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緣左行的風景:側寫鍾喬的人間差事
2013/04/19 19:57
瀏覽879
迴響0
推薦8
引用0

 

 

 

 


從小芬的阿育,
從阿育的阿鴻......

 


細數相間往來的各式友人之中,
原來我的左派朋友,
還算大宗.

 


方向,認同,定位......

 


對於一個如我雙子座AB型的瘋子而言,
混右掛的,說我是個反叛的左派,
左派的,又覺得我很主流,
主流咖的,又嫌棄我太另類,
搞另類的,又覺我太科班工筆了無新意.....
(你媽的)

 

總而言之,
混生賴活了這些許年,
我,一直沒什麼方向,
很難為自己找到認同的標籤,
也尋不著一個什麼給自己的具體定位,
乏善可陳,糟透了.

 


倒是我看那些號稱左派路數的人,
有的,很激情鬨唄,
讀過幾本左派經典,
帶著某種具有論述形構的理想,
找到了某個著力點,
便合情合理地血氣方剛,
左得讓人有些感冒,
甚至討厭.

 

又有的,
很狗吠火車,
也憂國憂民,也憤世嫉俗,
成天吠東吠西,
但可惜,
空有一嘴的批判,
沒有具體行動的能力與影響力,
後來,我也懶得理會這些人.

 

鍾喬,
台灣民眾劇場之父,
一個地道的左派文人,
不過,
他給人不那麼地激情鬨唄惹人討厭,
也不是一個狗吠火車的嘴炮知識份子,
他是一個用文藝引導主流社會反思的思想家,
一位用詩文與劇場闡述訴求的行動者.

 

 

 

 

 

 


前些時日,
由心靈工坊所出版的"靠左走,人間差事"一書,
算是鍾喬為自己緣左行一路走來的這些年,
藉由一樁又一樁的曾經走過的人間差事裡,
從家人,到工作夥伴,乃致中外民眾劇場生態,
傳來一聲又一聲底層角落,
不為人知甚易忽略的的生命迴響.

 

正黃旗戲劇科班出身的我,
對鍾喬這個名字,
一點兒都不陌生.
從社區劇場到民眾劇場,
身為一個圈內人,
一直都知道鍾喬在做什麼,
堅持著什麼.

 

直到博一那年,
因著處理某篇論文的緣故,
總算有機會拜見大師的盧山真面目.
是的,
誠如我所言,
和許多我那號稱搞左派的憤青友人,
鍾老師,溫和謙遜讓人如沐春風,
儘管對談之間,
許多批判的論述從一個詩人的口中娓娓道來,
依樣道地的左派思維,
卻無需用激情狗血的情緒張力,
虛張聲勢地去證明些什麼.

 


這,
就是我所欣賞的鍾喬,
一個與眾不同的左派文人,
以其風骨才學做為台灣民眾劇場之父,
幸也.

 

 

 

 


若以食物譬喻鍾喬的文字與創作,
很像精緻仿古的室內裝磺,
推出仍舊草根風情原汁原味的庶民料理.
底層草根的本質不變,
只是因為這人精緻的底蘊,
讓很多眼睛長在頭頂上的主流人士,
不得不驚豔與正視這位,
以柔情代替激情,
以理性替換率性的社會底層代言人.
正因為如此,
很多語焉不詳,
甚至未必富裕社會人人能懂的底邊訊息,
透過鍾喬的所作所為,
做為一個具體的實踐橋樑時,
方能讓許多不甚理解第三世界思維邏輯的人,
因著鍾喬,
理解了又一種,
看待生活世界種種人間差事所反映出,
和主流社會價值明顯異質,
但卻值得深思重視的點點滴滴.

 


不習慣緣左行的人,
是否容易抗拒另一種,
詮釋紅塵世事的人間風景?
我以為,
應該會是.
然藉由細膩的鍾喬,
代言開展著這一切地誌景觀時,
或許正因為更瞭解右方的景緻與論述思維,
於是,才能夠說清道明,
左行所見的山河城鎮花草樹木巷弄瓦舍.

 

 

 

 

好笑的是,
回到我的存在本體,
究竟我的方向,認同與定位在那裡?
很重要嗎?
我不確定!!!

 

 

至少數十年來沿路隨性,
或左或右蹦蹦跳跳地晃盪走來,
做為一個雙子座AB型的人間浪人,
時至如今,
我,
還是很快樂!!!
無須告訴你為什麼,
因為那種心情,
通常麻瓜.......

 

 

 

都不會懂.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