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一個女軍官的山海印記(25-6)---再著戎裝故人恩
2010/06/04 14:40
瀏覽600
迴響0
推薦14
引用0

當一般人碰到這類棘手問題避之唯恐不及的時候,這三位貴人給了我沒有辦法衡量的幫助,由於這一義助,更讓我和我的孩子們後來有了比較安定的生活,奠定了我後半生的受益。我一直無緣再見到這三位貴人,也無從報答他們的恩情,只有對著山上的夜空,虔誠的祈求上蒼,願他們三位都永遠平安康泰,福壽綿綿。

回家第二天,這個家就恢復了往日的生活型態,我再度成為一個一無所有的貧婦。一早起來,生火做早餐,看著一雙兒女牽著手去上學,整理出堆積了許久要清洗的衣物裝進籃子,一手抱著小兒子,一手拎著籃子到了小河邊,一邊清洗衣服,小兒子坐在身後一直盯著我看,直到我把衣服洗完回家。晾好衣服,左鄰右舍、對面街坊都來聊天,說是聊天,其實是來探詢究竟。有的問我:

「你去了這麼久,這次回來要在家裡住幾天?」

我說:

「不去了,在台北找不到房子,孩子不能跟我走,不去了。」

「那你是辭職了?」

「沒有辭。」

「這是怎麼個說法?」

「沒有什麼說法,長官答應讓我回來等調令。」

「那要等多久啊?」

「我也不知道。」

「怕不是黃了。」

「那也沒關係,我不能把孩子丟在山上,到底孩子比事情重要得多啊。」

我當然知道她們聽我說:「不去了。」就會自作聰明的猜測。這些鄰居都是家庭主婦,不曾在外面工作過,公家的事務更是一知半解,再多的解釋也是徒然,所以我乾脆也不多作解說。事實上,我也沒有辦法預測未來結果如何,既然決定回來,結果怎麼樣,我已不在意了。

回到山上,大約一個月多後,接到了李先生寄來的薪餉,我知道總領班和大隊長在我的事情上多少應該有了些眉目,我就靜靜等候消息吧。我己經打定主意,若是最後的結果是仍要離家,而我又無法帶著孩子一同搬遷的話,我就只有請辭,我己下定決心,再也不離開孩子去工作。

這陣子,我常想,一家四口人,有三個娃娃,一個大人,這三個娃娃的生命、前途都繫在這個大人身上,這是上天賦予一個母親無盡的責任和最神聖的使命。三個比一個,是多大的差異啊,既然我已挑起這副擔子,就不再有任何的畏懼。

兩個多月過去了,仍沒有消息,鄰居們開始在後指指點點、竊竊私語。我早已料到她們會說什麼,也不去理會和探聽,仍是帶著兒女過著簡單的生活,空閒時,也會搬張小板凳和她們聊些家常。

這眷村是連棟式的克難房子,每家面積又不大,門連著門,戶連著戶的,只要一轉個身就了隔壁家。一天晚上,隔壁李太太轉身進來,問我:

「都打整好了?」(意思是家務事都做完了?)

我說:

「打整好了,進來坐坐吧!」

李太太進來坐下就對我說:

「那些太太都在說『上面』(指的是空軍總部主管單位)大概不要你了,你知不知道到底是真?是假?」

李太太是個老實人,雖然不識字,卻是個性直爽善良,毫無虛假的老好人。我笑了笑回說:

「那些太太在背後指指點點的,我早就猜到她們在想什麼,她們又不是『上面』,她們怎麼知道是怎麼回事。『上面』要不要我自會通知我,我又沒接到通知,她們怎麼會知道。」

「對呀!我想就是這個話囉。」

「就算『上面』不要我也礙不了什麼,還不是跟現在一樣過生活。」

「就是嘛!不聽這些閒話,聽了好心煩。」

李太太不平的說,就像是替我生氣似的,轉身回去了。

(25-7)-再著戎裝故人恩 -->>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