀但空氣中都是
隱形的落羽松
受詞喝了許多華年逝水
卻漸漸瘦下來,賦形於你
更輕但會溢出
 

我們之間更多的是
天光裡的薄荷,清純的裸體花園
珍貴日本紙上,反覆摺曲
鳥的陰影,春樹。
 

我用時序和廢墟的介系詞組成你
殘缺不完的都是你
雪花莊園剩餘的愛
劫光,也是你。
你只是久久站立,獨立於所有凝固物
溫燼,夜的初灰眼白,就這麼在滄桑之前
轉為嬰兒藍。


〈不如我們繼續對話〉

費德雷帕雅克:「如果我們是透過文字的途徑,讓原初的天真回來,又有什麼關係呢!」

是不是抵達第二站了呢?
我們喁喁對話的小森林,更深處一些,一絲絲
雨的瀝青
灑在彤雲的殷紅影子上

這是徵兆。你欣喜地發現還有
一輩子時間可寫,可以作夢也認真排練
你看草叢裡的斑駁中提琴
廢棄的樣子很美
有光暈,黑子,沉默的櫻桃核
像你意欲留住的闇啞,微小荒涼
殷紅影子泛開——

被棄是美的——保羅薔薇盛放
你在錯落的漆片中
排練一本書那樣厚度對話的可能
線裝是懷念,香氣是古老頹唐的美好
我卻奔馳起來
讓舊毛衣上的紅字母叮叮咚咚
活潑地晃亮蓊鬱森林

荒腔有什麼關係呢
還有一輩子時間可以書寫和排練
可以老成古詩十九首——
「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
是青春的沉吟使我們愛上
仿舊式月亮,進退失據的雨線,鑰匙旋轉時
正在褪去的銀漆

是其中脆弱的細節,使殘酷和
溫柔的交融,新神話和老童話
互相賦予生息。是破綻在呼喚
我們——

是意圖完整的書寫,遺世獨立的青春森林、字柴堆間的
死生疲勞使我們微疼地快樂
且寧可過早相信:捍格=至死方休

有什麼關係呢?如果我們窸窣散步
瀲灩的對話聲
無意潑洗了波西米亞風森林,火花小徑
比翠薇路更幽綠,足以走回我們在十九世紀
傍著剪燭過的
菱花玻璃,伏特加夜色燃點
嗶哩——
燃點天真的眼淚

多風多情多語,害怕受傷害怕過得太快
不如我們繼續對話
任朱痣駁落,森林旋轉,笑渦旋著許多「如果」:
如果我們是透過對話
寫成一本壞書,又有什麼關係呢!


〈三月小病〉

三月,雨滴的天光不夠碎
孱弱的亮度像蛋殼
但不夠
不夠使我們對望,耽慕彼此眼睛裡的鹿
不夠痛絕地飲下春色
像飲酖

三月,我們都是小病初癒者
相隔連城的春霧,北京酒館的捲菸草
捻一片,抄寫彼此的名字再轉經
收集月亮的冷灰燼
撒在偶發的咳嗽聲
——
書寫合該佐以咳嗽聲,寒愴的情味
但我們病得不夠
唉,顯然我們筆力不足
寫下的名字都要飛走了

不如我們充當落葉的孩子
很小很輕,薄薄的思念理直氣壯
不如我們把力氣用以
揚睫,就著三月初晴的天色
搓暖潮濕日久的藍火柴
曠費無用,形構卻像星星拖著火花的尾音
噼啪微響
迸濺出紫色——

美的不啻於形上,是形構
是你哀愁得不徹底,是我
眼睛不夠黑深,不夠你失足或以身相殉,不夠
埋葬你指骨間的西藏藍
死意或希望
闌珊三月,我們什麼也不夠……

病得不深,癒合得不夠
藍火柴未能復甦,連我們的相思也不夠
春天的鴆酒
徒使黃昏雨中的熟葡萄失望

紫色只是,美得像眼淚。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