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Excerpt:雨果的《死刑犯的最後一天》
2020/06/03 05:37
瀏覽347
迴響0
推薦7
引用0
Excerpt:雨果的《死刑犯的最後一天》

人啊,一出生就先被判了個死刑;活著只是暫緩執行罷了!

(les hommes sont tous condamnés à mort avec des sursis indéfinis.
 
we are all under sentence of death but with a sort of indefinite reprieve.)
——
雨果,冰島兇漢(Han d’Islande)

意外發現維克多‧雨果 (Victor Hugo) 的這本一百多頁的中篇小說,和其他那些動輒五、六百頁以上的長篇小說相較似乎單薄許多,既沒有大時代的法國歷史背景或事件,也沒有扣人心弦的故事情節,但這本小說卻有著難以抗拒的吸引力。

試想,就在約莫 200 年前,才剛經歷追求「自由、平等、博愛」的法國大革命,甚至還存在著君權復辟的時代,有這麼一位作家以一個死刑犯的日記形式來傳達「廢死」的理念,這是多麼驚人的創作呢!

小說中有一段死刑犯的自白,應足以說明雨果的寫作動機:


再者,說不定,我寫下來的東西不至於毫無意義。這個日記,記載著我每一小時,每一分鐘、每一個折磨的苦痛。如果我能有力氣,堅持地一直書寫,一直寫到「生理上」完全不可能繼續的那一刻……那麼,這個刻劃著我種種感受的故事,這個必然無法完成,但已經是儘可能完整的故事,豈不蘊含著一個大而深遠的教訓呢?而從這個記錄將死之言的筆錄裡,從這不斷擴大的痛楚中,從一個死刑犯的知性自剖裡,難道不會帶給判官們好些個警惕嗎?也許,看了我寫的這些,等下一次他們準備把一顆會思想的頭顱,一顆人頭丟到那所謂司法的天平上的時候,他們的雙手就不再會那麼的輕率?
這群可悲的人,難道從來不知道在死刑判決亁脆俐落的形式裡,還包藏著這漫長而不間斷的凌虐嗎?難道他們從來不曾稍有遲疑嗎?一想到他們要砍殺的是有思想,是有一個為生命而存在的思想,以及一個不為死亡而存在的靈魂的,這不叫他們椎心嗎?……不!從沒有!
這一切的一切,他還是只看到斷頭台那片垂墜落的三角形鍘刀!可能他們還認為,對那個被判死之人,過去及往後都是一樣的空白。
(Et puis, ce que jécrirai ainsi ne sera peut-être pas inutile. Ce journal de mes souffrances, heure par heure, minute par minute, supplice par supplice, si jai la force de le mener jusquau moment où il me sera physiquement impossible de continuer, cette histoire, nécessairement inachevée, mais aussi complète que possible, de mes sensations, ne portera-t-elle point avec elle un grand et profond enseignement ? Ny aurait-il pas dans ce procès-verbal de la pensée agonisante, dans cette progression toujours croissante de douleurs, dans cette espèce dautopsie intellectuelle dun condamné, plus dune leçon pour ceux qui condamnent ? Peut-être cette lecture leur rendra-t-elle la main moins légère, quand il sagira quelque autre fois de jeter une tête qui pense, une tête dhomme, dans ce quils appellent la balance de la justice ? Peut-être nont-ils jamais réfléchi, les malheureux, à cette lente succession de tortures que renferme la formule expéditive dun arrêt de mort ? Se sont-ils jamais seulement arrêtés à cette idée poignante que dans lhomme quils retranchent il y a une intelligence, une intelligence qui avait compté sur la vie, une âme qui ne sest point disposée pour la mort ? Non. Ils ne voient dans tout cela que la chute verticale dun couteau triangulaire, et pensent sans doute que, pour le condamné, il ny a rien avant, rien après.)

這本小說不談冤屈、不談罪有應得,只談一個生命如何被迫結束,值得我們深思。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20731
死刑犯的最後一天:法國文豪雨果1829年小說+臺灣戲劇工作者陳以文2015年創作劇本
Le Dernier Jour d’un condamné
作者:維克多‧雨果陳以文
原文作者:Victor Hugo
譯者:吳坤墉
出版社:無境文化
出版日期:2016/07/01
語言:繁體中文


Excerpt
……
我說:「瑪麗!我的小瑪麗!」
我突然緊緊的她抱住,靠在我為嚎啕哭而漲滿的胸。她
發出小聲的尖叫
她對我說:「啊!您弄痛我了,先生!」
先生!她上次看到我已是將近一年之前了,可憐的孩子。她已經忘了我了,忘了我的長相、話語、口音;何況加上這臉鬍子、這些衣服還有這身蒼白,有誰還能認得我呢?但怎麼可以?!在唯一一個給我生存勇氣的腦海裡,我已經被抹滅了!這怎麼可能!?我已經不是父親了!我被懲罰不再有資格去聽到這個字,這個孩子語彙中的字,這個如此溫柔而在大人的語彙中無法保留的字:爸比!
(Monsieur ! il y a bientôt un an quelle ne ma vu, la pauvre enfant. Elle ma oublié, visage, parole, accent ; et puis, qui me reconnaîtrait avec cette barbe, ces habits et cette pâleur ? Quoi ! déjà effacé de cette mémoire, la seule où jeusse voulu vivre ! Quoi ! déjà plus père ! être condamné à ne plus entendre ce mot, ce mot de la langue des enfants, si doux quil ne peut rester dans celle des hommes : papa !)

殘酷的是,在他們即將奪走我四十年壽命的時候,我唯一的祈求,就是從這張小嘴裡,再一次,一次就好,聽到她叫我聲爸比。
「聽我說,瑪麗,」我將她的兩隻小手攏在我的雙手中,跟她說:「你不認得我了嗎?」
她用那美麗的雙眼看著我,回答說:
『不認得!亅
看清楚我又說:「怎麼會?你不知道我是誰?」
「我知道啊,」她說:「是一個先生。」
多可憐啊!全世界你只無怨無悔的愛這個人,全心全意的愛她,
而她來到你面前,她來看你,看著你,跟你說話,回答你……但是她並不認得你!你只渴望她的撫慰;但卻只有她還不知道,你將要死去,你需要她的撫慰。
「瑪麗,」,我再跟她說:「你有個爸比,對吧?」
「是的,先生。」她答道。
「那麼,他在哪裡呢?」
她抬起頭,一雙明眸帶著訝異。
「啊!您還不知道嗎?他死了
然後她嚇得驚叫,因為我差點讓她跌下去。
「死了!?」我問她:「瑪麗,你知道死了是什意思嗎?」
「我知道,先生,」她回答:「他在土裡也在天上。」
她自顧接著說:
「我每天早晨跟晚上,都坐在媽麻膝上為他向仁慈的上帝祈禱。」
我親吻她的額頭。
「瑪麗,讓我聽你怎麼祈禱。」
「不可以啦,先生。白天不能夠祈禱!今天晚上到我們家來,那時候我就會祈禱了。」
夠了,真的夠了。我打斷她,說:
「瑪麗,我就是你的爸比。」
「啊!」她對我說。
我接著說:
「你希望我是你的爸比嗎?」
孩子轉過身子,說:
「不要!我的爸比要好看得多。」
我流著眼淚,不斷親吻她。她試著從我的擁抱掙脫,叫道:
「您的鬍子把我弄得好痛。」
然後,我讓她在我的膝上坐好,深情的凝視著她,接著我問她:
「瑪麗,你會認字嗎?」
「我會,」她說:「我會讀很多字呢。媽麻都教我讀我的信。」
「我們來試試,你讀給我看看。」我一邊說,一邊從她的小手上玩得皺皺的那疊紙裡,抽一張遞給她。
她搖了搖那美麗的臉龐。
「不行!我只會讀童話故事。」
「還是可以試試看嘛!來,讀看看。」
她把紙攤開,用她的指頭指著一個個字母,試著拼字:
A,R,ar,R,E,T,rêt, ARRÉT…
我將那文件從她的手上搶走。她讀的是我的死刑判決。她的保姆買那一份只花了一塊錢。而我,我付出的代價可昂貴多了。
(Je lui ai arraché cela des mains. Cest ma sentence de mort quelle me lisait. Sa bonne avait eu le papier pour un sou. Il me coûtait plus cher, à moi.)


【參考資料——原文】
http://www.gutenberg.org/ebooks/6838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