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路過「地獄之口」來到「世界盡頭」 洛卡岬 Cabo da Roca
2018/11/05 00:00
瀏覽3,932
迴響12
推薦90
引用0

2018/09/09

經過17個小時的飛行,加上中途轉機3小時,終於在次日中午抵達里斯本。這一天感覺有如一輩子那麼長!雖然熱愛旅行,但從來不認為飛行是件輕鬆愉快的事。忍不住要再發發牢騷,實在不喜歡阿聯酋航空的飛航路線─太累人了!但遠方的召喚,終究讓我克服了這一切!

來到歐洲大陸的西南邊陲─葡萄牙,下飛機一鼓作氣直奔「世界的盡頭」─洛卡岬(Cabo da Roca),中途順道一探「地獄之口」(Boca do Inferno)。聽起來有點聳動,好像這一天要出生入死一般!

地獄之口  Boca do Inferno

「地獄之口」(Boca do Inferno),位於里斯本附近的濱海渡假小鎮卡斯凱斯(Cascais),坐落在30公尺高的海岸斷崖上,是這座城鎮最著名的自然海蝕景觀。因為海浪經年累月沖擊著岩壁,久而久之岩層消蝕有如地基坍塌,並形成巨大的石拱,海水可以通往海蝕洞深處,並大力衝擊岩壁,鬼斧神工的自然景觀讓人嘆為觀止。

卡斯凱斯(Cascais)的海岸景觀

由下車處遠眺「地獄之口」觀景點

由懸崖上方俯瞰岩層坍塌的海蝕洞口─「地獄之口」,岩石嶙峋粗礪,洞口灌入的海水清澈見底,野性十足的自然奇景。

沿著小路步向「地獄之口」的觀景台,海岸由高聳的斷崖逐漸向海平面傾斜延伸,不知名的海岸植物,有的攀附在岩壁,有的從岩石縫中探出頭來,還有排排站的可愛海鷗,為冷峻蕭瑟的海岸平添許多生命力。

Boca do Inferno意為「Mouth of Hell」,顧名思義,「地獄之口」因其特殊地貌而得名。其四周巨石林立,懸崖峭壁環繞著大西洋海岸連綿數公里,加上岩石崢嶸嶙峋色澤烏黑,是懸崖峭壁,也是深淵洞穴,當浪潮湧灌、波濤沖激時發出的恐怖怒吼與駭人景象,猶如通往地獄的入口。這個充滿戲劇性的地方有自己的觀景平台,並且一直是觀看風暴的最佳地點,已有1百多年的歷史。1896年的英國無聲電影《A Sea Cave Near Lisbon》,首度描繪了地獄之口驚濤裂岸的戲劇性景觀。

由臨海的觀景台近觀「地獄之口」

風平浪靜的日子,釣客越過警戒線臨海垂釣。

這個岩層坍塌的海蝕洞口是否名符其實,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當時的海況。在波平浪靜、陽光燦爛的日子裡,它可以是田園詩歌般的恬靜美麗;然而,當大西洋風暴滿載憤怒地襲來,那時節的景觀可能是令人敬畏的。我們到訪正是風平浪靜的時候,沒能見識地獄張口的恐怖畫面,回來後上網搜尋一些圖片,總算得以略窺一二,正是「亂石崩雲,驚濤裂岸,捲起千堆雪。」!(下圖轉載自網路)

或許「地獄之口」太富於戲劇性了,歷史上曾發生過與它有關的離奇事件。據說,英國神秘學者克勞利(Aleister Crowley)為了逃避已經厭倦的女友,於1930年9月與著名的葡萄牙詩人佩索阿(Fernando Pessoa)策劃了一場陰謀──在「地獄之口」自殺,而克勞利在“死亡”三週後出現在柏林。今天,「地獄之口」的岩石上有一塊葡萄牙文的石碑,為此離奇事件作了銘記。

離開「地獄之口」前往「世界的盡頭」洛卡岬,沿路山巒起伏,但鄰近海岸的丘陵並無高大樹木,而是蒼茫壯闊的草原情調。中間也經過一些村鎮,抵達葡萄牙的第一天,一路上不斷出現的白牆紅瓦建築,讓人不禁好奇這是一個何等浪漫的國度?亮麗的視覺印象同時也帶來明朗而愉悅的心情!

「陸止於此 海始於斯」 洛卡岬  Cabo da Roca

「陸止於此,海始於斯。」在大航海時代開啟之前,洛卡岬(Cabo da Roca)是已知世界的盡頭。幾千年來,這塊伸入海洋的巨石就像一個孤獨的老人,默默地守望著神祕而不可知的大西洋。直到15 世紀,在恩里克王子(Infante D. Henrique)的支持和推動下,葡萄牙開啟並帶動了歐洲國家的海上探險事業。隨著航海家們一次次的遠洋探索,陸續發現了許多當時在歐洲不為人知的國家與地區,極大地擴展了已知世界的範圍,「世界的盡頭」概念也因此被顛覆和重新界定。

在15世紀當時,遠洋航行意味著冒險:他們無法準確測量經緯度,木製船殼無法抵禦蛀蝕,儲備的食物不適於長期航行,船上的衛生與生活條件更是不佳。然而,當時葡萄牙人口眾多、國土有限、資源匱乏、經濟窘困,陸路商貿又受阻於隔鄰的西班牙,在經濟與政治利益的雙重驅使下,葡萄牙人於是揚帆海上去擴展生存空間。葡萄牙在在大航海時代(Age of Discovery)中扮演活躍角色,建立一個又一個殖民地,帶來空前的經濟繁榮,從而成為15、16世紀的海上強權。

洛卡岬距離里斯本大約40公里,是葡萄牙境內一個緊鄰大西洋的海岬。它之所以享負盛名,乃因位於北緯38度47分、西經9度30分,是葡萄牙本土、也是整個歐亞大陸的最西端。如此地域,天涯海角的迷人況味怎不令人神往!

洛卡岬高高聳立在140公尺高的懸崖上,山坡上建有一座紅白相間色彩鮮明的燈塔,靠近懸崖岸邊則矗立著一座面向大西洋的十字架紀念碑,兩個主題隔著大片山坡遙遙相望,坡地上蔓佈著海岸特有的肉葉植物。

睥睨著大西洋的洛卡岬紀念碑,周圍永遠圍繞著遊客。好不容易來到天涯海角,人同此心,大家都想在「世界的盡頭」留影紀念。因此,想要拍一張「目中無人」的紀念碑照片可謂難上加難!

支撐十字架的是石砌的方形石柱,靠近底座處有一方葡萄牙文的紀念碑。紀念碑最上面標示著地名─Cabo da Roca;其下鐫刻著葡萄牙最偉大的詩人賈梅士(Luís Vaz de Camões)的著名詩句:「陸止於此、海始於斯」(Aqui…Onde a terra se acaba e o mar começa…);中間是辛特拉(Sintra)地區的徽章圖案;下面則標出洛卡岬的經緯度及高度。

稍早在「地獄之口」的天色有些陰霾,來到洛卡岬但見藍天白雲陽光普照,令人精神為之一振!紅白相間的燈塔和房屋高高矗立在懸崖頂端的山坡上,在藍天的映襯下格外閃亮耀眼,不僅指引著海上迷航的船隻,遊客也自然而然的朝著它魚貫前進。

懸崖岸邊圍著護欄,憑欄佇立極目遠眺,大西洋波平浪靜一派安詳,湛藍的海水在直落的峭壁底下拍著岸邊岩石,溫柔的浪花、清澈的海水,在這風和日麗的日子特別吸引人想去親近它。

「世界的盡頭,海洋的起點」─洛卡岬,既有著天涯海角的詩意浪漫,也有著天地悠悠的蒼茫壯闊,來到此處自然而生一種跨越時間與空間的奇妙感覺。試著想像…如果自己是生在大航海時代之前的人,站在這個三面環海的峭壁上,面對著浩瀚無垠的大西洋,心情肯定如海上波濤澎湃起伏,難免興起「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須臾,羨長江之無窮。」之嘆!

但此刻,我清楚知道這裡不是世界的盡頭,也不是海洋的起點,大西洋的彼岸是美洲、再跨越太平洋是亞洲…,世界無限寬廣,我們卻可以來去自如。少了「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的蒼茫詩情,卻有著美麗自然所帶來的暢懷與感動,以及對於那些縱橫海上的冒險家油然而生的崇敬之心。在那個沒有現代科技輔助的年代,他們是如何揚帆四海拼博海上帝國的霸業?如果不是當時的葡萄牙經濟已陷入窘境,又有誰願意幹這出生入死的營生?生存的需求,從來都是人類向前邁進的最大動力啊!

頂著葡萄牙熱情的陽光,從遊客中心走到洛卡岬紀念碑,再沿著懸崖邊的步道回到山坡上頭,雖有舒適宜人的海風吹拂,但不知不覺也口乾舌燥了起來。領隊Vivi請大家進入咖啡館小憩,此時一球甜蜜沁涼的冰淇淋,是給自己最好的犒賞了!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2) :
12樓. 天涯孤鴻 (十年)
2018/11/17 23:43
鬼斧神工

看到神秘的海蝕洞,已經感受鬼斧神工的震懾

氣勢驚人,可以想像加上驚濤駭浪的威力,真的會進入地獄之口~永不超生!誰理你

不知是大西洋的威力、還是葡萄牙的地質特殊,她的海岸線有許多海蝕洞景觀,尤其是在南部,鬼斧神工的奇妙自然令人嘖嘖稱奇!

而「地獄之口」這名字取得傳神,驚濤裂岸之際猶如張口吞噬人們的地獄!尖叫

Bianca2018/11/19 21:25回覆
11樓. 雲大少爺
2018/11/15 03:12

真的非常有世界盡頭的感覺啊

崖邊~十字架~紅色燈塔

超有氣氛

 

歐洲的最西陲,孤獨的天涯海角,十字架是精神的庇祐,燈塔是安全的指引。

真的超有氣氛....

謝謝雲大少爺的迴響!

Bianca2018/11/15 23:19回覆
10樓. 神仙
2018/11/12 01:04

Bianca晚安:

在十幾天的旅程中,第一天的參觀行程就像是盛宴的開胃菜,即使如此,開胃菜總是引人更

多期待。

地獄之口的驚濤巨浪,隔岸觀火確實壯觀、震懾人心,風平浪靜時又是那麼扣人心弦如夢似

幻。夏威夷有一個景點"風口",不管什麼時候去,風如刀割,大自然就是那麽神奇。

自古以來,燈塔總是孤獨的守在海岬尖端為來來往往船隻指引方向,科技進步後,燈塔的重

要性已不如以前,很多燈塔荒廢了,但,船走了人來了,洛卡岬的燈塔依舊美麗轉身的向世

人述說著"路止於此、海始於斯"

如您一樣,站在歐洲陸地的邊陲,瞭望蒼茫的大西洋遙想西岸的美洲。去年到美國和兒子在

南卡大西洋海邊城市Charleston,看著湛藍的海水,想著陌生又熟悉的海洋,想著往東走就

是歐洲了,只是,以往習慣站在太平洋的位置去想世界,世界没有變,心卻是茫然了。

祝福Bianca 秋的繽紛美麗永在您心裡。

神仙晚安:

如果旅行是為了浪跡天涯,那麼「洛卡岬」這個歐洲的盡頭,絕對是旅人夢寐以求的盛宴!天涯海角,可能是窮途末路,也可以是柳暗花明,孤獨蒼茫中潛藏著無窮的希望,引人無盡的遐想和詩情!

大自然的風、水,都是天然的雕刻家,浪濤蝕岸、風如刀割,地獄之口和"風口",神奇的自然力量令人敬畏,更令人嘖嘖稱奇!

時代的進步,使得昔日指引船隻方向的燈塔變成無用武之地。但如今洛卡岬的燈塔,其精神上的意義反而更甚於實質,絡繹不絕於途的旅人,來到「陸止於此,海始於斯」的洛卡岬,如果沒有了這座燈塔,那天涯海角的況味豈不大打折扣!

大西洋離我們好遠,我們確實"習慣站在太平洋的位置去想世界"。但是,當我們有機會易地而處,茫然中我們的心也變得更寬廣了!

謝謝神仙的迴響及祝福!願您享有這一季秋的寧靜與繽紛!

Bianca2018/11/14 23:44回覆
9樓. 曉澄
2018/11/07 07:43

國際航空,各國的天際自己管,再加上航空公司的營運成本考量,到某些城市的路途,確實會讓人有無奈或厭惡感。轉機時間不能太短,怕誤了銜接飛機,太長,則又有枯等煩躁的情緒。

為了讓妳釋懷一些,連香港都沒有直飛里斯本的航班呢!

我曾是一個自封實用派的宅男,為了不出門行旅,而找盡可能藉口。通篇遊記,以往的我,會說,基隆北海岸全能看到,大老遠來到此地,好像不會很值得!

但如今的我,會有一股感動的情緒。是何等的機緣,我們能立足於一個完全陌生的國家城市,用心的去看去想,親身經歷一齣外國的地理和歷史的故事。

不知妳有沒有一張全世界的平面地圖,攤開來,試著點上妳去過的地方,試著畫上妳經過的路線,再加上妳為每一個點,所寫下的故事,妳會驚然發覺自己的行旅人生,原來是如此多姿多彩。

昨天,老友在群組中寫下:知足,惜福,感恩!

我回道:惜福感恩常在心,但是千山萬水走不盡,不可知足!人生的故事寫不完,不可知足!

繼續跟妳走,聽妳述說童話故事!

曉澄應該還沒忘記我上次對阿聯酋的抱怨,主要在於航線和轉機時間都太長。但兩年前餐飲、服務都還不錯,如今卻每下愈況,現在看到旅行社使用阿聯酋航空我頭就大起來!我知道香港也沒有直飛里斯本的航班,但在歐洲轉機的航班,比阿聯酋好的多的是,只因它的價錢具有"競爭力",旅行社可以節省成本何樂而不為!

哈哈哈...「基隆北海岸全能看到,大老遠來到此地,好像不會很值得!」,跟團旅行難免會聽到團友類似的評論,我總在心裡OS「那你待在家裡就好了,幹嘛出來花冤枉錢?」

「旅行,就是從自己活膩的地方到別人活膩的地方去...」,一句很貼切的玩笑話。跨出自己的日常,去體驗別人的日常,在一個陌生的地方,發現一種久違的感動,是旅行最迷人之處~一如您體會到的那份感動!

我沒有全世界的平面地圖,但歐洲的地圖清晰地在我腦海中。我也知道,如果沒有這麼些年來的行旅,我的人生將是多麼蒼白而貧乏!說到世界地圖,我大姐家倒是掛了一幅,每次回去的閒敘間,她的兒媳總愛開玩笑「小阿姨,今年打算去哪兒啊?拿飛鏢來擲,擲到哪兒去哪兒...」大笑

「惜福感恩常在心,但是千山萬水走不盡,不可知足!」曉澄這句話可是說到我心坎兒裡了!《禮記·學記》有云「學然後知不足...」,對我來說則是「旅行,然後知不足...」!得意

Bianca2018/11/10 16:26回覆
8樓. 柔怡
2018/11/07 03:41
哈哈~~~
喔~看錯了,是另加中途轉機三小時ㄟˊ咦

這趟中途轉機三小時算是好的了,上次從杜拜要飛回台灣轉機時間五小時!尖叫

碰到這種狀況,有一張提供機場貴賓室服務的信用卡就很需要了,才不致流落夜半的機場...得意

Bianca2018/11/10 11:47回覆
7樓. 柔怡
2018/11/07 02:02

看來歷經17小時、三次轉機的操勞真的累著妳了,其實我比較怕的是在飛機上睡不著,這次去新疆包括轉機,也耗費將近10小時,可是一點都不無聊,尤其從鄭州往烏魯木齊的航程上,和住在新疆的20歲年輕小帥哥比鄰而坐,天南地北聊得欲罷不能,對彼此的居住地充滿好奇,使用中文溝通無障礙,這是去大陸旅遊的好處之一,尤其新疆,對我而言既遙遠又充滿新奇閃 

地球是圓的,何處是世界的盡頭?幾世紀前的人類經營海上霸權各懷野心與欲望,就像成吉思汗開疆闢土,揮軍自大漠一路打到歐洲,如此"霸業"在現代想來亦感不可思議。文中那段話讓我心有所感,不管海上拚搏出生入死或陸上縱橫東征西討,一"上場"即福禍難測、生死難卜。早在幾年前,我們這代人的老公往大陸發展,當時是走路有風的台商,曾幾何時,我們的下一代變成台勞了,不管東西南北漂,如果經濟夠富強,前途夠高遠,誰願意離鄉背井?飄飄蕩蕩,思鄉之情,思親之切,讓人愴然涕下。啜泣

熱愛旅行的我偏偏就是對付不了飛行!在飛機上不止睡不著、身體還會無法控制地躁動不安,所以一趟飛行折騰下來往往是"花容失色"!天啊

溝通無障礙,確實是很大的好處。有一次飛歐洲內陸段,身邊坐了一位瑞士人,興致高昂地和我聊天,我雖然也興致高昂,奈何一口破爛英語不給力,下飛機時發現我滿身大汗!柔怡能在機上和旅行目的地的年輕帥哥天南地北聊得欲罷不能,真是令人開心暢快。得意

新疆,對我而言也是既遙遠又充滿新奇感。其實對於大陸的大山大水我是嚮往的,但因擔心無法克服和妳一樣的"龜毛"個性,所以未曾認真打算付諸行動...

在大航海時代,不論那些航海家們進行的是殖民掠奪抑或商貿交流,「如果經濟夠富強,前途夠高遠,誰願意離鄉背井?」柔怡說得對極了!這也讓我聯想到梁山泊的108條好漢,如果不是被逼到絕境,誰願意落草為寇!

國父說三民主義最重要的是民生主義(好學生一個~誰理你),當年讀書只懂得要背起來,現在終於深深體會其中真義!懷疑

Bianca2018/11/10 11:45回覆
6樓. 重陽
2018/11/06 20:25

旅遊的缺點就是舟車勞頓、飛行時間過長, 年紀大了還真需要點體力與熱情.

那一望無垠的碧藍大西洋讓人忘掉所有的塵世煩擾, 搭這麼久的飛機還是值得的.

地獄之口及世界盡頭, 壯觀奇麗的自然海景令人神往, 又有好天氣的加持, 旅遊的心情自是開心又愜意!

謝謝Bianca精彩的遊記分享~

舟車勞頓、長途飛行的確是旅行所無法避免的辛苦之處,尤其我在飛機上很難入睡。但只要下了飛機、呼吸到新鮮空氣,辛苦很快就忘光光。兩相比較,旅行的熱情還是戰勝了身體的勞頓,所以才能一趟又一趟地飛行...得意

行程第一天來到洛卡岬,就是風和日麗、陽光普照的好天氣,並且幾乎持續了一整個旅程,真的是好運氣!面對浩渺無垠的大西洋,心變得好寬好寬,清涼海風拂面吹來...也吹走了所有的塵世煩擾!

謝謝重陽!

Bianca2018/11/07 23:27回覆
5樓. 航迷老叟
2018/11/06 11:38

經過一整天的飛行,精力還沒完全恢就乘車前往里斯本附近的洛卡岬,千萬年來它被海浪不斷地拍打成為今天洛卡岬,在洛卡岬的懸崖峭壁旁豎立著一座巨大的紀念碑,紀念碑頂部是個金屬十字架碑上刻有著名詩句時再想像一下大地到此結束,滄海由此開始那種只見遠處海天一色,近處驚濤低頭看腳下是萬丈深淵,令人頭昏目眩,走近木質圍欄時,一副難以置信的壯麗海景隨之出現在眼前時,應該有忘掉疲勞的那種快感吧!

遊完洛卡岬,白浪依舊,青山依舊,濤聲猶在耳畔回蕩,格文中拍照的位置和我去時的角度幾乎相同我認為,同樣風景同樣情懷,景象無法用單一的詞義來形容,但有種讓人強烈的感受到大西洋的冷酷與危險,也讓人感覺有一種來到天涯海角震憾。

長途飛行的確很累人,尤其我在飛機上很難入睡。但只要下了飛機、呼吸到新鮮的空氣,我的精神幾乎就恢復一半了,那種辛苦很快就忘光光,所以才能一趟又一趟地飛行。

大哥是過來人最能體會!到了洛卡岬風和日麗、陽光普照,站在高高的懸崖邊上,面對浩渺無垠的大西洋、清涼的海風拂面吹來,自然而然就忘掉疲勞,盡情享受那種暢快的感覺了!

站在同樣的角度面對同樣的風景,但不同的人對於目的風景的認知和期待都不盡相同,因此每個人心中的情懷與當下風景所激盪出的,我想也各有不同的火花。

但即便如此,走過相同的地方,還是會有些共同的感受、共同的語言。大地到此結束,滄海由此開始,來到天涯海角的悸動與震憾的心情,我們肯定是相同的。分享的樂趣便在於此!

Bianca2018/11/07 23:11回覆
4樓. 竹子
2018/11/05 16:13

旅行是很美好的事,不過坐長時間的飛機是叫人受不了的

我這次去日本是坐到函館,一趟雖然只3.5小時,無奈飛機座位較小

都坐得很不舒服了.何況妳一趟要坐17小時呢~

「洛卡岬」是世界的盡頭,位處歐亞大陸的西南端,可見位置的重要

那鮮紅色的燈塔可真亮眼呢~


        

每次被困在長途飛行的機上時總是萬般無奈,但為了熱愛的旅行只好忍耐~再忍耐!說來好笑,那種辛苦一下飛機就忘光光了,所以才能一趟又一趟地飛行...

世界的盡頭──「洛卡岬」,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而知名。但在葡萄牙人投入海上探險後,從此改寫了它的定位,正是「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

紅白相間的燈塔亮麗耀眼,是最好的光明指引!

謝謝阿姐~

Bianca2018/11/05 23:27回覆
3樓. Charles Lin
2018/11/05 16:11

謝謝Bianca,地獄之口近乎垂直海岸怪石嶙峋,海水清澄,令人鎮攝,也令人敬畏。

洛卡岬,位於大陸之極西,當年葡萄牙的船隊,大概都沿著太古斯河出海,洛卡岬是這些船員,最後能看到的土地,此去生死難卜,想來有些風蕭蕭兮太古斯河寒,壯士一去兮不復返的悲壯。

Charles 大哥晚安~謝謝來訪!

地獄之口的景觀粗獷冷峻,我們到訪時波平浪靜,若遇強風猛浪來襲,那就可以見識地獄的懾人威力了!

「風蕭蕭兮太古斯河寒,壯士一去兮不復返...」,Charles 大哥對於那些冒險犯難的船員的心情揣摩真是傳神,於我心有戚戚焉!為了生存、為了致富,葡萄牙人果真是拿命去拼了!

Bianca2018/11/05 23:1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