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Selected poems:《鍾喬詩抄》
2017/08/12 05:24
瀏覽554
迴響0
推薦14
引用0
Selected poems:《鍾喬詩抄》

當真如此嗎?果真如此,我最想追問自己的是:無論是秘境也好!現實也罷!最重要的,依稀是對邊境意象不捨的追索。為何追索?又為何在邊境中追索?因為, 詩是穿透現實的文字,必得在揭露社會矛盾的同時,召喚弱者心靈中的大火。燃燒邊境中的野草,哪怕燒得僅剩一堆灰燼。我的追索,終而化作詩行,這樣在紙頁上登場,說是:
因為,在灰燼中,我沉沒黑暗裡/和你一起沉沒黑暗裡
於是,在灰燼中,我發光/和你一起在灰燼中發光
於是,在灰燼中,我沉沒黑暗裡/鈴是,在灰燼中,我發光
——
鍾喬,〈於是,我來到邊境……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393850
鍾喬詩抄 來到邊境
作者:鍾喬
出版社:鍾喬
出版日期:2008/01/01
語言:繁體中文

作者簡介
鍾喬
  詩人、作家、劇場工作者。1956年生,台中人。畢業於中興大學外文系,中國文化大學藝研究所碩士。曾編導小劇場作品《士兵故事》、《海上旅館》、《記憶的月台》、《霧中迷宮》、《逆旅》。劇場相關作品有《邊緣檔案》、《亞洲的吶喊》、《觀眾,請站起來》、《魔幻帳篷》,小說《戲中壁》、《阿罩霧將軍》、《雨中的法西斯刑場》,報導文學《回到人間的現場》等。著有詩集《在血泊中航行》、《滾動原鄉》、《靈魂的口袋》。


〈友誼〉

書,在桌燈下擺著
夜兀自在窗外流離
茫漠的路上,有空盪盪的
一輛巴士,載來你飛沙般的
呼喚聲……。我說,「喝完桌前的這杯,再走吧!」
就見你手撫著胸口,獨自
化作曠野裡的一道影
走著,往家的方向  走著
像彈殼仍卡在靈魂間的  革命者
或者說    一名游擊戰場上的  傷兵


致詩人朋友
——
寫給農民詩人吳晟、詹澈


如果,有一天,我們的文體
隨著肉體而衰老。我們的
靈魂,被犬儒的唯心論者,
拋進陰暗的溝渠中。
這世界,將以怎樣嘲弄的眼神,
凝視我們的蒼白?

你曾經想過嗎?關於美學、關於詩藝。
關於一個海洋無盡延伸的日午。
你坐在山脈的斜坡上,
鞭辟入裡,逐一分析:
陽光與陰影如何在時間中更替?
又如何在你的詩行中  轉換?
但你回頭,家鄉仍躺在那裡,
以一種憤懣的無言,
對你訴說流離的孤寂。

又如果,有一天,我們的文體,
如旱地上最後倒下的稻桿。
無從抵擋寒風的擁吻,
百年中一向寂寞的簷瓦,
突而墜落米粒,如星辰、如浪花,
如童舞般的水珠。向你展現,
它生動的舞姿與旋律。
你將如何在老去的鄉土上,
重整暗夜中堆滿書架的
音韻、章節、隱喻以及告白。
並為一行詩的新生  不捨書夜?

最後,其實,我只想說:
詩人不盡美好;詩歌已盡本能。
讓青春燃燒爐上……成火,成光,
又終至成灰;也讓,真的讓
握著的手,抹去歲月的咒語。


〈越過一行又一行碎裂的詩句〉

之一/夢的獨白

一個天空無比晴朗、吹著怡人涼風的下午,我在公車站牌前發了一陣呆之後,便登上一路經常搭往劇場的公車,前去排一場暗潮洶湧的戲碼。那時,我的包包裡,除了香菸、鑰匙、筆記、墨水筆、老花眼鏡之外,還有幾張沾濕著海水氣息的劇本……。城市的高樓,從未和我的想像有絲毫的差距,在經過一處施工中的十字路口後,公車曾經停頓下來,而後又是一陣急駛。我只不過是閉了一下眼,便出神底發現:車窗外是一處荒山的岔口。
下一刻,司機回頭時,我發現、帶著某種暈眩和恍神底發現:他是一個年邁得有些令人不知所措的盲人。
他站起身子,冷冷底朝我說;
「你到站了!」
我轉頭發現破敗不堪的巴士上,只有我一個茫然而未知的存在。
但,我是一個乘客嗎?據說,我永遠無法抵達。

之二/詩行
最初,也只不過對自己遲來的想像世界感到無比的厭倦。便關上書房的燈,循走廊的方向,朝昏暗中的巷道走去。不知在怎麼樣的時空移動中,他即刻發現:白己被午後悶在酒館中的腐朽氣息給包圍著。他停下腳步,掏掏白已的口袋,默然一問著:「還剩多少夢的殘渣呢?」於是,我開始在臆測中相信:這即將成為他想將一個夜晚的意識型態泡在酒精中的理由。現在,酒館便浮現在街燈的盡頭,他以幽靈般輕晃的節奏,走在大學圍牆旁的尤加利樹蔭下。
「沙……」輕脆、俐落而不帶任何沉滯感的聲音,讓他立即意識到腳底下踩著什麼!
有些出人意料的是:他最終得對自己的想像付出失望的代價。因為,那像似枯葉在秋日午後被踩碎的聲音,竟是零零落落從他腦海中飄下來的詩句。
這多少註定了他得迷失於前往酒館的夜路中。接下來,一如預料中將發生的:他聽見嗶嗶剝剝的聲響,從腳底下傳來。既非枯葉,也當然不是測想中的焦炭,而只是愈來愈不聽使喚的、失去了知覺的詩行……


之四/書寫
從課堂的後門溜出去時,夏日近午的陽光,恰好似一套慣用而枯燥的寒暄話,穿越樓層間的暗紅色磁磚,照在圖書館側門的那座雕像上。
經由學校圍牆到巴洛克風格的火車站,須要經歷一回在公共廁所換掉制服的特殊時光……
接下來,他的視線完全被即將出現卻尚未到來的景像所盤據:火車格登/格登底穿越黑暗中隱藏著叛逆氣息的隧道,朝向一片海藍的孤獨。
十八歲。湛藍的海洋是一頁無限延伸的稿紙。
他縱身而下,轉眼浮沉於四十八歲的洶湧暗潮中……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