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喪親的那日
2014/03/31 09:27
瀏覽1,875
迴響0
推薦13
引用0

 

 

這一生,
參加過無數的喪禮,
尤其是喪父喪母的那種喪禮.

 

很羨慕那些死去至親會非常難過的朋友,
當然,我這樣說的意思,
並不是幸災樂禍,
而是因為,
先後我的至親死去,
我,
一直都沒有那種喪親之痛,
而且很痛很痛的感覺.
即或接獲通知,
心中異常的平淡,
作息依然的正常,
形同接獲某個陌路往生的消息.

 

 


回想我的原生家庭,
像是一場非常離奇的悲鬧劇,
尤其是當你又是身為一個二房的孩子,
生你的人又在懷你之際,
將先父家產賭完敗光,
導致我從小沒有得到生母的親情,
儘管由元配大媽,
(心有不甘再所難免)將我養到10歲送進復興劇校後,
從此,
我和我的原生家庭,
就像斷了線的風箏,
愈飛愈遠,
愈來愈疏離.

 

先父是個受日式教育的沙文者,
事業順遂沉迷酒色之際,
甚至常常公然帶不同女子回家睡覺,
有時半夜醉酒的他,
還硬把我喚醒,
逼我叫那些陪他回家過夜,
不三不四的女人"媽媽".
記得我那自以為了不起的父親常說:
"男人,可以風流,不能下流".......

 

只是請問:
公開帶不同女人回家睡覺,
算不算下流?

 

 

當然,
我的生母早在我出生不久,
就已經被逐出了那個家門,
至於我的大媽心裡,
如何看待父親這樣為所欲為,
傳統女性又能如何?

 


自從進了劇校後,
原本你在原生家庭中,
彷彿像個"多餘的人"的麻煩,
應該也讓家庭成員鬆了口氣.
他們可能因為覺得你在那邊有吃有住,
還可習得一技之長,
長年不在家,
久了,也就習慣,
甚至忘了.
這一忘,
且中間的失去音訊關心,
一直到我父親病危臨終前,
成員們才恍然想起了你,
但彼此見了面,
沒有任何的問候關心,
甚至也不覺自己帶給你心中,
多少或深或淺的傷害.

 

當然,
那年父親的喪禮,
我有出席,
只是公祭現場,
我不在家屬行列,
選擇做個角落的旁觀者,
靜靜地參與完這一切,
然後,
又繼續著大家習以為常,
各顧各的,
沒有聯絡的平行人生.

 


若干年後,
同樣的戲碼再次上演,
這一次,
是更疏離的生母,
放著40年兒子在外不聞不問,
搞到後來又是臨終求見.

 

當然,
同樣的戲碼,
這次,
我臨終未到,
喪禮也不打算出席,
甚至將來生母葬在那裡,
母系親屬要不要跟我聯絡.....

 

總是40年也就這樣過去了,
父系母系親屬其實有沒有聯絡?
需不需要重建修護這些複雜紛亂的家庭關係?
於我而今風雨中漸漸站立,

那本該有卻沒有,
本來需要卻未曾得到,
導致後來也覺得不那麼需要時......

 

回首這麼多年,
沒有學費時,
生病受傷時,
身上沒錢時,
獨力帶葳時,
種種種種歷經人生中的大風大浪,
就這樣,
也都靠著上帝的恩典,
神奇地熬了過來.

 


很多傳統基督教義派者會毫無痛癢,
千萹一律說教般地勸我:
要原諒,
要饒恕.
很多傳統佛教教義派者依樣毫無痛癢,
同樣千萹一律說教般地勸我:
要看開,
要放下........

 


是啊,
要原諒,
要饒恕,
要看開,
要放下.

 


只是,
積累40年這麼深的心思苦痛,
要怎麼原諒饒恕看開放下?
你痛得要命,
但傷你的人未必有感覺,
你想試著原諒,
但你找不到原諒的途徑動機理由.
於是,
與其說愛,
不如學著不那麼地恨,
不那麼恨那些曾經過往冷落你,
錯待你,
漠視你,
傷害你,
看輕你,
對不起你的每一個人?

 


因為和至親的關係很淡很淡,
以致接獲喪親的那日,
先父的那天,可能距離現在有些久
我都忘了那天我當下的心情如何,
只知道很平淡,很無恙,
依然作息,依然社交,
沒有半滴淚水,
沒有任何思念.

 


而今,
遭逢喪母版,
面對形同陌路毫無交集的生母,
以及同樣恰似不曾相識的母系親人,
比較清楚的是,
喪母的那天,
因為有了先前喪父情節的對照,
心情只知道更平淡,更無恙,
依然作息,依然社交,
依舊沒有半滴淚水,
依樣沒有任何思念.

 

 

 

前不久,
參加童年玩伴,
而今是知心摯友阿坤的喪父追思,
儘管只是兒時常常去人家家裡玩,
長大後有空去探望生病的老人家,
伯父臨終前幾次的談話,
讓我深深明白:
為什麼阿坤能有一個,
如此圓滿幸福的原生家庭,
正因為父母親的成熟與付出,
對兒女不離不棄的關愛,
才能夠造就他們家兄弟,
事業有成父慈子孝的無價天倫.

 

 


當然,
我無法冀望那已逝40年種種的遺憾與殘缺,
唯一能做的,
只是從現在我建立給葳的原生家庭,
不要像爸爸當年的那樣,
而是儘可能地讓他保有,享有也應有,
如同阿坤兄弟那種"正常的版本".

 

 

是,
我是基督徒,
我很愛主,
也很敬虔,
但,
很抱歉的是,
幾次有機會上演看似大和解的戲碼,
因為對手沒有覺得有沒有需要和解的問題,
(人家打心底可能也不覺得虧欠你或對不起你)
於是,這台戲,
你有沒有需要登台上場,
我覺得必要性不大,
也懶得因著家族勢力強迫自己,
違心自欺地配合演出.

 

莫扣我帽子,
莫定我的罪,
就算我是基督徒,
很抱歉,
我,
也是人.
我厭倦了聽到那些,
總是傷害人的人,
事後強迫被傷害者,
要原諒饒恕看開放下.
我更受夠了平常慣性被遺忘冷落,
直到臨終戲碼又來上演一套,
拿著血緣親情虛情假意地拉拉扯扯.
對,
我不完美,
但基於我對主的愛,
我面對我的神,
向來誠實,
從不虛偽.

 


因為當你經歷過自10歲離家後,
一路歷經在劇校受盡欺凌,
大學碩士餓飯生病繳不出學費,
前妻重傷惡意控訴,
單親育女沒有親人在旁,
乃致沿路靠著上帝的恩典,
神奇地活到如今.
也許我的生命,
反而見證的是上帝的這台戲,
讓一個本當不知幾時早該餓死街頭,
或客死他鄉的漢子,
竟自也就苦盡甘來重建家庭,
學有所成浴火重生.

 

聖經教義教導人要愛,
但遺憾的是,
很多經歷過的人與事,
我沒有辦法愛,
唯一能做的,
只能盡量不那麼地恨,
也唯有不那麼地恨,
儘管談不上原諒饒恕,
至少可以有些看開放下,
甚至.....
選擇性地遺忘.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上一則: 坎坷單爸的母親節告白
下一則: udn的女兒十歲了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