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Selected poems:張錯的《檳榔花》
2020/07/28 05:42
瀏覽390
迴響0
推薦10
引用0

Selected poems:張錯的《檳榔花》

書名:檳榔花
作者:張錯
出版社:大雁書店
出版日期:1990/6


夜變

我們坐在快樂的夜裡
飮酒,不想寒喧,
並且很快便嘗試去
伺窺對方刼後的顏色。
一杯苦艾過後,
一杯康尼厄,
一切苦難慢慢昇華
像一朵閤上的花慢慢消失在夜裡
我們繼續用非常灑脫的語言
追述正午灼日的愛情
其中當然夾雜一些人間的災難,
社會的墮落,貧窮的憐憫,
甚至還帶一些智識份子似是而非的哲理
昨日是明日的延續
明日是今日的重覆
今日是昨天的等待,
在微帶一點任性與迷惑的交談裡,
我們仍然堅持著一種憧憬的幸福,
並且在入神與出神之間,
幻化成一隻蜘蛛,
紡織著一張繽紛的巨網,
四方八面地擴散,投射,並且拉緊,
把史詩與古典接合,
把古典與現代銜接;
有時在一傾而盡的仰飮裡,
跟隨著一聲歎息,
以一種自毀長城的氣慨,
從蛛網衝出,
吟誦一首渡河而死的古歌,
歌聲歇,恩情絕,
遙望夜色的椰子或檳榔,
又重新自破網中勾勒出
另一些檀香山的夜——
 (
那時我們自黃昏雨後醒來,
 
平房別墅外滿是天堂鳥橙色的喧嘩,
 
我們攜手穿過一些芭蕉或蝴蝶蘭,
 
頸上掛著一串貝殼的項鍊。)
然後我們起身洗手,
回來繼續飮酒夜談,
無非仍是一些愛與罪的話題
是好是歹均要活下去之類
中間還穿插一些無傷大雅的幽默,
畢竟大家都長大了
甚至在急促的歲月
很快便會年老。
我的眼神開始流淌一種風霜,臉龐
有一抹蒼白;
像雪地裡提著一口燈,
多年來我仍在自己黑暗的周圍尋找
踪跡全無的你,
而僅照亮了我自己的蒼涼與自憐,
我的敘述輕快而流暢,
恍惚中另一個的我
從椅子站起來
走向你處
並且自你處坐下來
和你合而爲一,捧著你的酒,
 (
同時也是我的酒,)
端詳著我,聆聽著我
 (
同時也是你,
 
在端詳著和聆聽著,)
並且追隨著我陰晴起伏的神色
畢竟闊別多年了,
像一盞撒手的燈觸地而裂
火花四濺,
一夜之間自禁閉中釋放出來,
尋回當年的我,
豪情仍在
無悔依然。
我定已從自己底恐懼與悲哀踰越,
並且去認知你底恐懼與悲哀,
甚至去感受和分享別人的恐懼與悲哀,
在一種夜的浪漫,
在一個荒謬的夜底突變。


鹿港印象

每一個市鎭均以輝煌開始,
而結局皆不堪緬懷。
我懷著感傷的情緖,
來到鹿港
並且思索人的歷史
與巿鎭的關連。

小孩們在龍山寺的老榕玩耍
黃昏吃飯時間就分頭回家去了,
老人各自在天階打盹
醒來非晨即昏,
爐中香火依然鼎盛
寺中無日月,
菩薩常無語,
穿梭在時間裡是不斷的老人和小孩。

他引領我們,
如夢如幻
沿著童年斑駁的歲月
走回當年的大屋,
濕濕的天井

永遠有勤奮的婦人在工作,
似曾相識的灰塵氣味
古老樓梯吱吱作響,

永遠有一些舊報紙
讓老屋閱讀,
陳舊的家具,
讓時間歇息,
天窗的陽光,
像一條灰龍在滾動,
他拆開布絹,
翻閱無法追覓親人的族譜,
「到底已是數百年前的人事喲!」
有人微嘆一聲
然後輕輕把族譜掩上
我抬頭望去,
橱櫃有一套頭盔與胄甲,
長刀未見,
大概折斷於三十四年或二十八日。

我們出來,走過窄窄的長巷
沒有迎面而來的女人或男人

然後我佇立意樓下面良久,
仰視月窗和窗傍的楊桃
不肯接納友人列舉的眞相
而堅信曾有過如此的生死誓約,
以及一段漫長的等待,
因爲這是鹿港,
當年一切的繁華與痴心——
均以輝煌開姶
而結局皆不堪緬懷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知識學習 隨堂筆記
自訂分類:Selected & Extracts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