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最美的風景在路上 克倫威爾熠熠金秋
2020/06/01 00:00
瀏覽1,717
迴響0
推薦112
引用0

依依不捨揮別美麗的湖畔小鎮瓦納卡(Wanaka),下一個目的地是另一個湖畔小鎮蒂阿瑙(Te Anau),兩個景點之間相距3百公里,意味著這一天多數的時間得花在路途上。幸而這一路並非只是枯燥的拉車,相反的,一路相伴的是金風颯爽的燦爛秋色,令人目不暇給而沉醉於途!

大地一片秋高氣爽,葡萄園已盡染豐饒的金黃,原野仍未撤守夏日最後的蒼綠;白雲唯恐澄澈的藍天太寂寥,合著天光恣意揮灑出磅礡浩然的雲影,恰似為這美麗秋光錦上添花!

藍天白雲與湛藍湖水相輝映,遠方山巒連綿起伏,閃亮亮搖曳在湖畔的金黃楊樹和葡萄園,是這個季節最奢華的妝容,驚鴻一瞥的鄧斯坦湖(Lake Dunstan)美得教人驚艷,美得教人嘆息!

途中路過克倫威爾(Cromwell)小鎮,這是個興起於19世紀後半淘金熱時期的小鎮,20世紀初時和多數淘金重鎮遭逢相同命運,逐漸因黃金的枯竭而沒落。然上帝關了淘金這道門,卻也沒忘記替克倫威爾開啟另一扇窗,小鎮如今已轉型為紐西蘭輸出水果的重鎮。之所以會有如此轉變,乃因克倫威爾位於中奧塔哥(Central Otago),這裡不但有著南阿爾卑斯山脈等環繞,距離海洋也較遙遠,因此成了紐西蘭最乾燥、最炎熱 (寒冷) 的區域,加上人口稀少、汙染源少,以及成熟的水利灌溉系統,促使克倫威爾發展成為出產櫻桃、水蜜桃、杏桃等水果的重鎮,也因此獲得「水果小鎮」的美稱。小鎮地標─碩大又可愛的水果裝置─恰如其分標記著克倫威爾最引以為傲的生態特色。

燦金的楊樹畫屏

過其門而不入的我們與克倫威爾的小鎮中心擦身而過,沿著外圍道路繼續前行。此時路邊出現一長排(約有2公里長)筆直林立的楊樹,這是此趟行程中所見規模最完整而壯觀的金色楊樹景觀。紐西蘭南島遍植許多在秋天會變色的落葉喬木,這些原是出於裝飾、生產建材、防止水土流失等原因而引進的樹種並非紐西蘭的本土植物,但如今它們與本土植物良好共生,並且為秋天增添了繽紛亮麗的色彩。每到秋天,高聳茂盛的楊樹便會換上一身耀眼的金裝,「花少不愁沒顏色,我把樹葉都染黃…」,大自然的神來之筆為瑟瑟清秋渲染成為喧譁的金黃大地!

車窗外的楊樹連綿不絕,在陽光穿透中閃耀著黃橙橙、金燦燦的絕色姿容,帶給旅人全然的視覺震撼,彷彿疾馳在華麗如夢的畫卷之中!眾人驚呼連連,忙不迭以鏡頭蒐羅這璀璨而壯麗的景色。眼睜睜看著它們急匆匆與自己背道而馳,徒呼奈何之際司機竟然停車了,他並非聽見一車遊客的禱告,而是抵達了中途的休息站─「瓊斯太太水果店」(Mrs Jones Fruit Stall)。

既然路過克倫威爾小鎮,當然不能不為當地的新鮮水果而停留。然而,位於路邊的水果店隔著馬路正好面對著這一長排的楊樹,無限驚喜之餘水果也就被拋諸腦後了!這排楊樹變身金黃的腳步整齊劃一,枝頭樹葉茂盛豐華,成排高大筆直的楊樹猶如金黃色的畫屏在路旁無限延伸,陽光穿透樹梢,在馬路上拖曳著長長的光影線條,微風輕拂,樹葉翻飛光點閃爍,面對如此動人心魄的美麗華景,除了無聲的讚嘆,只能不斷以鏡頭頂禮膜拜了!

這趟紐西蘭秋旅,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為了這夢中的金色楊樹而來的。生長在四季如春的台灣寶島,無緣見識鮮明的季節色彩,因此對於繽紛的秋色總有一份揮之不去的渴慕與嚮往。不記得多少年前了,初見一張紐西蘭的風景圖片──高大筆直的楊樹一字排開、金黃的樹葉在陽光下閃亮翻飛,那澎湃壯觀的畫面不僅教人怦然心動,甚且一見難忘。如今終於親眼目睹這深植腦海的夢中景緻,怎不教人心情澎湃激盪!

水果店旁邊有一片果園,秋熟的此時也呈現一片紅橙黃綠的繽紛色彩,不免又想起東坡的詩句「一年好景君須記,最是橙黃橘綠時」!

短短40分鐘的停留,悉數用來膜拜那令我癡迷的金黃楊樹,深感意猶未盡!至於「瓊斯太太水果店」及其玫瑰花園是何模樣,則完全不是我的關注所在。體貼周到的同學伉儷及時採買了些時令水果,分享我這個經常為了旅遊攝影而廢寢忘食的拼命三娘。下圖是好友臨離開之前衝進去快速掃描的成果,水果店其實大如超商,販售的水果及農產品豐富多樣而琳瑯滿目。

豐饒的金色果園

離開水果店,一路上在腦海中縈繞不去的依然是那片金黃閃耀的影像!近中午來到Mishas Vineyard Tasting Room這家葡萄酒莊,午餐前有一些時間逛逛,酒莊除了販售葡萄酒,還有水果,並兼營品酒餐廳。

酒莊的這片果園,讓沒見過金黃色果園的城市鄉巴佬們,又像進了大觀園的劉姥姥般再度失控!

一行行果樹整齊排列,黝黑的樹枝猶如芭蕾舞伶優雅伸展的四肢,樹葉隨著節氣已然變成飽滿的金黃色,落葉在地上鋪上一層厚厚的地毯,鋪天蓋地形成一條極度詩情畫意的金色廊道。

努力為這難得一見的絕色美景留下見證,一次次釋放快門深怕稍有閃失,並且務必把自己框入美景之中,盡情的嬉遊、盡興地拍照,對於遠處傳來「吃飯囉~」的領隊呼叫聲置若罔聞。後來有位已經去到餐廳的男士團友又折了回來,他主動向領隊請命來喚我們幾個猶不肯收工的人回去用餐,但他向我們坦承,其實是藉著出任務的機會回頭再來補拍幾張照片的,因為此時的果園幾乎淨空了。都是攝影同好,相知相惜心照不宣,不禁令人會心莞爾!

餐廳準備了三種不同的酒讓我們品嘗,但每人幾乎只能輕啜一小口,還在亢奮狀態的我味覺、嗅覺都失靈,說真的品嚐不出所以然來,而且這珍稀的酒量完全無法與豪邁豐盛的餐點相搭配。(下圖約是5人份的餐點)

整齊排列的果園、葡萄園,在這秋熟季節呈現出豐饒而療癒的金黃色彩,是這一帶特有的壯美景觀。此區以培育黑比諾(Pinot Noir)葡萄而聞名,記得在瓦納卡超市購買紅酒時,工作人員推薦的正是這個葡萄品種的紅酒。


酒不足飯很飽之後,旅途繼續往南延伸。車子行駛在蜿蜒的山路,寸草不生的山巒粗獷嶙峋,藍天白雲映照綠水悠悠,金黃色的落葉喬木在山頭、在河岸錯落有致,一幅又一幅如畫境般的風景在窗外連篇放映,慵懶地坐在車上欣賞這南國的醉人秋光,說不盡的賞心愜意!在經歷冠狀病毒疫情幽居數月的此時,再次端詳這些畫面,尤其讓人耽溺於當時的美好心境而不能自已!

高空彈跳壁上觀

紐西蘭是極限運動聖地,而橫跨卡瓦勞河(Kawarau River)的這座古老吊橋正是世界上第一座商業化經營的高空彈跳發源地。卡瓦勞橋(Kawarau Bridge)建成於1880年,形成了通往中奧塔哥中部金礦的主要通道,1963年被新公路橋所取代。1988年,AJ Hackett Bungy 在卡瓦勞橋正式成立世界第一個商業高空彈跳跳台。

卡瓦勞橋與下方的卡瓦勞河面高低差約有43公尺,據研究這是人腦可以達到最大驚嚇的高度。高空彈跳分有多種形式,如剛好碰水、半身入水、全身入水或單人跳、雙人跳等選項,價格不同任由挑選。從43公尺高的橋上一躍而下,橋下碧綠湍急的卡瓦勞河與險峻的卡瓦勞峽谷(Kawarau Gorge)風光盡收眼底,每年吸引數以萬計熱愛冒險追尋刺激的遊客來此朝聖。

既無挑戰極限的勇氣,姑且悠哉地作壁上觀。多數挑戰者站上跳台後,二話不說縱身一躍而下,任由倒掛的身體在橋下上下擺盪,勇猛的氣魄著實令人刮目相看!但並非每一位勇於挑戰的冒險家臨陣都可以面不改色,有些人站在跳台上猶豫再三,需得看台上的夥伴們搖旗吶喊為其助陣,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最後工作人員只好扮起壞人將她推下跳台,便聞淒厲的慘叫聲伴隨著上下擺盪的身體在河面上迴盪不絕於耳…不由得想起《惡水上的大橋》這首歌名!隔岸觀火的觀眾既為冒險者捏把冷汗,但看著如同鬧劇般的情節也實在忍俊不禁!

水墨畫境 蒂阿瑙湖

今天的重頭戱原是安排蒂阿瑙(Te Anau)的「螢火蟲生態之旅」,然而因為此區暴雨導致水位高漲,船隻無法進入螢火蟲洞,參觀活動只得作罷。不過我私毫不以為忤,因為對於幽閉暗黑的洞穴向來不感興趣,更何況這一天我的心已被金色的楊樹和果園填得滿滿的了,再裝不下其他…!

來到蒂阿瑙已近傍晚,這座寧靜的小鎮是峽灣國家公園的入口,座落於同名的湖邊,也是從事噴射快艇或釣魚活動的完美地點。然而此時依然細雨霏霏,路上人煙稀少,濕濕冷冷的小鎮越形幽靜冷清。雲霧繚繞的蒂阿瑙湖面不見遊船穿梭,但見碧波滄滄煙雨茫茫,彷彿走入靜止的水墨畫境!

旅遊日期:2019/04/28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