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Excerpt:雨果的《莎士比亞傳》
2020/06/15 05:15
瀏覽318
迴響0
推薦8
引用0
Excerpt:雨果的《莎士比亞傳》

莎士比亞!唯有雄鷹才具有幾分那非凡的氣度:他騰飛、下落、再騰飛;他上升、降落、俯飛、衝刺、急降,驟然落下又突然高高升起。他是上帝故意不加管束的天才之一,目的是讓他們勇往直前奮力進入無垠的境界。
Shakespeare, le condor seul donne quelque idée de ces larges allures, part, arrive, repart, monte, descend, plane, s’enfonce, plonge, se précipite, s’engloutit en bas, s’engloutit en haut. Il est de ces génies mal bridés exprès par Dieu pour qu’ils aillent farouches et à plein vol dans l’infini.  
Shakespeare (the condor alone gives some idea of such gigantic gait) departs, arrives, starts again, mounts, descends, hovers, dives, sinks, rushes, plunges into the depths below, plunges into the depths above. He is one of those geniuses that God purposely leaves unbridled, so that they may go headlong and in full flight into the infinite. 
——雨果,〈無垠的宇宙——莎士比亞的世界

雨果在《莎士比亞傳》裡頭用「天才」來表達對於莎士比亞的推崇,乍看就只是一般人可能會有的崇拜字眼,實不知他從荷馬以降的天才:約伯、埃斯庫羅斯、以賽亞、以西結、盧克萊修......逐一點名,再轉而談論「藝術」與「科學」兩者本質上的不同,以及名為「詩人」的天才們如何群星閃耀,互放光亮,雨果更寫出他的真知灼見,相當精采。

「心同而曲異」,我相信雨果的這個結論正是每一個世代的詩人能夠持續創作的最堅強的理由吧!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20991
莎士比亞傳
作者:雨果
原文作者:Victor-Marie Hugo
譯者:丁世忠
出版社:五南
出版日期:2013/12/25
語言:繁體中文


Excerpt
〈心同而曲異——天才的靈魂〉

【開卷,看見靈魂】
……
從創世之初迄今,何謂人類?就是愛好讀書的人,他不斷拼寫詞彙,很快他就能閱讀了。這六千歲的「童子」先是去上學,到哪裡上?到大自然中。開始因為沒有別的書,於是他權將宇宙充作字母,他的啟蒙課程有雲霧、蒼穹、流星、鮮花、野獸、森林、四季和種種奇觀,漁夫研究波浪,牧童琢磨星辰。接著出現了最初的書本,於是跨進了一大步,這書比景觀 (即世界) 還更宏偉,因為它增補了思想。如果說有什麼比陽光照耀的上帝更偉大,便是荷馬筆下的上帝。
有宇宙而無書籍,科學便在雛形;有宇宙而又有書籍,理想就誕生,人類也會立刻改變。本來只有暴力,現在卻有了創造力,理想用於實際便有了文明,寫下來並開創出吟詠的詩歌,它是耳聞目睹的詩歌的產物,輝煌而有效。要宣示一件驚人的事情:過去是科學在夢想,現在則是詩歌在行動。豎琴弦歌起,殘暴務盡除,這便是思想家之舉。


【藝術與科學】
……
一部傑作一成不變地屹立著,第一位詩人來到,所到之處便是頂峰。你在他之後攀登,攀得一樣高,但不會更高。哦,你是但丁,這沒有問題,可他卻是荷馬。
進步的目標不能移動,一段段路程不斷更新,它的前景有所變化,理想則沒有這些。然而進步是科學的動力,理想則是藝術的發動機,因此不斷改進是科學的本性,卻不能適用於藝術。
一位學者可以使另一位學者相形失色,一位詩人對另一位詩人卻絕不會掠人之美。藝術以自己的方式前進,它像科學一樣挪動著,但它那源源不絕的創造包含著永恆因素,這些創造屹立於世。而科學上與之相似的奇蹟卻因後來者黯然失色,因爲它們是,也只能是偶然性的合成物。
相對寓於科學;終極主宰藝術,今日的傑作到了明日仍然如是。莎士比亞難道修改了索福克勒斯分毫?莫里哀可曾删除普勞圖斯隻言片語?即使他從《憤世者》中有所借鑑也無損於後者。費加羅會取消桑丘潘沙嗎?科第麗霞會驅逐安提戈涅嗎?絕對不會。詩人不會互爲人梯,一位詩人並非另一位詩人的上升臺階,他會自我提升,支撐點只有他自己,他不把同類踩在腳下。後起之秀尊重前輩長老,大家魚貫而行,絕不會取而代之。美不會趕走美,狼也好,傑作也好,從不吃掉同類。

……

在詩人和藝術家身上有著無窮無盡,正是這種成分賦予這類天才崇高偉大的品質。這寓於藝術中的無限與進步是毫無緣分的,它可能、並且在實際上對進步承擔義務,但卻不從屬於進步。它不從屬於未來的任何改進,不從屬於語言的任何變化,也不從屬於任何習慣語言的生死存亡。它本身就不可稱量,也無從計數,任何競爭都無法使之馴服。它在野蠻時期和文明政治下都同樣純淨、完整,都同樣超凡入聖,它就是「美」。因不同的天才而各具特色,但天才與天才永遠平等,至高至上是也!這就是藝術的規律,識之者鮮有。
科學是另一回事,主宰科學的相對性在科學中留下烙印,而這一系列的相對印跡越加接近眞實,漸漸成爲人們的信念。在科學上,有些成果曾經是傑作,但後來不再是。科學尋求永無休止的運動,而它找到了這種運動,那便是它自身。科學在造褔方面不停的運動,它所包含的一切都在變動,一切都在變革,一切都在脫胎換骨。一切否定一切,一切破壞一切,一切創造一切,一切取代一切。昨天人們接受的東西,今天又從頭做起。


【詩歌——永不重複的聲音】

詩不會衰敗,爲什麼?因爲它不會繁衍。甚至文人也常用這類詞句,什麼「衰落」、「復興」云云,無非表明對藝術的本質是何其無知。淺薄的頭腦常常會變成冬烘學究,動輒宣稱「復興」或「衰落」。其實是對比產生效應、明暗相間的幻覺、語言的變革、思潮的起起落落、整個創造和思維的巨大運動,普遍性的藝術即發源於此,這運動是對人腦進行工作的反映。
只有從最高點才能看到現象,而從最高點俯看,詩歌是一種內在的事物。藝術裡沒有漲潮落潮,作為人類,它的天才始終是充實盈滿的,天上降下的全部雨水卻不會給海洋增多一滴。漲潮是一種幻覺,海水從此岸退下為的是到彼岸上升,人們將擺動誤認為減少,說「今後不再會有詩人」,就等於說不再會有潮落潮起。
詩歌即元素,它不會減損,不會腐敗,也不受外界影響,就像大海一樣,它每次說出想說的一切,然後又安詳威嚴地周而復始,帶著不盡的變幻,這變幻卻正屬於統一。這貌似單調實則多樣的性質,乃是寬廣博大的奇蹟。

……

有了新詩人一切便從頭開始,可同時什麼也沒有中斷,每位新的天才都是深淵。然而還是有傳統,從深淵到深淵的傳統,這就是藝術與蒼天共有的袐訣,天才像星辰一樣借助氣流溝通。它們兩者有何共同之處?毫無,全都相同。《啟示錄》映照在北冰洋上於是產生了北極光式的《尼貝龍根之歌》,北歐神話與印度讚歌遙相呼應。
因此,我們折回原來的出發點:藝術不是漸漸完善的事物,詩歌無減亦無增。藝術有它的四季、雲霧、虧蝕、斑痕,也許那正是它的光輝或偶然穿插的迷霧,連它自己也未曾刻意追求。但它是以同樣的濃烈出現在人類靈魂之中,它永遠是同一盆烈火發出同樣的曙光。荷馬永不冷卻。
讓我們強調這一點:思想的競爭是美的生命。哦,詩人呀!頭一排座位始終有空缺,讓我們統統排除令人洩氣、可能折斷羽翼的一切。藝術是一種勇氣,說正在湧現的天才不可能與既往的天才旗鼓相當,那等於否定上帝的威力經久不衰。
是的,我們要常常重申,一再強調這必要的鼓勵,因爲激勵幾乎等於創造。是的,這些天才無法超越,但卻可以與之並駕齊驅。如何做到?就是要有異趣。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知識學習 隨堂筆記
自訂分類:Selected & Extracts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