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遺世獨立的白色鷹巢村 馬爾沃 Marvão
2019/06/18 00:00
瀏覽1,916
迴響10
推薦101
引用0

2018/09/16

馬爾沃(Marvão)位於葡萄牙中部的腹地深處,緊鄰西班牙邊境。小小的村莊坐落在聖馬梅迪山(Serra de São Mamede)的巨大花崗岩懸崖上,猶如隱藏在山中的「鷹巢」(eagle’s nest)。865公尺高的馬爾沃是葡萄牙海拔最高的村莊,居高臨下的地理位置可以俯瞰阿連特茹(Alentejo)地區廣闊的平原,風景如畫的馬爾沃是葡萄牙最美麗的村莊之一。(下圖載自網路)

馬爾沃擁有非常悠遠的歷史,早在史前時期已有人類定居的聚落。羅馬人稱她為Herminius Minor。8世紀初摩爾人入侵,並展開長達數百年的統治。9世紀時的哥多華公國(Emirate of Cordoba,884-931年,覆蓋現代葡萄牙的大部分地區)時期,穆拉迪(Muladi,皈依伊斯蘭教的伊比利亞人)公爵 Ibn Marwan 在早期羅馬瞭望塔的遺址上建造了馬爾沃城堡(Castelo de Marvão),作為建立獨立公國的權力基礎,Marvão 這座城鎮遂以以他命名。

伊斯蘭勢力在伊比利半島的統治持續了近5個世紀,直到12世紀葡萄牙第一任國王阿方索恩立克斯(D. Afonso Henriques)領導的基督教部隊重新收復國土。幾個世紀以來,城堡和城牆圍繞的村莊逐步加強鞏固,特別是在13世紀的葡萄牙國王桑喬二世(D.Sancho II)和迪尼斯一世(D. Dinis I)任下。

從地理位置觀之,馬爾沃是一個天然的戰略防禦點,西、南、北邊都是陡坡,出入只能取道東邊,也是城鎮逐漸擴展的方向。這個事實並沒有被征服者和歷任國王忽視,他們尤其注意加強城堡和城牆,使它在重大軍事衝突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包括1299年國王迪尼斯(D. Dinis)和他的兄弟阿方索(D. Afonso)之間的鬥爭、1383-1385年的王朝危機、1640-1668年恢復獨立的戰爭、1704-1712年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以及1807-1811年的半島戰爭。由於馬爾沃的重要性,1266年國王桑喬二世頒發憲章提升成為一個城鎮。1512年,國王曼努埃爾(D. Manuel)授予新憲章,並在市政廳置入皇家徽章。

今日人口稀少的馬爾沃,在中世紀時期是非常重要的一個村莊,馬爾沃的自然資產形塑了這個偏遠村莊的獨一無二。堅不可摧的「鷹巢」堡壘,高高地棲息在花崗岩岩壁上;優越的制高位置可以瞭望遠近的廣闊的平原和丘陵山峰;Espada山口是西班牙進入葡萄牙的門戶,在與鄰國西班牙頻繁的小衝突中馬爾沃扮演著至關重要的防禦角色。這些資產確保了「十分高尚且永遠忠誠的馬爾沃村」(A Mui Nobre e Sempre Leal Vila de Marvão)的獨特地位,直到今天。

馬爾沃這個遺世獨立的村莊近年來引起世人高度的旅遊興趣,紐約時報的暢銷書《死前必看的1000個地方》,馬爾沃即是其中之一。除了歷史與自然資產,馬爾沃吸引人之處還包括:一年一度的國際古典音樂節及國際電影節、10月初與西班牙城市Badajoz(同是Ibn Marwan創建的城市)同時舉行的摩爾人節慶「Al-Mossassa」、以及11月初的栗子節,這些宜古宜今的節慶活動同時展現馬爾沃的人文氣息。

只緣身在此村中  不識村莊真面目

來到馬爾沃已是傍晚時分,巍然聳立山頭上的城牆遠遠地映入眼簾,一個令人引頸期盼的神秘世界!大片焦黑的山坡,是不久前森林大火所留下的殘跡。

棲息在花崗岩壁上的馬爾沃村,三面都是陡坡,車子繞著山丘行駛到村落的東邊,這裡是唯一的出入所在。13世紀的城牆幾乎完好無損,古樸厚實的粗礫城牆給人斑斑歷史的感覺,通過兩層式的中世紀拱門進入村莊,猶如穿越時光隧道來到另一個未知的時空。

馬爾沃堅實的城牆內是狹窄的街道,石頭鋪成的陡峭街道穿過花草植栽裝飾的白色房屋,對於迷戀古老時空的我來說,這曲折蜿蜒的石板街道就是一條時光隧道,正引領著我迷迷離離走入美麗而神秘的馬爾沃,此時倘若羅馬士兵出現眼前,似乎也是理所當然!

狹窄的街道兩旁排列著阿連特茹(Alentejo)地區典型的美麗房屋。在這些紅瓦白牆的房屋中間,很容易找到哥德式的拱門、曼努埃爾式(Manueline)的窗戶、鍛鐵陽台、以及隱匿在花崗岩建築角落的其他裝飾。

花草妝點著白牆紅瓦的村莊,村莊之外是一望無際的平疇綠野,遠近景物兩相輝映,美麗迷人至極!

一行人穿街過巷步行來到今晚下榻的旅館,為了把握日落前的光線,放下隨身行李後立即展開馬爾沃的村莊巡禮。曲折蜿蜒的狹窄街道,行走其間猶如置身於迷宮之中,有一種「只緣身在此村中,不識村莊真面目」的感覺!


聖靈教堂(Igreja do Espírito Santo)成立於1573年,支援葡萄牙慈善醫院的慈善工作。文藝復興風格的小教堂,最令人關注之處在於其花崗岩的門面,表現出各種藝術細節中的特徵。門口由圓形拱門組成,兩側有兩條壁柱,線條清晰,飾有幾何門楣。大門上方的三角門楣中可以看到聖母瑪利亞的雕像。

聖靈教堂前面是一個小廣場,裝飾著18世紀的大理石噴泉(Fonte do Concelho)。

城堡花園

這個如明信片般美麗的可愛村落,最主要焦點是古老的馬爾沃城堡(Castelo de Marvão)。建立在岩石上的城堡看起來彷彿是從活生生的岩石中生長聳立起來,坐落在花崗岩的基座上,坐擁360度的全景視野,圖畫般的迷人風景令人屏息!

城堡前方是一片花園,即使在秋天的此時依然綠意盎然。堅實的城牆圍繞著迷宮似的花園,鬱鬱蔥蔥、花團錦簇、泉水潺潺,妝點著雄偉粗獷的城堡,恰似英雄美人、剛柔並濟的完美組合。遊人穿梭在美麗的迷宮花園中,在日落前的溫柔光線裡忙不跌地定格畫面,一次次的快門釋放,是對於眼前美麗景物的虔誠禮讚,也企圖讓這美麗化為永恆!


城堡花園旁邊巍然矗立著一座白色的教堂,這是建於13世紀的聖瑪麗亞教堂(Igreja de Santa Maria)。自1987年以來已改為市立博物館(Museu Municipal)的所在地,是一個包含考古、金石、人種學以及軍械庫和神聖藝術的有趣博物館。

藍天作為背景的白色教堂和鐘塔,掩映在花木扶疏、綠意盎然的城堡花園中,在寧靜的黃昏中洋溢著美麗而安詳的氣息,沉澱了旅人雀躍而躁動的心靈!


城堡和村落在此接壤,猶如歷史和當下的過渡。在向晚的溫柔天光中踏上歸路,沿著城堡前方這條石板路漫步回到村莊中心。


國營旅館的古典住宿體驗

今晚下榻在 Pousada de Santa Maria。這是兩間城鎮房屋改造而成的國營旅館,白色的建築物分立於狹窄街道的兩側,古色古香的內部空間算不上豪華,但有一種非常令人喜愛的典雅氣質,以及和這個古老村莊相稱的優雅品味。溫馨典雅的客房讓人樂於耽溺其中,打開窗戶就是狹窄的街道,伸出手就可以和路過的人擊掌,這種有趣的感覺前所未有!

旅館的餐廳視野極佳,憑窗就可以眺望村落外圍及山下平原的美麗風光。在寧靜安詳的暮色中,怡然享用旅館主廚準備的美味晚餐。

夜晚的馬爾沃靜謐無聲,巷弄中空無一人,除了滿是好奇的旅人。在昏黃的路燈下靜靜踩著腳步,唯恐踩碎了一地的靜默,唯恐驚擾了沉睡的古老村莊。惱人的快門喀嚓聲,只能在心中默默道歉!

2018/09/17

晨光漫步

如此一座古老迷人的美麗村莊,黃昏來天明去,怎不教人悵然若失!次日清晨於是起個大早,來個晨光中的村莊漫步。太陽尚未升起,但天色已亮。走入空無一人的石板街道,整個村莊依然是一片靜謐。

走著走著,旭日自遠方的地平線冉冉升起,迸射的朝霞染紅了天空的雲彩,整個村莊彷彿倏地自金色的晨光中甦醒過來。目睹馬爾沃日初的瑰麗景色,帶給人無限溫暖、無線希望,雖然匆匆來去,但至少曾經和她一起目送夕陽西下、迎接旭日初昇,無限珍惜這滿懷感動的時刻!

馬爾沃城堡  Castelo de Marvão

整個村落最吸引人的地方仍在於古老的馬爾沃城堡(Castelo de Marvão)與城堡花園,這也是晨光漫步的主要目標。

清晨的城堡花園沒有任何遊人,我們奢侈地獨享整個花園的靜謐清新與鳥語花香。支撐著城堡城牆的花崗岩巨石,其中的長石和石英具有神奇的光反射效果,日出日落時分反射出的光線色彩絢麗耀眼。因為這個天然特質,馬爾沃遠在古老的中世紀時期便是一個「光彩奪目」的城鎮。

馬爾沃城堡始終居於村莊的主導地位,城堡的發展自然牽動著村莊的歷史。在馬爾沃建造第一座城堡的也是城鎮的創建人,即9世紀的伊斯蘭騎士Ibn Marwan。他在876年間開始居住在城堡中,利用山頂堡壘作為據點來偵查他征服的所有土地。伊斯蘭統治持續了近5個世紀,直到1160年代國王阿方索(D. Afonso Henriques)重新收復馬爾沃。1百多年後,在國王迪尼斯(D.Dinis)統治期間(1279-1325),現在的馬爾沃城堡建成了,此時正是摩爾人終於被趕出伊比利半島、而西班牙邊界需要防禦的時候。

接下來的年代裡,統治者屢屢加強防禦工事,特別是城堡和城牆,使它在重大軍事衝突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包括1299年國王迪尼斯(D. Dinis)和他的兄弟阿方索(D. Afonso)之間的鬥爭、1383-1385年的王朝危機、1640-1668年恢復獨立的戰爭、1704-1712年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以及1807-1811年的半島戰爭。

古樸厚實的花崗岩城牆圍繞著村莊的一部分和高大的中央堡壘,867公尺高的馬爾沃城堡本身就是十字軍時代的中世紀城堡典範。其特色包括中央高處的堡壘、一樓凸起的入口、一系列較低的外圍砲塔、高處的狹窄射箭縫口、以及村民和部隊的庇護和集會空間。拖延敵人攻擊的彎道入口、三重門等一系列狹窄的「殺戮區」、廣闊的鋸齒狀城垛和城牆…在在都是加強防禦的設施,而岩石的懸崖峭壁更是天然的防禦工事。此外還有巨大的雨水收集蓄水池,可以在被圍困的情況下維持城堡的供水。

歷經中世紀的無數戰役和歲月的消蝕磨耗,固若金湯的城堡終究難逃毀損傾圯的命運。1938年以來,葡萄牙當局開啟了一系列對於城堡的修復工程。2013年,馬爾沃文化中心獲得特許開始城堡的管理和營運。

白色的馬爾沃村莊,緊貼著阿連特茹(Alentejo)北部聖馬梅迪山(Serra de São Mamede)嶙峋的花崗岩山峰,巍然聳立的馬爾沃城堡猶如鑲嵌在高峰頂上的皇冠。距離西班牙邊境不到15公里的山區地形,擁有令人驚嘆的景觀視野,城堡之所以矗立在此的的理由不言可喻。

城堡9點鐘才開放參觀,大清早7點多整個城堡空蕩蕩地,既無人管理售票,大門也敞開著,我們就堂而皇之的登堂入室了!

爬上斜坡,靠近城堡才知外面其實有三層的城牆保護著,彎來繞去通過三道拱門才真正進入城堡,果然是固若金湯的防禦要塞。高聳而雄偉的城牆自然散發出一股懾人的氣勢,抬頭仰望,頓時感到自己的渺小脆弱!

登上城牆繞行在狹窄的通道上,城堡內部一覽無遺。城堡實際上是兩個環繞的庭院組成,可惜昔日的建築結構已蕩然無存,只剩傾圯的石堆和蒼翠茂盛的植物。相較於內部結構的消蝕殆盡,完好屹立的城牆更顯得頑強堅毅。

登上城堡的高塔(Torre de Menagem),坐擁360度的景觀視野,一望無際的遼闊平原、連綿起伏的蒼翠山巒,還有眼下紅瓦白牆的馬爾沃村莊,圖畫般的風景美得令人惆悵、令人嘆息!

清晨的馬爾沃村莊杳無人煙,靜悄悄地彷彿尚未從酣夢中甦醒,寧靜安詳、美麗虛幻得好似不食人間煙火的童話世界!佇立高塔上貪看這幅迷人的圖畫良久,難免又興起不足之嘆,因為此刻的村莊處於逆光狀態,如果是昨天下午登上城堡,沐浴在金色斜陽中的馬爾沃村莊該是何等的氣象萬千、何等的璀璨奪目!(為了彌補缺憾,乃自網路下載一張理想光線的美圖作為山頭圖。)

不食人間煙火的童話世界

漫步回到村莊,暖金色的旭日朝陽映著藍天白雲、映著白牆屋宇、映著牆邊花草,同樣的幽靜長巷,因著不同的天光、不同的轉折,時時都能走出不同的風景。白淨颯爽纖塵不染的房舍,在陽光投射下越發光燦耀眼,晨光中的馬爾沃村莊美得岀塵脫俗,美得讓人不知身在何處!

早餐後收拾行囊,依依不捨離開馬爾沃村莊,循著來時路魚貫步出城門,依舊是「只緣身在此村中,不識村莊真面目」!從昨天傍晚進到村莊直到今晨9點離開,除了旅館的服務人員,幾乎不曾遇見所謂的「當地人」,如此的不尋常更加深我對於每一條幽靜長巷、每一扇緊閉門扉中人們生活的好奇與遐想!

古老又美麗的馬爾沃村莊,不僅在地理位置上遺世獨立,在真實生活中似乎也自外於世。或許正是因為這股迷人的遺世氛圍加上醇厚的歷史感,成就了馬爾沃村莊引人入勝的獨特魅力吧!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0) :
10樓. Chen Mimi
2019/06/30 06:54
好奇特別緻的小村落,的確有遺世獨立遠離塵囂之感。非常欣賞他們的審美觀,建築線條分明簡潔清爽。看起來整個村莊僅幾十間房舍。我上網查了一下,葡萄牙當地的旅遊公司含含糊糊地說是“不超過千人”(https://www.portugaltravelguide.com/78-category-south/20167-the-medieval-village-of-marvao )。孤獨星球則說110 ,似乎相差深遠。你們一行人在那兒東逛西遊地居然看不到一個當地人,該不是大家都跟你們一樣出門度假去了?

古老又美麗的馬爾沃村莊,不僅在地理位置上遺世獨立,在真實生活中似乎也自外於世,就是這股氛圍加上醇厚的歷史感而特別迷人!

說到這裡的人口,我上網查的結果和您一樣──落差極大,因此不敢引用。或許是我們到得晚、離開得早,認真回想,除了飯店人員,似乎只在路上遇見兩個施工的工人。該不是大家都出門度假去了?呵呵呵...真的很好奇這個村莊究竟有多少人?懷疑

謝謝 Chen Mimi 的有趣迴響!最近被您那澎湃瘋狂的加州野花秀迷得暈頭轉向,非常謝謝您的美麗分享!

Bianca2019/06/30 23:29回覆
9樓. 神仙
2019/06/29 00:58

Bianca晚安:

海拔850公尺的馬爾沃,依我的認知都快到南投霧社(1100公尺)的高度了,格文的第一張

圖(下載自網路)讓我想到義大利的天空之城,都類似拔地而起高懸空中的孤城,只是馬爾沃

周圍的岩壁屹立堅實,不若天空之城地質脆弱岩壁受風雨侵蝕不斷崩落,被列為瀕臨消失的

古城。

回溯8、9世紀之前人類的歷史,猶如諸侯割據各霸一方,馬爾沃這種居高易守難攻的山頭往

往成為兵家必爭的重地,也自然發展出獨樹一格的小城風貌。直到人類生活型態改變、戰爭

的型態改變,以往的戰略重要性不再,加以山城的生活不便,人民逐漸離去似乎是孤城的宿

命。可是人類總是懷舊的,經過一段歲月沉潛,這些過去的風華遂美麗轉身為觀光賣點。事

事多變化,山城的美麗與哀愁不也是人世間的寫照(以上個人的觀點)。

在Bianca格文裡多次提到摩爾人對葡萄牙文化歷史的影響,讓我對摩爾人有了深刻的印象,

前些日子還在一家報紙的旅遊版面上看到花蓮"理想大地"的建築有部分融入了摩爾人的建築

概念,可見摩爾人的影響力也隨著葡萄牙的殖民影響到世界各地。

古樸的城牆,狹窄的石板路,映襯著山城的歲月,寧靜的街景,巍巍聳立的城堡默默中訴說

著往日的繁華,不食人間煙火的童話世界是塵世轉變後的面孔。

最近因有其他的事情忙著,所以不常上部落格,但有空我會來拜訪。也盼望看到您去馬祖的

文章。祝福Bianca事事順心愉快。

神仙晚安:

葡萄牙缺的是大山大水,850公尺的馬爾沃已是海拔最高的村莊了。走入村莊幽靜的長巷猶如走入一座迷宮,不知身在何處,因此從網路下載一張空拍圖,藉以讓自己、也讓讀者窺見馬爾沃村莊的全貌。

也曾驚嘆於義大利的天空之城,比起馬爾沃,天空之城更加孤絕,甚至必須架起一座橋梁才能與外界連結,遺世獨立的地理特徵真的就像是一座天空之城。希望其地質崩落問題能有挽救的辦法,如此一座古城果真就此消失,豈不令人痛心萬分!

中世紀的歐洲戰亂頻仍,地形險要、具有防禦優勢的山城,往往成為兵家必爭之地。但隨著人類歷史的發展、生活型態的轉變,這些山城或許傾圯頹敗沒入歷史煙塵,或許解甲歸田蛻變成為美麗恬靜的村莊。滄海桑田,世事多變,您的觀點深刻入理,深深認同!

西元711年,北非穆斯林的摩爾人征服了大部分的伊比利半島,基督教國家費時七個世紀,才從摩爾人手中光復國土。數百年的統治,摩爾人在西班牙、葡萄牙留下為數可觀的文化遺產,這也是旅行西班牙、葡萄牙必然遭遇的歷史課題,但也讓我們在歐洲體驗到另一種外來的文化風貌。

古樸的城牆,狹窄的石板街道,映襯著寧靜悠遠的山城,這些彷彿被封印在時光深處的古老城鎮,總有一股令我深深著迷的遺世氛圍,慶幸她們風塵僕僕走過歷史依然無恙!

說到馬祖...真是一言難盡!原訂六月初去訪,卻因天候不佳,班機連著兩天都取消,只得延後到七月底。屆時倘若順利成行,回來必與您分享!

一直以來,您貼心誠意有如知音的迴響是我永遠所珍視,也甚感虧欠!請您務以生活為重,若得餘暇來訪,留不留言無妨,只要知您安好我便感安心!爾後的格文,或許斟酌較有討論趣味的才開放回應,希望讓好友們喘口氣!(如同樓下給柔怡的回覆)

深深感謝神仙!祝福您和家人在暑熱中順心愉快!

Bianca2019/06/29 23:55回覆
8樓. 雲大少爺
2019/06/28 23:32

古城堡總是在山丘上俯視著村落

第一張照片好像空拍

 

謝謝雲大少爺的迴響!

您說的對──第一張照片是空拍圖(載自網路),藉以讓自己、也讓讀者窺見馬爾沃村莊的全貌。得意

Bianca2019/06/29 22:27回覆
7樓. 天涯孤鴻 (十年)
2019/06/27 00:39

記述得如此清楚詳盡,文筆條理清晰又帶著感性,這麼多年欣賞過來,喜歡有增無減,比自己去玩還清楚,真是非常專業。

呵呵,我一聽英文解說就開始打瞌睡了,這麼多年聽英文還是覺得比中文累,光地名兩三天就嫌太多了!誰理你

謝謝孤鴻姐姐的美言!害羞

其實我也好想像您一樣──不帶走一片雲彩...瀟灑旅行,然而一旦寫起遊記卻又欲罷不能!

旅遊當下,因為忙著東張西望、忙著拍照,往往來不及或無法專心聽導遊解說,通常都需事後再查閱資料。寫旅遊文章的確是辛苦,不過獲益最多的還是自己,歷史人文的考據就當是另一種有趣的閱讀吧!得意

Bianca2019/06/28 16:51回覆
6樓. 吹起了自然風
2019/06/23 22:10

沒有當地人了   只徒留保存起這往昔堅固的堡壘  

如今是美麗的村莊  矗立在這特殊的地理位置上。

時間的轉移   過客到此一遊  也是殊勝的

謝謝自然風吹了過來!

馬爾沃是個人口稀少的村莊,我們傍晚到、次日清晨離開,除了飯店工作人員,鮮少遇見當地人,更增添了這個歷史悠久村莊的遺世獨立氛圍。迷人的時空,到此一遊,的確殊勝!

Bianca2019/06/24 22:08回覆
5樓. 曉澄
2019/06/22 09:27

哈哈,今天來湊熱鬧,隨興聊妳們在聊的話題

我呢,很少有疲乏的感覺,或許是老師專業養成的習性,隨時能轉換頻道,變換思路

試想,有時一天要讀上百份學生的報告,不僅要讀,還得寫下評語

所以,在 UDN 的回覆及回應,往往只是小菜一碟,而且能夠很快量身訂做

和妳們兩人熟了,賞文時,我就能即時入戲,落入情境,而寫出我的心情

今天賞文,也入戲了,但看了柔怡的回應有趣,所以即刻調頻道,來湊這個話題

會說話愛說話的人,永遠都能跟上話題,侃侃而談,欲罷不能,和老友約下午茶,總要續攤到晚餐,都還不夠!

我也加入幾個 Line 群組,發現多半的人是很懶的,再比較現時的 UDN,雖然比全盛時期冷了許多許多,但是仍是蠻有質感和內容的。

不過再怎麼說,我的宴客人生的方式,仍是我的最愛!

曉澄晚安:

歡迎好友出來吹吹風、透透氣兒!

老師就是老師!隨時能落入情境、轉換頻道、變換思路,毫不費力信手拈來就是一篇言之有物、精采有趣的回應或回覆。說真的,您的小菜一碟,讓我忘塵莫及、佩服之至!崇拜

我有個毛病,不管寫文或是回應/回覆總是字斟句酌,總是希望有感、完整而清晰地表達陳述,正因為如此,所以不喜歡在第一時間回應,擔心思慮不周有所遺漏...。

好友會說話愛說話,總能侃侃而談欲罷不能。而我剛好相反,通常搶話搶不過人家,朋友最喜歡的就是我的用心傾聽、真誠回饋。若語言表達的流暢俐索同時也反映在文字表達上,那您我的典型落差就很合乎邏輯了!

曾和柔怡聊到「說到部落格的回應和回覆,我們真的越來越誇張!如同曉澄說的──udn沒人像我們這樣!大笑」但為了青山常在綠水常流,未來模式可能有所調整,樓下給柔怡的回覆也是給您的。

不過再怎麼說,好友的知心誠意回覆,永遠是我所珍視!

祝~安好!

Bianca2019/06/24 00:30回覆
4樓. 柔怡
2019/06/20 18:24
^^

擔心回應被吃掉,還是習慣用舊版較安全

好友所言,深得我心

不瞞您說,以妳的好文采與考據、敘事皆詳盡的謹慎周到功夫,每每看完遊記只有驚嘆的份兒,彷彿再多的讚美都是多餘~害羞 所以妳知道的,我便以讀文當下的感想來聊聊,常是題外話,也聊出興味而欲罷不能,真是自我折磨也折磨妳啊~哈哈哈

如同曾聊過的「部落格的回應,我打算順其自然,寫這麼久,也疲乏了,但就是跟妳這模範生一樣有著使命感,要寫就好好寫,也用心回應和回覆(妳看我們這兩年的往來內容長度多嚇人啊!我想過好多次,為了細水長流和留得青山在,縱使意猶未盡也要節制啊~大笑)寫文以及與格友禮尚往來花太多時間,常省思自己怎因業餘興趣而搞得"案牘勞形"咧~烏雲飄過

所幸妳跟我有相同共識(握握手),畢竟我們都是寫了十年、八年的老人了,若繼續被禮尚往來箝制,會十分疲乏的!

為留得青山在,得互相提醒保留能量~親你一下

先謝謝好友的美言!由妳來誇我好文采,真是讓我汗顏啊!害羞

一直以來已習慣先在Word 檔或【記事本】撰寫格文或回應/回覆,再貼上格子的編輯區,搬到新版操作順手後舊版幾乎就被棄置了!得意

有時也問自己:如果不寫部落格,還會在旅遊地的歷史人文考據上花這麼多時間和精神嗎?答案是否定的。過去尚未經營部落格時,雖也會在旅遊相簿作些記錄,但比起部落格文就算是小兒科了。不過不可否認,寫旅遊文章雖辛苦,獲益最多的還是自己,歷史人文的考據是另一種有趣的閱讀哩!

再來說到回應。讀者回應旅遊文章,拍手叫好容易,共鳴迴響較難,畢竟不是自己親臨其境,這點自己深深明瞭。因此對於仔細閱讀用心回應的格友,總是銘感五內、格外珍惜,還懷著一點歉意~辛苦格友了!足感心耶

也是和妳提過的「妳我都是盡心盡力書寫和對待格友的人,但這也意味著我們花在這上面的時間肯定成正比,然而這幾年下來視力卻是越來越糟糕、兩眼視差越來越大(果然是視茫茫、髮蒼蒼的年紀了)!」尷尬

思前想後,最近琢磨岀一個稍能平衡的點子──「間歇性開放回應」。往後的格文,或許斟酌較有趣而容易回應的才開放回應,反之則暫時關閉。如此一來,可以讓好友們喘口氣,自己也趁機"偷閒"一下!得意

妳說得對,"為了細水長流和留得青山在,縱使意猶未盡也要節制","案牘勞形"絕非妳我當初立定的目標啊!咱們共勉之!

Bianca2019/06/23 23:43回覆
3樓. Charles Lin
2019/06/19 10:48

謝謝Bianca分享。

馬爾沃高據三面峭壁的山頭,確實夠稱為鷹巢。

希特勒曾在慕尼黑附近的阿爾卑斯山中,海拔一千八百多公尺的峭壁之上,建了一座住宅,也取名鷹巢,出入都還要靠電梯。

兩處地從高處鳥瞰景觀,還真有些類似,只是葡萄牙的鷹巢,有整個村莊,很庶民,德國的鷹巢,就只有希特勒那棟。

謝謝 Charles 大哥的迴響!

歐洲有很多高懸在懸崖峭壁上的中世紀城鎮,因為獨特的地形猶如老鷹築在山頭的巢穴,因而被稱為「鷹巢」村,例如法國南部的 Eze、Saint Paul de Vence...。她們的共同特點,都是蟠踞山頭的美麗小鎮!

希特勒的鷹巢也是高高矗立在山頂,但比起這些可愛的中世紀城鎮,給人的感覺似乎冷峻得多,這顯然得歸咎於她的魔頭主人了!

Bianca2019/06/19 22:07回覆
2樓. 航迷老叟
2019/06/18 11:13

徜徉過夢山都的石頭村,緊接著來到馬爾沃,流連在中世紀的城堡,傍晚閒逛這座幽靜的山村,興奮的心情下感受每踏出一步,都是難忘的景緻,晨間再度探遊,看似匆匆,但每一瞬間的美景,想必都會有悸動,也珍藏在心中,這份悸動也只有來過的才能體會,我這趟德、瑞遊不管多累都不會放棄早晨的那段短暫時光,獨自在飯店附近走走。

這座中世紀城牆圍繞的小鎮,和其它的歐洲城市一樣,我想最佳的參觀方式就是步行穿越蛺窄的街巷,白色的小屋落座在山丘上,簡單的外觀都是拍照的好體材,城牆的花崗岩更透出歷史的滄桑感。

清晨帶著好奇心再度漫遊巷弄間,體驗小小鎮恬靜、 溫雅也是我喜歡的方式,雖然意猶未盡,這也是每次出遊總會留下這樣遺憾的心情唄。

徜徉過夢山都的石頭村,緊接著來到馬爾沃,同是中世紀的山城,但兩個村鎮的風情又是截然不同。

走入馬爾沃幽靜狹長的石板巷弄,油然而生一股一探究竟的興奮心情。傍晚來到,徜徉美麗的城堡花園,享受悠閒的黃昏;把握早起的清晨,漫步村莊尋幽、迎接旭日初昇、登上城堡覽景。即使來去匆匆,但一個黃昏、一個清晨的流連徘徊,都讓我感覺非常美好,每一瞬間的悸動也都珍藏在心中!

這樣一個迷人的村莊,意猶未盡的心情是一定的,但現在總也能豁然面對旅行的不足和缺憾了!

大哥出國旅行,幾乎每天都會早起四處逛逛,增加了與旅遊地的相處時間,這是我十分佩服之處,因為自己偶一為之還可以,若要天天早起就有困難了!

Bianca2019/06/19 21:46回覆
1樓. 柔怡
2019/06/18 03:02

Dear Bianca 晚安

好久沒來哈啦囉,先簽到,過兩天再來嗑瓜子閒聊嘿~😚

Dear 柔怡晚安

這陣子自己感覺有點像彈簧鬆掉了,文也沒按時發、也疏於回應格有的文章。寫了八年了,著實是會疲乏的,自我放逐一會兒,感覺好輕鬆啊!誰理你

嗑瓜子閒聊隨時歡迎喔!文不對題尤其好...大笑

Bianca2019/06/19 21:1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