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追憶齊寶錚老師
2008/04/26 11:11
瀏覽6,430
迴響5
推薦1
引用0

追憶齊寶錚老師

前台北市長齊寶錚先生是我在中興大學土木系大二時候教授「施工機械」的老師,他那時候是榮工處台中港施工處的負責人,系主任郭金棟博士是海岸工程專家,與台中港建設有些研究業務往來,因此邀請他來系上開課。上課的第一天老師就請班代表將全班學生名冊資料交給他,並且說大家以後畢業要找工作可以去找他。現在還記得他上課時談到施工機械保養零件庫存的問題,可以用 two box method,大意是一般保養零件要準備兩個,當有零件需要更換時可以立刻派上用場,同時再採購一個補充。

民國七十五年六月,台北市政府成立捷運系統工程籌備處,行政院調派當時為榮工處副處長的齊寶錚老師為籌備處處長。次年二月籌備處改制,他膺任捷運工程局首任局長,直到後來六線全面動工,當時應採同時動工或分階段動工,曾引起眾多爭議,齊老師獨排眾議,堅採「六線齊發」同時動工,雖造成台北市交通黑暗期,但六條路線則於民國八十五年至八十九年大體完工,使台北市的交通邁入捷運時代。現今台北市捷運工程局裡的重要人員,例如現在的常岐德局長、東工處吳國安處長等,都是齊局長從榮工處帶過來的優秀人才,因此齊局長被工程業界封為「台灣捷運工程教父」。

回憶筆者與齊老師的緣分,總共還有兩次。筆者大學畢業後一直從事建築工程,直到民國80年轉到台北捷運木柵線大安站、科技大樓站及中山國中站施工擔任品管經理工作後,才又常常見到齊老師,因為那時候木柵線正在全面趕工,齊老師每天上班經過大安站工地,都會下車進入工地看一下,起初當筆者要向他說明工程進度狀況時,齊老師就說:你去忙吧,不必招呼我,我看一下就走。

第二次就是民國89年,筆者到新亞建設應徵開發部主任工作,公司說這個職務就是侍候齊局長,問筆者願不願意?筆者當時一口就答應去上班了,主要的業務之一是引用民間參與公共工程獎參條例爭取台北捷運內湖線BOT工程,每次JV開會都由筆者擔任會議記錄工作,記得有一次將寫好的記錄呈給老師,他看了以後不太滿意,筆者當場與他爭論,他就罵筆者:你是半懂不懂。不過後來到捷運局去做簡報,當時的范良銹局長持反對意見,會後齊老師當著筆者面前批評范局長:他完全不懂。筆者當時的感想是:好家在,我是被罵「半懂不懂」,至少比范局長的「完全不懂」要好一點,哈哈。以下是轉載自捷運報導文章:

追憶本局創局局長齊寶錚先生
咬定青山不放鬆 立根原在破巖中

千磨萬擊還堅勁 任爾東西南北風

(文/余玉蘭 圖/黃常震 英譯/何美英)

捷運從無到有因為有您
感恩您不遺餘力建樹捷運

目前每日搭乘捷運電聯車通勤旅客近九十三萬人次,當我們享受著舒適、美觀、安全、便捷的捷運服務時,可知捷運從無到有的開拓先鋒-本局第一任局長齊寶錚先生已於日前與世長辭,本刊謹藉此追憶感恩這位無論工程界或捷運史上紮紮實實建樹貢獻的長者,本局的拓荒先鋒局長。

捷運從無到有,就是齊局長感召各方人馬相繼投入這個劃時代的工程,在成立之初,人少、事多、事急迫,如果不是齊局長對事要求高品質、對工作高度熱誠的話,本局很難在短時間展開組織架構、人員延攬、經費爭取,而且每天工作到夜深人靜時才互道再見!齊局長帶領的是一個為捷運願景努力的團隊,而他就是這個團隊的大家長,同仁心目中的勇者、英雄、典範、長者。

同仁心中的齊局長

此刻弔念追憶一位真實付出貢獻的拓荒使者,本刊特別訪問過去與齊局長相處過的本局同仁,且聽聽他們說:

副局長張培義:回憶在民國六十一年春的一個週日上午約九時許,在石門核能一廠興建工程工地裡,被一位中年工程師叫過去詢問工地趕工情形,正是榮工處橋工隊隊長齊寶錚先生,他的身影、詢話的方式,歷歷在我心頭。七十六年齊前局長期望我能自埃及工地返台參加台北捷運建設,相識卅年餘,跟隨一位有理想、抱負的工程司學習迄今,影響我做人求公正、做事有擔當,難事能容忍的性格。

副局長常岐德:好一個越挫越勇的巨人!

總工程司朱旭:有策略、有效率、照顧部屬、對事對人要求高品質、照顧部屬....

專門委員帖台之:捷運之父、台北之光、不厭其煩、宏觀有見識...

南工處副處長李侃:亦師亦父的長者、有事一肩扛、易親近、照顧部屬...

公關室課長黃常震:剛正不阿、敢作敢當、照顧部屬....

秘書劉宜蘭課長說:以身為齊局長的秘書為榮,好一個戮力從公的長者...

秘書鄧先蘭專員說:性情中人、慈悲為懷、英雄好漢、照顧部屬...

他們都說:一位負責任、熱愛工作、有策略、有擔當、對事要求高品質、照顧部屬、個性隨和、親和力強、提攜後進、任勞任怨、英雄好漢....!此刻無論多少的讚美、嘉許,也只能轉換為力量、思念!

過去齊局長辦公室牆上有一首鄭板橋的竹石詩:咬定青山不放鬆 立根原在破巖中 千磨萬擊還堅勁 任爾東西南北風!

這是齊局長的最愛,也是精神良師,伴隨他渡過捷運開創期間的最佳依靠。民國八十一齊局長年臨別本局時,也以這首詩與同仁共勉,更以『鬥志昂揚開拓捷運 全力以赴 服務社會』鼓勵本局同仁越挫越勇、對歷史負責,要無愧無怍、要內心坦然!

基層內心真實所認識的齊局長

回首捷運,可謂是政府有史以來最龐大、最複雜的重大工程建設,更是自70年代十大建設之後,最引人矚目的公共工程,其開創工作需工程專業能力與領導能力都受肯定的工程界人士擔綱,經多方人士的爭取,而最後延聘由當時擔任榮工處副處長齊寶錚擔任本局第一任局長。如果不是因為有齊局長對捷運的熱愛!如果不是有齊局長無私勇敢的堅持!如果不是.....,也許今天捷運的發展是不一樣....

基本上,再多的追憶或讚許也比不上真實的聲音,以下是本刊訪問一位捷運同仁真人真事的心聲(土建處林思維副工程司),述說心中所認識的齊局長:

進入捷運局是七十九年的事,因為捷運工程興建中有許多既有行道路樹需加以遷移,會遭到許多地方民眾的質疑,齊局長為了解其中的技術問題,特別叫我至局長室說明,因為路樹移植過程中有許多細節需要特別強調,以齊局長當時公務的繁忙,能專心聽我說明,還不時提出一些問題,讓我覺得從事公職十幾年中真難得碰到這樣肯學又沒有官架子的長官。

有一次,會勘回到局裡,與局長同搭乘一台電梯,有位同事正好帶著大包小包衝進電梯,看到局長同仁心想完啦!但是齊局長卻說:『重不重?需要幫忙嗎?』一句很輕鬆的話,化解了彼此的尷尬,我相信這位同事再也不會利用上班去買東西,這是多高明的管理藝術呀!

另外,令我耳目一新的就是各單位年終檢討會,齊局長一定率總工程司以上的長官出席,針對每一個問題加以回答,給同仁可以接受的理由,所以本局同仁士氣高昂。每天下班前齊局長到會到各樓層走走,慰問加班同仁的辛勞,簡單的三言兩語讓大家覺得溫馨,這也是為什麼共事過的同仁或部屬對他的懷念是特別多。日前聽到齊局長已離我們遠去,許多同仁不勝噓唏!難過、懷念,這位用心、默默陪陪這位讓人敬愛的長者、勇者、英雄、典範,捷運同仁心中永遠的大家長。

推動捷運大業,功不可掩

齊局長為捷運局籌備處處長與第一任局長(75.6.26~76.2.23~81.6.4.),其對捷運建設及組織的開創文化,以及統整各專業幹才使在捷運大目標下,使朝共同目標開創,打通捷運任督二脈,在很短的時間展開捷運建設工作,功不可沒:

初期路網之修正與後續路網之規劃、預算和組織路線迅速的通過、捷運建設團隊短時即成形、建立法令規制、引進新知識與技術新觀念、運用「捷運策略」的合力撰述並凝聚共識、開創聯合開發和地下街與機廠土地開發體制、加強技術移轉並發行捷運技術專刊。

捷運建設因為齊局長的堅持、理念與逐步克服各項困難,奠定建設的基礎。今天在享受搭乘捷運之便的同時,我們更期待後續路網的推動順利成功,以告慰齊局長在天之靈!

 齊寶錚老師後來被訴違法利用首長特支費,支付私人住宅水電費等案於90年被判刑12年。其實齊老師掌控捷運工程四千億元預算,為人處世一向清白,真的要想貪污,怎會僅僅500餘萬元而已?實因老師平日婚喪喜慶花費龐大,首長特支費根本不足以應付捷運工程局有二千多員工的費用開銷所致,如今馬英九特支費三審宣判無罪,台灣社會應還給齊老師在天之靈一個公道。 

齊寶錚局長八字

吉丙癸丙

時午巳寅

大運 28丙申 38丁酉 48戊戌 58己亥 68庚子 78辛丑

齊老師八字丙火七殺身旺,最喜再遇壬水七殺,擔任台北市捷運局長即是在「己亥」大運,到了「庚子」大運正好屆齡自公務員生涯退休(1992壬申年),卻因特支費案而官司纏身,此乃因庚子正好是丙午的天剋地沖。辛丑運雙丙爭合,2001辛巳年自新亞建設顧問職退休時,筆者算是齊老師退休前僅剩的最後一名關門部屬。八字日柱丙午空亡在寅,月柱癸巳空亡在午,寅午都被空亡!

齊寶錚(1926517~2004.03.31生於民國十五年,與筆者老媽同齡,河北省高陽縣人,畢業於上海大同大學土木工程系,1951年公務人員高等考試及工業技師考試土木科考試及格。先在台灣省住宅都市發展局的前身、省建設廳公共工程局工作,民國四十八年榮工處成立後進入榮工處。齊寶錚在接掌捷運局前,已先後主持過曾文水庫、台中港等大工程,擔任過榮工處總工程司、副處長,已經是工程界公認的「大老」級人物了,不論是工程專業能力、領導能力都受到相當的肯定,因此對於他被任命負責此工程,外界一般都持看好贊同的態度。

台北捷運工程可說是政府有史以來最龐大、最重要、而且最複雜的重大工程建設,更是自六十年代十大建設之後最引人矚目的公共工程,因此有意爭取此職位者不少,最後是當時擔任榮工處副處長的齊寶錚,透過當時的行政院秘書長王章清的引荐,而被任命負責籌備捷運局。

當時榮工處仍是國內唯一的大型營建單位,承攬大部分的大型公共工程,齊寶錚長年在榮工處工作,又先後接任總工程司、副處長等要職,自然掌握了不少國內的工程資源。尤其是齊寶錚聰明過人,精明外露,霸氣亦十足,因此成為榮工處內僅次於處長嚴孝章的具影響力人士,也是榮工處三大派系的首腦之一。

在十大建設期間,半數以上大型工程都由榮工處與中華工程公司這兩家公營單位承攬,因此榮工處在這段時間內快速膨脹,而其內部,在嚴孝章之下逐漸發展出以張溥基、齊寶錚及林承志三人為首的三大派系,這三大派系的人員彼此之間幾乎不互相流通,大有「老死不相往來」的味道。

三人之中,張溥基由建造中山高速公路起家,完工後回處內當總工程司,隨後升任副處長兼海外部主任,不過其對屬下的照顧較少,也未多培養後輩,因此退休後人脈隨之離散;林承志則是以蓋中鋼崛起,其班底人員學歷較低,以高工、專科居多,後來他又擔任北工處長、副處長,最後轉任榮工處的子公司泛亞工程建設公司總經理。在三人之中,林被認為「比較聽話」,因此雖然處內及外界認定其才華、能力皆不如齊寶錚,但卻先齊升任副處長。

齊寶錚在三大派系首領之中,是最有勢力、在工程界「存活」最久者,再加上遇事堅持、事事爭先的作風,使他的長官對他都有難以駕馭之感,齊寶錚亦自承「當我的長官是很難的哦。」他在榮工處時,連嚴孝章都要防他幾分。

齊寶錚做完台中港、曾文水庫等工程後,回榮工處接任總工程司,嚴孝章要他「只管技術不管工程」,意思是不要他真正掌權。但不到一年的時間,總工程司室就由原來十來人規模,擴充為上百人的局面,職權空前擴張,為此齊寶錚還曾頗為得意的形容「現在半壁江山都是我的!」有人說他抓權,有人說他勇於任事,不過不管如何,由此亦可看出其為人處事的作風。

在這段時間內,他最為人稱道的是大量啟用年輕而高學歷的工程師,藉此培養了不少人才,這些人都是其後他創造捷運事業的骨幹。

齊寶錚同時也是出了名的會照顧部屬,已幾近於「護短」,當年在榮工處,大家都知道如果齊寶錚的部屬犯錯,別人絕對不能「越權」去責罵,一定要交給他處理,否則不論部屬的對錯,齊寶錚都一定代部屬出面爭回公道。

不過齊寶錚自己在部屬犯錯時,也是不假詞色的責罵,他形容自己是「刀子口,豆腐心」,他並表示一個主管要容許部屬犯錯,重點是「不能犯致命的錯,和不能犯重複的錯」,否則大家都不敢做事。至於說他喜歡罵部屬的批評,他解釋說罵人是為了加強其印象,使其不再犯錯,雖然他罵人罵得兇,但從來沒有真正「拿刀殺人」,觀諸其後來作為,情況亦的確如此。

到了捷運局後,齊寶錚仍維持這種領導風格,關起門來,他罵人比誰都兇,但對外則不遺餘力的袒護部屬的過失,甚至一肩挑下所有責任,從來不讓部屬作代罪恙羊。

這些作法再加上其凡事堅持、又有點「衝」的脾氣個性,又因為大家私下說他「跩得像大帥一樣」,使他在市府任職期問贏得「齊大帥」的稱呼。這個稱號甚至形諸公眾面前,如原來擔任市長機要、後擔任市府副秘書長、社會局長等職位的黃大洲心腹陳士魁,即使當面也稱呼齊寶錚為「大帥」,到後來,這已經是某種程度的「尊號」了。

齊寶錚這種個性及領導方式,對內使部屬對其忠誠、賣命為其工作,而且可以號召到願意放棄榮工處高薪前來追隨他的工程人才;對外則為捷運局爭取到最佳待遇,並在最短時間內使工程開始上路。而一旦他逐漸不管事,甚至去職之後,這些子弟兵即四散飄零,捷運局亦難以為繼,不斷併發問題,在對外關係上更種下與各單位衝突的種子。

齊寶錚的辦公室中,永遠掛著一幅「咬定青山不放鬆,立根原在破巖中。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的詩,這首詩頗為傳神的表達了齊寶錚的為人及行事風範,因此特別獲得他的喜愛,亦時常以此題字給朋友、部屬,在相當程度上,亦是他性格的表徵。

這種「咬定青山不放鬆」、「任爾東西南北風」的堅持與自我,成就了齊寶錚與捷運局的功業,但同時也帶來不少後遺症。

英雄來自四面八方

捷運工程既然是一個全新的單位,所需的人力又多,除了每個單位必定需要的行政人員以外,主要以交通規劃、土木及機電工程人員為主,市府本身無法供應充足的人力,因此必然要往外大幅召募人手,也因此這些陸續投入捷運工程行列的人員,由中央至地方各單位、再至民間營建單位,甚至軍方單位,都有不少有心者先後湧入這個看起來前景無限的新單位。

例如市府原來的捷運中運量小組成員,當仁不讓的進入捷運局籌備處,這些人包括工務局出身的黃通良、范良銹、賀陳旦、孫可立等等。

來自中央者,則以交通部運研所的捷運小組人員為主,如蒲大成,交通部鐵路地下化施工處的周禮良,高速公路工程局的陳世圯、吳夢桂,經濟部的賈二慶、銓敘部的帖台之。

民間單位的如中華工程公司的賴世聲、李文才,出身軍方的曾水田、徐言、孫麟、崔雲青、金展飛、金德元。

但在捷運周中真正最重要的骨幹,仍是齊寶錚由榮工處帶來、陸續加入捷運局行列的子弟兵,構成捷運局初期最重要的管理階層,掌握最重要的權力。這些人包括王良文、鄧乃光、李佐昌、張培義、李侃、朱旭、林瓊、劉德黎、莊鴻錕、嚴土潛、杜年成、張正戈、葉向陽、常歧德、鄭國雄、朱恆亮、成金生、林欽銘、楊建西、吳國安……等。

這些榮工處出身者在籌備處時期及捷運局成立後的前三年,先後都擔任局內重要職務,甚至包括全部工程處的正副處長、土木課長等等,絕對掌握了捷運局的運作。

不到兩年時間,民國七十六年底,在當時五百六十二位員工編制中,捷運局一共進用了四百五十六名員工,其中有博士九人,碩士學歷者一百七十五人,佔全部人員的三五%,大學畢業者二百二十一位,佔四四%,其他則為專科與高中,總計大學以上學歷者佔八一%以上,平均年齡只有三二.八二歲,被認為是標準的高學歷、高素質、年輕化的單位,不但地方單位中無出其右者,甚至中央單位都沒有如此漂亮的素質。

大家都對這個看來優秀、有衝勁的單位寄予厚望。

胼手胝足,以啟山林

在市府正式成立捷運局前,雖然交通部與市府都作了若干相關研究,但成果僅止於一張地圖上給了幾條路線的「路網圖」,實際施工要面對的所有細部設計、管線資料、地質資料,甚至民間機電及土木業者要如何配合等事項,可以說付之闕如,捷運局完全是面對著一片空白從頭做起。

捷運局舒備處一旦成立後,面對工程即將展開的壓力,再也不能如早期規劃一樣好整以暇,或只是閉門造車的做紙上作業。工作人員除了要準備正式成立捷運局外,還有重新檢討早期的規劃方案、與民眾及各界溝通宣導、內部各項作業程序、編列預算、土木與機電發包施工前的規劃設計及地質鑽探、都市計畫變更、土地徵收作業的測量、公告……等等,工作必須同時推動。

捷運局人員面對的可以說是千頭萬緒,剪不斷、理還亂的局面。

但捷運局在此時卻發揮高度的團隊精神及高效率,工作人員每天挑燈夜戰,工作時間都在十小時以上,從無間斷的開會、溝通、討論、決定……,一件件複雜繁瑣的事情就這樣逐漸定案,整個捷運局與捷運工程的架構,也在這些過程中逐漸成型。

齊寶錚在這段時間,以充分授權的方式把許多規劃、設計及各種作業都交給部屬,自己則馬不停蹄奔波於交通部、經建會、銓敘部、省府、市府各單位之間,以堂堂捷運局長、工程界大老之尊,親自拿著公文到各單位「磕頭」,有些是要求相關主管單位支持與配合,有些則是向該單位商調人員。

如果軟的不行他就來硬的,由於當時各界對推動捷運工程有相當大的期盼及急迫感,可以說是「民氣可用」,齊賽錚就十分善用這股「民氣」,動輒以工程急迫,如果相關單位未配合而延誤工程時機、進度,必須負此責任為威脅,逼使相關單位蓋章簽字。甚至在議會,如果議員對預算或其他要求不配合,齊寶錚都敢指著議員說「如果因此讓捷運無法推動或延誤進度,你要負全部責任。」最後屈服者往往是議員,延誤二百萬民眾盼望的捷運系統進度這頂大帽子,任誰都戴不起。

若依照目前官僚體系的開會、溝通、開會、溝通……等「固定程序」辦理,這些問題至少要數個月,甚至一、二年的時間才能解決,而在齊寶錚這種軟硬兼施的方式下,問題很快就一一解決定案,而且多半如捷運局所願。

齊寶錚這段期間的奔波,除了極力爭取其他單位的配合及支持,為未來的捷運局爭取最佳待遇與發展基礎外,也繼續延攬捷運工程需要的人才。

齊寶錚以六十一歲年紀的工程界大老身分,如此賣命奔走為捷運催生,其拚勁與幹勁也帶動、鼓舞了部屬,當時捷運局的情況就是由齊寶錚在外奔走衝鋒,局內部屬則將士用命拚命趕出各種報告、預算,支持捷運局往前邁進。

這是一段可以說是「胼手胝足,以啟山林」的美好過程,至今仍令許多捷運局人員回憶不已。

當時擔任規劃處長的賈二慶就表示,當時大家以昂揚的鬥志,完成不少不可能的事情,同事之間充滿著「革命感情」;早期在規劃處,後來擔任公闢室主任的孫可立提到當年景況更是眉飛色舞,他說早期規劃是最重要的業務,規劃處許多人除了加班以外,甚至晚上乾脆就睡在辦公室不回家了。

七十六年二月十一日,行政院正式核定捷運局的組織編制,其組織內設第一處(企畫)、第二處(土木工程)、第三處(機電工程)、第四處(工程管理)、第五處(營運規劃)、財務計畫室、路權室、資訊中心、公共關係室、行政室、會計室、人事室等十二個內部一級單位及四十五個課、股等內部二級單位,總編制員額為五六二員。

在行政院核定的捷運局組織編制中,較重要的是第八條規定,捷運局「得視個別工程需要,設施工單位,其組織規程另定之。」根據這條規定,捷運局先後設立了東、北、中、南及機電五個工程處,增加上千名員額,組織大幅膨脹,也因此使各工程處的發包、招標由捷運局監督,可以不受市府的監督,這使捷運局的運作更具彈性而能儘快推動工作,同時也種下日後爆發問題時有關「捷運局權力過大」、「主計單位無法監督」等眾多爭議。

員工薪資待遇方面,在齊寶錚積極奔走爭取下,捷運局員工得到市府所有單位中最優渥的薪資,除了正常敘薪外,還有專業補助費與趕工津貼,在七十六年三月行政院剛核定時,專業補助費局長每月可領取一萬七千元,工程雇員有八千七百元,一般雇員五千四百元,甚至技工、司機都有四千二百元,連工友也有二十九百元的「專業補助費」。

趕工津貼方面,局長、副局長等月領八千元,工程雇員五千元,技工、司機三千五百元,工友亦有二千五百元的「趕工津貼」。

連工友、司機都有專業補助費與趕工津貼實在今人費解,而這些「額外」的收人,使捷運局的薪資比同樣職等的市府人員平均多出一萬元以上收入,因而使各單位眼紅不已,大家紛紛跳槽,局長辦公桌上堆滿了來自各方的推薦信。齊寶錚藉著幫員工爭取到的高薪,不但穩住局內員工的心,使其更賣命工作,也使捷運局更容易吸收需要的人才。

也是在這種大家賣命工作的情況下,複雜而龐大的捷運局籌備處可以在短短八個多月就完成籌備,七十六年二月二十三日捷運局正式成立,七十七年六月第一個土木工程正式動工,其速度之快,令外界不得不佩服捷運局表現出來的高效率。

各界充分支持

捷運局既然上有中央列為十四項重大建設的鼎力支持,下有民眾改善交通的熱切盼望,可以說是揮舞著一支超級的「尚方寶劍」,許多特例都為捷運工程而開,其榮寵令其他單位眼紅,而捷運局亦十分善於利用此尚方寶劍。

當時有鑑於捷運牽涉到中央、省、市及台北縣等不同層級政府,為了加強協調解決問題的能力,以儘速推動工程,因此由中央至地方各單位,成立了不少「委員會」或特別會報,以解決捷運的各項問題為專職。

這些組織在中央有「行政院台北都會區大眾捷運系統協調委員會」,召集人為經建會主委,八名委員包括內政部長、財政部長、交通都長、行政院秘書長、行政院主計長、台灣省政府主席、台北市長及經建會副主委,其層級之高由此可見,此委員會負責議決需要中央配合的重大事項,有關省市地方財源分擔、捷運局特殊的待遇、路線的變更等等,都由這個委員會處理。

台灣省與台北市之間,則成立「台北捷運工程建設協調會報」,由省主席與台北市長共同擔任召集人,負責協調省市之間與捷運有關的問題;台北市政府本身則亦成立由市長召集的「捷運晨報」,每兩週召開一次,負責協調市府本身單位,市府各相關局處首長都要參加,其他如與台電、電信局、自來水事業處、瓦斯公司、軍方等管線單位也組成「管線協調會報」。

這些琳瑯滿目的「委員會」、「會報」,正是供捷運局揮舞其尚方寶劍的最佳場所,捷運局對於協調無效的單位與問題都提報會中討論,利用上級壓力,讓許多單位不得不立即配合。

連市議會也在此強大壓力下,不得不儘量配合捷運局的預算及各種規劃,例如審查第一期特別預算時,雖然不少議員認為當時捷運局的組織章程都未通過,不應先行通過預算,但最後在「捷運工程有其急迫性,必須考慮民眾反應」的大帽子下,仍能順利通過;再如淡水線士林、北投高架段,雖然有當地十一位議員(佔議員數的近四分之一)不斷要求改為地下化以維護環境品質,但在捷運局評估說要多花二百五十億元,使淡水線工程延後五年之後,結果仍是在捷運局揮舞著「工程急迫」的尚方寶劍下,議會不得不再次屈服接受捷運周的規劃。

七十七年六月十四日,一向以打架及無效率而聞名的立法院,也例外的迅速三讀通過大眾捷運法,使整個捷運建設有堅實的法源基礎。

捷運局將士用命,再加上由中央至地方政府,及民眾無限期待等榮寵的有利條件,初期的捷運工程一路過關斬將,衝破重重官僚體系、法令制度,及民意機關的干擾向前奔馳。

「特別」預算編列

捷運局由交通部與市府手上接下來的路線全長七.三公里,包括淡水線、新店線、中和線、南港線、板橋線及中運量的木柵線,共設七十站,初估經費一千五百四十八億元,原定興建時間十五年。

捷運局接手這個計畫後,立刻著手檢討及規劃,這時期主要的變更是把新店線由原來規劃的高架改為地下,木柵線的路線作變更,並增加由西門站至中正紀念堂的維修軌,原來只規劃至松山的南港線再往東延伸至南港車站,初步修正後的長度增加為七三.一公里。

更重要的是捷運局又在七十七年十一月,決定把板橋線延伸至土城,稱為土城延伸線,木柵線亦由松山機場延伸至內湖,稱為內湖延伸線,經市府同意後,並於七十八年一月獲中央同意。

至此台北捷運系統初期路網路線,除了內湖延伸線的路線後來再作一次變更外,可以說是全部定案未再變動,長度由最早的七.三公里增加為八十八公里、七十九個站,以路線長度計,整個計畫的規模擴大了二五%。

同時捷運局亦以飛快的速度編列預算,為了避免議會年年審議的麻煩,捷運局引用預算法第七十五條的規定,把所有捷運工程經費都以特別預算方式編列,第一期特別預算八百八十一億元,在七十六年六月就通過,後來又增加為一千零七十一億元,第二期特別預算一千六百三十六億元亦在隔年順利通過,七十八年又以增加土城延伸線、內湖延伸線為由,再編列了一千八百零四億的第三期特別預算。

這三期特別預算在後來追加後的總金額達四千四百一十八億元,是國內有史以來最龐大的工程金額,捷運崗以驚人的速度,在大家都還對捷運期盼甚深,有求必應的時候,以特別預算方式編列而且迅速通過了四千多億的預算,也使後來捷運縱然事故頻頻,但預算已通過,木已成舟,大家也無法可理。

事過多年後,齊寶錚亦感到相當自豪,能夠在短短三年內編列並順利通過四千多億元的三期特別預算,使捷運工程可以順利展開。

工程動工

籌備處成立後,各線的地質鑽探、地形測量、細部設計陸續順利發包,而且都如期完成;被捷運局列為「關鍵工程」(意指只要此工程延誤,整條路線的完工日期亦受到延誤的工程)的淡水線北投機廠工程,亦在七十六年九月獲得行政院的特別核准先行徵收使用,十一月即開始公告徵收,七十七年一月八日,北投機廠一七標土方工程順利決標,這也是捷運工程第一個發包的土木工程。

其後雖然由於土地被徵收的地主抗爭,但在行政院再度特許對北投機廠地主採特別救助金補償,徵收補償亦提高至公告現值加四成的優厚特殊條件下,順利解決抗爭,並在七月二十二日舉行開工典禮,由市長許水德主持。

木柵線中運量系統亦在七十七年四月十九日,由評審委員會順利選出法國馬特拉(Matra)公司的系統為第一順位議價廠商,七月十三日雙方簽訂合約,這是台灣地區的第一項捷運工程合約,金額達七十八億六百八十一萬元,預定七十七年九月開工,八十年底完工通車。

七十七年底,木柵線和平東路基礎工程、淡水線新北投支線工程,都順利發包開工,台北市開始出現捷運圍籬,市內已經聽到隆隆的施工聲,施工機具、卡車匆匆的奔馳於道路上。

一切似乎顯得那麼美好,捷運局也充滿樂觀與信心。對捷運局而言,這真是一個意氣風發的時刻,而民眾認為很快就可以搭乘到「舒適、便捷」的捷運系統,永遠脫離堵車、混亂的交通噩夢,充滿著對未來美景的期待。

沒有人料到這只是一連串、不知何時了結的痛苦的開始,捷運局更想不到往後還有無盡的重挫在等待他們。

http://www.readingtimes.com.tw/ReadingTimes/ProductPage.aspx?gp=productdetail&cid=mcdb(SellItems)&id=DH0019&p=excerpt&exid=33857

http://www.taiwanclassic.com/Teps/ec_en/ecjnlissuelist.aspx?jnlcattype=1&jnlptype=4&jnltype=24&newIssueIID=3431&jnliid=635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人物
自訂分類:人生旅程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5) :
5樓.
2014/11/23 01:23
林承志中規中矩,哪裡不如
4樓. 金大俠
2012/10/18 06:55
已然緩慢
淡水線是家父監工下完成的。我返臺省親,他帶著我與家母特地去做淡水線,說其工程、設計、施工等。阿扁選上巿長時,家父就包丫款款退休了!某些捷運局退休的老人偶爾會來家中打牌,動動手、動動䐉!捷運仍然快捷,這群"老兵"已然緩慢,走向歷史•••
相聲~吃

10/12華府作協第二十回「寫·閱·評·聚」
鄉愁隨想
我想

台灣重大有成就感的工程建設大概可以分三階段

民國四五十年代是石門水庫

民國六十年代是中山高速公路

民國七八十年代應該就是台北捷運了

時間過得真快...捷運老兵們也都快要退光了

kurich2012/10/18 16:28回覆
3樓. 金大俠
2012/10/16 13:07
好文
教父親google,google他的名字,來到貴格此文,文中所題到多人名字,家父都認得!
相聲~吃

10/12華府作協第二十回「寫·閱·評·聚」
鄉愁隨想
我想

八十多歲的老人家會用google...可喜可賀呀

我建議金大俠可以請你老爹寫些當年做台北捷運工程軼事貼到網路上來

kurich2012/10/17 10:10回覆
2樓. kurich
2010/07/18 22:04
報應呀....齊老師在天之靈可以拍手慶賀了
報應呀....齊老師在天之靈可以拍手慶賀了

... 邱茂榮曾擔任過澎湖、苗栗及板橋地檢署主任檢察官,早年任職於台北地檢署時辦案以犀利聞名,曾偵辦過前捷運局長齊寶錚捲入捷運工程弊案
☆☆☆開張天岸馬 奇逸人中龍☆☆☆

1樓. kurich
2008/04/26 12:02
齊局長特支費不夠用 難道要倒貼?

特支費當然是也有補貼性質  齊局長特支費不夠用 難道要倒貼?

最高法院昨天判決總統當選人馬英九的特別費案無罪確定,由於判決理由認定特別費要因公支出,並非實質補貼,檢察總長陳聰明今(二十五)日表示,最高法院的法律見解,可以作為檢察官偵辦特別費案件的參考。

據指出,陳聰明將召集檢察首長,針對最高法院的法律見解,研討日後檢方偵辦特別費案的齊一偵辦標準。

由於最高法院判決馬英九特別費案無罪確定,檢察總長陳聰明表示,將詳細研究判決理由,訂出檢方偵辦的方向。

至於是否要召開檢察長會議,陳聰明說,目前還沒有決定。但他也表示,最高法院認定特別費須因公使用,並非實質補貼,這個部分,大致上可以提供檢察官作為偵辦特別費案的方向。

對於媒體報導,馬英九已經委請律師研究是否要採大赦或修法等方式解決相關的特別費案,陳聰明則表示,他樂觀其成。


☆☆☆開張天岸馬 奇逸人中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