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人間劇場 148: 鹽與光,該怎麼給?
2018/08/30 22:23
瀏覽821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在教會裡,牧師常常教導基督徒,希望我們活在世上人群之中,務要做個調和人情味道的「鹽」,以及照亮人心的「光」…….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一個數十年篤信基督信仰的資深基督徒,我也覺得關於「做鹽做光」:如此教導的信仰本質並沒有錯;甚至我更是多年來,盡己所能地把我身上,所有能夠成為「鹽」與「光」的部分,盡量地在每一場人際互動的機會裡,慷慨大方地散發出來。就這樣,行之有年的回顧我的半場人生,突然發現「為鹽為光」好像不完全真是那麼回事兒。因為總覺得每次當我在認真灑鹽或放光時,隱約之中總有個更前提的動機或更深處的細節背後,應當是牧師沒有講清楚的部分。

 

 

 

 

 

    如果說,我的樂觀與熱情,真是上帝所造我生命中,符合鹽與光的特質的話;實不相瞞這些年一路做鹽做光的奉行下來,我得到了兩種反差甚大的結果:喜歡你(接受你的鹽與光)的人會很喜歡你,而討厭你(不接受你的鹽與光)的人,也許真的就會程度輕重不一地,明著討厭你或暗處防躲搓弄你。

 

 

 

 

 

    前一陣子,我在生活的場景中,遇到了一個好似天生和我相剋的格格不入之人。憑良心說,這個人本身非常的優質,為人也人品端正;但奇了怪了的是,只要是每逢我(右腦思維)起心動念本要做的某些好事,到了他(左腦思維)的解讀,便會變質走樣成了一件令他厭惡的壞事。於是幾件事情磨合下來,逐漸開始讓我感到困擾;本來我想嘗試當面向他解釋澄清;無奈這人的心中,早有形成一套自己強大的論述與定見;搞到後來日漸覺得挫敗的我,最後決定把這件事情交託給上帝,不再嘗試跟當事人做任何浪費口舌的無謂陳明。

 

 

 

 

 

    某個奇妙的半晌午后,有位同樣熟識我與他的共同友人,和我分享了這些時日裡,我在那人的心目中所帶給他的感覺。杯觥交心幾許言談過後頓時方知:原來多年來,我所自以為生命中屬於我的「鹽與光」,對那位總是與我格格不入的人來說,我的存在真是帶給他的人生場景,太多災難般的麻煩與困擾。原來這個慣性晦暗思考的人,他的人生品味怕鹹,是因為他向來清淡無味獨來獨往;此外,他的人際交友畏光,更是因為他長年讓自己任活在,總是遠離人群的森冷碉堡裡。

 

 

 

 

 

    活在群居生活的情境脈絡裡,「同理心」實在是人與人之間,極度不可或缺的鹽與光。這一陣子我因為這件事情,深深地反省了自己:恍然驚覺原來我所自以為身上可貴的鹽與光,竟然撒放在一個畏光且受傷的人身上,使得這人心靈的眼睛疼痛無比,靈魂的皮膚也因為我撒在他身上的鹽,帶給他生不如死的負面感受…….

 

 

 

 

 

   後來,從這個人(這件事情)以後,我開始對我身上鹽與光的給法,不再像以前那樣地慷慨了。因為現在的我才真正地明白,當你遇到那些心靈之眼畏光的人,甚至人際味道怕鹹,亦或是表層肌膚有皮肉傷口的患者,針對這些必須與鹽與光「保持距離」的人們,基於同理的憐憫與良善的恩慈,我真是需要體貼與識趣地離他們遠一點。直等到有一天當他心靈的眼不再畏光,或是他的身體機能,可以重新接觸鹽在他身上的作用時,我依舊願意慷慨地把我身上的鹽與光分享給他,讓他享受上帝創造鹽與光的美好。

 

 

 

 

 

 

 

 

圖:關於鹽與光,乃致當給出去時該給多鹹或多亮?箇中分寸的拿捏,真的是要為接收者所能承受的鹹度與亮度多方考慮,免得落務過猶不及,成了人群之中的「鹽害」或「光害」……

 

 

 

本文出處: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http://grinews.com/news/%E3%80%8A%E4%BA%BA%E9%96%93%E5%8A%87%E5%A0%B4148%E3%80%8B%E9%B9%BD%E8%88%87%E5%85%89%EF%BC%8C%E8%A9%B2%E6%80%8E%E9%BA%BC%E7%B5%A6%EF%BC%9F/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