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天下至廣 非一人所能獨治
2009/12/29 20:01
瀏覽2,202
迴響1
推薦1
引用0

秦始皇統一六國以後是怎麼死的???
答案很簡單:累死的!
而且秦始皇死後秦帝國就立刻崩潰了!
http://blog.udn.com/Xuser/2822333

問題不在大老 在馬自己
 
【聯合報╱林火旺/台大哲學系教授(台北市)】 2009.12.29 03:47 am 
 
蔡詩萍先生昨日發表的「藍營大老們在想什麼?」,所言雖有些道理,但卻沒有掌握問題核心。陳雲林來訪引發藍營茶壺裡的風暴,對馬英九而言,所凸顯的絕對不是「大老不識大體」或「大老很難侍候」的問題,而是執政實力或能力的問題。

李登輝剛取得執政權時,國民黨的大老,如林洋港、李煥、郝柏村,個個都擁有行政職位,有權有勢,可是最後都被李登輝一一「繳械」。有人認為這是李登輝手段高明,但這只對了一半,我認為更重要的是,李登輝執政受到台灣多數人民的肯定。政治講求的是實力,民主政治的實力就是人民,如果執政者贏得民心,不但雜音不敢出現,即使出現也無法對執政者構成威脅。

馬英九甫當選總統之際,聲望如日中天,而國民黨的大老沒有一個人擁有政治權位,所以馬英九的人事安排,幾乎由他一手主導,沒有人敢於置喙。可惜的是,馬英九一年多來的執政,民意支持度一路下滑。如果一個人體質虛弱是百病叢生的原因,則執政成績不佳、政治實力減弱,內部的不滿聲浪增強,似乎也是極自然的事。所以馬英九最大的問題不是大老,而是自己。如果遇事只善於檢討別人,而不會反省自己,將來令藍營支持者憂心的,恐怕不是馬英九能否連任的問題,而是藍營會不會有分裂的危機。

政治不只講求實力,也是一種藝術。尤其民主政治的執政權絕不是靠一個人就可取得,所以分享權力有時不但是必要,其實也是一種保險策略。一個大權獨攬的人,雖然可以充分享受權力的滋味,但這也代表決策的成敗必須由自己一人承擔,馬英九現在所面臨的處境其實就是如此。

以傳統儒家為基礎、強調敬老尊賢的台灣社會,「大老」可能有「老大」心態,幾乎是很難避免的事,民進黨的「天王」情結,其實也有異曲同工之妙。但是歸根究柢,如果執政得到民眾肯定,即使對待大老們不夠細膩,他們只敢怒卻不敢言;但執政不佳時,聽聽別人的聲音,用別人覺得被尊重的方式尊重他人,不但可解消內部怨氣,說不定可為自己找到活路。

台灣政治場域充斥著放話、權謀,甚至敵視、仇恨,這一切都因為政治人物普遍缺乏恢宏的格局和理想,說穿了就是把「政治」當成個人權位的競技場,而忘了政治的最初目的是孫中山的「天下為公」,所以即使在同黨之內也排除異己,結小黨營小私,有權者不問:「國家需要什麼樣的人?」只問:「我喜歡什麼樣的人?」最後只剩下一種聲音,變成一個腦袋治國。其實這才是馬英九的危機!

【2009/12/29 聯合報】
 

天下至廣,非一人所能獨治
- 給李登輝先生的一封公開信

李登輝先生,你好:

 日本自民黨前幹事長綿貫民輔來訪,向你請教施政理念為何,你說是「天下為公」四字。看報上的報導,心中百感交集,假如你真的實踐「天下為公」的政治理念,那該是一件多麼令人賞心悅目的美事!

 一九八八年元月十三日,蔣經國先生過世。當晚驟聞這個消息,我難過得掉下淚來,怨嘆在台灣民主化的關鍵時刻,卻失去這麼重要的主導力量。這時你接掌國家大權,大家把希望都寄託在你身上,希望你帶領這個國家,走上民主的大道。你有什麼缺失,大家都曲意維護;你有什麼不如意,大家也都指責不和你合作的人。而這一切,無非是期望你會比大陸人更加勤政愛民,較會為後世子孫福祉著想。

 有人說,這是「李登輝情結」,或者乾脆叫它「省籍情結」。但五年來,目睹你掌權後的所作所為,再聽到你說「天下為公」的話,我深感迷惑,有些話如鯁在喉,不吐不快,也希望藉著這封公開信,讓你有公開解釋的機會。

 我雖屬在野黨,但基於對台灣政治現實的認識,不得不對國民黨盡一點言責。因為,擁有數千億黨產、據有絕對優勢地位的國民黨,是台灣政局的主導力量。我們如何能夠期待不民主的執政黨將台灣帶向民主?國民黨如果不民主,每一位國民都有權關心。最近,德國新納粹黨鬧得很兇,執政黨籍的聯邦總統走上街頭抗議!難怪德國政黨法明定政黨不得違反「黨內民主」的原則。所以,在我從政之初,就主張制定政黨法,並要求國民黨交代黨產來源。時至今日,在你領導國民黨五來以來,你有什麼表現、什麼作為,讓人確信你在從事黨內民主改革?大家所見所聞,只不過在樹立你個人「一元化領導」的威信而已!

 早在一九八八年二月十日,我在『台灣時報』寫一篇期勉你扮演「遜帝」,確立內閣制的文章。在蔣經國過世之初,我也非常同意你出任國民黨的主席,但前提是希望你能在國會全面改選之後,將黨主席的位子讓給國民黨在國會的實質領袖,成為憲法所設計的「虛位元首」,以建立內閣制。我並說,期待你扮演遜帝的角色,由你主動,這祇有大智慧、大勇氣的人才辦得到,並無任何不敬之處。

 我當時要說這些話,是想:蔣經國過世,你繼承如此龐大的權力,歷史上有誰的處境與你相似,值得你學習,讓你能為這個國家、為全體人民謀求更大的福祉?我想到的是宋太祖趙匡胤。王船山先生在『宋論』中,評論趙匡胤說:承受天命,其上以德,如商、周。其次以功,如漢高祖、唐太宗。只有趙匡胤無德無功,如何開宋代四百年的基業?就是一個「懼」字,因為「懼以生慎,慎以生儉,儉以生慈,慈以生和,和以生文」。但是宋朝也是亡在一個「懼」字,因為「懼以生疑,疑以生猜,猜以生妒,妒以生亂,亂以生亡」。這段話,當年我沒有寫出來,但很不幸,五年來你走的竟是這條道路。只是蒼生何辜!百姓何辜!

 趙匡胤臨終時,在石碑上刻下三大戒律,要求嗣君即位前,必須跪拜朗讀。三戒是:「保全柴氏子孫」;「不殺士大夫」;「不加農田之賦」。趙匡胤這三戒是有用意的,為什麼要保全柴氏子孫。因為趙匡胤是後周世宗柴榮所提拔的將領,趙匡胤這麼做,就是昭告天下他重恩義,因而五代的殺伐之氣消弭於無形。你自己也說過「吃果子拜樹頭」,可是對蔣家後代,你似乎忘了飲水思源。

 一九八八年七月國民黨十三全會期間,你向新聞界放消息,擅指蔣緯國不要選中央委員;蔣緯國棄選之後,轉而撥票給章孝嚴與章孝慈。後來,蔣孝文死了,你把蔣孝武外放,蔣孝勇也赴加拿大不歸,還想把章孝嚴也外放沙烏地阿拉伯。我全力阻止這件事,認為應考慮章孝嚴的意願、外交閱歷、及其專長。尤其是蔣家都離開台灣,政治上並不是理想的安排,才將這件事擋了下來。一九九○年二月政爭,你又為了粉碎「林蔣配」,把蔣孝武弄回來,由他人捉刀,寫一篇痛斥蔣緯國的文章,交給蔣孝武發表,這是不顧人倫的作法。其實你曾向蔣緯國隨口說過,「副總統來陪我選」,事後有人向你說,萬一你有三長兩短,蔣家不是復辟了嗎?你立刻改變主意。如此亟欲清除「前朝」,步步進逼,毫不顧念政局之穩定,豈非太過私心自用?

 趙匡胤的第二項戒律是不殺士大夫。尊重知識份子,有助於施政;尤其是尊重不同意見的知識份子,更可以樹立良好的政治楷模。可是你只聽信拍你馬屁、逢迎你的人,對意見不同的人,則視若草芥。陶百川先生遭人侮辱「接受中共一國兩制」,憤而要辭去國統會委員,你有片言隻字予以勸慰嗎?陶先生意見與你或許有不同之處,但對一位社會清望之士,身為一國元首難道不該稍加尊重嗎?

 你是農家子弟出身,又是農學博士,對趙匡胤所說「不加農田之賦」,照顧農民的一番意思,應該有所體悟,有所作為。但是,你整天和企業家打高爾夫球,身邊圍繞的盡是大財團、大企業負責人。你擔任省主席時,喊出八萬農業大軍的口號,到今天已成笑柄。其中的原因,就是你從未思索農民的實際需要為何,所以拿不出真正能照顧農民的政策。最近,我大力推動「農民退休年金制度」,行政院長郝柏村接受,並指示農委會限期研辦。立法院也通過我的提案,要求你支持本案,並保證本案不因行政院改組而受影響。你才發表談話,表示「一向關心農民,一年多前就指示要辦農民退休年金制」。你知道,為了此案我已和行政部門磋商四年多了嗎?事實上,你主政五年以來,一直偏袒醫界出身的立委,支持調高農保費用,你何時關心過農民,連水租的全額補助還不是我三年前奔波出來的,那時你人又在那裡?

 書經上說:「率土之濱,莫非王土,率土之民,莫非王臣。」你當上總統又兼國民黨主席,有最好的位子,最好的機會,要是真能一本「天下為公」的胸懷,效法趙匡胤力求政治和諧的誠意,則普天之下誰不為你效命?你就可以真正帶領國家走向民主的光明前途。只可惜::。

 國民黨十三全會期間,當時的行政院長俞國華在中央委員選舉中,名次跌到第卅五名,依例閣揆若失去黨內有力的支持,通常是要下台的。但是當時貴黨的秘書長李煥太強勢、太積極了,以最高票當選中央委員,你為了阻折李煥,就刻意扶持俞內閣。然後再以強勢總統,完全主導俞內閣在十三全會後的人事異動,你可曾想過尊重憲政體制、尊重閣揆選擇閣員的權力嗎?當時我也曾透過管道向你建議,何不用林洋港組閣,即可粉碎各界「李、林不合」的傳聞,真正表現「天下為公」的精神。然你似乎擔心林洋港聲勢坐大,對林氏採取冷凍政策至今!

 一九八九年底,立法委員剛剛選完,你曾傳話給時任行政院長的李煥,希望他出來搭檔選副總統。李煥問我的意見,他說:「民進黨在立法院人數增加了一倍,行政院長不好幹,能做多久也不知道;副總統地位尊榮,且任期六年。」我很不以為然,認為李煥任行政院長才半年,政務才剛上手就換人,對推行政務不好,對一般百姓生計的影響更是重大。當然李煥後來也是落空。原來你用李煥來牽制蔣緯國,而口袋中的人選卻是李元簇!

 一九九○年二月政爭,八大老出來講和,當時你答應的條件:國安局長宋心濂、國民黨中委會祕書長宋楚瑜二人去職;今後將尊重黨內意見,多做溝通、協商,結果一樣也沒有實現。今天政局這麼亂,為什麼沒有人願意再出來為你奔走、講和?因為你只把別人當作工具的拙劣手段,絕了自己的路;政治是要協商、要守信的,像你這樣的短線做法,不嫌粗魯嗎?

 政爭落幕不久,一位熟知政壇人脈的朋友跟我說:「看樣子李登輝要下棋,只剩一著,就是用郝柏村做行政院長。」我說:「怎麼可能?這連蔣經國都不敢做。」但是,為了權力,為了鬥垮李煥,你做出來了!一九九○年五月二日下午,郝柏村在國防部發出即將組閣的消息。當晚碰到宋心濂,我告訴他,你要任命郝柏村組閣。宋心濂當時還不知道,連說,不可能。分手之前,我得知晚間電視新聞已播出郝柏村組閣的消息,於是我再度告知宋心濂,宋當場臉色大變,難過之情溢於言表。我向他說:「別難過,你不會外調韓國了!」當初政爭,八大老出面協議內容,大宋調韓國;小宋調美國。你之所以食言沒調走宋心濂,還不是用郝柏村打掉李煥之後,又要留住宋心濂牽制郝柏村。你的一貫原則,就是鞏固自己的權位。

 當時你向外界表示,你和郝柏村「肝膽相照」,他對你「忠心耿耿」。言猶在耳,你和郝柏村已變成「恐怖平衡」、「瀕臨決裂」了。一九九○年五月四日,郝柏村確定要組閣了,那天早上我去國防部看他。我說,李登輝這個人不好相處。郝柏村說,這一點可以放心,他當蔣總統侍衛長多年,也看過不少人,自信有把握應付得好。但現在看來,他的把握也落空了。

 權力慾太重,常要越級指揮,是你和幾位行政院長處不好的主要原因。在體制中沒有職位、缺少政治歷練、學養平庸、又無民意基礎的蘇志誠、賴國洲在你包庇之下弄權生事,陳重光、宋楚瑜經常參贊決策,完全無視國家行政體制之存在,抓權抓得如此徹底,實在不妥。

 你毫不尊重國家體制,難怪連黨的體制也棄之不顧。去年修憲之前,國民黨中常會慎重其事成立「協調分組」與「研究分組」,開了無數次會,擬出委任直選的辦法;誰知去年初,你的好友張榮發向媒體表示應該公民直選後,你便來個政策急轉彎,在國民黨三中全會召開前一週,突然棄原案於不顧。這讓一直擔任主要研究工作的施啟揚、馬英九兩人情何以堪?馬英九甚至向記者說出:「你們現在還相信我的話嗎?」令人聞之鼻酸。糟蹋知識份子至此者,歷史上唯有昏暴之君才做得出來!

 你在接受日本產經新聞訪問時,談到我國憲政體制究為總統制,還是內閣制的問題時竟然說:「台灣報紙有人議論內閣制、總統制,但不能聽。我國憲法上,行政院長握有豐富的預算權,看起來有權力,但他要聽總統的意思。」這種極無常識、不尊重憲政體制的話,出自一國元首之口,不當至極!你忘了憲法規定,行政院對立法院負責嗎?這話不僅證明了你心中根本沒有中華民國憲法,也從未仔細思考過你所宣誓效忠過的中華民國憲法真正的精神為何;難怪你主導的修憲變成毀憲!更令人不寒而慄的,這些話顯示你無意中流露出「帝王心態」,難怪你修憲要修成「半帝制」。一九九○年的國是會議,邀請對象由你一人決定;現在提名的監察委員,還是由你一人決定。就連反對黨要找誰出任監委,也沒有商量的餘地。在你「半帝制」之下,一言堂是必然的結果,現在的「人事佈局」,還是你一個人在下棋,這就是你所謂的「天下為公」嗎?

 這次立委大選,國民黨慘敗。你身為黨主席,一手主導提名作業。而國民黨提名大批金牛與黑道人物,是致敗的主因,你可以不必負責嗎?你連一句責怪自己的話都沒有,不但如此,選後你還理直氣壯地要安排這個人事、那個人事。宋楚瑜要辭職,你不但慰留,還準備給他一個好位子 -

   - 省主席。你的做法,真如北周書文帝紀詔書所說:「以官職為私恩,爵祿為榮惠。君之命官,親則授之,愛則任之。臣之受位,可以尊身而潤屋者,則迂道而求之。至公之道沒,而姦詐之萌生,天下不治,正為此矣!」

 你喜歡連戰。選舉一過,就要連戰給立委送當選證書,以省主席身份給中央民代送當選證書。以此類推,省議員豈非由縣長來送?縣議員由鄉鎮長來送?鄉鎮民代表則由村裡長來送?踐踏國家體制至此,成何體統!你不要以為提名連戰出任閣揆,從此你就可大權獨攬,貫徹一己的意志。要知道,你在蔣經國時代奴顏卑屈,一副謙和之貌;一旦掌權,立刻露出本來面目。連戰未來同樣有可能和你關係破裂。你事事堅持己見,如果連戰對你事事服從,立法委員矛頭必將指向你;而以你過去的表現,肯定無法抵擋立委的批判,最後必然罵名滿天下。反之,連戰一旦體察形勢,看進大家逐漸對你失去信心,只要發揮憲法上應有的權限,就可以吃定你。到時候,你和連戰同樣會相處不下去,政局又將不安。你自己為所欲為,卻要無辜百姓陪你受罪!

 個人前途事小,百姓福祉事大,為了台灣的安定繁榮,為了整個中國的前途,不能坐視台灣的基業任你毀壞!句句肺腑之言,一定要講出來。為了國會全面改選,我公然向國民黨的威權挑戰,為了台灣長遠的安定繁榮,我不惜黯然退出日漸得勢的民進黨。在亂世立於廟堂之上,無力救亡圖存,已是奇恥大辱;如果連幾句真心話都不敢說出口,怎麼對得起天地良心?我希望你所說的施政理念「天下為公」是反省所得,而不是再一次的口是心非。

 現在,我抄錄一段北周書文帝紀中的詔書,請你細加省察:「古之帝王,所以建諸侯,立百官,非欲富貴其身而尊榮之。蓋以天下至廣,非一人所能獨治,是以博訪賢才,助己為治。若知其賢,則以禮命之。其人聞命之日,則慘然曰:『凡受人之事,任人之勞,何捨己而從人?』又自勉曰:『天生俊士,所以利時,彼人主欲與我共為治,安可苟辭?』於是降心受命。其居官也,不惶恤其私而憂其家,故妻子或有飢寒之弊而不顧。於是人主賜以俸祿,尊以軒冕而不以為惠,賢臣受之亦不以為德。為君者誠能以此道授官,為臣者誠能以此情受位,天下之大,可不言而治。」

 最後,我想再提五年前給你的建議,希望你能痛定思痛立即辭去黨主席,用這種大公無私、開創新局的大智慧、大勇氣,為國家奠定可大可久的憲政基礎。果然如此,你將會贏得舉國一致無限的景仰與愛戴,成為中國自孫中山先生推翻滿清以來,最偉大、最崇高的元首。如果你不這樣做,不是國民黨分裂,台灣便將出現獨裁體制。

 誠摯地祝福你,也衷心期盼你劃時代的決定!

 朱高正

 敬上

 一九九三年元月十三日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政治評論
迴響(1) :
1樓. kurich
2010/01/02 08:33
左右互搏之術
左右互搏之術

【聯合報╱黑白集】 2010.01.02 04:18 am


金庸小說人物周伯通,左手打「飛龍在天」,右手打「亢龍有悔」,練就「左手畫方/右手畫圓」的「左右互搏之術」。

周伯通的「左右互搏之術」,在矛盾中有統一,在相反中有相成;但是,這一套拳法,到了馬總統及馬主席手中,左手打右手,卻演成了自相矛盾,甚至自相殘殺。

馬總統兼馬主席,右手是行政權,左手是黨機器。左手右手可以互扮黑臉白臉,但黑臉白臉必須皆聽從馬總統及馬主席的統一指揮才行;正如左手右手皆須聽從周伯通的統一指揮。倘若左右互搏,竟然演成了自相矛盾,那就走火入魔了。

馬總統說,美牛事件演至「修法廢約」的地步,是必須「尊重立法院」;但國民黨團卻是立法院的絕對多數,則從馬主席口中說出「尊重立法院」,其實就是擺明了馬主席不能領導黨團。馬總統簽約,馬主席修法廢約;左右矛盾,左右相殘。

美牛簽約之初,右手不顧左手,闖下大禍。但在爆發風潮後,為求補救,倘能領導指揮得宜,其實仍有「右手行政權」簽約回應美國,「左手黨機器及立院黨團」維護社會,左右互搏,相輔相成、相剋相生的可能性。但是,如今卻是黨團推翻行政權的立場,行政權則被黨團挾持去背信廢約。左手打斷右手,馬主席打垮了馬總統,這當然不是周伯通的「左右互搏之術」。

周伯通的「左右互搏之術」之所以出神入化,全靠周伯通已經練就左右逢源,得心應手;馬總統兼馬主席,總不能將「左右互搏」,演成「左支右絀」,甚至「左右相殘」吧。

【2010/01/02 聯合報】
☆☆☆開張天岸馬 奇逸人中龍☆☆☆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