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Selected poems:王聰威的《微小記號》
2019/12/15 06:11
瀏覽428
迴響0
推薦11
引用0
Selected poems王聰威的《微小記號》

……
身為小說家的自己,許久不曾幻想能出版詩集,但一旦決定後,除了繼續新寫之外,也細細重讀舊作,重新打字,覺得不夠好的地方挑挑撿撿地修改,在這樣的過程裡,許多過去珍愛的人事物可以一一回想起來,每一首詩,都是一個微小記號,多年之後仍能提醒我,哪裡有誰曾經被愛,悄悄地為自己標引了時光片段。
……
那麼,這樣的詩集適合什麼樣的人讀呢?我想,大概就是那些喜歡整理舊物、信件的人,想要知道自己被誰愛著想著的人,想要穿著一雙溫暖襪子,走在冰涼的地板上的人。
——
王聰威,〈後記/照片、舊物與詩〉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23356
微小記號
作者:王聰威
出版社:木馬文化
出版日期:2019/06/05
語言:繁體中文

作者簡介
王聰威
1972
年生,台大哲學系、台大藝術史研究所畢業,現任聯合文學雜誌總編輯。曾獲巫永福文學大獎、中時開卷十大好書獎、法蘭克福國際書展選書、台北國際書展大獎決選、台灣文學獎金典獎入圍、宗教文學獎、台灣文學獎、打狗文學獎、棒球小說獎等。著有《生之靜物》(日文版《ここにいる》)、《編輯樣》、《作家日常》、《師身》、《戀人曾經飛過》、《濱線女兒──哈瑪星思戀起》、《複島》、《稍縱即逝的印象》、《中山北路行七擺》、《台北不在場證明事件簿》等。


淡季

整座城市是淡季。

每一街道的水湄,
閃動魚群拍尾的聲音,如簾幕的下降。
離去行人的薄的足影子,在彷若鹽田的赤漠廣場,
綻放寂寞而輕微發炎的花。

那是世界僅有的安慰。
其餘的圓桌與長腳椅,綁了浮標,逕自去無人關心的旅程或什麼的,
總之,遠離我。

路上的人們是一支委屈不已的彈弓隊,朝霧中,練習射擊。


在妳那處落下的雨

在我這處雨落下了,
我摸了頸子,
鰓開始成形。

沿午后雲圖的最低線,
蓮漪怯生滋長。
我等待雨絲勉強相連,
揮動新鰭出發。

但是在妳那處,
雨是否已經落下?
我恐懼,
晴天將阻隔我們。


微小記號

偶然將水杯端起角度30度的一瞬間
可以看見,外底浮凸一行微小記號:made in Spain
如一段深海水母的螢光基因

「因為這是個水手的夜鐵路的夜爵士樂手的夜白月的夜
印加帝國的夜烤芋泥的夜生火腿的夜黑膠唱片的夜
鈑金的夜
女伶的夜紅色敞篷的夜威士忌的夜佛朗明哥吉他的夜
背上插滿長劍的鬥牛的夜真管的夜快艇的夜低音大提琴的夜香菸的夜
打字機的夜
冷凍橘子汁的夜偵探的夜畢卡索的夜硬漢的夜
藍調的夜足球的夜共和國輓歌的夜喔
所以,我反覆在心中詢問妳在這麼好坃的夜裡是否前來

杯裡的水輕輕地搖晃、波動著
光影粼巡,那一瞬間想起她
是傾向她的
縱使許多事情並不了解或假裝有些了解
但終歸是傾向她的
無論如何蜿蜒交錯,的確是傾向傾向  傾向她


紀念

我喜歡這樣的耽溺,
一個夢套著一個夢。

妳給我一個,我便套回妳一個,
層層疊疊,一襲一襲又輕又柔的絲帳籠罩。
原本,我們離真實那麼近,
不到一根纖維的寬度,
透過光與空氣,我們還能清楚看見世界的模樣,
幾乎可以將手遠遠伸出碰觸。

但如今夢的絲帳已有千百萬層,遮斷敏鋭於外的感官,
在那中央,們擁抱著、耽溺著,
已失去了他人,失去了他物,失去了他事,
我們只剩下我們,這是唯一的真實了。
我們用夢乞求著夢,終於使我們也成為夢境,不返世。


秘密戀情

我代你向每位我遇到的人問候,
便有藉口說出你的名字,
讓所有人不知道,我想念你。

在與你無關的應酬交談,
隨意安插你的名字,
令所有人厭惡,我廢話連篇,簡直。

但從來,你不知曉這樣的被愛是什麼,
就說不要。
很遺憾,只好收回,
於掌指間,緩慢收入無鞘的長刀。

而我終於不再感到寂寞,
不再不安,
走著走著,
世界忽然老到不相識。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