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克蕾兒‧馬可斯著、徐詩思譯《家屋,自我的一面鏡子》4
2021/07/16 23:39
瀏覽351
迴響1
推薦24
引用0

夏玲不時指出,特定的時機對她來說要比特定的地點更為重要;顯然卡洛琳的思考是空間性的,而夏玲的思考則比較偏向時間性。舉例來說,她表示玄關比較像是她的空間,而非卡洛琳的,「因為我花更多的時間在那兒迎賓送客。」(頁240–241)

夏玲心中還有道德的問題:「我的工作接觸的盡是窮到買不起房子的人,窮到睡在街頭的人——所以,坐擁這片空間一直是我心裡的一個疙瘩。」(頁241)

地方本身並沒有時機和對象那麼重要。(頁241)

格主案:夏玲的住屋讓她很滿意,但她心裡有一個疙瘩,因為她工作接觸的盡是些一貧如洗的窮人。就和旅遊一樣,同遊的人是誰?是何時出遊?有時比旅遊地點重要。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雨荷軒主
2021/07/18 11:28
時間及人對了,大概也就全對了,地點似乎沒佔很大比例。當然,地點求安全、舒適、美感也不能或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