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登山篇】2012.08.11~12 編五部、編七部拜訪上帝的部落-司馬庫斯
2012/12/13 16:18
瀏覽358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撰文者:劉子韻

  出發去司馬庫斯的那天下著大雨,好像在預告這次的辛苦。出發之前上網查過相關資料,知道司馬庫斯位於尖石鄉,有著很壯觀的神木區,此行也是為了神木而去的,很想要看看所謂的神木爺爺到底有多大。司馬庫斯的步道來回約10公里,起伏不超過兩百公尺,算是很平緩的步道,應該很適合菜鳥的我,但我仍去借了登山杖和護膝,有萬全準備還是比較好。

  我們在內灣稍做停留之後,又接著坐車上山,內灣其實已經算臺灣蠻裡面了,但從內灣到司馬庫斯大約還要四個小時,可見這地方之遙。山路非常的顛簸,嚮導指著遠方說著那就是要抵達的地方,但是在抵達之前我們得翻過兩個山頭。手機漸漸的失去訊號,大家睡了又被山路搖醒,好不容易四點多的時候抵達司馬庫斯:這個上帝的部落。

  雨還下著,部落裡面的人帶導覽,簡介這個部落。部落採取財產共有制,所有一切都是部落的,由部落每個月發給大家相同的零用金。無論什麼事情大家都是一起分工合作,共榮共存,如果部落裡面有人結婚生孩子,就一起去幫他蓋房子,老人也是大家一起照顧的。感覺共產主義在這裡徹底實施。

  其實我比較驚訝的是過去這部落沒有水電(這是臺灣最晚牽電的地方,如果你來過一次你也能體會為什麼),因此孩子上學都得到別的部落去,對面的山頭是新光部落,學校在那裡。每個星期一天剛濛濛亮的時候,司馬庫斯的小朋友就得徒步上學,先下山再爬上山,晚上六點以前到校就不算遲到。然後星期六一早也是天剛亮,小朋友就下山,直到晚上回到部落過週末。如果你覺得小學生就很辛苦了,國中生更是,上學需要走兩天一夜,所以很多人到了國中就放棄就學,自願留在部落裡幫忙。

  後來他們開始發展觀光之後,部落漸漸有錢,電來了,也設了小學,請外面的老師來上課。國中開始,就把孩子送去竹東念書,他們在竹東買了棟房子當宿舍,每週一和週五晚上都有交通車載孩子來回竹東。他們鼓勵孩子念書,無論念到多高學位都是部落出錢。其實共產主義的理想化應該就是這樣子的,大家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一起往更好的地方邁進。

  晚上住宿在部落,是通舖,幾個女孩擠在一起。因為除了中華電信之外都沒有收訊,想要打卡、想要上網都不可能,房間也沒有電視,所以也不能夠盯著電視,一切都回歸到最原始的狀態,於是我們就窩在棉被裡談天說地。和別部門同事能這樣相聚一晚是難得的緣分,雖然我們都是教科書的編輯,但是文、理科畢竟大不同,我們分享彼此部門間的文化,也聽了好多歷史故事,就這樣子,夜晚在談笑聲以及逐漸進入夢鄉中度過。

 早上很早就起來了,昨夜有雨,現在沒有,想在出發走步道之前好好的看看這個部落,拍拍照什麼的。我們迎接了司馬庫斯的日出,天空從魚肚白開始到逐漸出現朝霞,山的顏色像是捲軸攤開般的逐漸被升起的太陽照得晶亮。我們驚豔著這時時刻刻的光影變化,竟差點錯過集合時間。 盤點一下,相機、水壺、登山杖、護膝等裝備都齊全了,將近七點的時候我們出發了,因為今天還要趕著下山,所以得在中午以前回到部落。我們一行人前前後後的走著,路其實很小條,大約兩個人並肩的寬度。原本應該平緩好走的道路因為連日大雨都是泥濘,而變得非常難走。一路上的風光都好,我們穿越了桂竹林,這是前人留給後人的最珍貴的禮物,竹筍可以吃,竹子可以用來建築,泰雅族人每到一個地方定居,就會種起一片竹林。也涉水走過溪流,走過看起來很危險的落石坡(但是沒有泥濘的落石坡反而是這段旅程最好走的地段),看到司馬庫斯的小米田,一早族人就已經忙著去耕作了,也看到他們所種植的香菇林,走在這段步道上好像走在司馬庫斯的生活裡面,他們用這些景觀告訴我們,從先人開始是怎麼在這塊土地上面求生存的。

  單程五公里的路看起來不遠,但是因為泥濘路感覺非常遙遠,我們在中途的涼亭稍作休息後馬不停蹄的又往前邁進,大約兩個多小時終於抵達神木區。這裡的神木是紅檜,紅檜是一種生長得很慢的裸子植物,一年只長幾公分,所以看到粗大的紅檜就知道他們的年齡不小。這裡擁有臺灣前幾大的神木,約要24個人合抱才抱的起來。當年日本人攻擊部落人民,他們一路往山上躲藏,直到到了神木區才躲過日本人,因此把這一區當成是聖區。 真的是聖區,因為這些大樹不但保護司馬庫斯部落的人民,現在也是因為發展觀光而成部落最大的收益來源。神木區總共有九棵大神木,我們在最大的神木爺爺底下照相、休息。走到神木區幾乎精疲力竭的我,很難想像等等要怎麼再原路走回去,「只能硬著頭皮走了」我想,因此在嚮導說要回程的時候,我衝快跑到隊伍的前面去,唯有走在隊伍的前面,在休息時才有辦法充分休息,因為休息時除了回復體力外,也是在等落隊的人,往往最後面好不容易跟上了,就會說那就繼續走囉。只有走快的人可以得到休息,慢的人是沒辦法的。

  回程又再加快速度,因為我們來時已經耽誤了一些時間,如果不趕快回到部落,一個是怕和第二天上山的人擠在一起,交通會很不便。第二,我們的行李都還在房間裡,還沒check out,部落的人也沒辦法整理打掃給緊接著要住的遊客,造成不便。第三是我們也需要時間梳洗才能夠下山,所以回程更趕了,大家都默默的走著,很少人再把相機拿出來拍照。我也是一直低著頭看自己的步伐不停的邁出,只是行百里路半九十,我大概在最後兩百公尺的時候差點崩潰,很想要把身上的東西都丟掉,賴在地上說著不想走了。當然這種孩子氣的想法是不可行的,也不會有人理我,所以我站在路旁自己休息一下之後,又開始默默的往前走。 

  說幸運也是幸運,來回六小時的路程大約是這兩天唯一沒有雨的時候,我們一回到房間,傾盆大雨即至,雨大到連道路都變成了小瀑布。我們迅速整理好自己,然後在遊客中心集合,中餐是泡麵,能在山上吃泡麵是很幸福的事情,感覺特別美味,不過,實在太累了連吃都很機械化動作。

  終於要下山了,回程的路上嚮導要大家分享自己這兩天的感受,好多人覺得很不錯,只有說我說著大概這輩子來這一次就夠了。下次如果再來一定要好天氣,也一定要排三天兩夜,步道很有意思,很值得花時間慢慢走,而不是這樣匆匆忙忙的。這對學生物又喜歡攝影的我而言,如果路程只有走路真的好可惜,就是應該要細細體會。幸好這裡已經受到保護,我想神木爺爺會一直在那裡等著我們去拜訪他的,

ps.已經活了2500歲的神木爺爺大概是哪時候開始成長的呢?喜歡回推看歷史的我查了一下,2500年前是春秋戰國時期,簡單一點來說,是孔子誕生的年代。這棵神木竟然是和孔子一起長大的,孔子早已做古,前些年剛出生的是他第80代的子孫,但是神木爺爺卻依然站在司馬庫斯笑看人間變化。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