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波赫士
2017/03/21 00:25
瀏覽538
迴響1
推薦27
引用0

我承受著宇宙、屈辱、歡樂的全部重負。

我應該為損害我的一切辯解。

我的幸與不幸無關緊要。

我是詩人。

─波赫士〈幫凶〉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貢寮煙雨
2017/06/05 21:27

自由歌聲在默園響起

五月第一個週日下午,在彰化和美鄉下,客家歌手羅思容一邊彈著吉他,一邊以溫柔清亮的嗓音唱著賴和的〈自由花〉:「自由花蕊正萌芽,風要扶持日要遮。好共西方平等樹,放開廿紀大光華。」她的背後是一棟將近九十年歷史的典雅洋樓,羅思容穿著花色長裙,坐在椅子上自彈自唱,赤腳踏地,神情自在而幽雅,在場聽眾聽得如癡如醉。此時,附近庄頭的廟會隊伍恰好繞行路過,耳畔傳來鐃鈸敲擊及嗩吶尖銳的高音,這是道地的台灣民俗音樂,恰好與羅思容唱的賴和〈自由花〉巧妙融合,聽來並無吵雜錯亂的違和感,為這場從「在地關懷」出發的活動下了貼切的註腳。

這是「2017賴和音樂節」開幕式活動,參加者有教授、作家、歌手、學生、文史工作者,還有不少社區民眾,人人臉上都綻放著歡喜的笑容。活動地點是賴和好友陳虛谷家族的「默園」,這棟座落於和美塗厝鄉間、佔地寬廣的豪宅,由陳虛谷的父親陳錫奎在1929年所建,即使外觀充滿歲月的痕跡,依舊不減昔日風華。陳虛谷與賴和,既是政治運動陣營的同志,也是在文學領域共同砥礪切磋的好友,今年賴和音樂節選定在「默園」開場,特別具有象徵意義。 貢寮煙雨2017/06/05 21:30回覆

賴和的自由追尋之路

〈自由花〉寫於1919年秋天,賴和將「自由」比喻為美麗的花朵,希望能在20世紀綻放璀璨的光華,寄託其對台灣美好未來的無限期待。

貢寮煙雨2017/06/05 21:31回覆
這時的他是廿六歲的年輕醫生,從台北醫學校畢業五年。這年七月,剛結束在廈門鼓浪嶼博愛醫院一年多的工作,重新回到故鄉彰化行醫。此時台灣已被日本統治近二十五年,雖然兩年後台灣文化協會才成立,但他先前受到世界民族自決思潮的洗禮,追尋自由平等的思想早已在內心播種萌芽。1921年台灣文化協會成立,他隨即加入並擔任理事,矢志追求台灣人自由的理念越加堅定,從此成為反殖民陣營的健將。

在這樣的目標下,追求自由平等的理想一再出現在他的筆端。1913年二十歲那年,他便寫下:「是是非非見本真,無非無是自由身」,1915年則假借女性口吻說:「儂自多情郎薄倖,自由魂共夜潮寒」,哀嘆女性無法掌握自我命運,自由終不可得,這年新年的〈乙卯元旦抒懷〉,開頭便是:「自自由由幸福身,歡歡喜喜過新春」,可見賴和對台灣人自由的追尋,堪稱念茲在茲。不論是1918年的「等待自由還復日,白頭猶或見青天」,1919年的「同嘆生來不自由,孤辰照命最堪憂」,乃至1920年的「苦緒幽情無處訴,可憐不是自由身」,都同樣是感慨台灣人在日本統治下倍受壓迫的無奈。

1921年台灣文化協會成立,他的思想轉而積極進取,體認到唯有團結台灣人的力量共同奮鬥,才有機會實現夢想。文化協會總理林獻堂代表各界到東京請願時,他寫送行詩提及:「破除階級思平等,掙脫強權始自由」,直言台灣社會充斥著階級不平等,指責日本政府對台灣人的壓迫,語氣堅定且鏗鏘有力。

貢寮煙雨2017/06/05 21:33回覆
1923年12月16日,台灣史上著名的「治警事件」爆發,文化協會成員一一被捕,賴和先是被羈押在台中後火車站附近日本人經營的酒樓「銀水殿」,當時所寫的詩〈囚繫台中銀水殿〉中,他曾泰然自若地自我解嘲:「室中坐臥日優游,覺不自由亦自由」,對被捕入獄從容面對。後來與其他同志集體被移送台北監獄羈押,在獄中他更以激昂語氣高唱:「幽囚身是自由身,尺蠖聞雷屈亦伸。我向鐵窗三日坐,心同面壁九年人。」前兩句氣勢驚人,他直言身體雖被囚,心靈卻依然自由無法被禁錮,進而強調人在牢中正好鍛鍊心志,以體悟自由追尋之道。

頭顱換得自由身,始是人間一個人

出獄後,他更體認到台灣人的自由與幸福,只能靠自己去爭取。1924年他以無比深沉的語氣寫了一首題為〈飲酒〉的長詩,其中有如此撼人心魄的句子:「我生不幸為俘囚,豈關種族他人優。弱肉久矣恣強食,至使兩間平等失。……眼前救死無長策,悲歌欲把頭顱擲。頭顱換得自由身,始是人間一個人。」這些詩句悲歌慷慨、氣勢磅薄,強大的能量迴盪在字裡行間。所謂「我生不幸為俘囚,豈關種族他人優」,是暗指日本統治下的台灣就是一座大監獄,台灣人生下來就已淪為囚犯,這就是活生生的種族壓迫。而「頭顱換得自由身,始是人間一個人」,反映他清楚意識到:自由必須以極大的犧牲、付出慘痛的代價始能獲得。

貢寮煙雨2017/06/05 21:36回覆
上述詩句彷彿他對後半生的預言──賴和生命晚期,被彰化警方在未說明原因下再度拘捕入獄,時間是1941年12月8日珍珠港事變爆發當天。這次入獄,他被關了將近五十天,身心耗損甚鉅,留下的〈獄中日記〉反映他當時極度抑鬱的情緒,身為堅定的抵抗者,所經歷的淬鍊竟是如此慘烈。出獄後他的健康大受影響,1943年1月便因病重去世,得年僅五十歲。 貢寮煙雨2017/06/05 21:37回覆

賴和「再發現」所展現的能量

賴和去世五十一年之後,1994年賴和後人與各界有志之士共同成立賴和基金會;第二年,座落於彰化市區的賴和紀念館終於正式啟用。

貢寮煙雨2017/06/05 21:39回覆
成立至今,基金會相繼出版《賴和全集》、舉辦賴和文學營、推動賴和文學地景小旅行等,全心致力於賴和精神的推廣與傳播。賴和歷經長期被漠視遺忘,甚至曾遭誣指為共產黨員而請出忠烈祠,直到1970年代,李南衡以一人之力編出第一本《賴和先生全集》,賴和終於逐漸浮出地表。1990年代,賴和作品被收入高中國文教科書。1993年,林瑞明完成劃時代力作《台灣文學與時代精神:賴和研究論集》;隔年,清華大學盛大舉行「賴和及其同時代作家:日據時期台灣文學國際學術研討會」。2004年,陳建忠的博士論文《書寫台灣.台灣書寫-賴和的文學與思想研究》出版。2005年,一群熱愛台灣文學的青年組成「鬥鬧熱走唱隊」,以歌聲宣揚賴和文學精神;五年後,基金會集結青年世代籌劃第一屆賴和音樂節。及至2017,賴和音樂節進入第八年,規模龐大,活動多元,從文學旅行、星火論壇、文化市集、文學講座、劇場體驗,到兩場大型音樂會,堪稱遍地開花,點燃老中青三代無比的熱情。這些活動都是由青年世代策劃、執行,他們展現驚人的能量與執行力,蘊含台灣文學世代傳承的深刻意義,令人動容。 貢寮煙雨2017/06/05 21:41回覆

賴和留給我們的精神遺產

5月27日下午,中部氣候怡人,涼風習習,讓人身心舒爽。我到達彰化武德殿廣場,先參加2點開始的「文學美麗島講座」,聆聽前輩作家鍾理和的孫女鍾舜文暢談鍾理和文學中的客家山歌,她的夫婿蔡宗言並以優美的小提琴演奏;黃惠禎教授則介紹楊逵的思想與文學,兩組演說同樣充滿感性與熱情。聽講者有中學生、社會人士、即將出國深造的青年,更有數名專程從美國回來的台僑婦女團體。傍晚賴和音樂會登場,演出的有著名歌手羅思容、謝銘祐、林生祥、朱約信,還有逗熱鬧走唱隊、武裝青年等樂團,張睿銓則介紹越南新住民媽媽教大家唱越南歌曲。而引起最大歡笑聲的,則是彰化縣線西國小幼稚園的小朋友以自製皮影戲演出「我們地方的故事」,童稚清亮的嗓音,純真圓潤的小臉龐,將熱鬧氣氛帶到最高潮

貢寮煙雨2017/06/05 21:43回覆
細細沉思,我想賴和留給我們的精神遺產,既是對追尋自由、正義的堅持,也是對土地與人群的愛;是對弱勢者的關懷,也是對多元文化的包容與尊重。相信他的人格與作品精神,透過闡揚與傳承,將持續映照著我們未來的路。(此文錄自20170531聯合新聞網   廖振富〈自由花蕊正萌芽─賴和留給我們的精神遺產〉) 貢寮煙雨2017/06/05 21:4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