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克蕾兒‧馬可斯著、徐詩思譯《家屋,自我的一面鏡子》8
2021/07/26 00:38
瀏覽257
迴響0
推薦19
引用0

對地點的回憶是放諸四海皆準的人類經驗,以這點而論,我們每個人都是一樣的;每個人的回憶都只在自個兒的心目中是獨一無二、歷歷在目、且意義非凡的,而深植於某地的特殊回憶是任何人都無法完全體會的。一如E‧M‧佛斯特在《郝爾德角》書寫的美麗文字:「對他們來說,郝爾德角只是一棟房子;他們無法理解對她而言它是一種精神,因此她才找了一位精神的繼承者……精神財產的遺贈是可信的嗎?一棵山榆樹、一株葡萄藤、一綑沾了露珠的乾草——對這些事物的熱情是可以留傳的嗎……?」(頁335)

格主案:人不親,土親。人與土地的連結是非常深固的。長住一地,多少會與此地有一些情感的連結。當然,除了植物花朵,風土人情、生活經驗都是人與土地連結的元素。「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也是重要的,宇宙自然大家庭的親密成員,認識它們的名字乃情分中事。每個人的地點回憶都是珍貴的心靈寶藏。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