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Excerpt:《而我必須是光:淺讀尼采即深思,吟遊在孤獨超人的靈魂安歇處》
2020/07/12 05:46
瀏覽346
迴響0
推薦7
引用0
Excerpt:《而我必須是光:淺讀尼采即深思,吟遊在孤獨超人的靈魂安歇處

與怪物戰鬥的人
應當小心自己不要成為怪物。
當你長久凝視深淵
深淵也在凝視著你。
——尼采,《善惡的彼岸
(He who fights with monsters should be careful lest he thereby become a monster. And if thou gaze long into an abyss, the abyss will also gaze into thee.)

朋友啊,這正是詩人的使命:
闡釋並記錄自己的夢境。
相信我吧!人最真實的幻想
是在夢中對他顯現;
一切藝術和詩歌,
不過是現實之夢的注解。
——
華格納,《紐倫堡的名歌手》
(The poet’s task is this, my friend,
to read his dreams and comprehend.
The truest human fancy seems
to be revealed to us in dreams:
all poems and versification
are but true dreams’ interpretation.)


關於尼采,我能說的並不多。好比是他在《查斯特拉圖如是說》所寫的內容,我大概只有記得駱駝、獅子、嬰兒的精神三變。

如果可能的話我會希望把這些摘要視為文學理論而尼采當然就是一位文學家了。(因此,所有哲學相關的不理解或是無法記憶,也都無關緊要了啊!)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32426
而我必須是光淺讀尼采即深思吟遊在孤獨超人的靈魂安歇處
Ecce HomoDie Geburt der Tragödie aus dem Geiste der MusikDie fröhliche WissenschaftAlso sprach Zarathustra
作者尼采
原文作者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
譯者陳永紅
出版社野人 
出版日期2019/09/04
語言繁體中文


Excerpt
詩的起源

【缺點的魅力】

我在這裡看見一位詩人就像許多人一樣他運用自己的缺點來施展自身的非凡魅力遠遠勝過運用手腕將一切處理得圓滿和完美以逹到目標。的確,他的優越性和好聲名,更多地歸因於他的缺點,而不是他的優點。
他的作品,從來不表達他真正想要表達和希望見到的事物,這就像是他能看見未來美景的徵兆,而非美景本身。然而,對美景的極度渴望始終存在於他的靈魂之中,所以他獲得了與這種極度渴望相配的非凡辯才。
因此,他的言論比作品更能鼓舞那些聆聽者:他給予了他們翅膀,以便飛得比其他人更高遠。如此,他們自己也成了詩人和幻想家。他們對使其獲得快樂之人表達了由衷的敬意,好像他立即就能帶領他們到達其最神聖和最崇高的夢想之境;又好像他已經真正實現了自己的目標、看到了自己的夢想,並與人交流經驗。
然而,他從未真正實現自己目標的事實,卻增加了他的聲名。


【詩的起源】
當人們注意到一篇詩歌韻文比一篇普通文章更容易被人記住之後,他們就希望通過韻律,使人類的祈求在上帝那裡留下更深刻的印象;人們還認為通過這種有節奏的敲擊聲,更能遠方之人聽見自己的心聲;富有節奏感的祈禱也似乎離上的耳朵更近。尤為重要的是,人們還想利用聆聽音樂時體驗到的那種強大,壓倒一切的力量——節奏就是一種打動人的力量;它還產生了一種令人無法克制的欲望,使人屈服並投身其中;伴隨著節奏,人們不僅身體上翩翩起舞,而且連心靈也隨之舞動——我們可以據此推斷,很可能連神靈們的心靈也是如此吧!
透過節奏,人們試圖形成一種超越自我的力量:他們用詩歌包圍了自己,就像一個神奇的陷阱。他們還有一個更奇怪的理念,認為這也許恰好就是促進詩歌產生的最有力因素。
……
如果沒有詩歌韻文,那我們可以說是一無所有;一旦擁有了詩歌韻文,我們又幾乎成為了一位神明。這種最基本的感受不能完全被剔除——在和此類迷信鬥爭了千餘年之後的今天,即使是人類之中最睿智的一員,偶爾還會為了韻律變成傻子,只要他有這樣一種感覺,即思想只要披上韻律的外衣,並賦予一種夢幻般跳躍的表達方式,就會變得更加真實正確。
哪怕是最嚴肅的哲學家,他們在其他所有確定之事上都十分的嚴謹,卻仍求助於詩性的表達,來增加其思想的力量和可靠性;這不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嗎?如果一個真理受到詩人的贊同而非反駁,那豈不是更加危險?因為,荷馬說過:「遊吟詩人講述的大多是謊言。」


【光與影】
書籍和草稿對不同的思想者而言,具有不同的意義。
在書籍中,作者收集了所有的光亮——每一縷照射在其身上的晨光,他都精心收藏。而在草稿中;作者傳達給我們的只是陰影和灰黑色的背影,它們早已矗立在他的內心。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