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蛻變中的城市 地拉那 Tirana 【阿爾巴尼亞】
2017/11/08 00:00
瀏覽5,362
迴響17
推薦111
引用0

寫在巴爾幹映像之旅之前

一直以來鍾愛著歐陸這塊土地,但這並不意味著必得在這塊土地上的每一個角落印下足跡,畢竟我並非拼湊旅遊版圖的狂熱份子。但旅行這件事也需要機緣成就,今年秋天的巴爾幹四國之旅是個意外的擦邊球─與旅伴們的A計畫失敗後磋商因應的結果。曾經兩度拜訪巴爾幹半島,但都偏重於風光旖旎的亞得里亞海岸國家;這次深入東南歐內陸探訪阿爾巴尼亞、馬其頓、保加利亞及羅馬尼亞四個國家,可說是全新的視野、全新的體驗,完全顛覆原先對於歐洲「人文薈萃、錦繡繁華」的既有印象。惟以12天走訪4個國家,行色匆匆是必然,因此只能勉強算是一趟「映像之旅」

由於旅途中一路握著沉重的單眼相機,致使去年因相同原因而受傷的手腕關節再度發炎腫痛(心理上雖不認老,但身體卻時不時地提醒自己不再年輕!)。這次不敢再掉以輕心,9月底回國後除卻必要工作外乃儘量讓受傷的手腕休息,希望能完全復原,這就是遲至此刻才開始巴爾幹旅遊分享的原因。而這一晌疏於拜望回訪,在此懇請格友們多多見諒!

Sep 20, 2017

蜻蜓點水  德國哈瑙小鎮

內陸巴爾幹之旅,西起阿爾巴尼亞首都地拉那、東至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的動線安排較為順暢,而同時涵蓋這兩個航點的僅德國漢莎及土耳其航空公司。旅行社採用了飛機較新、服務較優、我個人也很喜歡的德國漢莎航空;只是,中途在法蘭克福轉機的時間超過5個小時是個惱人問題。旅行社也算貼心盡責,利用轉機時間安排團員入境德國拜訪哈瑙(Hanau)小鎮。從法蘭克福機場到哈瑙,在不塞車的情況下只需半小時,這也是安排這個景點的主要原因。

然而,旅途中的意外狀況絕不新鮮!由於香港機場的空中壅塞以致航班延誤了將近1小時,清晨6點多鐘抵達法蘭克福的我們因此陷入進退維谷的尷尬情況─留在機場太無聊、拜訪哈瑙太匆忙!領隊當機立斷─既然早作安排且錢都花了─照表操課。當海關人員得知我們一行將在2.5小時內進出海關及利用半小時走訪哈瑙小鎮,兩個窗口的人員忍不住相視大笑。

秋天的清早,步出法蘭克福機場撲面而來的是令人直打哆嗦的寒風,和兩次炎熱的夏天經驗截然不同!當我們登上遊覽車時已經7點半鐘,而我們必須在10:20前回到下一段航程的登機門,這情況不僅讓領隊神經緊繃,連我們都不免感到擔憂!

德國司機精準地在8點鐘將我們送達哈瑙的市政廳廣場。哈瑙雖名為古城,但古城的面貌已在二戰中被破壞殆盡,環顧廣場四周,許多都是戰後重生的美麗建築,尤其是格林兄弟(Brüder Grimm)塑像正後方的市政廳。不過這座小鎮因為是「德國童話大道(Deutsche Märchenstraße)」的起點,觀光事業依然興盛熱絡。清晨的市政廳廣場空曠清冷,鮮花、蔬果、食物、麵包等攤販們正張羅著商品準備展開市集生意,我們是最早起的鳥兒,拍著翅膀飛到東又飛到西,既想和格林兄弟打招呼,也想逛逛尚未擺設停當的市集攤位,興奮又緊張地不知該停在何處!本想在廣場旁的咖啡座喝杯咖啡,靜靜回味兩年多前的旅行記憶,然大清早咖啡店根本還沒開門。姐姐趁我專心拍照時買了我們最喜歡、最思念的德國麵包,這是唯一能夠完成的任務!

半小時後準時收隊,我們也及時回到法蘭克福機場飛往地拉那(Tirana)的登機門。本來走訪哈瑙這一段應該可以在巴爾幹映像之旅中省略,但我喜歡德國這個國家,即使來去匆匆,能再次入境德國、看看熟悉而懷念的景物,心中依然盪漾著尋訪故舊的溫馨情懷!(如果您對哈瑙小鎮有興趣,歡迎瀏覽舊作《德國童話大道的起點 哈瑙》)

巴爾幹旅行地圖

巴爾幹半島(Balkans)是一個地緣政治和文化上的名詞,指的是歐洲東南隅位於亞得里亞海和黑海之間的陸地,詳細的範圍依照定義不同有許多種說法。地理上,夾處於東西歐之間的巴爾幹地區,長期以來一直是兵馬交踏的要衝之地;加上種族、宗教、語言及文化殊異,向來存在諸多矛盾,既有宗教矛盾,也有領土爭端。原來居住在這裡的民族、國家,曾因相互間的信任與需要,形成了龐大的民族體與邦聯;也曾因相互之間的獨霸殘害,不得不各自尋求獨立。從西元7世紀開始這裡就爭戰不斷,由於半島的地緣政治重要性,由此而來的列強干涉致使這一地區的矛盾頻繁被放大為戰爭,因此又有「歐洲火藥庫」之稱。不過近年巴爾幹半島(南斯拉夫內戰後至今)已實現停火與和平,只是偶然間在領土主權上有些糾紛,例如科索沃的主權問題。現在「東南歐」一詞越來越廣泛地被使用,以消彌巴爾幹國家的負面標籤。

目前巴爾幹半島共有11個國家(不包括具爭議的科索沃),撇開火藥庫不說,在多元民族、語言、宗教、文化相互融合與衝擊的生存條件中,加上千百年間數個外來強權統治,受到海岸拉丁文化及內陸奧匈文化的影響,幾個斯拉夫民族各自發展出獨特的人文風貌,也留下豐富而可觀的文化遺產。丘吉爾(Winston Churchill)就曾說:「巴爾幹半島的人民所締造的歷史,遠超出他們揮霍歷史的能力。」(The Balkans produce more history than they can consume)

曾經兩度去訪巴爾幹半島,但都偏重於風光旖旎的亞得里亞海岸國家;此趟走訪的是深入內陸的阿爾巴尼亞、馬其頓、保加利亞及羅馬尼亞四個國家。巴爾幹東部諸國雖不若斯洛維尼亞與克羅埃西亞兩國擁有令人驚艷的山海美景,但其蘊蓄千年的豐厚人文仍大有可觀之處,可貴的是,這裡依舊保存相對純樸友善的風土人情。

阿爾巴尼亞共和國 速覽

阿爾巴尼亞人的祖先是伊利里亞人,西元前2千年甚至更早以前已在巴爾幹半島西南部生活。阿爾巴尼亞曾是希臘殖民地,西元前146年成為羅馬的一部分。4世紀末先後被東羅馬帝國和斯拉夫人占領。1415年起受鄂圖曼帝國統治近500年。1912年第一次巴爾幹戰爭後,在奧匈帝國的扶植下宣布獨立,其目的是阻止塞爾維亞取得進出亞德里亞海的出海口。之後在兩次世界大戰中被歐洲列強佔領。1944年,恩維爾霍查(Enver Hoxha)領導的共產黨解放了阿爾巴尼亞;1946年成立阿爾巴尼亞人民共和國。1976年改稱阿爾巴尼亞社會主義人民共和國。在霍查執政期間,陸續與東方集團和其它社會主義國家建立友好關係,並接受了各國大量的經濟和物資援助,其後卻因霍查認為南斯拉夫、蘇聯及中國走向修正主義道路,變成了「社會帝國主義」國家,而陸續斷絕與這三個國家的往來;再加上當時的政府封閉所有國境,導致阿爾巴尼亞一度陷入被國際社會孤立的局面。1990年,拉米茲阿利雅的政府開始推行政治和經濟改革,開放曾封閉已久的國境和旅遊業,並先後與蘇聯和美國恢復邦交。1991年共產政權垮台,結束了46年的極左史達林-霍查主義統治,正式建立多黨制的民主政體。同年4月更名為阿爾巴尼亞共和國(Republic of Albania),是東歐最後一個結束共產黨一黨執政的國家。1997年,因民主黨政府的龐茲騙局而演變成內戰,最終由歐洲8國組成的和平部隊平息動亂。

阿爾巴尼亞全國人口約300萬人,主要人口結構(95%)是阿爾巴尼亞族。阿爾巴尼亞人自西元1世紀開始信奉基督徒,後來因為鄂圖曼土耳其入侵,大多數人開始改信伊斯蘭教。阿爾巴尼亞曾經是歐洲最貧窮的國家(目前排名第一的是東歐的摩爾多瓦),由於共產政權垮台初期的貧窮、貪腐、內亂問題十分嚴重,在1990年代曾接受了包括中國、希臘、義大利及土耳其等國的經濟援助。隨著國家經濟持續改善、旅遊業發展蓬勃、治安日益穩定,現時的阿爾巴尼亞基本上已不再需要外國的經援。2009年阿爾巴尼亞加入北約,2014年成為歐盟候選國。

蛻變中的城市 地拉那

行程首站來到阿爾巴尼亞的首都地拉那(Tirana)。這座城市最早由一位名叫蘇萊曼帕夏(Sulejman Bargjini)的鄂圖曼將軍建立於1614年。1920年被定為國都,成為全國政經及文化中心,也是第一大城,人口約有93萬(2015年)。地拉那明顯缺乏讓觀光客為之驚艷的旅遊效果,納入行程的目的絕不是為了見識歐洲的窮鄉僻壤,而是考量最佳旅遊動線的安排,我因此機緣得以見識曾經是「歐洲最貧窮國家」的人文風貌。

從飛機上俯瞰,地拉那也擁有亞得里亞海美麗的海岸景觀,綠色大地阡陌縱橫,實在很難和「歐洲最貧窮國家」劃上等號。但是離開機場進入地拉那市區的路上,從一棟棟破敗失修的房舍中卻逐漸得到了印證!

阿爾巴尼亞國旗上繪有一隻黑色的雙頭雄鷹,沿自15世紀抵抗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入侵的領袖斯坎德培(Skanderbeg)的徽章,所以雄鷹是民族英雄斯坎德的象徵,故此阿爾巴尼亞也有山鷹之國之稱。進入地拉那市區,隨處都可以見到這隻黑色的雙頭鷹。

進入地拉那市區但見車如流水,開車的人們毫不相讓,交通狀況擁擠混亂,加上市區中五顏六色的建築外觀(車行間未能一一捕捉畫面),頓時讓人感到一股喘不過氣來的壓迫感!

阿爾巴尼亞在共產黨垮台後急於擺脫破敗晦暗的城市景觀,然而在2000年之時,地拉那每一塊綠地都曾布滿了違章建築。在阿爾巴尼亞現任總理埃迪拉馬(Edi Rama)於2000至2011年擔任地拉那市長期間,展開了「城市清潔綠化」行動,城市中數以百計的非法建築被拆除,斑駁破舊的灰色民房被刷上嫩黃、綠色、紫羅蘭等鮮艷色彩,這三種顯眼色調甚至被稱為「埃迪拉馬色」(埃迪拉馬曾在歐洲、北美、南美等地舉辦個人畫展,並曾任阿爾巴尼亞藝術學院教授。);同時對嚴重污染的河道進行疏通清理,大規模的城市整治行動也為失業率居不下的地拉那創造了大量的就業機會。埃迪拉馬賦予城市五彩繽紛的新面貌,也因此政績在2004年被選為當年世界最佳市長。


國家烈士大道

由斯坎德培(Skanderbeg)廣場向南延伸的國家烈士大道(Nation's Martyrs Boulevard),是1930年代由義大利人仿自巴黎香榭麗舍大道所闢建的景觀大道。據說建造之初,有位到訪的法國建築師驚呼道:「我見過許多沒有大道的城市,但從來沒見過一條沒有城市的大道。」後來林蔭大道兩旁先後立起法西斯及共產主義建築,以及政府機構、商業中心和高級飯店等現代建築,還有許多公園綠地,這個笑話已然成為歷史了!

林蔭大道右側是總理辦公室(The Prime Minister's Office building)

創建於1957年的地拉那大學(University of Tirana)

這座全國經濟文化中心的大城內,林蔭大道兩旁有不少是1930年代義大利佔領時期所興建的美麗建築。不過這條大道吸引我的無關建築、無關歷史,而是大道兩旁林立的義大利傘松(Pinus pinea),圓球形的傘松樹形優美,洋溢著南國情調,讓我想起義大利、想起雷史碧基的交響詩「羅馬之松」。

金字塔─國際文化中心

金字塔─國際文化中心(Pyramid─International Centre of Culture),原是獨裁者恩維爾霍查(Enver Hoxha)的女兒為了紀念其父親而於1987年設計興建的博物館,它是共產主義下所建立的最昂貴的建築。後來改成了文化中心,目前半數空間作為電視台使用。大部分外牆被剝離或被偷盜,破碎的玻璃以木板覆蓋著。霍查的女兒對於這座建築的未來有些改變計劃,但金字塔多年來卻一直沒有變化。

乍見這個殘破的金字塔著實令人瞠目結舌,它無疑是人們唾棄共產主義最具體事證。作為一個觀光景點,我只能以增長見聞的心態去看待了!倒是周圍的公園綠地花木扶疏、綠意盎然,修正了黯淡的印象!

地拉那的城市中心 斯坎德培廣場

斯坎德培廣場(Skanderbeg Square)命名於1968年,用以紀念阿爾巴尼亞的民族英雄斯坎德培(George Castriot Skanderbeg,1405-1468)。斯坎德培將軍於1443年領導阿爾巴尼亞人成功抗擊了鄂圖曼土耳其,被尊為民族英雄。他使用黑色雙頭鷹作為標誌,代表阿爾巴尼亞是"山鷹之國",這個標誌後來成為阿爾巴尼亞1912年獨立至今的國旗及國徽。據記載,斯坎德培一生中共指揮過25場戰役,取勝了其中的24場。在他去世後,鄂圖曼帝國終於在1478年攻克了斯坎德培光復的克魯雅城,並於1501年征服了阿爾巴尼亞,統治直到1912年。

共產主義時期,這座廣場上曾有眾多大樓,但後來被爆破,史達林和恩維爾霍查的雕像也被拆除,並在中央修建了噴泉。斯坎德培廣場正是現任總里埃迪拉馬當初整治地拉那市的眾多綠地中最具代表性的一塊。

斯坎德培廣場是整座城市的中心,外圍有林蔭大道環抱,廣場四周聳立著一座座雄偉的建築,廣場內則點綴着一塊塊的綠地,斯坎德培揮劍的騎馬銅像立於廣場中央,一旁飄揚著黑色雙頭鷹的阿爾巴尼亞國旗,榮耀的歷史時時鼓舞著阿爾巴尼亞的子民。這裡是體驗當地日常生活的最好去處,氣勢恢宏的空間裡,也可以讓遊客感受到1920年成為首都的地拉那的建築特色,以及其中投射出的歷史氛圍。

斯坎德培廣場的一角矗立著地拉那最著名的古蹟─艾坦貝清真寺(Et'hem Bey Mosque)。阿爾巴尼亞人在鄂圖曼土耳其統治後,大約有65%的人改信伊斯蘭教。這座清真寺始建於1789年,在Haxhi Et´hem Bey(地拉那建城始祖鄂圖曼將軍蘇萊曼•帕夏的後裔)的努力下於1823年竣工,那時他僅僅建了一座清真寺、公共浴場和一家麵包房就已廣為流傳了,因為在那個年代這些對於一座城市已經足夠。共產黨統治時期清真寺被關閉,直到1991年群眾才再度湧進寺裡。艾坦貝清真寺外部有精緻的裝飾,被公認為是阿爾巴尼亞最美麗的清真寺,但要參觀內部必須事先登記申請,然後按照指引參觀。

斯坎德培廣場的北面座落著國家歷史博物館(National Historical Museum),開幕於1981年,這是阿爾巴尼亞最大的博物館,珍藏著這個國家大部分的古代文物。博物館的正面裝飾著精美的鑲嵌壁畫《阿爾巴尼亞》(Albania),它反映了從伊利里亞時代到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阿爾巴尼亞的人物形象,用以歌頌阿爾巴尼亞的歷史。

地拉那文化宮(Palace of Culture),竣工於1963年,建築風格和許多東歐國家建築十分相似。現在國立圖書館、歌劇院及芭蕾舞劇院和國家藝術畫廊都設於地拉那文化宮內。

阿爾巴尼亞的母親

離開斯坎德培廣場後,驅車前往地拉那市南郊的山丘,拜訪「阿爾巴尼亞的母親」(Mother Albania)。我們來到入口處時大門深鎖,司機不得其門而入,當地導遊下車直接把閘門推開,遊覽車就堂而皇之地開進去了,當駐守人員出現時也沒為難我們。這個地方到底有沒有開放參觀我們被搞糊塗了,而如此「擅闖」的參觀方式不禁令我們啞然失笑!

山丘上有一座阿爾巴尼亞國家烈士墓園,長眠著二戰期間為國捐軀的阿爾巴尼亞游擊隊員。前共黨頭子恩沃霍哈也葬於此處,但他的陵墓後來被破壞並遷往一個更不堪的墳墓。

「阿爾巴尼亞的母親」矗立在山丘頂端俯瞰著地拉那,象徵著國家,就像一個母親守護著那些為國犧牲而長眠於此的人們。12公尺高的巨大雕像由混凝土製成,底座上面銘刻著「Lavdi e perjetshme deshmoreve te Atdheut」(永遠榮耀祖國的烈士)。它是雕塑家Kristaq Rama, Muntaz Dhrami 和 Shaban Hadëri完成於1971年的作品。「阿爾巴尼亞的母親」高舉著桂冠和星星,衣袂飄飄地站在3公尺的基座上,在藍天白雲的映照下格外顯得正義凜然!

「阿爾巴尼亞的母親」所在之處是一處極為寬闊的平台,居高臨下的位置正好可以俯瞰達蒂爾山(Dajti Mountain)環抱下的地拉那市,遠山蒼翠、綠樹蔥蘢,地拉那市被襯托得美麗非常!

地拉那是歐洲十大日照最多的城市之一,但我們到訪這天天空卻裹著雲層,天氣晴時多雲偶陣雨。回到市區,城市之中有雄偉的歷史建築,也有五彩繽紛的房舍,但最令我感到賞心悅目的是市民悠閒徜徉的公園綠地,還有在秋陽下閃耀金光的枝頭黃葉。

今天下榻的五星旅館Hotel Rogner,在地拉那算是數一數二,它就座落在國家烈士大道最精華的地段,斜對總統府與國會大廈、與總理辦公室相鄰,從地點上就可看出其身分顯赫。然而,這裡的五星飯店不論在軟硬體設施及服務品質上都與中西歐國家相去甚遠,隔天早餐咖啡機煮出來的竟然是「即溶咖啡」,令人不敢置信!

推開房間窗戶,對面就是國會大廈。

「國際友誼」是個什麼東西啊?

地拉那市中心有一處闢建於1950年的綠地,名為青年公園(Rinia Park)。當地居民晚上或週末帶著孩子在此放鬆身心,是一個悠閒的家庭公園。1991年阿爾巴尼亞共產政權崩解後,公園周圍的非法建築物紛紛湧現,在2000年地拉那市的清理工作中,共拆遷了130多座建築物,公園重新植栽恢復綠意。

位於公園西邊的白色平臺建築群─「Taiwan Complex」,是包含餐廳、咖啡館、賭場、保齡球場等的複合式娛樂中心,是當地受歡迎的聚會場所。關於它的名稱由來有此一說:當這座建築完成時,阿爾巴尼亞與中共的關係已然破裂,而後台灣開始金援東歐新興國家尋求「國際友誼」,灑了大把鈔票、在公園中建了座華麗的噴水池後,阿爾巴尼亞承認台灣的主權,而這座建築物就命名為「Taiwan Complex」了!

1971年,美國總統尼克森宣布即將訪問北京的當天,阿爾巴尼亞、阿爾及利亞等23國向聯合國提出「兩阿提案」,即後來的2758號決議案─「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組織中的合法權利」。此事意味著,阿爾巴尼亞曾在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的歷史上踹了我們一腳。

「國際友誼」,說起來多麼冠冕堂皇,其實任誰都知道那不過是一場利益交換的現實把戲。「花若盛開,蝴蝶自來。」 形勢比人強,怨艾何益!國仇家恨太沉重,豈能背著它去旅行!今晚我們就在Taiwan Complex裡面的餐廳用餐。

晚餐後,踏著夜色、和天上的烏雲比賽速度步行回旅館,就在即將到達旅館之際霏霏雨絲變成傾盆大雨,狼狽中結束地拉那的半日觀光活動。

陌生國度的片面印象

曾是「歐洲最窮國家」的首都,地拉那明顯缺乏作為國家門面該有的氣派光鮮,不過略顯黯淡的市區仍然為阿爾巴尼亞的過往描繪出清楚輪廓。今日的地拉那市區,玻璃帷幕的摩天大樓映照著鄂圖曼時代的清真寺、虛張聲勢的共產主義建築睥睨著市井小民的破落房舍、寬闊筆直的林蔭大道交會著古樸的卵石街道、傳統市場對比著時髦的咖啡座…..。這座城市擺脫共產體制後不斷地在蛻變當中,然而百廢待興的城市建設絕非一蹴可幾,過渡時期的腳步或許有些零亂、有些突兀,人們如果曾經經歷過她的晦暗歲月,就不會把她現在的「亮麗」作「俗艷」觀了!

匆匆走過地拉那這個城市,不禁思忖這半日的浮光掠影就是我對於阿爾巴尼亞這個國家的全部印象嗎?如此未免太膚淺、太薄弱了!因此閱讀一些史料或報導是有必要的,希望從歷史、從現代的多重角度去修正我的固有認知和刻板印象。而這篇遊記,是旅行當下的感知與回國後的閱讀沉澱交相融合的結果,能夠呈現的終究只是個人對於阿爾巴尼亞這個陌生國度的片面印象!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7) :
17樓. 天涯孤鴻 - 十六湖公園
2017/11/17 00:13

脫掉了歐洲的老舊,是一種不同的面貌

在半小時內“觀光”,真是連跑帶跳,呵呵,導遊還得把大家盯緊大笑

~真的是一點都不浪費時間!!

還是注意手臂休息,希望保養得宜,不要再犯

謝謝孤鴻姐姐的關懷!

手腕已經好很多了,現在要設想的是如何在下一趟旅行保護我萬能的雙手!得意

因為轉機的時間過長,才會有匆匆一遊德國小鎮的機緣,"哈瑙半小時遊”,真的是連跑帶跳,不只領隊,連團員都跟著繃緊神經哩!大笑

Bianca2017/11/17 11:54回覆
16樓. 浮生
2017/11/15 23:50

不同於傳統印像中的中西歐
這次妳介紹的四個國家
都是前冷戰時期的共產主義國家
感覺那整體氛圍確實大有不同
我很期待閱讀你後續的文章
想必有另一種景象


這趟巴爾幹之旅可說是開了眼界,見識了錦繡繁華的歐洲也有殘破荒蕪的窮鄉僻壤!

經歷共產主義的國家,那種"冷"的氛圍依然揮之不去!事實上巴爾幹半島的自然景觀和資源也不差,但不同的民族習性卻發展出迥異的格局和命運。

謝謝浮生好友的迴響與期待!得意

Bianca2017/11/17 11:45回覆
15樓. Charles Lin
2017/11/15 16:32

Hello Bianca,妳可能沒看到這則回覆,特別來妳的格子再留一次,回覆沒通知,也是udn的缺點之一。

其實我是到2014年底,才開始在udn寫遊記,那時開始,工作時間比較有彈性,但之前就常到"燕飛處"逛逛,是妳的fan。尤其部落格取名"燕飛處",很有晏幾道"落花人獨立,微雨雙燕飛",或李清照"燕字回時,月滿西樓"的意境。

非常感謝 Charles 大哥的貼心周到,其實您的回覆我都有看到。

很高興您加入udn,您的大作旁徵博引、圖文並茂,不僅是讀者的福氣,也成為我們學習的典範。有您這樣的fan,Bianca 既榮幸又感惶恐呢!

當時部落格取名"雁飛處",是希望能像展翅遨翔的雁兒,而這個格子就是千里遊蹤的記錄。很喜歡"雁字回時,月滿西樓..."的意境!

By the way,我們在格友家的留言,可以在部落格的「管理中心/發言推薦及訂閱管理/我的發言」中得知格主回覆時間。或許您還不習慣操作介面,與您分享~得意

Bianca2017/11/15 22:59回覆
14樓. 曉澄
2017/11/13 06:34
..

Bianca style 只有"妳"做的"絕好", 無人能及!

打起精神, 好友們疏於發文, 我可是精神不濟, 還好妳的強心針來了!害羞

唉, 超會掰的!誰理你得意不愧是當過老師的大笑!

曉澄老師請受 Bianca 一拜!崇拜

輸給您了~超會掰的!誰理你大笑

Bianca2017/11/13 22:40回覆
13樓. 曉澄
2017/11/12 09:11

啊!

忘了加調皮臉s了!

我來幫您加:

崇拜  得意  懷疑  守口如瓶   誰理你  大笑.....

笑

Bianca2017/11/13 00:03回覆
12樓. 曉澄
2017/11/12 09:09

首先:我若用 iPad 看妳新版的文章,最右邊的螢幕,有一個字會被擋住,其他的工具都沒有這問題,給妳參考,相信問電小二,能很快得到協助。

調皮的:新的大頭照,色彩鮮豔,眼睛一亮,人形削瘦,保持身材有術,然截圖技巧不對,只顯現朦朧朧而非真實的美!

正經的:

下一次,要領隊偷偷來要我的電話,萬一在香港要延五個多小時,打電話給我,四小時 VIP 路線,包兩餐。

有一年我去土耳其玩,坐了十趟的土耳其航空,覺得品質也還算不錯。

呵呵,相信若是行程最後發生,大部分人應該不會去遊哈瑙小鎮吧。不過,清晨時分,悠閒散散市集,也算怡人。再加上德國麵包,滿足了!

阿爾巴尼亞,乍看,腦中竟然出現退出聯合國那陣子,叔叔伯伯阿姨在家中打麻將,大夥一起駡,阿爾巴尼亞真不是東西,還有更辛辣的字眼,不想弄髒了這回應區。這種印象,我想我自己是不會主動安排阿爾巴尼亞之行的!

不論 A 計劃或 B 計劃,總覺得妳有一種值得學習的旅遊心態和精神:去看不一樣怎麽都新奇的地方。深入內陸一探豐富人文的純樸地域。安排旅遊,群就和妳很像,我總問:值得嗎?她總回:沒看過啊!所以我的遊歷豐富,一半也是妳們這種女英雌的功勞!

想要從最貧窮的國家蛻變出來絕非易事,再加上不堪的內亂貪腐,國家文化氛圍要匡正,相信才能吸引更多外國的遊人探訪,而且絕非短期內能成就的事。

那雙頭雄鷹和金字塔雖有其歷史淵源,但卻很刺眼。城市內添加的色彩和新的建設,也需不短的緩衝期才能均勻融入。

這”勉強算是一趟映象之旅”,在妳的筆下,已然顯現新奇事物,我仍在消化剛剛讀過的阿爾巴尼亞行旅,確實半天一天看到零星點滴,難窺全貌。也或許阿爾巴尼亞應逆向操作,乾脆就打造個未來城市。領導者的智慧在接受考驗。

相信接下來的行旅,會有比歷史書都來得詳盡有趣的分享呢!Bianca style,打起精神準備和妳神遊了!

嘿~您不是要我別寫太多嗎?可您這麼洋洋灑灑,教我如何是好呢?誰理你

觀於 iPad 的閱讀問題,已提交電小二,希望如您所說,能很快得到協助。

大頭照~人形削瘦,跟您打包票,那絕對是您的錯覺(障眼法成功...嘻嘻...)!您不用激將,沒用的!得意

哈~曉澄想得週到,我們這一團除了我等四人之外,其它團員和領隊是從高雄出發,一大早就抵達香港,他們還真的辦港簽來個香港半日遊耶!我等是台北出發,到香港機場與領隊會合的,如若不然,怎會把包餐的超級嚮導晾在一邊呢?大笑

以前搭過土耳其航空班機,品質確實還不錯。其實這趟行程最理想的航班是土航,可以節省許多飛行和轉機的時間。但就因南部的多數團員希望從高雄飛香港轉機,我們只得鴨子過江從大流了!哈瑙小插曲也是因此而來,在無法改變的情況下,入境德國還是感覺很開心(感覺才是真正的歐洲)!

如果不是航點考量,我想旅行社和我都不會選擇阿爾巴尼亞。「兩阿提案」,如今的我倒是不會特別義憤填膺,因為我相信阿爾巴尼亞不帶頭提案也會有其他國家做這件事,美國是風向球,這聯合提案的23國不過是牆頭草,如同文中所說「國際友誼是個什麼東西啊?」唉.....您我心知肚明!無奈

雖說在旅遊心態上樂於去看看不一樣的地方,但其實還是脫離不了一定的範圍,至少我還鼓不起勇氣去非洲、印度.....。沒去過的國家是新鮮,但同是歐洲的人文自然還是有一定的脈絡可循。

不過這次走訪的國家真的讓我懷疑是在歐洲,好些破敗髒亂的畫面我舉起相機又頹然放下,心想既不是記者要採訪報導,何苦留住那些不美好的記憶,沒辦法~這就是我的信仰哲學!阿爾巴尼亞,走過、看過、不會再來了!

走過幾個掙脫社會主義的國家,覺得他們進步的腳步都較緩慢,吃大鍋飯的習性尚未徹底拋卻,不過至少看得出他們的腳步是向前邁進的。

Bianca style,我不知該高興還是要檢討,因為曉澄得"打起精神"準備和我神遊,我好於心不忍啊!大笑

Bianca2017/11/12 23:58回覆
11樓. 花鼠妹
2017/11/11 14:40

看到妳的介紹不禁勾起2013年在阿爾巴尼亞旅遊的回憶.

阿爾巴尼亞雖然不富裕,但人情味卻非常的濃郁.

旅行期間曾數次受到當地人的幫助.

感謝精彩分享

祝周休愉快

從花鼠妹一長串的歐洲遊記中,感覺到我們應該同是"歐盟"一族!得意

不過妳的行腳深入精彩得多,應該是自主遊吧?正津津有味拜讀妳的德荷比盧春日行.....

阿爾巴尼亞算是歐洲的化外之地,但風土人情相對純樸,當地人的幫助,想必也讓妳留下深刻而美好的印象!

謝謝花鼠妹的迴響!

Bianca2017/11/12 22:45回覆
10樓. 神仙
2017/11/08 23:46

Bianca晚安:

預期早該回國,但一直盼不到您的文章,除了手的疼痛,我看完了

整篇大作,Bianca對該地區的地理瞭若指掌,對歷史的淵源盤根

錯節剖析格外分明,除了Bianca對文史地理的專精,該也花不少時間

查資料和整理?手的疼痛好些了嗎? 多保重了。

大約二十幾年前的晚上,我去維也納的途中,機上螢幕顯示飛機正飛過

巴爾幹半島的上空,我從飛機的窗戶看機下一遍漆黑的大地稀疏的閃

爍的燈光,那時正好是波希米亞內戰,我也剛看完一篇有關波希米亞內

戰的戰地小說,腦海裡不時的浮現戰爭悲慘的陰影,更加深了我對巴爾

幹半島"火藥庫"的歷史印象。

曾經有一位商業周刊的主筆,她到多瑙河的上游旅遊,二年之後她想完

成多瑙河上下游的心願,於是又計劃了一趟行程,回來在她的文章裡就

很感慨的說,同是多瑙河,上游的富庶繁榮並没有隨著流水分享到下游

的土地。不過旅遊是用"心",瞭解當地人文地理之後又是另一番的收獲

和享受,我很期待。

神仙晚安:

讓您掛心了,真是不好意思!目前手傷已復原得差不多了,所以開始恢復UDN的寫作。

這次旅遊的四個國家全然陌生,出國前後閱讀相關資料絕對是必須的,行萬里路,加上讀個幾卷書,總算把「歐洲的火藥庫」之中那些錯綜複雜的歷史地理和盤根錯節的關係稍稍釐清了。(但恐怕很快又會攪在一起)

這次走過的許多地方,貧窮落後的程度真的超乎我的想像(因為是在錦繡繁華的歐洲 ),有些地方讓我想起幾十年前台灣的鄉下。現在尚且如此,時間往回推20幾年、又是在波希米亞內戰之時,難怪神仙從飛機上俯瞰的是一遍漆黑的大地和稀疏的燈光!

戰爭的殘酷悲慘,我們從文學、戲劇...中就可以充分感受。但這世界總是因為窮兵黷武的顢頇政客、因為少數人的邪惡意志而造成生靈塗炭,人類幾千年來不斷重演著相同的歷史,我們如何期待從現在開始就會長智慧而世界大同?除非人類的基因突變!(啊....我怎麼悲觀起來了)

「同是多瑙河,上游的富庶繁榮並没有隨著流水分享到下游的土地。」──這也是我在這趟旅行中的感慨。同樣孕育大地的河流,人們卻可以賦予它完全不同的面貌。事實上巴爾幹半島的自然景觀和資源也不差,但卻因不同的民族習性而發展出迥異的人文風貌和命運。後續慢慢與您分享.....

謝謝神仙的關懷和鼓舞!足感心耶

Bianca2017/11/09 23:49回覆
9樓. 重陽
2017/11/08 23:20

終於又能欣賞Bianca第一手的旅遊心得分享!

這趟Bianca旅遊的四個國家, 對我而言都是很陌生的國家, 只有著"巴爾幹半島是歐洲的火藥庫"的負面印象.

讀著Bianca深入淺出的撰文介紹, 也能有些瞭解, 固然與歐洲國家等觀光勝地有很大的差異, 不過旅遊即是為增長見聞, 也應有著開闊的心胸, 看看不一樣的人文風土, 特別要謝謝Bianca圖文並茂的分享!  

很高興Bianca手腕受傷已復原, 以後還是要多保重!  

我這兩年來視力退化很多, 這對愛拍照、愛逛部落格的我, 在心情上影響很大, 不知還能寫多久?  只有再看看了!

謝謝您精彩的分享~  

謝謝重陽的關懷,讓大家掛心了,真是不好意思!尷尬

這次旅遊的四個國家全然陌生,出國前後閱讀相關資料是必須的,行萬里路,加上讀個幾卷書,總算把「歐洲的火藥庫」之中那些錯綜複雜的歷史地理和盤根錯節的關係稍稍釐清了(但是很快又會攪在一起~大笑),這也是旅行的收獲之一。

這幾個國家都屬於歐洲較貧窮落後的地方,賞心悅目的人文自然確實無法與中西歐國家相抗衡,這趟旅行增長見聞的成分居多,見識了錦繡繁華的歐洲也有殘破荒蕪的窮鄉僻壤,也看到不同的民族習性所發展出的迥異命運!

三C產品帶來許多便利,卻也讓我們付出一些代價,最直接的就是視力的損耗。您的情況我能理解,也日漸感受到相同威脅,在有一天不得不放棄所愛之前,您我都儘量保重吧!感謝、祝福重陽~

Bianca2017/11/09 22:56回覆
8樓. Charles Lin
2017/11/08 17:57

Hello Bianca, Welcome back, we are missing you. 我去年左手腕也有同樣狀況,祝手腕早日完全痊癒,期待妳每一篇遊記。

Lufthansa香港飛法蘭克福那班我曾搭過,似乎通常是A380執飛。

謝謝Charles大哥的關心與祝福!

您的期待也是我的惶恐,在您面前寫巴爾幹,總感覺如同在班門弄斧,心虛得很呢,還望您多多提點指教喔!

您篇篇精彩深入的亞德里亞海遊記,請容Bianca慢慢拜讀...趕上進度!

Lufthansa由香港飛法蘭克福那班飛機是A380,硬體及服務都不錯,可惜這趟轉機時間銜接得不理想!

Bianca2017/11/09 22:3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