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Excerpt:格雷琴‧亨德森的《醜陋史:神話、畸形、怪胎秀, 我們為何這樣定義美醜、製造異類?》
2020/06/14 05:43
瀏覽334
迴響0
推薦10
引用0
Excerpt:格雷琴‧亨德森的《醜陋史:神話、畸形、怪胎秀, 我們為何這樣定義美醜、製造異類?》

就本質上來講,人性是由醜陋維持的嗎?我希望後續的內容,可以讓大家在思考這些問題時對醜陋形成一個廣泛的認識,同時保持一定的概念化,以跳出單一的文化和歷史限制——和我個人想像力的局限。醜陋從不歸順於單一的定義,如果有更多人能感受到透過醜陋這個不明確又受爭議的表面現象,而發現文化上也有一些共通之處,醜陋可能就會被重新構建。
——
格雷琴‧亨德森,〈前言:一個文化問題〉

閱讀格雷琴‧亨德森的這本《醜陋史》,總是不免想起安伯托‧艾可 (Umberto Eco) 的《醜的歷史》以及史蒂芬‧貝利 (Stephen Bayley) 的《醜:萬物的美學》。

因而這本欠缺精美插圖而比較像是論文的《醜陋史》,閱讀過程中經過多次走走停停之後才能順利結束。

以作者宏觀巨量的研究內容,本書的參考文獻已經超過600條,恐怕都還來不及觸類旁通,就先讓人望之卻步。

格雷琴‧亨德森在書中提到:

……所有這些有關醜陋的想法都交織在一定的文化歷史背景中,而我對『醜陋感知』的關注點不僅在於視覺感受,同時包括聽覺、味覺、嗅覺、觸覺和手感,甚至還有那些試圖擺脫醜陋的行為。人類的身體就像調動感官感受的建築和感官敏銳的建築師,構建出許多知識體系。醜陋在我們的各種感官之間周旋,深入文化領域並跨越文化邊界,而那些文化邊界在通過醜陋來定義我們的同時,也給了我們重新定義醜陋和自身的機會。」

以下,我們不如就從醜陋的味覺試讀看看吧!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45350
醜陋史:神話、畸形、怪胎秀, 我們為何這樣定義美醜、製造異類?
UGLINESS : A Cultural History
作者:格雷琴‧亨德森
原文作者:Gretchen E. Henderson
譯者:白鴿
出版社:PCuSER電腦人文化
出版日期:2020/01/11
語言:繁體中文

作者簡介
格雷琴‧亨德森Gretchen E. Henderson

哥倫比亞大學藝術碩士,密蘇里大學博士。現為美國喬治城大學講師、加州大學助理研究員,並受多所院校邀請講授創意寫作課程。學識研究跨越文學、藝術、音樂、殘疾研究、性別研究等多個領域。


Excerpt
〈醜陋的氣味:鼻子失靈了嗎?〉
……
氣味可以是一種識別字,若被清洗就會去除個人的氣味。醫生對患者身上的氣味很了解,通過嗅聞他們的體液可以輔助醫學診斷。人體的很多部位都會散發惡臭:皮膚、器官,呼吸和體液,其中包括尿液、糞便、膿液、汗液、經血以及精液。古希臘醫師希波克拉底 (Hippocrates) 認為健康體味消失、腐敗味道出現是患病的症狀。

……
馬塞爾‧普魯斯特 (Marcel Proust) 在《追憶似水年華》(À la recherche du temps perdu) 中將氣味比作茶漬瑪德蓮蛋糕 (madeleine),在所有感官中,最能生動地勾起往日久遠的回憶。氣味通過當下的體會喚醒有關過去的聯想,使得嗅覺主體「我」對自己的過去和撥動心弦的感官環境有更清晰的意識,也更突顯岀階級分化。醜陋的氣味以矛盾的方式在文學和藝術領域出現。夏爾‧波特萊爾 (Charles Baudelaire) 筆下描繪的「遊手好閒之人」(flåneur) 構建起一個「對立和諧的網路」,將糞便與香水混雜,詩歌與散文並用,正如「惡之華」那樣。

……
作為一名作家、盜賊和男妓,惹內在《小偷日記》(Journal du voleur) 中寫道:「鮮花與罪犯之間有很緊密的聯繫。前者的纖弱精緻與後者的野蠻無情在本質上是一樣的。」這樣的矛盾使得美麗與統一之間的。聯繫更加複雜。正如喬治‧巴代伊 (George Bataille) 之後指出的那樣:「最令人傾倒的鮮花」實際上是一種「骯髒俗麗的褻瀆」。

鮮花惹人聯想。波特萊爾的《惡之華》中有一首詩,為讀者呈現了一具腐爛的動物屍體:

此刻,你站在這可怖的場景面前,
看著這駭人的腐屍,
你,我的生命之光,
我愛情中的日月星辰!

波特萊爾將恐怖、冒犯和腐朽納入他愛情體驗的一部分。在《私密日記》(Intimate Journals) 中,他那因得天花而疤痕累累的愛人,「不僅令人心生溫柔的同情,還會激起人的肉欲」。通過嗅覺和其他感官越過美麗與醜陋之間的界限,這些不同分類之間的界限漸漸被消減並引發新的聯想。

與哼唱歌謠或憑記憶作畫不同,氣味主要存在於描述性的詞彙中。有關嗅覺的詞彙在變化的嗅覺領域中消散或探尋,試圖將醜陋氣味描述為腐壞發臭、酸腐發餿、腐敗惡臭、腥臭污穢 (這只是少數幾個例子)。令人不解的是,氣味消散很快,會「迅速發生變化,淡化甚至完全消失」。


〈醜陋的味道:人如其食?〉
……
醜陋的味道不僅涉及固態,也包含液態的事物,引起人們對腐敗、分解、腐爛和潮解過程的重視。十九世紀的藝術運動中,印象派向頹廢派 (Decadence) 轉變,人們也找到新的方式來表現流動性狀態。在法國畫廊,參觀者擔心「醜陋」畫作會腐蝕自己的雙眼,歐仁‧德拉克洛瓦和愛德華‧馬奈這些畫家被人們戲稱為「醜陋的門徒」(The Apostle of Ugliness)。二十世紀之初,藝術評論中出現越來越多生理學方面的詞彙,一些頹廢派畫作也被視為「病態」、「污穢」且「帶有疾病狀態」,其中既有積極也有消極的意味。

……
當恐懼折射到超現實領域,醜陋也被賦予一些神話色彩,將善與惡、美與醜、生與靈的概念具象化。除了餓鬼,流行媒體還將吸血鬼和外星人刻畫成捕食人類的危險物件。人們對女鬼和巫婆的認知還徘徊在文化的初始階段,如《馬克白》(Macbeth) 中的巫婆用大鍋燉煮人體和動物器官。吃人的醜陋情景在多個文化景象中不時出現:如艾斯奇勒斯 (Aeschylus) 筆下的古希臘悲劇《奧瑞斯提亞》(Oresteia)、中美洲 (Meso-America) 以人為祭的習俗、德國童話《糖果屋》(Hansel and Gretel)、哥雅對《農神吞噬其子》(Saturn Devouring) 的重新構想,以及唐納大隊 (Donner party) 的經歷。也許味道本身並不是問題所在 (據說人肉和雞肉的味道差不多),但這些代代相傳的故事講述了吞噬他人何以成為人類最醜陋的消費行為。隨著身體開始越過自身邊界,對醜陋的熱烈討論觸及人類自身建構的問題。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