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Excerpt:讓.端木松的《無盡的讚歌》
2021/01/19 05:15
瀏覽273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Excerpt:讓.端木松的《無盡的讚歌》

人是自然界最脆弱的東西——蘆葦;却是有思想的蘆葦。宇宙間的任何東西都可以輕易毀滅他;一陣煙、一滴水都足以令他死亡。但,宇宙萬物雖能毀滅他,他却仍然比毀滅者高貴,因爲他自知死亡,也知道宇宙萬物都勝過他;但宇宙萬物對此却一無所知。
(Lhomme nest quun roseau, le plus faible de la nature, mais cest un roseau pensant. I l ne faut pas que lunivers entier sarme pour lécraser; une vapeur, une goutte deau suffit pour le tuer. Mais quand lunivers lécraserait, lhomme serait encore plus noble que ce qui le tue, puisquil sait quil meurt et lavantage que lunivers a sur lui. Lunivers nen sait rien.)
——
巴斯卡 (Blaise Pascal) 的《冥想錄》(Pensées)

繼讓.端木松的《宛如希望之歌》之後,這是我所讀到他的第二本書。
而延續前一本書,本書繼續探討「生命」與「死亡」,以及神是否存在?

端木松在書中一開始就寫道:「就和所有的死亡一樣,所有的出生都是個謎,而此謎的難度也許比死亡更甚。」
這段話很容易讓人想起孔子所說的:「未知生,焉知死」。

而在思考這些問題的同時,或許我們已經可以自詡:至少自己是個「有思想的蘆葦」吧!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66168

無盡的讚歌
UN HOSANNA SANS FIN
作者:讓.端木松
原文作者:Jean d’Ormesson
譯者:張穎綺
出版社:立緒
出版日期:2020/07/31
語言:繁體中文

一部無比清晰凝煉的傑作。本書開宗明義即強調,人生充滿不確定性的眾多事物當中,唯有生與死毋庸置疑。然而,就和所有的死亡一樣,所有的出生都是個謎,而此謎的難度也許比死亡更甚。
作者認為,活著是每時每刻的事務。是最扣人心弦的體驗。是獨一無二的冒險。是最出色的一部小說。很多時候是麻煩。更多時候是苦難。有時何嘗不是幸運,有時又是恩典。它始終是驚喜、驚奇,偶爾會變成驚愕。
繼首部曲《宛如希望之歌》之後,讓.端木松以九十二歲高齡寫下這本《無盡的讚歌》。這位形而上學的偵探,始終努力不懈地追查探問,企圖為一個永不得解的問題找出答案——那個問題是:「我來這世上究竟是為了什麼?」
本書亦是作者人生的終章。在這部最後力作中,他興致昂揚地追索著問題的謎底,透過對人生、信仰、時間和宇宙的不斷叩問,思緒或輕巧或凝重,然字字句句都促使著我們去夢想、去期望、去相信:生命是我們唯一擁有的寶物。

作者簡介
讓.端木松 Jean dOrmesson
法國知名暢銷文學作家。一九二五年出生於巴黎,畢業於巴黎高等師範學院,並取得哲學教師資格。曾任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理事會祕書長、《費加洛報》社長、部長顧問等,在外交、文化、政治等領域皆具有卓越影響力。
著作等身,一九七一年憑藉《帝國的輝煌》獲法蘭西學院小說大獎,其他代表作品包括有《悉聽上帝尊便》、《永世流浪的猶太人史》、《海關》、《觀看如跳舞》、《這世界終究不可思議》、《有一天我離去時還沒說夠》等。
一九七三年獲選為法蘭西學院院士;二年獲頒羅馬尼亞奧維德文學獎。法國總統馬克宏曾向其致敬,稱其「代表著法國最優秀的精神,擁有智慧與優雅,是文字的王子」。端木松於二一七年十二月五日逝世,享年九十二歲。


Excerpt
1
感謝上蒼,我會死。就和所有人一樣。就和你們一樣。很可能先你們一步:畢竟我已經活了很久,我的人生道路已接近盡頭。儘管死亡必定會到來,但也沒有任何事比它更隨性而至了。任何一位小我許多歲、身強體健的讀者也可能比我先死。世事難料。這本小書開宗明義必須強調的是:沒有任何一件事是確定的。
在這世上可能會發生、充滿不確定性的眾多事物當中,只有兩件事是確鑿無疑的。第一:我們已經出生。第二:我們會死。只要活著,誰都別想逃脫死亡的命運。我們活著,所以我們都會死。波舒哀寫道:「從出生起,我就受到有生就必死的法則支配。」


10
很顯然,最簡單的一個假設是:我們死後就回歸虛無。一旦脫離了生命,我們便回到出生前的狀態——如果沒有機率微小的偶然讓我們降生於世,我們會一直處於的那種狀態。出生之前,死亡之後,是無色無形,是空無;是時間的消失,是烏有,是永恆的靜寂,我們一輩子關心在意的形體樣貌統統不復存在。除了我們活過的生命以外。在出生之前和死亡之後,也不存在任何其他的真實和任何別的希望。我們的生命是我們唯一擁有的寶物。
我們出生之前在哪裡呢?答案再簡單不過:不在任何地方。我們死亡之後會在哪裡呢?答案再明白不過:在靜寂與永恆的平靜裡。而那裡也是我們出生之前所在的地方。也就是說,我們再一次地,不在任何地方。


39
科學和歷史是在已經流逝的時間和正在流逝的時間裡運作。它們知曉過去與現在的全部或幾乎全部。它們能預告近在咫尺的未來。但遙遠的未來不在它們力所能及的範疇。
它們對超越時間之外的一切更是鞭長莫及。科學或歷史永遠都無法告訴我們宇宙起點之前有什麼,生命終結之後會有什麼。儘管這兩門學科持續進展,一道「普朗克之牆」隔起的那一邊;以及我們每個人的死亡隔斷開的另一邊,兩邊永遠是科學和歷史的禁入之地。


40
我們這下在原地打轉,我們又回到起點。我們受惠於科學的地方很多,它教會我們許多事。但是科學的本事有其限度。它擅長紓解我們的好奇心,但它無法平撫我們的憂慮。
科學受到空間和時間的嚴格限制,它能替我們解答的問題,僅限於兩堵高牆之內的事——一道牆在宇宙萬有的起點,另一道牆在我們生命的盡頭處,那一邊關乎我們的源頭,另一邊涉及我們的未來——科學永無可能跨越到這兩道牆外。
我們僅剩下哭泣,僅剩下不確定,我們深諳許多事但也一無所知,這不確定感啃嚙著我們的心。


48
我很抱歉得再用幾頁篇幅來叨絮我個人的遺憾,這是我的義務。我必須向各位讀者指出,神、必然性、偶然性或遺傳基因都好。它們沒給我信仰的能力。我從未得到神的恩典眷顧。
我閱讀的聖奧古斯丁、聖多瑪斯、帕斯卡、高乃依、拉辛、夏多布里昂、但丁、貝璣和克洛岱爾,他們堅定知道神存在。但另一些偉大心靈,諸如佛陀、伊比鳩魯、盧克萊修、馬克思、卡繆和沙特……,他們同樣堅定知道神不存在。神存在嗎?對此問題,我只有唯一的一個答案:「我不知道。」
歷代神學家與智者苦苦思索、鑽研卻仍然無法下定論的這個難題,我何德何能可以解決它?這樣一個兩三千年來持續爭論不休的問題,我何德何能可以做出決斷?我所能做的,只是表達一種感受:雖然我心中對這點極其遲疑,但我極其希望神是存在的,無論是以哪種形式。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