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 日內瓦湖的水上城堡 西庸城堡 Château de Chillon
2017/07/25 00:00
瀏覽2,896
迴響18
推薦122
引用0

19 / Jun / 2016

離開法國的阿爾卑斯度假小鎮霞慕尼(Chamonix-Mont-Blanc),今天又將回到瑞士國境。再度搭乘「白朗峰列車」(Mont Blanc Express)循著來時路回到瑞士的馬蒂尼(Martigny),再轉乘瑞士國鐵來到蒙特勒(Montreux)。一路的輾轉車程,也是悠閒享受窗外美景的怡人時光。

鑼鼓喧天管號齊鳴的  蒙特勒  Montreux

洋溢著地中海浪漫情調的蒙特勒(Montreux)依傍在煙波浩淼的日內瓦湖(Lake Geneva)畔,週圍都是葡萄園,而背後則是白雪皚皚的阿爾卑斯山雪峰。環境優美、氣候宜人,松樹、柏樹和棕櫚等地中海植物茂盛蔥鬱,長長的湖畔大道繁花似錦,美麗怡人的風景聲名遠播。而我們來此的目的,則是為了那座彷彿漂浮在水上的「西庸城堡」(Château de Chillon)

洋溢地中海情調的  蒙特勒(Montreux)

在火車上所見的日內瓦湖與「西庸城堡」(Château de Chillon)

11點半鐘,當我們步出蒙特勒火車站時,耳邊立刻傳來軍樂演奏的熱鬧聲音,一股濃厚的節慶氣息在空氣中瀰漫著。本來一出火車站就可以搭乘公車前往西庸城堡,但此時得知道路封閉公車改道,領隊於是帶著我們步下階梯,往下城道路去尋找公車。

來到下城後的情況更加不妙,只見整條馬路淨空,兩邊圍滿了觀望的人群,歡樂和期待寫在每個人的臉上,我們也立刻受到這股騷動氣氛感染,決定加入現場的人群。

不知是何節慶的遊行開始了!一隊又一隊陣容壯盛的軍樂隊陸續登場,穿著傳統服飾的領隊少女為絕對陽剛的場面挹注些許溫柔,細看樂隊成員多屬大叔級,但鈸鼓喧天、管號齊鳴,浩浩蕩蕩的遊行隊伍依然顯得威風凜凜,精神抖擻的樂聲讓圍觀的人們跟著意氣昂揚,而蒙特勒美麗的市容也因為鼓號響亮的隊伍而益發朝氣蓬勃。

旅途中難得遇見如此場面,領隊不忍掃我們的興,讓我們四散追逐遊行隊伍,大家看得興味盎然,當然也拍照拍得開心不已,顧不得是什麼節慶,就當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吧!

在此同時領隊也忙著打聽如何到達西庸城堡。經過一陣熱鬧喧騰後趕緊收隊,一行又回到上城。美麗典雅的建築、寧靜寬闊的街道、賞心悅目的路樹花草、悠閒浪漫的情調,在在讓人感受到蒙特勒是一個美麗而優雅的城市。

公車站對面不知名的教堂

步行到距離火車站一站之遙的公車站,我們終於搭上前往西庸城堡的公車。


日內瓦湖的水上城堡  西庸城堡  Château de Chillon

歷史悠久的西庸城堡,矗立在日內瓦湖東畔一塊巨大的岩石島上,數百年來,日內瓦湖的船隻航道、以及前往聖伯納山隘(St. Bernhard Pass)的主要陸路通道,都由這座小島所控制。走過無數個世紀的悠悠歲月,堆疊了、也斑駁了目前所見的城堡。每年有超過300萬人次的遊客到訪,西庸城堡是瑞士最受遊人歡迎的歷史建築之一。

西庸城堡的歷史發展有三個主要階段:

第一階段為12世紀至1536年的薩瓦時期(Savoy Period)。西庸城堡最早見諸歷史記載是在1150年,當時是薩瓦伯爵(the Counts of Savoy)所掌控的堡壘要塞,形同湖泊與山脈之間的通衢,在南向路徑上具有重要的戰略位置。從13世紀開始,薩瓦伯爵進一步擴張勢力範圍,領土涵蓋三分之二的瑞士法語區,彼得二世(Pierre II)也在此時期擴建城堡作為夏宮。但隨著薩瓦伯爵青睞其他的城堡,西庸城堡漸漸地被忽視而光芒不再。

第二階段為為1536至1798年的伯恩人時期(Bernese Period)。伯恩人(Bernese,亦即瑞士人)於1536年佔領了沃州(Vaud),並接收了西庸城堡, 260多年間,城堡作為防禦堡壘、軍械庫和監獄之用。

第三階段是1798年直到目前的沃州時期(Vaudois Period)。1798年在沃州革命(Vaudois Revolution)時期,伯恩人離開城堡。1803年,西庸城堡成為沃州(Vaud)政府的公有財產。

西庸城堡自19世紀末展開重要的修復工程,至今仍持續中。城堡目前作為博物館,除了永久性的展覽,另有當地歷史與城堡及其周邊風景連接的當代藝術等臨時性主題展覽。

來到西庸城堡時,領隊宣布我們只有40分鐘的參觀時間,大家面面相覷一臉不可置信!只因為剛剛在蒙特勒找公車、湊熱鬧看遊行已經花去了一個鐘頭,而下午已預訂了一天只有一班的黃金列車(Golden Pass),情況看起來毫無轉圜餘地。旅途中難免遇到不可預期的突發狀況,蒙特勒的樂隊遊行是意外的驚喜,代價是西庸城堡必須匆匆走過。也罷,第二次來到西庸城堡,能夠回味多少是多少了!

西庸城堡的地基位於300公尺深的日內瓦湖底,城堡底部依山勢修建,處於日內瓦湖與陡峭山麓之間,由一座廊橋與岸邊相連,遠遠觀之彷彿是飄浮在水上的城堡。這樣的印象在我初訪西庸城堡時尤為深刻,實在無法不去回想那閃耀著彩色泡泡的美麗回憶…..

那一年,由日內瓦湖畔的奧林匹克之都─洛桑(Lausanne)搭乘遊船前往蒙特勒,日內瓦湖蕩漾的清澈碧波、沿岸的美麗城鎮、翠綠的葡萄園、湖上清風頭上麗日…..使我初遇瑞士湖光山色的雀躍心情膨脹得幾乎可以飛翔!當遊船悠遊航行來到蒙特勒,看見飄浮在水上的西庸城堡,更激起另一波無法克制的驚艷情緒.....

1996年  初遇瑞士日內瓦湖醉人的湖光山色

1996年,乘船踏浪而來,西庸城堡猶如飄浮在水上的海市蜃樓。

這次搭乘火車前來,由聯接岩石小島與陸地的廊橋進入西庸城堡,阿爾卑斯群山是磅礡的背景,尖塔錯落的城堡矗立湖畔,掩映在蔥鬱的林木之中,與昔日踏水而來的印象截然不同。

聯接西庸城堡與陸地的廊橋

中世紀時,西庸城堡作為對過往商隊徵收賦稅的要塞,整座城堡包括防禦塔樓、軍械庫、伯爵居所、禮拜堂和監獄等,共有2座建築、3個庭園,以及兩道具保衛作用的環形城牆。

從入口低處熱鬧的第一庭院,往上到城主伯爵的庭院,西庸城堡共有大小4個庭院。第一庭院圍繞著城堡的公共設施,原來的庭院並不大,1584年的地震之後重新規劃成現今樣貌,城牆、門楣等細部看得出不同時期整修的新舊痕跡。牆垣迴廊上妝點著色彩繽紛的花草,彷彿為古老厚重的城堡注入輕快活潑的音符。

通往第二庭院的門口立著英國詩人拜倫(Lord Byron)的畫像,揭示他與西庸城堡的重要關係。

狹窄的通道連接第一和第二庭院,1836年拓寬,使當時的大砲得以通過。

幽靜的第二庭院,城樓高塔環伺,屋簷迴廊層疊。庭院深深深幾許…樓高不見章臺路!

高聳的塔樓是城堡視野最好的地方,可以眺望日內瓦湖及阿爾卑斯山的美麗景色,只可惜無暇上去了!

中世紀的城堡主人居住在庭院圍繞的建築中,11世紀保留下來的要塞中心建物,是城堡建築最古老的部分。依序參觀城堡主樓的各個廳堂,這裡的許多房間都復原成伯恩人統治時期的樣貌,包括大廳、主餐廳、臥室、小客廳、小教堂、文書院、軍械室、審問室、茅廁等,完整呈現從前人們在古堡內的生活點滴。城堡內部有三個正式的大廳,它們是薩瓦家族舉行宴會的地方,透過大型窗戶各自擁有日內瓦湖的壯麗景觀,一樓豪華大廳繪有中古世紀壁畫,現場展示中古世紀的用品。

城堡的豪華大廳

城堡大廳擁有日內瓦湖的壯麗景觀

城堡主人沐浴的房間

出口直通日內瓦湖的廁所

悠悠矗立在日內瓦湖畔的西庸城堡,往往給人一種浪漫的氣息。然而,城堡最著名的地方卻是在臨湖一側的陰暗地窖中。昔日這裡是囚禁犯人的監獄,在不見天日的石造地牢裡,共有200多名囚犯曾在此度過餘生。其中最有名的囚犯,是16世紀的日內瓦獨立主義者弗朗索瓦•博尼瓦(François Bonivard)神父,他因為支持沃州從薩瓦人統治下獨立,而於1532年被囚禁此間,遭鐵鏈鎖在石柱上長達4年之久,直到1536年3月29日瑞士人攻佔古堡後才獲得釋放。1816年,英國詩人拜倫(Lord Byron)來到西庸城堡參觀,有感於這段歷史,因而創作出《西庸的囚徒》(the Prisoner of Chillon)這首詩篇,而西庸城堡也因為這首詩的流傳而聲名遠播。如今在地牢的柱子上,還可清楚看到他當年到此一遊的親筆簽名,成為城堡中最多遊客圍觀的部分。

城堡花園與日內瓦湖

短短40分鐘,匆匆穿梭於城堡內外,顧此失彼可想而知。走過歐洲許多中世紀城堡,相形之下西庸城堡的內在可謂樸實無華。然而,尖塔錯落、城牆高聳的城堡,矗立在風光明媚的日內瓦湖畔,任憑悠悠歲月淘洗,走過繁華與滄桑,斑駁厚實的形貌益發顯露古樸光芒,人文與自然交織的美麗景觀與浪漫氛圍,或許才是西庸城堡最令人神往之處!

感謝~~~

電小二

2017/08/04 09:30
Dear Bianca
特前來恭喜您所發表「日內瓦湖的水上城堡 西庸城堡 Château de Chillon」一文,已經登上
聯合新聞網首頁下拉選單,旅遊|精選推薦,歡迎有空前往觀看。^_^

非常謝謝您的好文分享,此推薦是利用轉址的方式連結到您的文章。如此文有原因不希望被推薦,請到電小二訪客簿留言,會盡快協助取下。
電小二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8) :
18樓. 一畝桑田
2017/08/19 15:30
難得遇見

旅行中的難得遇見最珍貴,

歷史人文風土各地差異太大,

旅人常視遠方為樂土浪漫有加,

就如西庸城堡,

數年前參觀時,

拜倫那西庸的囚徒最震撼我心。


在國外旅行,巧遇具有當地傳統民俗色彩的節慶活動,總是讓人血脈賁張而感彌足珍貴!

歐洲的許多古堡,因為美麗的外觀往往賦予我們過度的浪漫聯想,殊不知,它們其實也曾經歷過我們無法想像的黯黑歲月,所以會有拜倫的《西庸的囚徒》震懾後世的人們!

謝謝桑田大哥的迴響!

Bianca2017/08/24 14:15回覆
17樓. 天涯孤鴻 - 夜雨聲
2017/08/04 23:52

不一樣的民俗風情遊行,那麼有趣

古老教堂的一磚一牆,令人悠然神往

湖水千古不變,城堡屹立悠悠歲月,帶著永恆的美麗

在國外旅行,巧遇具有當地傳統民俗色彩的節慶活動,總是讓人血脈賁張!得意

歲月的淘洗,就如潮起潮落的湖水,一波波拍打著斑駁的城牆,

美麗的城堡依然屹立在歷史的長河之中,煥發著走過歲月的古樸光輝!

Bianca2017/08/05 22:47回覆
16樓. 浮生
2017/08/03 21:44
我很喜歡來妳的格子
除了山水風光之外
最珍貴的就是妳的所見所聞
udn格友寫旅遊見聞的不少
相同國家與景點在不同旅人的心思下
都有著自己的觀察與感想
我常覺得這是最吸引我的部分

不同的人旅遊相同的景點,會有不同的見聞和觀感,經過各自的主觀表述後,原來的風景似乎又多出另一番風貌來了!

謝謝浮生好友不棄,總是給我肯定和鼓勵!能夠與好友分享的旅程,更感到餘韻無窮了!得意

Bianca2017/08/04 17:02回覆
15樓. 柔怡
2017/08/03 07:16

昨晚做飯時聽台北愛樂電台,訪問國內一位年輕指揮家,提到國內的指揮,通常沒將管樂和弦樂分開,也就是說,國外比較有分管樂指揮和弦樂指揮,想來也是,國外人才濟濟,也是西方樂器發源地,相較有發展空間。小兒子以前在弦樂團拉小提琴,指揮老師同時也可指導管樂,甚至一個管弦樂團。而廣播中提到,全世界各國,通常較看重弦樂,有些國外名家甚至有點瞧不起管樂,我想這是有歷史淵源的。

不論如何,管樂的樂器聲音強而有力,您聽那喇叭和那鼓聲,多振奮人心啊!何況自古還有擊鼓鳴冤與戰鼓頻催之句,軍營還吹小號呢!管樂曲風多用於節慶,或......喪禮(台灣的西嗦咪),但其實台灣有些學校的管樂程度很好呢,例如建中樂旗隊,每每為國爭光。 

西庸城堡矗立於臨湖的島上,我常訝異一些泡在水中或巍峨高山上的石材建築,當初的基地乃至於整棟建物是如何完工的?是如何想到那麼完善的工法,讓建物百年不朽?

二十年前四位佳人風華正茂留下倩影,二十年後雖在身分證上添加歲數,但我相信外貌形韻可能更優喔!這裡指的不是靠醫美微調,而是柔怡堅信,歲月和歷練會幫進取的我們帶來更具知性美的風韻喔!

啊~或許二十年後,我們和曉澄大哥夫妻,相約大廳話當年~笑

第一次發現「原來管樂也可以這麼好聽」,是高中時某一年在體育場舉行的???慶祝大會,當時台中一中的樂隊演奏了《詩人與農夫》,氣勢磅礡的管樂竟然帶著動人詩意,一時讓我"驚為天團"!所以妳說「台灣有些學校的管樂程度很好」,我完全同意,只可惜沒有機會欣賞建中樂旗隊的精彩演出!

鼓號齊鳴的管樂隊,鏗鏘有力聲勢奪人,最常見於需要激勵士氣、鼓舞人心的軍隊或學校樂隊。而用以演奏古典或現代西方音樂的幾乎都是管弦合奏的樂團,但編制上仍偏重在弦樂器。只要聽過管弦(交響)樂團弦樂齊奏時那種彷彿來自天堂的樂音,就不難理解何以弦樂較受到大家的青睞了。現在的管弦樂團,大部分已把管樂器排在樂團後面兩三排;早期是弦樂器在左、管樂器在右,那時候我都盡量買左側的座位,就怕太賣力演出的管樂喧賓奪主!

生活中有音樂是美好的,音樂相伴作出來的飯菜想必更加美味可口,而因為音樂的薰陶,也使妳那可愛的兒子成為優質男孩!

喜歡但不太懂音樂,聊起來就欲罷不能,西庸城堡姑且就讓它先在一邊涼快了!得意

20年前,在芳華正茂的時候與瑞士美麗的湖光山色初相遇,真是相看兩不厭啊!那一趟旅行,是人生最美麗的回憶之一。20年後(不若柔怡美貌不衰、氣質與日俱增),身形不可抗"力"地已經移位,但自認走過歲月的怡然氣韻更勝從前了(自我感覺好得無可救藥)!誰理你

再過20年,如果我們有幸和曉澄伉儷相約大廳話當年.....腦海裡突然閃過一個爆笑畫面──幾個已經有點糊塗的老人搶著話各自的當年,毫無交集.....!誰理你大笑

Bianca2017/08/04 16:50回覆
14樓. 雲大少爺
2017/07/30 18:25

真棒

剛好遇上歡樂的遊行

不期而遇鑼鼓喧天、管號齊鳴的軍樂隊遊行,熱鬧歡樂的場面的確是旅途中的意外驚喜!得意

謝謝雲大少爺的迴響!

Bianca2017/07/31 23:41回覆
13樓. 曉澄
2017/07/29 16:53

元氣恢復中, 先挑簡單的四十分鐘和妳逛誰理你

瑞士法國兩邊跑,好不愜意

純樸的歐美小鎮,一年總有一兩次會舉辦慶祝活動,為平靜的生活增添幾分喜氣,而且都是業餘排練幾次,就上場的。看著一系列熟悉的場景,回憶不由得回到了美國愛美詩小鎮,那麼容易的滿足,那麼簡單的優雅,連不知名的教堂都能融入情思。再看看身處的香港,卻有極高的標準,想要滿足,並非易事。不同社會不同文化,自己像似失了童稚之心。簡單的感動,卻成奢華!

湖畔西庸城堡,走過歷史,由要隘成為懷舊之地,讓人不禁興起人事更迭情境改變之嘆。反倒是後人珍惜古蹟,賜與她幾分精神的價值,仍能令人驚艷!

二十年前的四大金釵,毫不低調的色彩穿搭,直逼湖光山色,倒像鎮堡英雌。Bianca 又少了一張對照組,二十年後的風韻,應能使背景失色!大笑

一顆善感的心,四十分鐘足矣!山路水路在二十年後圓滿了,連我這賞文的人,都起了鷄皮疙瘩!

古色古香的城堡廳堂與其間的巷弄,令人遐思,依山傍水,賞景賞人,燭光晚餐,大廳中的圓舞曲宴會,英雄美人的愛情故事,浪漫迷人!

常想好朋友如妳我和柔怡若逛同一個地方,必有談不完的感性八卦!

曉澄晚安:

阿爾卑斯山分布在好幾個國家,遊走阿爾卑斯山,就需要來個無國界旅行。得意

越是純樸寧靜的歐美小鎮,辦起節慶活動來就越是吸引人,或許是歡樂熱鬧的節慶氣氛與原來樸實恬淡的生活有著懸殊對比吧?偶然的喧鬧,如同投入湖心的石子激起的漣漪,美麗而令人期待!

可以想像您的愛美詩小鎮、還有那帶著詩意的生活,相信那是您生命中的吉光片羽。而香港,本來就是個萬丈紅塵,人們的心靈已被五光十色的生活填得滿滿的,因此很難騰出空間去體會簡單的感動?(純屬想像臆測)懷疑

歐洲的中世紀城堡,除了童話般的外觀,最為人津津樂道的總是那些流傳千古的傳說和故事,桃色的、黑色的...,引人遐思、令人喂嘆。黑色的故事太沉重,鴕鳥主義的我寧願帶著雲淡風輕的心情,以單純的心思去體會西庸城堡與湖光山色相映的美麗風華。雖然行色匆匆,但感恩再次相逢的情緣!

多年來的旅行足跡,有些恰似飛鴻踏雪泥,但有些卻是留下深深的刻痕,成為一輩子的鮮明記憶,為此不惜翻出20年前的照片拋頭露面。至於20年後的對照組,不僅能使背景失色,恐怕還會讓看官"大驚失色",善良的Bianca豈願如此嚇人咧?誰理你

自從患了偶而會伺機發作的眩暈症,旋轉兩圈就失去平衡甚至想吐,就再也不敢妄想裙擺搖曳的宮廷華爾茲了,所以只好在燭光輝煌的大廳來場感性八卦了!大笑

Bianca2017/07/31 23:37回覆
12樓. 東村James
2017/07/28 08:55
遊行
對我來說﹐看遊行比看景點更吸引我

呵呵...James童心未泯哪!

不期而遇的軍樂遊行,確是旅途中的意外驚喜,熱鬧歡樂的氣氛真讓人雀躍不已!得意

Bianca2017/07/28 22:33回覆
11樓. 神仙
2017/07/28 00:11

Bianca晚安:

很抱歉,中午因有事外出寫到一半,另一個原因是最近電腦有點問題,

常常無預警的斷電,我怕打了一半的資料就此遺失,所以就先行送出。

提到有名的城堡似乎都和政治或宗教脫不了關係,也因此才有宏偉的建

築,遺世獨立的幽靜美景留傳下來。西庸城堡依偎在山腳下凸出在湖的

一方,山光水色,不管從那個角度看都驚艶無比。但Bianca提到城堡最

有名的地方是臨湖一側的陰暗地窖,是囚禁犯人的監獄,這讓我想到英國

的倫敦塔有一條護城河,早期也曾作為關犯人的監獄,二則都有水可防止

脫逃,都關名人,也因此聲名大噪。但城堡其實都有它的美有它吸引人的

地方。

神仙說抱歉讓我深感過意不去,勞您費時費心來回應,我感激都來不及呢!足感心耶

歐洲的中世紀城堡,或精緻華麗、或雄偉壯觀,雄踞山頭者通常氣勢不凡,而佇立水湄者必添靈秀之氣。西庸城堡依山傍水,旖旎的湖光山色襯托,不同角度各擁風情,加上歷史故事與文人墨客的加持,可說是兼具美麗外觀與豐富內涵。然而,伴隨中世紀城堡流傳的故事,通常沉重多過美麗,諸如倫敦塔、西庸城堡...。向來鴕鳥主義的Bianca,寧願帶著雲淡風輕的心情,以單純的心思去體會城堡的美麗風華!

謝謝神仙二度來訪!尼莎颱風的風雨逐漸逼近,願您闔府、願大家都平安!

Bianca2017/07/28 22:31回覆
10樓. 夏爾克
2017/07/27 11:49
不知道幾百年前的人,會覺得這城堡是一個美麗的地方,或只是一個軍事用途&關犯人的地方?

夏爾克這個問題問得很有意思,我也超想知道呢!懷疑

試著去揣摩...,城堡的硬體不論多麼雄偉壯麗,在封建時代總是難脫威權象徵,當代的人們不管是順民或反民,應不若後世的我們──能以雲淡風輕的單純心情去欣賞一座城堡吧?!得意

Bianca2017/07/28 22:23回覆
9樓. 神仙
2017/07/27 11:47

這一趟該是比較悠閒的鄉間之旅,瑞士的山坡草原還有點綴的家屋

、牛羊都是初訪時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後來到德國境內的萊茵河看

到兩岸的葡萄園又是另一波的驚艶,從此歐洲的美麗深植我心。

可惜兩次造訪日內瓦湖都錯過遊湖的機會,西庸城堡的美麗只能在

格文照片中神遊。羡慕您又是踏浪又是廊道如此遠觀近訪的心靈盛

宴。

蒙特勒的偶遇遊行,是意外的驚喜,如果我没有記錯,該是蒙特勒

每年7月的爵士音樂節。(時間關係暫時到此 )

神仙晚安:

這趟瑞士旅行,由於全程主要交通工具是火車,因而得以悠閒穿梭在鄉間,徜徉在阿爾卑斯山的草原山村;而葡萄園的景色對我們來說同樣難得見到、同樣珍貴。總之,這些具有歐洲人文內涵的自然美景,最是能打動我們的心弦,也成為您我永遠懸念的美麗記憶!

日內瓦湖連接瑞士與法國,湖畔圍繞著許多知名城鎮,有幸走訪了幾個,唯一一次乘船遊湖的經歷永難忘懷,因為那是瑞士湖光山色之美的初體驗,至今清晰記得當時的悸動與幸福心情。多年後能夠以不同方式再次來到西庸城堡,雖是匆匆走過,依然滿心感恩!

不期而遇的軍樂遊行,確是旅途中的意外驚喜,置身其中也感染了熱鬧歡樂的氣氛。神仙見聞廣博,立刻就想到蒙特勒每年7月的爵士音樂節,真是佩服!不過我們拜訪蒙特勒是在6月中旬,所以應該是其他的慶祝活動。當時忙著拍照、又急匆匆去趕車,竟忘了問一下當地人!尷尬

Bianca2017/07/28 22:2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