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孫儲琳
2013/01/24 16:49
瀏覽7,530
迴響2
推薦11
引用1
孫儲琳自述2007年7月18日
1957年1月24日生於武漢

吉丙辛丙
時申丑申

大運 7庚子 17己亥 27戊戌 37丁酉 47丙申 57乙未 67甲午

年月日三柱同旬

42近年來接觸了很多朋友,有科學家,也有普通人,他們最感興趣的是我的特異紅功能是怎麼發現的?進入某種特異功能態時有什麼樣的感覺和體會?怎樣看待人體科學研究?生活上有什麼特殊之處?有什麼愛好和苦惱?特異功能是否能夠誘發培養?等等。有些問題好回答,但有些問題又很難說清楚。不過我覺得功能人和科學研究人之間若不能很好的溝通和理解是無法搞好研究的。所以當編輯向我約稿時我還是愉快的答應了,在此我要感謝本刊編輯的熱情鼓勵,使我能有這樣的機會來談談我的一點認識和體會。

我能夠用耳朵認字和透視人體的消息很快就在學校裡傳開了,很多人出於好奇心紛紛來找我,如同濟醫科大學的教授和香港的記者,他們要我表演人體透視和用耳朵認字,絕大多數情況下我都表演的很成功。由於我的人體透視功能較強,1981年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301醫院)邀請我到北京工作了一段時間,用特異功能給病人透視,並要我入伍給首長當保健醫生,後來由於一些問題不好解決,我又回到了武漢地質學院,在圖書館作出納員。當時社會上對特異功能的真偽展開了激烈的爭論,一些有影響的人通過他所控制的輿論工具攻擊特異功能是騙人的魔術,反馬克思主義的。好傢伙!扣這麼大的帽子,誰還願意表演,研究!我感到很委屈,也很反感,大大挫傷了我的積極性。為了少惹麻煩,別人問起我時,我就說功能已經消失了,其實我的功能並未消失,只是內心裡很不服氣,更不承認我的功能是假的。其實是否認不了的,追求真理的決心鼓舞著一批科學家和功能人頂著壓力在非常艱苦的條件下繼續從事實驗研究,完成了一大批有說服力的高水平的實驗,在理論及應用研究上也取得了許多進展,這一切給了我很大的鼓舞,提高了我對特異功能的興趣和自我價值的認識。

1987年底我校(中國地質大學),經領導批准正式成立了由 沈今川 教授的人體科學研究室,我也被調到研究室專職搞人體科學研究。通過學習逐步認識到人體科學卻實是當代科學突破的重要前沿,人體有很多未知的領域,很多現象人們一時還不能解釋清楚,但只要以嚴謹的科學態度抓緊進行研究,就一定能逐步弄清楚,一旦取得突破就會導致科學上的重大發現。作為一個功能人是能夠為人體科學的發展作出特殊貢獻的,是非常光榮的。所裡的同志一再對我說相信我的特異功能是真的,有特異功能的人是國寶,希望我加強學習,刻苦練功,強化和開發自己的功能。研究所不但給我安排了足夠的時間練功,而且為了提高我們的自然科學素質,還組織我們較系統的學習了中醫基礎,生理解剖學,礦物學及綜合地質基礎等大學課程,為我們訂了許多氣功,人體科學的書籍和雜誌。這些年我看了不少書,參加了許多學術交流及實驗活動,對我很有幫助。大家對我的關心,信任,期待和鼓勵是我感到非常溫暖,我深深的為他們對事業的滿腔熱情和執著追求所感動,因為他們都不是專職人員,都有自己繁忙的本職工作,不但得不到額外的報酬,還要拿出許多業餘時間和經費從事人體科學研究工作,我要向他們學習。

進入 20世紀以來科學技術飛速發展,但現有的自然科學理論是很不完善的,仍無法解釋許多特異功能現象,必須要有重大的突破才行。這種突破只有經過各方面的科學家及功能人長期艱苦的努力才能實現。人類總得不斷的有所發現,有所發明,有所創造,有所前進。我很贊同張震寰主任的意見:功能人應該學科學,應該自己研究自己,科學家也要練功,最好自己也有功能,一點親身體驗都沒有,很難進行研究。不過,要求功能人有很高的科學素質或要求科學家有很強的更能都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因此,科學家和功能人之間的相互理解和溝通就更加重要,是成功的基礎。在這樣一項光榮而艱鉅的共同任務面前,功能人和科學家都各有自己義不容辭的光榮的歷史使命。作為一個功能人,要想為人體科學多做貢獻,就要增加自己的事業心,責任感,並努力強化和開發自己的功能,積極主動的參與研究探索。

來到人體科學研究所,專門從事人體科學實驗研究工作後,給我的生活帶來許多變化,原來在圖書館坐班,八小時幾乎一刻不能休息,十分緊張。現在上班時間比較靈活,壓力反而更大了。為了恢復及強化自己的功能,我幾乎每天都堅持練功到深夜,一練就是幾個小時有時甚至深夜一個人跑到山上。開始有點害怕,後來就慢慢習慣了。功夫不負有心人,我的功能不但很快的得到恢復,而且有了明顯的增強,掌握了許多新的功能,如利用兒童磁性寫字板顯示功能態下穴位處外氣的磁效應,將封閉藥瓶裡的藥片抖出來,用底片拍攝人體輻射(遙感人體場攝影術),意念彎曲金屬,意念致動,突破空間障礙都是經過艱苦修煉和無數次失敗後才掌握的。每當我出現一種新的功能或完成了一項新的實驗,組內的同志都和我一起分享成功的喜悅,他們的熱情關心和鼓勵使我更加增強了使命感和光榮感,更加意識到自己的人生價值,覺得自己生活的更充實,更有意義了。

近幾年我接觸的人越來多,親眼看到了張寶勝,王友成,劉心宇,陳竹,高娃等人的特異功能表現,真是大開眼界,感到“天外有天”,許多功能人各有所長,值得我很好的學習和借鑒。“虛心使人進步,驕傲使人落後”是顛撲不破的真理。剛來研究所時我的功能只有人體透視和認字兩項,現在我已掌握了三十多項功能,其中不少項都是我看了別人的表演或錄像後,自己反复琢磨苦練後掌握的。如用手爆米花是看了日本摩力克的錄像後學會的,燒衣服和復原紙幣是從張寶勝那裡學來的,貼硬幣是從王友成那裡學來的,意念致動是受劉心宇的啟發後學會的。我從小就有一股子犟勁,不甘落後,別人能做到的我千方百計地也要做到,別人沒有做到的,只要覺得有可能,就要努力反复去試,絕大多數情況下,經過艱苦的努力都獲得了成功,這時我心裡真有說不出的高興。幾年來的實踐使我體會到“勤於實踐,努力創新”是一條通向成功之路。自信,自強迎著困難上,把壓力變成動力,能促使我更快的增長才幹。就拿1992年來說吧,我掌握了8項新的功能,其中有幾項難度相當大,如“封閉懸瓶內物體離體穿壁”,“封閉容器內物體離體意念致動”,“上手掌意識調控聚能燒寫字符“等。過去手掌握藥瓶”抖藥片“幾乎成了特異功能表演的傳統保留節目,但我們的教授提出,手握藥瓶很難看清穿壁過程,也不方便加裝各種傳感器,若能把瓶子掛起來發功後讓裡面的東西自己掉出來那就好多了,並要求我盡快的把這個實驗做成。經過長時間的努力我終於從 1992年7月16日開始連續 14次取得成功,並拍攝了錄像。遙感人體場攝影術,穴位場的磁效應,意念致動開關等功能的開發都是“勤於實踐,勇於創新”的碩果。

作為一個功能人必須以嚴謹的科學態度,認真努力的做好每一次實驗。人體是一個開放的複雜巨系統,影響功能發揮的主,客觀條件是非常複雜的,為了找到一點規律性,常常需要在不同條件下重複實驗,如果不理解就會感到很枯燥,心情不舒暢,結果就不會很理想,如果我知道嚴格的實驗條件是保證結果的可靠性所必須的,而不是對我不信任;我想:“真金不怕火煉”嘛!條件越嚴格,說服力就越強,科學價值就越大,隨隨便便的做十次還不如認認真真的做一次。

進行特異功能實驗一定要實事求是,千萬不能屈服於壓力,弄虛做假。有人錯誤地認為特功異能和魔術一樣,只要是真的就應當隨時隨地都能表演,否則就是假的,這是天大的誤會。魔術師的道具是他自己精心準備的,靠的是技巧,而特異功能實驗,儀器和樣品都是主試人和監試驗人準備的,二者截然不同。千萬不能為了讓別人滿意就弄虛做假,否則,真真假假真假不分使科學研究誤入歧途,最終破壞了自己的聲譽。

對實驗結果也應辯證地看,不要先入為主想當然。結果與預期的一致固然很好,與預期結果不一致也同樣有重要的研究價值,在大量可靠事實的基礎上才能逐步提示特異功能產生的機理及其影響因素,得出有說服力的科學結論。

有些人在知道我有特異功能後,常常以驚奇的目光審視我,他們想像我各方面一定與普通人有很大的不同,性格古怪,不好交往。其實他們完全錯了,我和大家一樣有自己的喜,怒,哀,樂,一樣熱愛生活。除了上班以外,我也要花很多時間做飯,洗衣服,輔導孩子學習,什麼事都幹,幹起事來相當麻利,又快,又好,有人請客忙不過來時還常找我去幫忙,忙了半天,看到大家吃得津津有味,玩得開心時,我心裡就特別高興和欣慰。大家都說我心眼好,待人真誠,樂於助人。我也很喜歡聽滸歌曲,看電視,看到感人的情節,我常常情不自禁地淚流滿面。我還特別喜歡逛時裝商店,愛美是人的天性,我也不例外,有時興致高時還和要好的女伴們彼此化裝尋開心。我非常珍視友誼,有很多朋友,大家常在一起聊天,互相關心,互相幫助,相處十分融洽。總之,我要告訴你我要告訴你們的是我不是神仙,更不是妖魔鬼怪,而是一個和你們一樣的有著豐富的感情世界的普通人。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在我身上確實經常發生許多不可思議的事情,特別是當我潛心練功進入某種功能態時,我感到似乎進入了一個另外的時空,冥冥之中會聽到一種聲音,出現各種生動的形象,向我傳遞信息。這種特殊的信息和能量源對我十分友善,具有很高的智能,既通曉過去,也能預見未來,並且知道我心靈深處在想些什麼。幾年來他們無數次耐心地教我練功,可以說我的各種神奇的特異功能都是他們傳授給我的,我對他們十分尊敬和崇拜,因為傳遞給我的信息都得到了驗證。而且每次表演或做實驗時,如果與他們取得溝通,進入那樣一種潛意識的朦朧狀態或進入那樣一種時空,特異功能才能出現,表演或實驗才能成功。我也說不清楚這究竟是幻覺還是真實的存在。

生活在充滿矛盾的這個現實的世界中,我的情緒不能不受到影響,使我很苦惱,不能安心搞科研:目前社會上處處,事事強調經濟效益,一切都商品化了,搞人體科學,特別是基礎實驗研究很難獲得經費,本身也創造不出什麼效益,而且還常常遭到冷嘲熱諷,很難被人理解;另一方面海內外許多人用優厚的待遇邀我去用特異功能診病治病或表演,待遇上的強烈反差不能不對我的情緒有影響。

其次是練功需要放鬆,入靜,需要一個良好,安靜的環境,只有在深夜或上山才行。再就我的孩子剛上小學三年級,十分頑皮,學習上,生活上都要耗費我大量精力,每天買菜,做飯,洗衣服,感到很累,白天很難清靜下來學習,練功,也不能較長期出差外地,不能全身心地投入實驗研究。

練功十分艱苦,特別是要開發,強化一些高難度的功能需要進行長期堅持不懈的修練和體驗,精,氣,神的消耗均較大,有時給別人治病後自己昏倒了,做完一些高難度的實驗後心腎部位感到非常不適。沒有決心和毅力是很難堅持下來的。

實驗的難度越來越大,實驗條件十分苛刻,常須多次重複,使人感到枯燥厭煩,特別是當在場的人流露出懷疑和不信任時,心裡非常反感。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知識學習 其他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太乙金華宗旨
下一則: 切實讓權力在陽光下運作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2) :
2樓. 姚富康
2013/01/26 07:56
古大好
矇眼識字並不難
有種課程叫 間腦開發
小孩子上了 就能矇眼識字
開啟智能 年紀越小越有用
有的大人上了也能矇眼
在國外已經推廣多年
台灣現在全省也有教授

古大可以去了解一下
氣功的科學觀

主辦/台北市氣功文化學會
主講/李嗣涔 台大電機系教授
時間/1996年11月17日
--------------------------------------------------------------------------------

 「氣功的科學觀」這主題在中國大陸已作了許多的研究。國科會也以科學的角度、方式來探討氣功為何對健康有益,以及氣功與人體潛能的開發有何關係。關於人體特異功能的現象,台大電機系及國科會已作了四年的研究,也看到了一些現象,當人透過靜坐或氣功修練後的確會出現一些不可思議的現象。


中國大陸及台灣的最高科學研究單位
為何要研究氣功
 一開始我先來說我們以科學方式研究氣功的緣起。中國人研究氣功是從一九七八年開始。中國當經歷五四運動後,把自己傳統的「氣功」、「中醫」等視為迷信,是不科學的,而把它拋棄。這情形一直到一九六0年開始才有所改善,但只限於重新重視中醫,至於氣功,還沒有人注意到它。中國大陸歷經自一九六六到一九七六年的十年文革後,上層的政治、社會結構被摧毀,在一九七六年「打倒四人幫」之後,一切都要重新來過,包括科學的研究、學校教育。而在當時主導中國科學研究的是中國原子彈之父──錢學森。他認為中國人在過去,至少在明朝以前的科學技術是領先全球,明朝的鄭成功下西洋到達現在的馬達加斯加島。這在當時實在是非常偉大的成就。明朝有幾樣重大的貢獻。有李時珍的本草綱目,這是在植物學上的重要成就。及天工開物。但自明朝後,中國人在科學方面的貢獻、發展已停頓了。而西方正值文藝復興時期,科學受到重視大步起飛。中西兩方的科學成就懸殊愈來愈大。翻開近代有關科學方面的文獻,可知幾乎所有在科學方面有貢獻者都是西方人,中國人幾乎是沒有。近代雖有一些中國人得到諾貝爾獎,但都是在西方的教育下培養出來的,中國本土培育出的優秀科學家竟然沒有。錢學森認為要改變這種情況。而唯一的可能是從我們佔優勢的部份去做,也就是「氣功」,因為在西方沒有「氣功」。
 於是中共從一九七八年開始全面推展氣功科學研究,這命令一下,中國的許多著名大學如北大、清大、安徽科技學院及研究機構紛紛開始研究氣功及人體特異功能的關係。經過九年的研究,相關的論文非常多,也顯示出在氣功領域中真的有深不可測的東西。一九八七年在北京成立了「人體科學學會」,正式將氣功歸入為科學的一支,氣功便成為人體科學研究的主題。

 同時在台灣的國科會主委是陳履安先生,他也是修練氣功,當他在國外時收集到大陸有關的論文,他認為這一方面我們落後大陸太多,應當要急起直追來探討氣功。但在一九八七年之時,「氣功」在台灣的社會中被認為是怪力亂神的領域,而以國家最高科學研究機構來推展氣功在當時是秘密進行的,在當時找了副主委為剛當時交大校長的鄧啟福先生負責找合適人選進行研究,而鄧先生剛好是台大電機系校友,由於此因緣,我便投入了氣功科學的研究。


氣感的開發只需五分鐘
 在此之前,我對氣功的所有知識只限於武俠小說,對於那些氣功俠士雖很嚮往,但從沒想過那會是真的,在一般人的概念中「練氣」是很難,要上山拜師學藝,從灑掃進退一步步進行,等到學成下山至少也要有十年的功夫、現代人工作繁忙,如何去練氣功,這都是武俠小說害的。陳履安先生要求我們研究小組的成員包括了不同學校、研究機構的成員有台大電機系、清大生物科學研究所、陽明醫學院、中研院物理所及醫院的精神科醫師等要先練氣功,對氣有初步的認識後才好著手研究,也不致於像天生聾子譜樂曲一樣的荒腔走板。
 陳主委拿出了武林秘笈叫「禪密功」給每位成員回家練習。他說練功其實很簡單,根據大陸統計練禪密功者大約有百分之九十三的人在七天內都可「得氣」。如果是有所謂「慧根」的話,只需一天的練習即能有氣感,這可說是武林奇葩,而資質較差的也只須七天。於是我就拿了這本武林密笈回家練習。

 禪密功的第一章是「築基功」,只有兩頁,而且大部份是圖像。築基功中只有四個口訣,第一是「展慧中」,是將臉部放鬆,眼睛微閉,似笑非笑,就像菩薩的表情一般。第二是「鬆密處」,也就是會陰部放鬆,下部放鬆,似尿非尿的感覺。禪密功主要就是要先上下皆鬆。然後是「三七分立」,也就是腳尖三分力,腳根七分力。第四口訣是「三點一線」是站直是腳跟、腰和頭要成一直線。我現在練給你們看。(擺出姿勢)這和罰站差不多,是無時無刻都可以練的,你們現在站在後面的人可以練習,如果有武林奇葩型的人可能在聽完演講後就可「得氣」了。

 什麼叫「得氣」呢?我查了書上寫得氣是有「麻」、「熱」、「電」的感覺。麻的感覺常可遇到,中午睡午覺時手常被壓麻,這是「氣」嗎?很難想像,大家都認為是血液循環不良,所謂的「氣」這是超過我們意識型態範圍的東西。

 一天晚上開始練禪密功,一次必須要站15分鐘,一看錶,才過五分鐘,再看錶才八分鐘。好不容易熬到了15 分鐘,得氣了嗎?我毫無感覺,只有手指尖微麻而已。我想是血液循環不良,「氣」也不該在這地方產生,過了一陣子第二次練習還是沒感覺,隔了一段時間又試練一次還是無法完全放鬆。後來一想唯有用躺的方式才能放鬆,於是立刻躺在床上,以「似笑非笑,似尿非尿」的方式,但不到五分鐘我就睡著了。但是半夜突然醒來,這次醒來是和以往的情形不一樣,因為突然覺得肚子緊緊的、又發熱,似乎有東西向內集中,以前幾十年從沒發生過,後來這感覺慢慢向上走,走到胸口時幾乎無法呼吸,然後越過胸口後就過去了。

 這是否是氣集丹田呢?從武俠小說中知道丹田很重要,小時候音樂老師教我們要用丹田唱歌,我一直都覺得很荒謬。但那晚上真的在丹田的部位有奇異的感覺發生。但我當時也不確定,有可能是肚子抽筋。這是超越我意識型態的東西。於是第二天買了許多中醫、氣功的書籍來查,果然那部位就是丹田,而中間這條線,從承漿穴到會陰就是任脈,督脈是從會陰經脊椎骨到頭頂到嘴唇上方。我才知道原來我不只「氣聚丹田」,甚至是「氣走任脈」。姿勢抓對,真的只須五分鐘,我確定我也屬武林奇葩。

 後來在國科會時,陳主委找了位道家師父給我們打氣。我自告奮勇站出來。師父一手在我肚前10公分處,另一手在後10公分處發氣,沒多久,氣聚丹田的感覺又出現,這又是「全面收緊向丹田集中」的感覺,此時我與師父同時脫口說:「來了!」他可完全感受到我身體內的變化。這現象就是中國幾千年來所謂氣的現象。也就是說當生理發生某種變化時就是進入氣的狀態。

 氣功科學化的芻形開始跨出第一步。當人進入氣功狀態時所伴隨而來的生理變化,這就是我們氣功研究小組所要測量的生理參數。也就是說我們主要是要測量、研究當練氣功時,生理會產生那些變化。

 氣功到底在練什麼?錢學森指出氣功是在練一種狀態,即氣功態。例如各位在聽演講,我現在量各位的呼吸應當是每分鐘18次加減5次。各位的心跳是每分鐘70次加減10次,有心臟病者例外,腦波都是β波,各位的血流量、耗氣量等大概都差不多,除非你是生重病。各位現在都是處於「清醒態」。如果各位倒在床上睡覺,一些生理參數馬上都變了,心跳、呼吸、血流量及新陳代謝速率都減緩,但各位都還是活著,此時可說是處於「睡眠態」。各位如果在操場上跑完400公尺後再測量各種生理都加快了,這時各位可說是處於「氣喘如牛態」。氣功也是一樣,用意識或非意識去調整姿勢、呼吸而進入某一和平常不一樣的狀態,這便是「氣功態」。

 我們的研究方向愈來愈清楚了,就是要去測量當人進入氣功態時,身體到底發生了什麼變化,一些生理參數有助於我們了解,於是我們便可定義氣功態,同時可以找出各門各派的氣功功法有什麼不同的生理變化,這些生理參數也可助於我們了解。

 氣功態並不是存不存在的問題,它和「睡眠態」、「氣喘如牛態」等一樣,只要你去做這件事情它就會發生,它是每個人都會發生的狀態,只在於你有沒有「進入」氣功態的狀況。國科會除了要定義氣功態之外,也要研究為何進入氣功態後可讓身體健康。

 我們先研究大陸做了那些研究,我們還能做那些研究,於是搜集了大陸的許多有關論文。他們量了許多物理上的東西,例如他們用壓力偵測器放在人體的重要穴道如印堂、氣海、勞官等,當氣功師練功時這些穴道是否會發生振動。果然是以每秒5次~15次的低頻率振動。比不練功時有明顯的變化。練功時穴道是會振動的。

 在練功時身體的溫度也會產生變化,即頭、手的溫度上升,而血壓下降,但有些人練的功是頭手溫度下降而血壓上升。這生理現象是因手上的微血管放鬆,血都衝向手上,心臟打血送到微血管更輕鬆,血壓於是下降。這代表了生理變化。

 如果懂生理學的人便知道這是一相當不得了的變化。因為人體有些神經系統分為隨意神精系統及自律神經系統。由肌肉控制的系統是屬隨意神經系統。如我想揮出一拳,就可打出一拳,這是因腦左邊額葉起心動念要打這一拳,這訊號便送到MOTOP控制肌肉的部位,神經便經過脊椎骨便送到肌肉上,這一拳便打出去了,也就是說這部分思想意念可控制肌肉,故稱為隨意神經體系。

 另一套神經體系是無法隨自主控制的叫自律神經體系,比如說我要手熱!熱!熱!手還是不會熱,一般人是不熱的,但練功到某一階段的人就可辦到。又如要耳朵動,耳朵還是不能動。基本上血管、汗腺、內臟等都屬於自律神經系統。故當練功時微血管鬆掉了,這所代表的生理意義是很不得了的。

 在七、八年前三總核子醫學研究的陳維廉主任做了一些研究。他將放射物質打進人體而隨血液流到全身,由於這些放射物質會發出伽瑪射線,當氣功師在射線偵測器前測量練功時及平常時內臟體積、血流量等生理參數的變化。發現在處於氣功態下時,肝、脾的體積改變達 10%,而且流量的改變。由此可知,氣功態下內臟會蠕動,血流量會受影響。

 中國大陸也有以X光來看練功時胃腸的變化,發現到當氣經過腸經時,小腸的蠕動增加、腸液增加;當氣經過胃經時,胃的蠕動增加、胃液增加。這是副交感神經受到充分刺激的證據。練功時自律神經系統顯然受到強烈的刺激。一般是做不到的,故可知氣功態下生理確有很大的改變。

 還有什麼生理參數呢?我們常使用到腦波。當我們把兩電極往頭上一貼而測量電的活動。每個人都有,只是看不見。當我們張開眼看世界時,腦波的振幅很小,頻率較快以30次/秒。當我們閉上眼時,腦波所顯示的是振幅瞬間變大,頻率較低是8~13次/秒,我們稱為α 波。高頻是β波。這是腦運作的現象。

 每個人的腦中都有一自然的頻率,大部份人是10次/秒。各位知道電話鈴響的頻率是幾赫茲嗎?這是電信局選的,是20次/秒,所以晚上聽電話鈴覺得很刺耳,不過還好頻率是20,如果頻率是10的話,這世界會變了,因為會和人腦同頻共振。

 現在科學家尚不知為何人腦的頻率是10,但它已是醫學的一參考標準,當有人生病送到醫院時,醫生可從腦波測量中觀察是否有異常放電,如果有再做進一步的核子共振治療或是斷層掃描。

 中國大陸關於這方面也做了許多研究,他們的研究報告中指出在練功時,腦的電活動會大量增加,並且會傳遞,由其在枕部即頭殼部份即視覺神經系統部份活動最強。但我們研究結果顯示,腦電波有2種變化,一種是如大陸的研究一般是大腦活動增加;但另一種卻顯示出腦活動停止,即受到抑制。我們找了一些修練「龍門丹功」、「內金丹功」等迫家功法的人做測試,發現他們練功時眼一閉,腦部活動便靜止下來。我們也邀請了中國禪學會的數十位同修來測量,發現在坐禪的前幾分鐘,腦電波受到抑制而進入所謂的「入定態」。

 腦中的各種思想都放下、放空而進入「入定」、「入靜」。禪宗有各種法門如「數息」、「持咒」、「參頭話」等以期能達到明心見性,遂漸讓自己靜下。由腦波顯示出,腦波在「入定」狀態中受壓抑,若沒完全壓抑會偶有反彈,但是以一種很規律、很整齊的方式反彈。我們發現了「入定態」,在此之前,大陸沒有一篇論文提到「入定」的現象。這原因是大陸劉國榮教授在做研究時只找一門派,只找了道家「內陽功」的幾百人,所以沒有發現到「入定態」。

 於是我們找了各家門派,甚至有人宣稱會龜息大法者,我們也測量到在他龜息時的腦電活動呈靜止狀態。

 而練氣可讓腦波大幅增加,許多門派如梅花門、丹道、放鬆功、打通任督二脈、氣走大小周天時腦的電活動量會大幅增加,電活動量剛好是前者的2倍。至此我們至少發現了「練氣」及「入定」的兩種不同生理現象。


「氣」可否靠科學儀器被激發出來
 「練氣時腦電波會增加」,研究小組大膽假設這是否是一可逆過程,也就是說「有氣時會產生氣」,而「有電時是否會產生生氣」。也就是說是否能以激發其腦電波而促使一沒有學過氣功的人產生氣。於是我們就設計實驗要研究是否真的能以刺激腦波的方式來激發「氣」。
 要如何才能激發出腦波呢?腦波是產生於腦部視丘中,現在同時是五官信號、味覺、嗅覺、觸覺、聽覺等總樞紐,也就是說這五種感覺要先經過視丘才能送到大腦皮層的各個部位去。於是我們嚐試用刺激的方法來增加腦的電活動。一個方法是用閃光燈ㄘㄚㄘㄚ閃●●腦的頻率閃進去,另一方法是用聲音,在此我錄了一段聲音讓各位聽聽看一分鐘,這聲音有一特殊頻率,或許它能和你們的腦波產生共振。各位現在可以禪密功坐姿,放輕鬆眼睛閉上,看看各位有何反應。(開始放「聲音」)

 (一分鐘後)有感覺的請舉手。(數位舉手)。我在六年前的台北醫學院演講時,有一已打坐七、八年的講師在聽了20秒的這段聲音後便從座位上彈起摔倒在地上。這實在是「魔音」,相當厲害。但如果頻率不一致反應就較少,我在國防部曾看過大陸的一些資料,大陸有以氣功即在沙灘上打坐的方式訓練奧運金牌選手、人民解放軍,他們練的愈厲害受魔音的影響就愈強。這魔音便是我們的秘密武器。這其實只是一共振現象,是我們從很多不同的音樂中組合起來,類似電腦合成音樂。

 用閃光燈或錄音帶的方式外,我們嚐試用自我發生的方式來達到改變腦波而讓氣的最基礎現象發生。於是我嚐試用每秒數到十的頻率答數,在一秒中內從一數到十或是一秒中唸ㄨㄥ ㄇㄚ ㄋㄧ ㄅㄟ ㄇㄟ ㄏㄨㄥ的音,內容不重要,主要是頻率,但是在讀數一段時間後會很累,如果你曾練過氣功,在讀一、二十次數時會覺得似乎氣要出來了,但讀二、三十次之後便沒氣了。必須停下來喘口氣,這一喘口氣,那微許的氣感又沒了。這方式不實際。

 於是又設計了另一方式,即是用默唸、默想的方式,我在自我實驗20秒後,氣果然被激發出來,但只有我一個人做到是不夠的,科學的方式必須要有一群人,用生物統計的方式才可以。當天我便調動我所有的研究生約十幾人一齊用此方式激氣,第二天有一半的人有成果,快則五分鐘,慢則十五分鐘,都有氣集丹田的反應。我將此反應稱為「共振態」,是腦中電活動增加的現象,這是身體有一巨觀的活動要發生前的反應。

 現在我們可了解為何古代練氣前要先練吐納,腹式呼吸,即丹田部位要不斷的脹縮,後來我們發現仰臥起坐的效果也很類似。這是兩階段的過程。就像使用一電器前要先插上電,才能有效用。故練功要練共振態是有方法的,抓對方法只須五分鐘即可。就有氣的現象。

 但如要「入定」就很難了。研究至今我們粗分氣功態有「練氣態」及「入定態」兩種型態,可能還有其它型態,但由於無明顯特徵所以無法定義。我們現在要做的是去定義練氣態及入定態。我們覺得很奇怪一些道家師父一開始是練氣的,但後來竟可達到入定態,變成和禪宗的打坐、入靜、入定一樣。

 關於這個問題我們從王德槐先生的著作中國仙道之究竟中找到了一些蛛絲馬跡。我們也訪問了王先生,也有記者去測試其出神能力,只見他一閉眼就說出其職員某某人在影印、某某人在喝咖啡……,記者立刻衝下樓一看果然不假。由此可知當他的部署很辛苦,不過這是傳聞,我還沒親自去測試。他在自己的書中表示他已有「出陰神」、「出陽神」的能力。我們也請他來國科會配合作測試,發現他一閉眼就進入「定」的狀態。像我就不行,我一閉眼時腦的α波還是很強,要集中心力才能慢慢地進入狀態,但一張開眼,腦波又反彈。而王先生是一閉眼就瞬間停止腦電波的活動,由此可知他的入定功夫是相當不錯的。

 從他的書中可知練功是有境界有程序的,就像唸書一樣。唸書有小學、中學、大學、碩士班、博士班等階段。練氣也一樣。原來「氣集丹田、打通任督二脈」只是練氣的初級班,這點我們是被武俠小說騙了。練氣要有真功夫是要能達到打坐、入定。古代道書也說了,練氣在過了大小周天、採藥、結丹後,小周天就要停止了,叫止火停輪,你到了另一境界,走小周天雖很舒服,但當練氣到了此便要轉入另一境界,就是要打坐入定。

 走小周天時腦部呈現高度運作,是屬於共振態,到了高段便定下來了。我們於是懷疑,共振態是否只是要進入「入定」的過程而已。雖然氣功有兩狀態,但最後仍是要入定。而佛教所謂「神通」的現象大概都是在入定時出現的。道家的「出陰神」、「出陽神」、「搬運法」……等等都是在入定態中出現的。人體的特異功能於是產生了。不同的練功法到最後都是打坐入定。

 於是我們又懷疑為何在一開始時要先練氣、通五輪等步驟,為何不像禪宗一樣直接進入最後境界呢?對此不同人有不同人的講法,人說練氣可讓身體健康,再打坐時才不致於變成枯禪,身體健康也不致受影響。我猜想這可能和傳教有關,根據多人的經驗直接打坐入定較困難,靠練氣較容易,我只要姿勢抓對五分鐘氣就出來了。這是非常自然就發生了,靠打坐入定而能進入佛的境界在一萬人中可能只有兩、三個。

 練氣很快,像用科學氣功法只須五分鐘就可把你的氣振出來,你體會到氣之後就容易有興趣往練氣這條路走下去。就像我幾年前一跳進氣功的世界中就出不來了,因為我被說服了。我確定真有其事。像現在新聞記者一開始就定論宋七力為詐騙集團,我們就不會這麼想,我們可以另一角度看這一問題。


宗教的神通現象和「氣」有何關連
 於是我們建立了一架構,氣功千百門派,在一開始時都是練「共振態」,到最後就是進入「入定態」,可謂殊途同歸。由於研究的需要,我們又涉獵許多佛教、道教的經典,裏面有許多的神通現象,雖然佛教不談神通,但這現象仍是存在的,道家中也有法術、仙人。於是我們了解到原來佛就是佛教的PHb,八仙就是道家的博士,他們的經典便是佛教的博士論文或道教的博士論文。一般人看不懂這些深奧的經典這是正常的,因為他沒有進入這領域中。像我是研究半導體的,保證各位若沒唸過半導體的話看我的論文或著作也是跟看天書一樣。雖然各位看不懂,但並不表示我不存在,我的的確確是存在的。於是我們出現了一個清楚的架構。
 研究下去,我們便能進入人體潛能的領域。


外氣可殺死病菌
 但現在先進行另一主題即「外氣的性質」。
 我們為什麼要練功呢?大多數人回答是為了身體健康。這方面的研究中國大陸作了比較多,國內做的比較少,國內最近有幾篇有關氣功與疾病的論文發表在醫學雜誌上。台大醫院內科蔡醫師研究尿毒症約七、八年之久,他學了一套氣功又教導其它的病人分為實驗組及對照組,六七年來發現練氣功的尿毒症病人的尿毒指數變化雖不大,但生活品質卻大幅提高,她在去年投了一篇論文到世上最好的腎臟科醫學期刊中,他便靠這篇論文在台大獲得升等,從副教授升為教授。台大一直被認為是風氣最保守的機構,蔡醫師竟能以氣功的論文破例升等,的確是難能可貴。

 另一位是復健部的藍醫師,他練了七、八年的太極拳,他以太極拳對「心肺功能的影響」為研究報告,這篇論文發表在一最好的復健科雜誌上,這篇論文也讓藍醫師升等成功。這些都是多年來的統計、數據,已證實練氣功的確對健康有益。科學雜誌都接受用氣功的方式治療疾病比傳統的方式有效。

 在大陸有各種功法,有些強調可產生各種不同的效應,有的功法可讓下垂的胃往上提,有些功法可改變血液中的PH值,但所有的氣功功法基本上可讓血液循環變好。所謂「氣到血到」所代表的生理意義是指微血管張開、鬆弛,故血液流量增加。其實大多數的毛病只是因為血液循環不良。例如各位坐在此,如果一個細胞需要十個紅血球來才可送走廢物,但由於坐姿不良,紅血球只來五個,細胞只吃的半飽,廢物只排掉一半,累積下來廢物愈積愈,多能量愈來愈不夠,生化過程便受到干擾。如果遇到外邪入侵、病菌一來就殺不掉就會生病。故每天打坐、練氣讓血液洗全身,自然容光渙發不易生病。

 我練功後最明顯的效應是不容易酸,酸是因為葡萄糖代謝太厲害,乳酸累積過多來不及排掉。若是血液循環變好就不容易酸了。看些是物理的有些是生理的效應。

 我們也研究過外氣,所謂外氣就是武俠小說中的「發掌風」。關於掌風,中國大陸量了很多,發現其中有低頻的振波。如果用壓力偵測器隔10公分測量,可測到有振動,我們也做過這個實驗,的確氣功師在發外氣時的確可微微推動附近的空氣,穴道也會振動。但這能量不大,若要推倒東西是不可能。

 發外氣時不只可量到有低頻振波,也可量到紅外線的多少。紅外線是物理上黑體幅射的現象BLACK BODY RED IATION每個人都在發光,任何東西都會發光。所以有人批評宋七力發光,任何東西都會發光。所以有人批評宋七力發光,這批評是沒有科學常識的,因為所有的東西都會發光,只是有些東西發的是紅外線一般人肉眼看不到,若我們用紅外線望遠鏡看,所有的東西在黑夜裏都是一樣的亮,人更亮,因為人的溫度較高。故在波斯灣戰役中,美軍都是晚上出去,戴上夜視鏡後晚上和白天是一樣的,全部的東西都放光。

 量紅外線基本上是量溫度。國科會的紅外線偵測器是和中科院天箭一型彈頭同一感應器的儀器。我們請了道家師父,他會七種不同的練功法、兩種外氣,一是殺氣,一是養氣。他之前曾去台大動物系做電魚的實驗,這師父對電魚發殺氣約十餘分鐘後,魚顯得很不安穩,一會兒電魚就死了,這電魚很貴的要幾萬元,這教授來來不及測量到任何東西電魚就死了。

 後來我們請這位師父對著紅外線偵測器發養氣,顯示出他手的溫度在20秒後溫度上升,發完氣後溫度也沒降下,一直到手離開偵測器後溫度才下降。測量其腦波時顯示發氣時是屬共振態,表示腦部活動很劇烈,顯示他在走大小同天時順便將養氣發放出去。這點我們很確定。

 接著我們請他發殺氣,發現他手心的溫度下降,當停止的一瞬間時,手溫突然熱起。這代表他可控制手掌的溫度,可隨心所欲控制血管的鬆緊,這是件很不得了的事,練氣功到最後全身的自律神經系統已經沒有了,而變成隨意神經系統,可經由一套方法在腦中掌控自己的血管鬆緊,這是在改變你腦中的生理程式,故練功有時會「走火入魔」,這是有道理的,因你在改變自己的腦,不管是軟體或硬體的改變,這是件很可怕的事,你可調整自己的血、甚至是自己心臟的跳動、胃腸的蠕動,可調整體溫,其實這也是很危險的事,如果控制不好很可能會危及生命。

 我們從測試中發現這現象,我將手掌溫度變冷的功夫稱之為「寒冰掌」,溫度變高的功夫稱之為「赤焰掌」,當然不像武俠小說中描述的這麼誇張冰的像進冰窖一般,但的確手掌溫度是可冷可熱,的確是確有其事。所以我們不妨以較嚴肅的態度來重新看武俠小說,裏面可能有許多不為人知的寶藏。

 發掌風時腦波的型態不屬於共振態,也不屬於入定態,是另一種氣功態。由此可知人可以發出不同型態的能量ENERGY。

 這位氣功師父和國科會和陽明醫學院的生化研究所一起合作研究了六七年。我們作了實驗有對病毒發功來觀察細胞生長情形,這實驗結果我們也發表在美國中醫針灸雜誌(American Journad Chiness Medicine),他發的殺氣可讓一些蛋白質的合成數降低40%,陽明大學生化研究所的簡教授用生物分子學的技術去看,發現裏面DNA的分子鍵(即遺傳物質)被打斷了,為什麼可以打斷遺傳物質的分子建呢?現在仍繼續在研究中。此外如果發功在濾過性病毒上,即可減少其發病的能力,這是確實的。故外氣和生物間交互作用的關係是很值得深入研究。不論是在大學上或是在分子生物學上,這絕對是一新的領域。


氣功可開發人體潛能
 現在進入另一主題:人體潛能。
 當修練到高階段時會出現的特異功能。我們研究的領域和大陸一樣集中在兩方面,一是「收」,另一是「發」。所謂收是指這人非常敏感,他可收到一般人收不到的訊息。英文叫做extra Sensory Perception超感官知覺,感官有5官,眼身鼻舌身即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超過這些感覺的知覺便是我們要研究的對象,關於這方面的研究西方早在一百年前就開始了。1882 年英國劍橋大學的幾位教授組織了一「心靈研究會」(society for Psychical Research)專門研究超感觀知覺的現象。這學會鑒於自古以來都有靈媒、通靈者及許多無法解釋的奇異現象,與其在民間流傳,不如以科學的方式來全面研究。於是首先要作案例的收集,這些案例不是隨便就可例入的,是要有證人、證物的案例才值得學會收集。在二、三十年中他們把許多的現象如「心電感應」、「遙感」、「透視」、「預知」等都做了廣泛的案例收集。

 在中國歷史上也有關於特異功能的可靠記載。例如中醫史上有一非常有名的神醫扁鵲,他有視人五臟大腑顏色、病變的能力,他的確是在「看」病。史記司馬遷還有為其列傳。他的確是有「透視」的特異功能。據記載扁鵲還有兩兄弟都有特異功能,扁鵲還屬於是能力較差的,不過他懂醫理,特異功能用在醫學上便讓扁鵲在歷史留名。

 近代史上也有很多記載,太平天國時代的天王洪秀全及東王楊秀清都有特異功能。根據我們目前所知特異功能的發生有三種可能性:一種是天生的,在中國大陸就有許多「天賦異稟」的人,另一種是靠修練出來的,我想在宗教界中一定有許多高僧大德有神通力,小孩子也很容易經訓練而開發出他的特異能力,根據國科會研究有些小孩在經過一小段時間訓練下便可產生「手指識字」、「耳朵聽字」的能力、根據大陸方面的經驗若再培養下去,小孩可激發出更多的特殊能力、神通力。另一種特異功能發生的原因是歷經大難不死、頻臨死亡經驗時,其特異功能便被激發出來了。洪秀全就是屬於這種。

 我們知道洪秀全考秀才三次都沒考取,後來回鄉時大病四十多天,太平天國中的許多理論都是在這四十多天中建立起來的。後來他創立了「拜上帝會」。他宣稱上帝有兩個兒子,天兄叫耶穌,天弟叫洪秀全。當初我們在唸歷史時唸到這一段只覺得荒誕可笑,簡直是愚夫愚婦,中國真是太不科學了。現在大陸方面也作了有關太平天國的研究,資料中顯示洪秀全果然是神通廣大,是有記錄可考究的。他有強大的能力可以治病,如果將領家人有病請到洪秀全來可以「幸面及癒」。只要見到洪秀全一眼病就可好,他可治瘋、癱、聾,他的能力的確是和耶穌一樣,他之所以創天地會是有道理的。這也是他可以吸引幾千萬人跟著他,把他當成神。洪秀全差點要改變中國的歷史,所以不懂這方面的歷史學家在解釋這段歷史時都忽略了這裏面扮演最重要、決定歷史動力最重要的因素,就是「那個東西」。元末白蓮教的劉福通也是類似有這方面能力的人,才能聚集幾十萬的群眾為他的理論拋頭顱、灑熱血。中央研究院也開始重視這方面的問題,民族研究所的黎院士領軍組織了一個計畫,要從人類學的角度去看歷史上的乩童、扶鸞的現象在人類社會、歷史上所扮演的角色。最高科學機構終於開始重視這個問題。


東西方對超能力的研究
 特異功能現象在中國歷史上扮演過很重要的角色。在西方自一九二0年之後許多大學也成立了系、所來研究靈異現象,叫超心理學系,Department parapsycholo,如美國杜克大學、英國愛丁堡大學、日本防衛大學、澳洲的New England,大學都有這個系,就是在研究ESP的現象:超感觀知覺、念力、靈的事情。全世界現有十幾種學術雜誌是刊登有關這方面的論文。很可惜在台灣只有在中央圖書館有一份Jourral of perascicolegy,各大學都沒有。表示台灣各大學完全不重視這方面,故關於這方面的研究我們是落後西方半個世紀。
 但現在我們開始研究,我們發現並有自信可以贏過西方,因為我們有氣功。西方沒有氣功、打坐、修練的傳統。西方具有超能力功能的人都是天生的,但我們卻可藉由氣功訓練開發特異功能。像小孩子稍加訓練就可以了。我過去三年來看了許多小孩子只需稍加訓練就能達到「手指識字」的能力。表示這現象是自然存在的。我們絕對可以迎頭趕上西方現今的成就。

 我們作了三個研究:一個是「心電感應」,一個是「念力」,一個是手指識字,屬於透視力的一種,可隔空抓到訊息過來,也就是把字寫在紙上折起來放在耳朵,或用手觸摸,他可用腦把紙條打開、「看到」字,更厲害的是手指可不必觸摸字條,隔著距離就「看得到」字。

 我在台大開了一門課叫「人體潛能專題」,是二個學分,我還不敢叫做「特異功能專題」。我們找了一些學生來,用統計的方法找出他們之中是否有特異能力,這些具有異能力的人和經由練功而產生特異功能的人,兩者之間有何生理的共通性,如果兩組人有共通的生理性。那麼我們就找出了研究的突破口,讓研究有更確定的方向。若要訓練人體特異功能就是要去訓練這共通性:如此我們的訓練方式就有了方向。

 開這門課四年來一百多位同學中有五位同學有感應的顯著性。這五個同學的共同特徵是其腦的電活動低,這是天生的,並沒有經過任何修練,我稱之為「天生入定態」,這也是所謂「有慧根」的人。一般人要花很長的時間修練才能達到抑制腦電活動的入定態。其中有一位同學是台大土木系的,他不但有心電感應的顯著性,他還有透視力,他還有預知未來的能力。他的腦靜的不得了,是呈現一條直線的。他的預知能力多出現在夢中。

 在一開始上課時我出了一習題:你在這一生中有何超感官知覺的經驗,當學期末他交出了報告,他說這方面的經驗太多了,他只舉了兩個例子。第一是在他中學畢業前夕,他夢到了學校的大禮堂垮了,他告訴了他老師、父母和同學。豐原高中的禮堂果然垮了,各位如果還有印象的話應該記得這事件很嚴重,教育廳長黃昆輝因而下台。第二個例子是當他去台大土木系考碩士班口試時,一進這考場他就心安了,因為幾天前他已作夢夢到了,一看到老師,他更心安了,這老師也出現在他的夢中,當老師開口一問問題他更高興,因為所有的問題在他夢中都夢到了。他考了一百分。這是一很特殊的例子,一百多個同學中只有他有這麼特殊的能力。

 我們在想心電感應的能力和腦的澄靜有關。一般人由於腦太亂,眼睛不停地在看東西、耳朵也隨時在聽,腦中不停地想事情,自主神經系體也忙著在保持運轉,故一般人沒有心電感應的能力。你在想一件事情發出了一微量的能量,這能量打到我身上,但由於我的腦一片混亂,故對這微弱的能量沒有反應。若我的腦是一片平靜時,就可收到這能量可感覺到這能量。故要將腦靜下來才是要讓人體產生超感應能力的必要條件。

 在醫學上有所謂的頻臨死亡經驗,指一個人在被醫生判為死亡之後竟又活過來。有人搜集這方面的案例,據統計有20%~50%的人表示在死亡的那一瞬間他浮在天花板上看見醫生們在搶救我。類似案例非常多,或許我們周遭的人就有過類似經驗。像我有位將軍朋友,他說在他小時候有一次騎腳踏車,不小心被車撞了一下他便昏死過去,後來他看到前面有一堆人,他跑過去一看,赫一跳「那不是我自己嗎!」他立刻就醒過來。這是什麼?這就是「出神」。

 醫生目前對死亡的定義是「腦死」,即腦的活動停了,人便出神了。故由此可知腦靜下來是產生超感應能力的必要條件。

 現在我們看一些錄影帶有關國科會做氣功實驗的情形。

 第一段是測試「心電感應」有兩排人,前一排人靜坐,後一排人根據萊茵博士發展出的ESP卡片對前排的人用念力「發射答案」,這實驗主要是測試前排人的心電感應能力。這實驗必須經過不斷的重覆做,用統計及對比學來求出較正確的結果。

 第二段是「念力」實驗,有些人的念力俱有磁場成份,這個實驗的目的是測出念力轉動指南針的周圍磁場變化。在此實驗中我們量到了高達115高斯的磁場,方向是垂直右臉頰距離約2公分。根據簡單的電磁定律計算,假設磁場是由半徑為1㎝之電流圈所產生的,則全部電流要高達一千安培以上才能產生100高斯以上的磁場,很可能和磁鐵的成因一樣,是帶磁分子按一定的方向排列形成了磁區所致。也就是有可能是身體內磁性的分子如紅血球(中心含一鐵原子)或氧氣(具順磁性),其電子自旋所形成的磁偶在某種意識或動作下會按一定的方向排列起來,形成了一巨觀的磁場。

 第三段是「突破空間障礙」,這段影片是日本記者赴大陸拍攝大陸著名氣功師張寶勝突破空間障礙拿出封鎖在瓶子中的藥丸鏡頭。

 第四段是拍攝一四川小女孩有用耳朵識字的能力。

 到最後我要做個結論,氣功的鍛鍊可說是預防醫學的一部份,它所改善身體能量及協調不平衡而治療疾病的方法,正是中國傳統醫學的精髓。可以說中國醫學是把人當成一複雜的「系統」,而非個個器官獨立的零件組合體,系統中每一部分都有密切的聯繫,因此如何達成系統的物理能量分配的平衡(也就是陰陽的平衡),成為中醫治療的最高指導原則,而氣功的修練正是達成能量平衡的最有效方法。

 可以說「氣功」與中醫所處理的人體醫學,正是西方醫學界所欠缺的「系統」觀念。兩者正好可以互補互成,共同創造出一個嶄新的醫學領域,國科會將朝此目標努力。


鍾國強老師結語
 幾千年來由老祖宗留下來的「氣功」,不但已被現代科學和醫學所接受,更為現代人心靈保留另一片天地以待開發,為宗教的不足處填補其中間,所以氣功不但能強身健體,更能陶冶心性、開闊胸襟廣度以開發事業氣運。
 氣功的功效已受到全世界的肯定,同時將帶領第三類醫學的龍頭角色,台北市氣功文化學會成立的目的是為了推廣完整的氣功理念,導正氣功熱下的種種偏差,我們推出全世界及國內第一個氣功醫療咨詢網,歡迎上網查詢,或親臨本中心。 kurich2013/02/21 21:52回覆
1樓. 摸 象 或 (不?) 著 木目
2013/01/25 09:18
李嗣涔

懇請不吝賜教?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